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古遺碑 - 4

失去半身的紋龍

Floor 1 與孤獨相伴

 

 水桓:炎蒲,有龍誕生了,我們快過去看! 

 

   在歸者還沒來襲的神魔大陸,原生種族紋龍一族的居所內,水色紋龍水桓呼喚牠的陽守紅龍炎蒲一起飛到中央矗立的龍髓之骨,那裡有隻幼細的藍龍在破裂的龍卵中蠕動。 

 炎蒲:這……竟然單獨而生……這是我們一族誕生以來首次出現的情況…… 

 

   紋龍必會成雙而生,終其一生皆為對方的陽守,而水桓和炎蒲便就是這樣的關係。 

 水桓:總覺得這好像昭示什麼…… 

 

 炎蒲:無論如何,誕生一刻便如此獨特的牠,這輩子恐怕不會過得平穩…… 

 

   孤獨而生的紋龍及後被賜名為蒼璧,漸漸成大,並因其特殊的背景而被同伴以奇異的目光的看待,有的同情、有的冷漠、還有露骨的厭惡—— 

 

 黃琮:蒼璧,你昨天又去了東方那個沼澤呢? 

 

 蒼璧:……是去了,怎麼樣? 

 

 黃琮:還問我怎麼樣,明明被那裡的獸族抓住,要不是水桓及時來找你,你就成為那獸族的大餐了! 

 

 蒼璧:那……只是我大意了,而且我也沒有要你來救,你這麼多事幹什麼! 

 

 黃琮:嘖!你出事就算了,萬一連累到其他同伴怎麼辦?你這個沒有陽守的怪物! 

 

 蒼璧:你——可惡! 

 

   被惹怒蒼璧按捺不住,猛力撲向黃琮,黃琮連忙運轉力量,讓鱗片化成堅盾。 

 

 蒼璧:這樣是擋住不我的! 

 

   蒼璧鼓動元素,一時間龐大的水元素凝聚,產生出巨大的衝擊,煙霧瀰漫。 

 

 黃琮:嗚哇! 

 

 蒼璧:嗯嗯……黃琮…… 

 

   衝擊超乎蒼璧想像,把牠和黃琮統統炸傷,看到黃琮受傷淌血,蒼璧內心震驚不已。 

 

 蒼璧:『我……傷害了同伴……我不該留在這裡……』 

 

 黃琮:喂……你……嗯! 

 

   蒼璧被溢滿的內疚所使,轉身飛離紋龍的居所,黃琮想追上卻被身上的傷所累、墜落下去…… 


 

Floor 2 活著的意義

 

 蒼璧:『我……為什麼我要誕生於這個世界?活著只有痛苦……』 

 

   受傷的蒼璧滿腦子只想逃離紋龍的居所——逃離這個每秒提醒著牠是孤獨的地方,牠漫無目的地往前飛,直至身體承受不了而墜落於沼澤上。 

 

 野獸:咕嗚…… 

 

   成群的野獸聞血味而來,牠們從樹叢探頭,雙眸帶著飢渴觀察蒼璧。 

 

 蒼璧:『牠們……在等待我的死亡……這也好,我的死亡能延續牠們的生命,那樣我也算做了點好事吧……』 

 

   蒼璧放棄掙扎,任由血自體內流走,牠的意識漸漸淡去,野獸們察覺到蒼璧變得虛弱,開始邁步靠近,這時蒼璧模糊的視野中出現一道赤紅的身影…… 

 

   在虛無的漆黑中,水龍蒼璧拼命飛馳卻離不開這片黑暗,這時三道龍影包圍蒼璧。 

 

 炎蒲:這……身為紋龍竟然擁有摧毀一切的破壞力量…… 

 

 水桓:你的誕生到底會帶變革或是滅亡呢? 

 

 黃琮:沒有陽守的你只是頭空有力量的怪物!總有一天你會被那狂暴的力量所吞噬。 

 

 蒼璧:不!我不是怪物!我不是……誒?這裡是……  

 

   蒼璧從惡夢中甦醒過來,映入眼簾的是陌生的地方——由金屬所建成的天花板和牆璧。這時一道紅色的身影靠近過來。 

 

 ???:太好了,你終於醒過來,紋龍一族。 

 

 蒼璧:你是……機械族……是你救了我嗎? 

 

   蒼璧瞄向身上被妥善處理過的傷口,謹慎詢問。對方揚起笑臉點頭,並朝蒼璧伸出手。 

 

 龐貝:我叫龐貝,你呢? 

 

 蒼璧:……蒼璧。 

 

   這時遠方傳來悠揚的樂聲以及熱烈的頌讚,吸引了蒼璧的注意。 

 

 蒼璧:『這歌聲……真動聽……不,不單止如此……像要把世界的孤獨頌唱出來的悠遠之音……是誰……到底是誰在唱……』 

 

 龐貝:看來慶典開始了,假如你有興趣,要不要加入呢? 


