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偶記事 - 2

代偶們的生活

Floor 1 超卓的才華  

 

   夜幕低垂、星光燦爛,在萬物皆進入沉睡的深夜時分,一名藍髮青年悄然來到倒影星辰的湖前,那裡有名少女已經在等候著。青年警戒地藏身於樹叢,打算先監察少女。  

 

 蒼璧:『誒?人呢?明明剛才還在。』 

 

 艾絲翠:你在找我? 

 

 蒼璧:嗚哇! 

 

   本來佇立在湖前的少女神不知鬼不覺出現、雙腳勾住樹椏、整個身體倒轉垂到蒼璧面前,被嚇倒也是理所當然。 

 

 艾絲翠:噓——你這麼大聲喊可會被發現呀。 

 

 蒼璧:嗯!對、對不起。 

 

   蒼璧雙手捂住嘴巴小聲說,艾絲翠無聲跳下來,撥動披肩的秀髮,舉手投足帶著爽利。 

 

 艾絲翠:你就是南納所說紋龍一族的蒼璧吧,我叫艾絲翠,我會帶你去歸者牢房,多多指教。 

 

 蒼璧:『她也好、南納也好,和我認知的代偶截然不同……』  

 

   蒼璧和艾絲翠動身朝隱藏於森林內的牢房進發,由艾絲翠領頭,指引蒼璧前進。  

 艾絲翠:等等,前面不對勁。 

 

   艾絲翠從掛在腰間的布袋掏出一撮沙,拋向前方,沙子閃爍光芒後隨著燃燒,化成灰燼墮落至地。 

 

 蒼璧:這是……陷阱? 

 

 艾絲翠:對,是歸者所設的術式障礙,不過放心吧,我能解除它的。 

 

   只消片刻艾絲翠便破解陷阱,讓蒼璧順利通過,之後陸續出現也被艾絲翠拆解。不單破解陷阱,艾絲翠總是早一點洞察到來巡邏的代偶,及早繞道而行。這一切都讓蒼璧嘆為觀止。 

 

 蒼璧:艾絲翠,以你的身手竟然只負責日常勞動,那些歸者也太沒眼光吧。 

 

   蒼璧為免再重蹈覆轍,便向南納打聽有關歸者和代偶的基本資訊,得知到代偶劃分了階級,像南納便是身為最高級別的戰鬥組代偶,這也是何以恩莉兒會記住了他的名字。 

 

   而日常勞動則是代偶中最低的級別,只有能力差的代偶才會被編進去,然而艾絲翠所展現的能力叫蒼璧訝異。 

 

 艾絲翠:……其實我本來是身為戰鬥組之下的偵察組,但因為某些事而被貶至雜役組。 

 

 蒼璧:有些事? 

 

 艾絲翠:說起來可能會有點長呢。 

 

 蒼璧:不,我不介意,因為我希望能了解你們。 

 

 蒼璧:『對呀,龐貝,當時是你不顧我的敵意,向我伸出手,這次輪到我了。』 

 

 艾絲翠:那是關於一個我每天都想起的人…… 


 

Floor 2 奧蘿菈與艾絲翠

 

 艾絲翠:嗯……今天要去南邊視察瑪那的流動狀態,還要定點監察機械族的行動嗎?  

 

   在歸者據地內,身為偵察組的代偶艾絲翠拿著記載命令的卷軸翻看,但這樣做令她揹著的裝備滑下來。 

 

 艾絲翠:唉,這裝備重死了。 

 

   艾絲翠正要聳肩背好裝備時,突然覺得背部變輕鬆,她感到奇怪回望對上一張笑臉。 

 

 艾絲翠:奧蘿菈! 

 

   艾絲翠驚訝地低呼,對方得意地揚一揚眉,自然拿起艾絲翠的裝備揹到身上,完全不見一絲吃力之感。 

 

 艾絲翠:你今天不用出戰嗎? 

 

 奧蘿菈:不用喔~最近很少任務、空閒得很,便來找你一起出去做偵察任務。 

 

   儘管奧蘿菈身為地位最高的戰鬥組,亦是年資最高的代偶,她卻一點架子都沒有。 

 

 艾絲翠:太好了,有奧蘿菈在我就可以放心了。 

 

 艾絲翠:『能與奧蘿菈一起過著這種和平的生活,我就很滿足了。』 

 

   可是艾絲翠的祈願卻無法實現,在某次戰鬥任務中,艾絲翠找不到奧蘿菈的身影,便詢問與奧蘿菈友好的戰鬥組代偶史納莎。 

 

 艾絲翠:史納莎,你在就好了,奧蘿菈呢? 

