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偶記事 - 4

被審判的罪名

Floor 1 拘束歸者計劃  

 

   蒼璧抱著艾絲翠回去找南納,並把從寧胡爾薩格得知的資訊告知南納。  

 

 南納:什麼!那些混帳竟然對我們做了這種手腳! 

 

 蒼璧:在做任何行動前,首先要消除那些植入你們體內的術式,不然做什麼也沒用。 

 

 艾絲翠:可是要怎樣才能消除得到? 

 

 蒼璧:這……我也不懂…… 

 

 南納:我們除不到,那找能解除的傢伙來不就成嗎? 

 

 艾絲翠:南納……難道你想…… 

 

 蒼璧: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南納:我打算把創造我們的傢伙拐走,讓他幫我們解除術式。 

 

 蒼璧:……誒? 

 

   在偌大的房間內,歸者金固正專注觀察於術式內的生物反應,這時傳來敲門的聲音。 

 

 ???:金固大人,不好意思打擾一下。 

 

 金固:沒關係,進來吧。 

 

   嘰呀一聲,門被推開,南納走進來,恭敬彎腰行禮。金固指著南納,擠眉弄眼地打量一番。 

 

 金固:你是……戰鬥組代偶的藍天—— 

 

 南納:……是南納,金固大人。 

 

 金固:呀,我想起來了,抱歉抱歉。 

 

 南納:『……他還是一樣那麼古怪,明明身為歸者卻會向代偶道歉,和其他那些趾高氣揚的歸者完全不同……算了,現在沒時間去研究,趕快照計劃行動吧。』 

 

 南納:金固大人,恩莉兒大人有事找你,請你跟我來。 

 

 金固:恩莉兒?怪了,她剛剛不是才來過嗎?她到底找我有什麼事? 

 

 南納:實在很抱歉,恩莉兒大人沒有交待。 

 

 金固:……嗯,唉,沒辦法了,你帶我去吧。 

 

  金固中止術式的啟動,整理好儀容後與南納離開房間。儘管南納表現如常,但掌心卻因緊張而不斷滲汗。 

 

 南納:『呼……差點以為會穿幫……好吧,暫時第一步順利。』 



 

Floor 2 紋龍與代偶的合力  

 

   南納帶領金固離開歸者的據地,走進偏僻的森林內,起初還懶洋洋的金固開始感到疑惑。  

 

 金固:喂,蘭蘭,你沒弄錯嗎? 

 

 南納:……是南納,金固大人,恩莉兒大人就在前方。 

 

   然而,迎接他們的是一名黑髮的青年。 

 

 金固:噯噯噯,我可不記得恩莉兒是個男性。 

 

 蒼璧:你就是創造代偶的歸者金固吧。 

 

 金固:所以這是南納設下的陷阱呢,這樣也太使壞了吧,得好好調教一番。 

 

   金固彈指鼓動力量啟動術式,綠色的瑪那化成風刃襲向南納—— 

 

   然而,一道龐大的影子擋在南納面前,輕鬆接下金固的攻擊。  

 

 蒼璧:你那些攻擊對我無用,識相的話就乖乖束手就擒。 

 

 金固:你是……紋龍一族……哎呀,真傷腦筋,我可不擅長戰鬥的術式,這樣打下去,我一定會輸的,沒辦法,我唯有投降。 

 

   金固爽快地坐下、舉高雙手示意投降,這迅速的變節使南納露出複雜的表情。 

 

 南納:總之……快說出解除植入我們恐懼的方法。 

 

 金固:誒?為什麼你們會知道……呀~原來之前闖進牢房的就是你們呢,你們從寧胡爾薩格得知這些情報。 

 

 蒼璧:廢話少說,快說出解除的方法,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 

 

 金固:我不是不想幫你們,老實說,我也蠻討厭現在的狀況,歸者一面倒優於代偶,這也太無趣了。 

 

 南納:你……真的很奇怪! 

 

 金固:呵,我就把它當作讚美收下了,總之我並不是你們的敵人,不過呢恩莉兒不信任我,她已經把術式更改,現在連我也不知道怎樣解除。 

 

 蒼璧:嘖!那個可怕的女子……那現在要怎麼辦?既然他已經知道你的事那就不能放他走。 

 

 南納:這…… 

 

   正當南納猶豫之際,一道身影匆匆前來。 

 

 艾絲翠:南、南納,糟了,依、依貝思她要處刑! 

 

 南納:什麼?依貝思可是戰鬥組最強的代偶,而且還受到歸者因其都寵愛,怎麼會…… 

 

 蒼璧:先回去看吧! 

 

 艾絲翠:那這傢伙怎麼辦? 

