代偶記事 - 3

只盼與所愛相伴

Floor 1 夏馬西與寧胡爾薩格 

 

   時間回溯至夏馬西與機械族為姆姆發生爭執不久,龐貝多次為了尋求和平而來……  

 夏馬西:那醜陋的東西竟然如此厚顏無恥,一而再再而三派使者過來說項,實在太煩了! 

 

 寧胡爾薩格:夏馬西,單憑我們的確沒法把母親拯救出來,何不與他們合作呢?我和那個使者聊過,他擁有豐富的知識和敏銳的巧思,或許我們可以共容——呀嗯! 

 

   夏馬西毫不留情的攻擊寧胡爾薩格,厲色指責。 

 

 夏馬西: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別在我面前再次說出這種話,否則下次不只這樣便了事。 

 

 寧胡爾薩格:……是。 

 

 夏馬西:……既然我們沒有足夠的勞力挖出母親,那必須要製造工具……製造和我們一樣的工具…… 

 

 寧胡爾薩格:不可以!這樣有違我們—— 

 

 夏馬西:這是我的決定,不要我再說多一遍。 

 

   在偌大的房間內,其地面畫有十數個的法陣,陣中心擺放了經過一堆土偶,那是採自這個世界、飽含瑪那的泥土,再混入不同的指定材料而成的生命核心。
 

   寧胡爾薩格仔細地檢查每個術式以及生命核心的完好,再三查核終於滿意,點頭指揮在場歸者就位。 

 

 寧胡爾薩格:瑪那呀,請求你賜予我們力量、贈送祝福和生命給我們。 

 

   寧胡爾薩格虔誠呢喃,閤目鼓動力量,褐色皮膚上浮現數個閃耀金光的法陣,其他歸者亦隨即跟隨,一時間光芒填滿整個房間。 

 

   一息過後,光芒褪去,在陣中心的土偶全數變成年約五歲的孩子,孩子的性別和模樣各自有異,唯一相同是他們都天真無邪環視四周,對自己忽然誕生於這個世界感到好奇。 

 

 夏馬西:代偶完成了嗎? 

 

 寧胡爾薩格:嗯,首個步驟已經完成,接下來每七天會以術式加速成長並刻入所需知識,約三十天後便會是成年體。 

 

 夏馬西:為免這班代偶反抗我們,別忘記要將恐懼植入他們的靈魂裡,只要讓他們一直信奉我們永遠不滅,那麼就不會違抗我們。 

 

 寧胡爾薩格:……明白。 


Floor 2 被隱藏的天才

 

   然而,製造代偶的過程並不是每次都這麼順利,有一定機率中代偶無法承受術式的刺激、爆裂而死。與代偶有著親密關係的寧胡爾薩格經歷多次失敗後,心靈終於崩潰,放棄製造代偶。 

 

 夏馬西:寧胡爾薩格,你下令禁止再做代偶,是打算違抗我的命令嗎?  

 

 寧胡爾薩格:對呀,我無法再做下去,他們全是活生生的生命!為了要被犧牲這種荒謬的原因而誕生出來,那有違我們一族的規則! 

 

 夏馬西:我明白了,你不願意做那沒關係。 

 

   夏馬西喚來名叫金固的歸者,他準確無誤地重現製作代偶的步驟,這讓寧胡爾薩格難以置信,正想追問下去,夏馬西卻命其他歸者把寧胡爾薩格帶走,並囚在這個牢房裡。 

 

 寧胡爾薩格:這就是我被囚在這裡的原因。  

 

 蒼璧:……抱歉,什麼也不知道,剛才卻這樣指責你。 

 

 寧胡爾薩格:不,你罵得對呀,是我們的錯,讓這個世界陷入不幸…… 

 

 蒼璧:別放棄!現在也來得及的,只要我們團結起來就能打倒歸者,拯救代偶們! 

 

 寧胡爾薩格:可是代偶們都被植入增幅恐懼的術式,只要歸者說出命令這詞便會啟動,你們無法反抗恩莉兒的…… 

 

 蒼璧:那就找方法消除它吧!既然有植入的方法,那一定有除去的方法吧! 

 

 寧胡爾薩格:這……不是那麼簡單—— 

 

   忽然紛沓的腳步聲傳來,牢房外傳來嘈雜的呼喊。 

 

  ???:牢房被不明生物入侵,包圍所有出口,不要讓裡面的入侵者逃出來! 