 

   然而史納莎卻沒有回答,本來疲憊的臉容添上了悲痛的陰霾,艾絲翠隱約察覺到不對勁,但她拒絕去相信,勉強揚起笑臉問︰ 

 

 艾絲翠:噯,史納莎,不要捉弄我了,快答我吧……對了,一定是她又跑了別處閒逛了吧。 

 

   史納莎三番四次想開口回答,聲音卻像被沙子塞住般發不出來。艾絲翠絕望似的搖晃史納莎的雙臂,哽咽地擠出聲音︰ 

 

 艾絲翠:求求你,說奧蘿菈沒事吧…… 

 

 史納莎:對不起……艾絲翠……奧蘿菈她……已經死了…… 

 

 艾絲翠: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她可是最強的代偶!怎可能會死掉……我要見她! 

 

 史納莎:她……奧蘿菈……她戰鬥結束後便開始全身龜裂,化成塵土消失……什麼也沒留下…… 

 

 艾絲翠:你在胡說什麼……奧蘿菈不單死掉,還連屍首都沒有直接消失……這根本不可能……嗚! 

 

   艾絲翠身體開始意識到事實,雙眼湧上淚水滑落臉頰,身體無力地癱軟下去,不停地顫抖著。史納莎見狀也難以自持,不斷抽泣,上前抱住壓抑不住痛哭的艾絲翠。 

 

 史納莎:我也無法相信,但奧蘿菈確確實實在我手中枯朽消失,我甚麼也做不到! 

 

 艾絲翠:不要呀!不要呀!我連她最後一面也見不到! 

 

   艾絲翠拼命搖頭,史納莎的話語打破了她最後的防線,她只能放聲痛哭起來,直到她心身再無法負荷,哭昏了過去。 

 

   醒來之時發現自己身處在醫務室,雖然悲傷和哀痛依舊存在,但她終於明白到奧蘿菈的死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艾絲翠:『奧蘿菈……雖然她的屍首不在,但至少可以拿回她的遺物吧。』 

 

   艾絲翠下床走出醫務室,詢問在走廊上負責日常事務的雜役組代偶,得知奧蘿菈的所有品被送到三樓的第十號倉庫裡。艾絲翠走進倉庫,木架上擺放了許多不同的物品,但她一眼便找到奧蘿菈的拳套。 

 

 艾絲翠:奧蘿菈…… 

 

 ???:夏馬西,你可不可以珍惜一點地用呢?我可是很困擾呀。 

 

 艾絲翠:『這聲音……是金固大人?夏馬西大人也在……怪了,他們在倉庫裡做什麼呢?』 


 

Floor 3 胎死腹中的革命

 

   艾絲翠觀察,見到他們將某東西運到四樓,被好奇心征服的她待歸者離開後來到四樓。漆黑的房間裡堆放著許多具以白布裹住的物件。 

 

 艾絲翠:『這是什麼……』 

 

   艾絲翠掀開腳下物件的白布,然後被嚇得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艾絲翠:『是代偶……而且全身都出現龜裂的紋路……所以這裡全是代偶嗎……』 

 

???:夏馬西!等等! 

 

   忽然一道聲音自下方傳來。 

 

 夏馬西:恩莉兒,你怎麼來到這裡……一定是金固那傢伙告訴你呢。 

 

 恩莉兒:那些生命衰竭的代偶都放在這裡只能等死,實在太可憐了。求求你,不要再用法陣增幅代偶的力量了。 

 

 夏馬西:怎麼可能,不這樣做他們只不過是堆沒用的廢物。 

 

 恩莉兒:但那力量可是用他們的生命來換取!以他們肉體,最多只能承受二十五次到五十次的力量增幅,一旦超出限界,他們的肉體便會無法負荷而龜裂崩解! 

