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古遺碑 - 5

延續龐貝的夢想

Floor 1 驟變的局勢

   自從與龐貝相遇以來,蒼璧一直在紋龍之居與機械城間游走,儘管同族對牠這行為有所微言,但牠認為總有一天能說服同族。 

 

   然而,歸者突如其來的出現,更襲擊聚首於機械城的眾族,打斷了蒼璧的計劃。隨著歸者越發激烈的進逼,機械族的形勢越漸惡劣,讓蒼璧更為急切想說服同伴幫助龐貝…… 

 

 蒼璧:龐貝他很想和我們結盟,最近那些歸者到處挑起戰火,所以希望我們紋龍一族加入,保護其他種群……求求你,先見他們一面吧。 

 

 炎蒲:……我不能代大家決定,這樣吧。有誰贊成蒼璧的提議就飛到龍骨上吧。 

 

   眾龍皆沒有動身,皆用漠然的眼神看著蒼璧。 

 

 蒼璧:『糟了……再這樣下去,大家都不會動……至少先拉攏一個同伴……對了,假如深受歡迎的水桓贊同我,大家或許會改變主意。』 

 

 蒼璧:水桓,你之前不是救過機械族嗎?你這麼善良一定會支持的吧。 

 

 水桓:誒?這…… 

 

   蒼璧不斷拉著水桓的前足哀求道,豈料情急之下竟一不留神將水桓拉跌。 

 

 蒼璧: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炎蒲:蒼璧,雖然結果不如你所願,但也不能如此胡來,我覺得你需要待在龍髓牢中好好冷靜一下。 

 

   自蒼璧被禁足於龍髓之牢後,便沒有紋龍再插手地上發生的事。 

 

   直至在某個烏雲密佈的午後,遠方忽然傳來轟然巨響以及劇烈的搖晃,待震動過去,水桓俯瞰大地,見到機械城所在的地方冒出濃密的煙霧,內心頓時升起不安,但周遭的紋龍卻像沒事發生般如常生活。 

 

 水桓: 『這……不對勁……對了!蒼璧!』
 

   水桓立即飛往龍髓之牢的盡頭處,便遇到被鎖上四足的蒼璧。 

 

 蒼璧:……你來幹嘛?是想嘲笑我嗎? 

 

 水桓:你的朋友……機械族被襲擊了!
 

Floor 2 消失的機械城

 

   藍影在天空急速飛馳,快得在空中留下鮮藍的殘影。 

 

 蒼璧:『龐貝……巴哈姆特……貝塔……大家……求求你,不要有事……』 

 

   然而,迎接蒼璧卻只有荒蕪,以及糾纏成一團的金屬管道,亦是遍佈大地的活管。  

 

 蒼璧:機械城……消失了……不,不可以! 

 

   蒼璧俯衝而下,想靠近曾經是機械城入口的位置,可是卻迎來無數道黑影的來襲—— 

 

 

 蒼璧:『什麼!為什麼活管會襲擊我……』  

 

   扭曲成一團的金屬管道以凶猛之姿襲擊蒼璧,牠揮動龍爪割斷管道,但奇妙的情境卻接續發生—— 

 

 蒼璧:這些管道……在再生…… 

 

   本來被割斷的管道迅速再生,並再襲向蒼璧,牠狼狽避開,但管道的襲擊卻異常密集。 

 

 蒼璧:『可惡!既然打不倒,那就這樣做吧!』 

 

   蒼璧鼓動力量,凝聚水元素,拍翼擊出帶著極寒之息的風捲,成功凍結那些活管異物。牠越過被凍住的異物來到入口處,但任牠如何搜尋依然一無所獲,彷彿那座城不曾存在一樣。 

 

 蒼璧:『龐貝……到底發生什麼事?』 

   苦無所獲的蒼璧只得無奈離開,飛回紋龍之居,但甫一飛越境地便聽到紋龍的吼聲,眼角瞥見被金屬活物追趕的黃琮和赤璋,便立即出手凍結活物、救下牠們。 

 

 赤璋: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剛才被纏著的時候,好像被奪去意識……太可怕了……嗚…… 

 

 黃琮:總之先和大家會合吧……你也一起來。 

 

   三龍回到高山後,發現紋龍皆聚於高山龍骨之上。紋龍們從蒼璧口中得知這異象來自機械城的消失,隨即出現去留的爭議。 

 

 炎蒲:那些異物恐怕很快會再次動起來,所以要儘快下決定,到底我們一族要怎樣做。 

 

 黃琮:那還用問!遷移到天上便成,之前水桓不是已成功悟到讓石頭浮在天空的做法嗎?正巧拿來用! 

 

 蒼璧:什麼!這樣做不就是置身事外嗎?難道我們就看著這片大陸毀滅嗎? 

