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娜篇

十封關卡對白

Stage1: 想望中的慶典燭光

Floor1: 神聖的祝願豎琴


召喚師一行喚回貝西摩斯的理智,牠總算從長時間的瘋狂中甦醒過來。在貝西摩斯的幫助下,召喚師一行往下前進來到奧羅茲城的祭祀之地,甫一進去便被遠方的豎琴所吸引。
桑拿坦:這是……歌聲,我聽到從遠處傳來歌聲……
召喚師:我也聽到了,是誰在演唱?這歌好熟悉,好像在那裡聽過……
莎娜:這是生命之歌,每個生命出生時便會傾聽的歌曲。
德耳塔:那是莎娜老師的聲音!
莎娜:命運之子,我等待已久能夠打破崩壞未來的人,來到我的身邊,我會為你彈奏出夢想的歌謠。


Floor2: 柔和樂章的銘傳


桑拿坦:莎娜……她就是我的先祖,歌聲這麼漂亮……
桑拿坦:我們趕快過去,我還想問她「姆姆的呢喃」下半首要怎麼彈呀!
召喚師:嗯,我也想問她為甚麼會認識我。
德耳塔:她一定在豎琴之下,那裡是祭壇的中心,以前我們經常會在那裡舉行慶典。
加諾奧斯:我們出發吧!

Floor3: 眾生祈許之殿

桑拿坦:呼哧……這到底搞甚麼?竟然這麼多敵人!我現在甚麼也做不到,你們一定要保護我呀!
召喚師:『那些敵人……難道是神族派來的追兵?貝西摩斯不知有沒有事呢?』
桑拿坦:在彈奏「姆姆的呢喃」前我可不能死!
德耳塔:我們快到了,只要穿過這條通道就到祭壇!

Stage2: 飄盪的樂符

Floor1: 無爭無垢的思想


德耳塔:莎娜老師!太好了,終於可以再見到你!
莎娜:我也很開心能見到你,你一定很驚恐吧,醒來後發現世界已經不是你熟悉那樣。
莎娜:放心吧,我血統的繼承者還有被命運挑中的你,我已經設下結界,外面那些入侵者暫時進不了來。
召喚師:你為甚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莎娜:是姆姆告訴我,在世界被歸者們汙染的時候。


Floor2: 萬物共諧和睦


莎娜:坐下吧,讓我為你們奏出遙古之歌謠……
  在莎娜的歌聲下,虛幻的景象在恢宏的金屬樂器間顯現,那裡映照著祭壇的景色,但與此時的寂寥不同,幻象裡熱鬧得很,妖獸龍以及機械族聚首一堂,似乎在進行慶典。
龐貝:很感謝大家來到,我們繼續一起守護姆姆,讓這片大地更為繁盛。
巴哈姆特:這都是龐貝的功勞,要不是你積極游說我們,平時離居自處的種族又怎會相聚呢?
貝西摩斯:沒錯沒錯,想當初龐貝來找我時,我還差點把他咬碎呢,換作其他物種早就嚇跑了,唯獨龐貝不退縮。
莎娜:那就讓我為勇敢的龐貝奏上一曲吧。

Floor3: 如星火點燃的惡意


~???~多醜陋的面貌……就是你們囚禁我們的母親,不可原諒!
  外來者打斷了慶典,更不發一言攻擊,大家沒想到對方會貿然出手,在場部分物種因而受傷,一時間痛呼哀號響徹祭壇。
龐貝:住手!
正當外來者想使出第二波攻擊時,龐貝擋在大家面前,運轉元素之力,張開由火元素織成的炎牆保護在場所有種族。

Stage3: 戛然而止的頌歌

Floor1: 以力量為誘餌

???~你就是他們的領袖嗎?
龐貝:我們沒有領袖,大家都是平等的。
???~哈哈哈,原來是個傻子……我不想浪費時間,你們可以稱呼我為歸者,我們來是要帶母親回去。
龐貝:母親?
歸者:就是潛伏在這片陸地深處的存在,那裡傳來我們母親的力量。

Floor2: 情感所驅使的慾望


龐貝:地底……難道你們指的是姆姆?
歸者:那不是你們的姆姆,而是我們的母親!為了找回母親,我們忍受長久的流離,現在終於找到了。
歸者:這個世界散發的力量和創造我們的力量一模一樣……不會錯的,我們的母親在這大陸的地底裡。