 

 艾絲翠:『什麼!所以奧蘿菈是因為這樣而死嗎……可惡!可惡!』 

 

   雖然艾絲翠憤怒萬分,但深明白萬一被夏馬西發現自己斷不能活命,所以只能強忍下來,直至夏馬西她們離開才迅捷地竄下樓。 

 

   之後艾絲翠找到了史納莎,同場還有與史納莎友好的蕾達,艾絲翠把聽到的如實告知她們。  

 

 史納莎:那些傢伙……我不能原諒他們,竟然把我們當作道具任意消耗……我們代偶數量比歸者多,只要集結大家的力量一定能推翻那班傢伙,艾絲翠! 

 

 艾絲翠:嗯,讓我也加入,我不能放過害死奧蘿菈的他們。 

 

   可是革命還沒開始便已胎死腹中,夏馬西不知為何得知道消息,把史納莎抓住,進行審判。  

 

 夏馬西:史納莎,告訴我,除了你之外,還有誰參與其中,這是命令。 

 

   夏馬西的話語觸動潛藏在史納莎的術式,誘發而出的恐懼襲向史納莎,使她全身顫抖不已,夏馬西的身影在她眼內看似無比巨大。 

 

 史納莎:『我不會屈服……奧蘿菈,把你的力量借給我!』 

 

   史納莎用盡全身力氣對抗絕望的恐懼,抬頭看向夏馬西。 

 

 史納莎:這、這一切都是我一個想出來的主意,艾絲翠只是受我威逼才不得不從而已。 

 

 夏馬西:……是嗎?那廢棄史納莎,將她掉到罪惡之崖下,而艾絲翠則調至雜役組,立即生效。 

 

 艾絲翠:『不……不要……史納莎……』 

 

   可是被恐懼支配的艾絲翠無法阻止,只能看著史納莎被帶走,永遠都不能回來…… 

 

Floor 4 陷入恐懼的螺旋 

 

 艾絲翠:這就是我的故事……真巧,我們也到了,這裡就是歸者收納囚犯的牢房。  

 

   過去往事如煙消散,回到留下遺憾的現在。艾絲翠領著蒼璧避過代偶的監視,潛進牢房裡。很快便找到蒼璧所尋被抓走的元獸以及其他族群。 

 

 蒼璧:大家放心,我是紋龍一族的蒼璧,請你們再等等,只要準備好,你的同伴就會前來迎救你們。 

 

 元獸:太好了……謝謝你。 

 

 蒼璧:不,要謝的話就向她答謝吧,要不是她和她的同伴幫忙,我獨自一個恐怕無法來到這裡來。 

 

 艾絲翠:不,才沒什麼大不了……我根本什麼也做不到,那時連史納莎都—— 

 

 蒼璧:還來得及!現在有我在、還有元獸和其他族群幫忙,一定能打倒那班歸者!這樣你們代偶也能重獲自由了! 

 

 艾絲翠:我也可以打倒……歸者……呀呀呀——! 

 

 蒼璧:喂!艾絲翠,你怎麼了?  

 

 蒼璧:『發、發生什麼事?她怎麼忽然尖叫起來?而且那樣子好像見到什麼可怕的事物……』 

 

 ???:她體內的術式啟動了,增幅了她的恐懼。 

 

   一把女聲從牢房的深處傳出來,蒼璧抱起艾絲翠,警戒地防備。 

 

 蒼璧:你是誰?你有什麼企圖? 

 

 ???:別管這個,快帶她過來!再不阻止她,她的精神便抵受不住! 

 

 蒼璧:『這……雖然很可疑,但現在也沒其他辦法,就賭一把吧。』 

 

   蒼璧抱起艾絲翠走到牢房盡頭,堅固的欄柵封印住一名粉髮褐膚的女子,她伸出食指,在哆嗦著的艾絲翠面前畫出了圓,柔和的光芒亮起,緩和艾絲翠的症狀,她徐徐沉睡。

 

 ???:呼,這樣她就沒事了……他們竟然加強了恐懼的術式,難怪只不過說出叛逆的話就發動了…… 

 

 蒼璧:你為什麼這麼清楚?這不是身為代偶能夠知道的事情…… 

 

 寧胡爾薩格:因為我不是代偶,我是寧胡爾薩格,是創造這些孩子們的歸者。 

 

 蒼璧:你……創造那些代偶……為什麼做出這種玩弄生命的事! 

 

 寧胡爾薩格:那是……一切都是我太軟弱了,無法違抗夏馬西……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