 

   眾龍聞言不為所動,只對蒼璧回以漠然的眼神。 

 

 炎蒲:看來已經有結果了,我們準備到天上去吧。
 

Floor 3 尋求協力的元獸 

 

   在紋龍們忙於進行移遷天上的計劃期間,離牠們一族稍遠、居住於礦石岔地的元獸一族也同樣受到金屬活物及歸者一族的襲擊。 

 

   為了確保幼獸及其他種族的安全,元獸史賓賽提出了向紋龍一族尋求協助的建議,便出發前往紋龍的屬地。史賓賽來到紋龍聚居的崎嶇高山上,正當準備攀爬時,竟被一隻黃龍襲擊。 

 

 史賓賽:等等!我沒有惡意,我只是有點事想和你們談—— 

 

 黃琮:住口!不要狡辯!你們和那班混帳的歸者沒分別! 

 

   黃琮鼓動元素,鱗片剎時化成金黃色並誕出閃雷,並從四方八面襲向史賓賽,但凌厲的攻勢被一道藍色龍影盡數擋下。 

 

 黃琮:蒼璧!你怎麼護住這傢伙! 

 

 蒼璧:牠根本不是敵人!是你不講理攻擊牠! 

 

   二龍在空中你撞我推,互不相讓。直至一條紅龍出現制止二龍。 

 

 炎蒲:抱歉,剛才是黃琮不對,你沒受傷嗎? 

 

 史賓賽:沒事,幸好有蒼璧保護我。 

 

 炎蒲:那就好了,不過假如可以的話,能請你離開嗎? 

 

 史賓賽:我是代表元獸一族,我來是希望和紋龍合作、打倒歸者。 

 

 史賓賽:那些歸者已經殲滅了好幾個種族,假如再不阻止,恐怕大家也會遭受攻擊。 

 

 炎蒲:我們感到遺憾,但也愛莫能助。 

 

 史賓賽:我尊重你們的決定,不過我們一族無法置其他族生死於不顧,假如你們有需要也可來找我們。 

 

 蒼璧:『怎可以看著其他種族被歸者侵害!牠們不幫的話,我自己去幫!』 

 

  蒼璧獨自追上史賓賽離去的身影,一同前往元獸的居所。 


Floor 4 遙古之戰的開端

 

   蒼璧追上史賓賽來到元獸所棲息的礦石盆地,怎料為時已晚,元獸一族受歸者襲擊,部分被歸者抓走,部分身受重傷。蒼璧見狀自然無法拋下牠們,便自願當護衛。  

 

 蒼璧:史賓賽,我們不能一直躲躲藏藏下去,既然維洛妮卡傷勢稍癒,不如你們來紋龍的居所吧。 

 

 史賓賽:可是之前牠們不是拒絕了我的同盟邀請嗎?恐怕牠們未必會接納我們…… 

 

 蒼璧:每個生命都會以某種形式互相連繫,正因為有這種連繫,世界才得以循環,所以請不要放棄與你的同伴連繫。 

 

 史賓賽:誒? 

 

 蒼璧:那是我好友曾經對我說過的話……我知道之前我的同伴曾經拒絕你們,但請不要放棄,一旦放棄的話就永遠失去那份連繫了。 

 

 史賓賽:……嗯,你說得沒錯,勝利永遠留給一直在堅持和努力的生命呢。 

 

   於是蒼璧、史賓賽及維洛妮卡護著一眾幼獸及受傷的妖獸出發前往紋龍之地尋找庇護,一行來到高山附近的草原,突然發現紋龍居住的高山上有不尋常的煙冒出來。  

 

 蒼璧:我過去看看,你們留在這裡! 

 

 維洛妮卡:我也過去看,史賓賽,你留在這裡照顧大家!
 

   當蒼璧與維洛妮卡趕到時,目擊炎蒲被恩莉兒以元獸之血所制的劍貫穿身體—— 

 蒼璧:可惡!放開我的同伴! 

 

 維洛妮卡:我不許你亂用我同胞的血! 

 

 恩莉兒:『元獸之血竟互相抵銷了!』 

 

   恩莉兒棄掉手中以元獸之血製成的劍,轉以元素炎矢襲向維洛妮卡。 

 

 蒼璧:元素護我身,化為最強之盾吧! 

 

 恩莉兒:『沒有元獸的力量果然無法傷到紋龍……其他歸者的武器都被那水龍所毀,再鬥下去恐怕會兩敗俱傷……』 

 

 恩莉兒:看來今天只能到此為止呢。 

 

   恩莉兒果斷領著歸者一族撤退,受傷的紋龍一族只能憤恨目送他們離去。 

 

 蒼璧:『歸者……不能讓他們再存活在這片大地上,我必須要打倒他們!』 

 

   吱——刺耳的銳音響起,畫面忽然被無數的黑線所覆蓋,像有某東西硬生生阻止了回憶的重現。周遭變回起始的空白,召喚師撫著額頭。 

 

 嗯!痛……我的頭很痛……這到底是怎麼了……好像有什麼在呼喊……不,在求救…… 

 

 ???:……靈魂和肉體互相牽引,因而產生了共鳴…… 

 

誒?你這是什麼意思……等等!你好像變暗了! 

 

 ???:因為祂快要自漫長的夢中醒過來……我們必須在祂完全甦醒過來前讓你發現你。 

 

 ……到底你指的祂是甚麼?我不明白! 

 

 ???:關於世界以及自我,要由你親自去觀照了……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