 

  ???:交給我來處理吧。 

 

 南納:啊!沙——

 

   南納話音未完,沙迪已無聲在金固的背後出現並給他一記重擊,將金固擊暈在地上。 

 

 沙迪:你們快去吧,我會守著。 

 

 南納:那就拜託你了! 


Floor 3 恐懼的折磨  

 

   在歸者的據地偌大的廣場處,代偶少女依貝思被綁在平台中央的木柱上,被召集而來的代偶們聚首於場內的面面相覷,對眼前的狀況感到疑惑。 

 

   這時歸者恩莉兒登上平台,面朝台下的代偶,揚起親切可人的笑容。 

 恩莉兒:午安,今天叫大家來是要告訴大家,你們當中出現了壞孩子。 

 

   恩莉兒凝聚瑪那,紅色的瑪那化成利刃割開依貝思的衣服,露出她隆起的腹部,代表著一個新生命在她的肚內成長。 

 

 恩莉兒:戰鬥組的依貝思違返了規條,與他者有了越過所需的關係,她肚裡的生命就是證據,我要讓大家看清楚壞孩子的下場。 

 

   恩莉兒來到依貝思面前勾起對方的下巴,甜笑柔聲細訴,像惡魔的細語。 

 

 恩莉兒:來,我可愛的依貝思,快告訴我誰是這孩子的父親,這樣我就沒那麼生氣了。 

 

 依貝思:…… 

 

   然而,依貝思沒有回答,只是用那雙明亮淨潔的雙眸直視著恩莉兒,這份率直惹來恩莉兒的怒意,她粗暴抓住依貝思的臉頰,把臉湊近過去。 

 

 恩莉兒:別以為你能反抗我,我「命令」,回答我的問題。 

 

 依貝思:嗚嗯……呀呀——! 

 

   恩莉兒的話語啟動了植入在依貝思體內的術式,龐大的恐懼在依貝思體內擴散,她全身顫抖無法自持,眼前的恩莉兒猶如高牆般使她畏懼。這一切都落入在匆匆跑來廣場入口的兩男一女眼中。 

 

 艾絲翠:依貝思! 

 

  蒼璧:這樣下去,她會崩潰的! 

 

 南納:沒辦法了,雖然會暴露身分,但怎可以見死不救! 

 

   南納、蒼璧與艾絲翠跑到代偶群內,與當中數十名的代偶交換眼神,正打算在恩莉兒專注於依貝思之際上台,但下一刻他們的動作全數被中止,因為恩莉兒的話—— 

 

  恩莉兒:我「命令」,所有代偶全部不許動。 

 

 南納:這是……嗚嗚! 

 

  艾絲翠:嗯! 

 

 蒼璧:南納!艾絲翠! 

 

Floor 4 不能袖手旁觀

   蒼璧扶起南納卻被對方的重量壓跌,但對方已經說不出話來,只能不住地顫抖。恩莉兒沒發覺跌坐在地上的蒼璧仍保有神智,眼神投放在依貝思身上。 

 

 恩莉兒:怎可以讓你們破壞我的好事……來,依貝思,回答我。 

 

 依貝思:我……我……我不會……告訴你的……即使因恐懼而死也不會! 

 

 恩莉兒:是嗎? 

 

   恩莉兒笑了,那抹笑容不再甜蜜美好,而是帶著前所未有的魔性和慾望,她舉起由寶石妖精所做的利劍,指向依貝思。 

 

 恩莉兒:那麼就連同你肚裡的生命去死吧。 

 

  蒼璧:『不可以!我不能袖手旁觀!』 

 

   蒼璧鼓動力量變回龍身,俯衝至台上,把依貝思叼走。 

 

 恩莉兒:紋龍一族……哼!別以為能逃得掉! 

 

   恩莉兒招手,十數名歸者從各方湧來,並打算發動術式,然而這些都被台下的代偶阻止——是南納和艾絲翠以及他們所率的代偶們。 

 

 南納:快逃!別管我們!快帶依貝思走! 

 

   蒼璧回首看向南納,內心知道南納的話是對的。 

 

 蒼璧:『我一定會回來救你們!所以別放棄!』 

 

 南納:『別少看我們!我們才不會輕易認輸!』 

 

   南納揚起豁然的笑容,即使無法以言語交談,但他們間的羈絆也讓他們明白對方的心意,蒼璧忍耐著傷痛朝出口直飛而去。

 

 恩莉兒:南納,想不到你竟然背叛我們。 

 

 南納:……我只是認清了你們歸者不是崇高尊貴這個事實。 

 

 恩莉兒:……是嗎?你還是這麼天真,看來我要給你上一堂課了。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