 

 蒼璧:誒?不是吧……怎麼會被人發現…… 

 

 寧胡爾薩格:可能剛才我用瑪那驚動了術式……先別說這個,你趕快帶這孩子逃吧。 

 

 蒼璧:可是……我認不到路,剛才是艾絲翠帶我進來的…… 

 

 蒼璧:『可惡……這下子怎麼辦?……沒辦法,還是變回龍身強行突破吧……』 

 

   正當蒼璧要鼓動體內力量變回龍身之際,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蒼璧:哇——嗯嗯! 

 

   來者捂住蒼璧嘴巴,在蒼璧的耳邊低聲說︰ 

 

 ???:別喊,我是南納來叫我幫你的。 

 

 蒼璧:嗯嗯……呼……你打哪裡來的?竟然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沙迪:那是我的能力……現在沒時間聊天,我們先逃出去。 

 

   蒼璧點頭,揹起仍沉睡的艾絲翠,跟在沙迪身後。臨別前,蒼璧回首,看向被囚的元獸以及寧胡爾薩格。寧胡爾薩格在說話,蒼璧雖然聽不到,但從她的口形能認得出。 

 

  寧胡爾薩格:『請你幫助我可憐的孩子們吧。』 


 

Floor 3 禁足的代偶

 

   沙迪帶領蒼璧前進,以暗紫的瑪那製造幻影避過追捕,終於回到歸者的據點。  

 

 蒼璧:太好了,總算平安回來,趕快去找南納商量之後的部署……沙迪,你怎麼停下來? 

 

 沙迪:我不能進去。 

 

 蒼璧:誒?為什麼? 

 

 沙迪:因為我犯了罪。 

 

 沙迪:『我愛上了不該愛上的對象。』 

 

   沙迪遠眺西方彼岸,腦海浮現那鮮艷奪目的儷影…… 

 

   代偶沙迪初次見到妖精維蘭瑟時,腦海立即冒出一個想法。 

 

 沙迪:『呀……她是個和我南轅北轍的存在,色彩斑斕、鮮艷奪目、永遠成為焦點中心,也是我最不擅長應對的類型。』 

 

   當時西之妖精亞卡斯一族下任女王的維蘭瑟,以親善為名目暫居歸者之地,實質作為人質被扣押。即使成為籠中鳥,但維蘭瑟沒有氣弱,穿著華麗的彩服盛裝打扮而來,讓沙迪一時炫目。 

 

   他沒想過會有親近這光芒的機會,但夏馬西卻指派他侍奉維蘭瑟。沙迪聽命前去,敲門不應便推門而入。 

 

   房間漆黑一片,只有星月之光投射進房內,壓抑的哽咽聲自窗前傳來。維蘭瑟遙看窗外,熱淚滑落凝白光潔的臉頰,嬌楚而柔弱,與她高傲的姿態完全相反。 

 

 沙迪:『她在哭……我以為她那麼強大是不會哭……』 

 

 維蘭瑟:是誰? 

 

 沙迪:我——嗯! 

 

   沙迪的話被投擲過來的書本所打斷,書角在他額上劃出一道傷痕,鮮血流下。 

 

 維蘭瑟:大膽!是誰容許你進房間! 

 

 沙迪:實在很抱歉……我是奉夏馬西大人之命來侍奉維蘭瑟大人。 

 

 維蘭瑟:哼!什麼侍奉,根本是夏馬西派來監視我罷了。 

 沙迪:……除了離開森林之外,只要是維蘭瑟大人的命令,我沙迪必會竭盡所能完成。 

 

 維蘭瑟:哦~那給我跪下來親吻我的腳吧。 

 

 沙迪:遵命。 

 

   沙迪雖然不明指令的意義,但依然順從執行。他跪下來以右手捧起維蘭瑟的左腳,俯首虔誠地將唇印在其上—— 

 

   啪!在嘴唇碰到肌膚前,維蘭瑟用力搧了沙迪一巴掌,精緻的容顏染得通紅,激動地大喊︰ 

 

 維蘭瑟:你這傢伙真的一點羞恥心都沒有嗎! 

 

   這就是沙迪和維蘭瑟故事的開端。 


Floor 4 絕對能再見

   沙迪以為能一直相伴在維蘭瑟身旁,可是機械城的封閉動搖這個事實。這晚維蘭瑟的族人潛進歸者據地來找她。 

 

 維蘭瑟: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母親大人和其他同伴會被困在機械城裡面? 