Floor3: 被搧動的自私


歸者:來選擇吧,追隨那冰冷的金屬,嘴巴說著平等實際上正在控制你們,還是與我們進行交易。
歸者:只要助我們與母親相聚,我們將會給予相應的報酬,力量、地位、還有這片土地的主宰權。
貝西摩斯:胡說八道,我們怎會接受這種荒謬的交易!
歸者:每個物種都追求進化,成為凌駕萬物的唯一。

Stage4: 化成攻擊的戰歌

Floor1: 對峙的同族

由無數棵巨樹交纏而成的大陸,一隻妖伏臥在其中一棵的樹梢上,仰視那變幻萬千的星際。莎娜翩然而來,落在另一棵的樹梢上。
莎娜:你……去了找那些歸者嗎?
西之妖精:果然瞞不過你,對喔,我們妖精一族擁有智慧,卻敗於脆弱的肉體,才一直處於眾族之末,我不甘心!

Floor2: 揪動心靈的悲傷


莎娜:成為第一真的這麼重要嗎?
西之妖精:當然,我才不會像龐貝那樣,他太理想,像個天真的小孩般追著那不可能實現的夢。
莎娜:可是他生命的鼓動是我聽過最優美、最潔淨的聲音,龐貝是真誠的去實現那個夢,我相信他。
西之妖精:莎娜,你何時變得如此幼稚、去追求這種笑話般的理想?

 

Floor3: 東之妖精的抉擇

莎娜:……你又何嘗不是?竟然相信那班歸者。
西之妖精:呵,別天真了,我才不信任何物種,那班歸者既自大又不可一世,我討厭得很,但又如何?只要對我有利,我才不管那是誰。
西之妖精:這片大陸只需要我們妖精一族,不需要其他的物種。來吧,莎娜,與我一起締造妖精光榮的歷史。
西之妖精:擁有最美歌聲的妖精莎娜呀,為我唱出勝者之歌吧。
莎娜:我……不會為你而頌唱,你不是我所渴求的夢。
莎娜:我只會為龐貝、為他所堅持的夢而歌唱。



Stage5: 妖精頌唱靈魂的歌謠

Floor1: 如哀歌的嘆息

西之妖精:莎娜,那下次再見時,我們將會成為敵人了。
  妖精語畢便飛離樹梢,留下莎娜一個,她抬頭時已經淚流滿臉。
莎娜:為何我們總是離不開紛爭?是因為我們有所不同嗎?
  莎娜幽幽唱起嘆息般的哀歌,舖滿大地和大樹的活管像要附和她的歌聲,流轉於管內的七彩光芒徐徐閃爍。
莎娜:『姆姆……祂在說話……要我去見祂……』

Floor2: 渴望和平的心


  莎娜來到奧羅茲城深處的浮靈幻間,那裡是眾生敬重的存在——姆姆棲息之地。
莎娜:偉大的姆姆呀,我來了。
莎娜:姆姆,生命的始源,請告訴我,為何對立總會出現?為何批判不能消去?
姆姆:……沙沙——
莎娜:痛!有大量的聲音湧進來……


Floor3: 姆姆之語化成樂章

莎娜:這是……我們的未來……不、不,我不想要這樣的未來,太悲哀了,太絕望了……
姆姆:……咚……咚……
莎娜:……我明白了,我會將你的話編寫成樂章傳頌下去,讓未來不會步入那崩壞的終末……
  莎娜的歌聲到此而止,那如夢的幻境便在召喚師他們消失。
莎娜:這就是一個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屬於我們的故事,也是由過去連結到未來的篇章。
召喚師:未來崩壞……是指神魔大陸即將崩潰的事嗎?
莎娜:元素倒流和失序使脆弱的大地分崩離析——
召喚師:不,我一定要阻止這件事發生!
莎娜:為此你必須要前行,喚醒沉睡在地底深處的原生族,德耳塔,你帶來龐貝交給你的零件吧。
德耳塔:誒?你怎麼會知道?
莎娜:是姆姆告訴我的,我將會在這裡重啟祭壇的樂器,而你們需要打倒我。

Floor4: 再次奏響的妖精之夢

莎娜:雖然你是命運之子,但我決不能讓你輕易通過。假如連我都無法打敗,那即使讓你通過也只是浪費你的生命。
莎娜:來,將你所有的一切展示給我吧。
--------------召喚師擊敗了莎娜----------
莎娜:你果然如姆姆所說般強大,就讓我在此為你奏上一曲,讓妖精們載你前行。
莎娜:桑拿坦,繼承我血統的孩子,這是你的使命,與命定之子一起前往地底的深處,然後用生命來唱頌最動聽的歌曲——「姆姆的呢喃」。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