 

 亞卡斯妖精:女王陛下應歸者夏馬西的要求帶著我等戰士,前去機械城打算助歸者奪走姆姆,但聽說機械族的領袖為阻止對方而不惜啟動封印,把整個機械城封住了。 

 

 維蘭瑟:這……怎麼會這樣…… 

 

 亞卡斯妖精:現時倖存的族人都很不安,我覺得殿下應儘快回去最為妥當。 

 

 維蘭瑟:回去? 

 

 亞卡斯妖精:既然女王陛下和夏馬西已經不在,那殿下也不用遵守約定留在這裡,而且現在失去領袖的歸者也陷入混亂,防守必會鬆懈,正是逃跑的好時機。 

 

 維蘭瑟:『我終於可以回去……我應該覺得高興才對……不,我不可以為了私情而連累一族!』 

 

 維蘭瑟:你說得對,我必須要回去,為了一族的安危。 

 

 亞卡斯妖精:那我們走吧,趁還沒被發現前……嗯! 

 

   同伴打開窗戶正想探身出去,卻被一支火箭貫穿身體! 

 

 恩莉兒:幸好我來得及時,不然就被可愛的妖精女王逃跑了。 

 

   歸者恩莉兒甜笑著走進房內。新仇與舊恨交織,維蘭瑟無法壓抑怒火,鼓動力量,一瞬間整個房間染上了妖豔的湛藍,溫度仍急降至零下。 

 

   尋常生物在這環境想必會僵硬得動不了,但維蘭瑟則相反,在這環境下,她活動自如。她拔出藏在身上的刀,衝向恩莉兒,那攻擊來得過於突然,讓恩莉兒防備不及,臉頰被割傷,血滲出來。 

 

 恩莉兒:哎呀~被傷到了,不愧是下任女王,很厲害喔~但是這裡只有你一個而已……圍住她。 

 

   隨著恩莉兒的低喝,房間的天花板被整個砸爛,五名代偶戰士躍進來,重重包圍維蘭瑟,同時恩莉兒凝聚火元素,壓縮成箭矢瞄準維蘭瑟。 

 

 維蘭瑟:『我躲不過了嗎……母親大人,女兒我就來陪你了。』 

 

   維蘭瑟閉上雙目迎接死亡,但預期的痛苦落空,取而代之是熟悉的溫暖。 

 

 維蘭瑟:沙迪! 

 

 沙迪:快……逃…… 

 

   沙迪代維蘭瑟承受了攻擊,渾身是被火箭所燒的焦黑,語畢便無力地倒下。維蘭瑟趁代偶戰士反應不及,轉身衝向窗邊縱身一躍,霎眼間便消失無縱。 

 

 恩莉兒:唉,還是逃掉了嗎……嗯,算了,反正他們一族弱得很,找一天把他們全殺掉便成。 

 

 代偶戰士:恩莉兒大人,請問要怎麼處理他? 

 

   代偶戰士指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沙迪,恩莉兒瞟了他一眼揚起甜甜的笑容說︰ 

 

 恩莉兒:把他廢棄便可以,和平常一樣掉到地底吧。 

 

 代偶戰士:遵命。 

 

   代偶戰士扛起沙迪打算前去掉丟之際,一名綠髮的青年上前擋住。 

 

 南納:這些粗活就交給我來做吧。 

 

 代偶戰士:可是…… 

 

 南納:請放心,我一定會辦得妥妥當當的。 

 

 代偶戰士:那好吧。 

 

   在南納的堅持下,代偶戰士把沙迪交給南納便離開了,南納扛著沙迪走出據點,但他行走的方向並不是用來廢棄的地底,而是用於藏身的石洞。  

 

 南納:嗚哇,受的傷很重,救不救得活都是個問題……唉,我只能盡力,能否活下來就看你的意志了…… 

 

   結果沙迪的意志戰勝了傷患,但因為反抗了歸者,而變成無家可歸的代偶,一直在暗處支援南納。 

 

 沙迪:這就是我所犯下的罪——  

 

 蒼璧:什麼犯罪!你只不過為了保護所愛! 

 

 沙迪:愛…… 

 

 蒼璧:對呀,你不是很愛那個叫維蘭瑟的妖精嗎?下次見到她的時候要把自己的心情好好說出來呀。 

 

 沙迪:我還能再見她嗎? 

 

 蒼璧:當然!有我在,我一定會解放你們代偶的!你給我等著!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