 

Floor 3 首次感到的溫暖

 

   蒼璧隨龐貝來到祭祀之地,不同族群齊聚在宏偉的祭壇前,站在壇中心的嬌小妖精莎娜正昂首高歌,大家揚起笑容傾聽。  

 

 蒼璧:『這……他們每個種族都截然不同,為什麼能如此融洽地聚首在此地?是因為他嗎?』 

 

   蒼璧凝望龐貝的身影,牠之前從炎蒲口中得知機械族的存在,並知道他們來過紋龍的居所尋求結盟,但生性孤僻保守的紋龍自然拒絕。蒼璧自幼以來從沒和其他種族有交流過,直到現在…… 

 

 蒼璧:『或許他身上會有我一直所追求的事情……能夠擺脫孤獨的方法……』 

 

   這時一頭紅龍從祭壇中心飛過來,龐大的龍身以及睿智的龍眸帶著異常的魄力。  

 

 巴哈姆特:龐貝,你終於來了,大家都在等你出現……嗯?牠是…… 

 

 龐貝:牠叫蒼璧,剛才在路上見到牠受傷昏倒,便帶牠回來療傷。 

 

   巴哈姆特掃視了蒼璧,蒼璧感到不自在但又礙於面子而不敢後退,逞強挺胸回視,巴哈姆特沒有在意牠挑釁的行為,咧嘴一笑。 

 

 巴哈姆特:你是紋龍一族……怎麼會受了傷?你們一族可是以優秀的防禦聞名於龍族。 

 

 蒼璧:……我不同……我單獨而生,無法壓制力量……我是個異端。 

 

   蒼璧的話惹來巴哈姆特一陣朗笑,由於巴哈姆特的態度爽直,蒼璧沒有因此而感到難受,反而有種微妙的親切感。 

 

 巴哈姆特:孩子,別被狹隘的目光束縛,成為獨特的存在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去暸解這份獨特的無知。 

 

 蒼璧:我……並不可怕嗎…… 

 

 巴哈姆特:當然,你只是不懂得運用自己的天賦而已,來吧,我來教你運用力量的方法吧。 

 

   巴哈姆特的話語為苦無去路的蒼璧開啟了一扇門,門後的世界遼闊而無邊,為絕望的蒼璧帶來光芒…… 


 

Floor 4 生命的連繫與交錯

 

   在蔥綠草原的上空,一藍一紅的龍正在展開一場追逐戰,紅龍巴哈姆特鼓動力量,

火焰隨即燃起,化成火球攻向藍龍蒼璧。  

 

 巴哈姆特:來,展現你練習的成果吧。 

 

 蒼璧:『不要急……不要被情緒所影響……抓牢力量……』 

 

   蒼璧運轉力量,讓元素融入鱗身,化成堅硬的龍盾——蓬地數聲,火球正中蒼璧,牠一時間被大火包裹、沐浴於火海中。過了不久,火焰終於熄滅,蒼璧絲毫無損。 

 

 蒼璧:成、成功了!我能控制力量、不再失控! 

 

 巴哈姆特:太好了,這全都是你努力得來的回報。 

 

 蒼璧:也是多得巴哈姆特的指導呀……這樣就能證明我不是怪物…… 

 

   蒼璧留在機械城養傷同時接受巴哈姆特的訓練,時間很快過去,牠不單成功掌握控制力量的技巧,更認識了不同種族,稍為撫平那長期以來的寂寥。 

 

   這天早上蒼璧飛到天上進食雲霧後,回到地面時見到龐貝已在等待。 

 

 蒼璧:龐貝,你不是要和薛丁格研究機械城的結構改善嗎?怎麼來這裡啊?  

 

 龐貝:他被貝西摩斯拉走了,而且我剛巧有事找你。 

 

 蒼璧:怎麼了?難道又想要我幫忙移開石頭嗎? 

 

   龐貝帶著哀傷的神色搖頭,蒼璧察覺到他想要說的話,輕鬆的神色褪去。 

 

 龐貝:蒼璧呀,你已經康復了一段時日,為什麼不回去紋龍的居所? 

 

 蒼璧:果然又是這件事……回去嗎……那裡根本沒有我的容身之所,在這裡我過得輕鬆得多……還是龐貝你覺得我礙事? 

 

 龐貝:怎麼可能,這裡永遠歡迎你,巴哈姆特、貝塔他們不知多開心,但我還是覺得你應該要回去。 

 

   龐貝來到蒼璧面前,雙手撫上牠的雙頰、額碰著額,這是機械族向他族示好的儀式。 

 

 龐貝:蒼璧,或許過去的你遇到很多不好的事情,但請不要放棄連繫。 

 

 蒼璧:連繫? 

 

 龐貝:每個生命都會以某種形式互相連繫,正因為有這種連繫,世界才得以循環,所以請不要放棄與你的同伴連繫,因為這樣做永遠都填不滿你內心的孤獨。 

 

 蒼璧:『……龐貝果然看穿我,即使龐貝他們包容我,但那並不是我所渴求的。』 

 

   之後蒼璧聽從龐貝的話回到紋龍之居,越靠近蒼璧的心情就越緊張。 

 

 蒼璧:『他們會不會趕我走呢……或許會除去我紋龍之名呢。』 

 

   抱著負面想法的蒼璧終於來到龍髓之骨,然後下一刻一道水色之影撲過來。 

 水桓:蒼璧,你平安沒事實在太好了!這些日子大家都到處去找你。 

 

 蒼璧:……我以為我不在會比較好。 

 

   這時一道紅影與黃影飛來——是炎蒲和黃琮! 

 

 炎蒲:別說傻話!即使你沒有陽守,你依然是紋龍一族,依然是我們的同伴!怎麼可能會不在比較好的! 

 

 蒼璧:……對不起……黃琮,你沒事嗎? 

 

 黃琮:哼!你那點攻擊根本沒什麼大不了……而且那時我也說得太過分……總之扯平啦! 

 

 蒼璧:『龐貝,你說得沒錯,不應該放棄連繫呢。』 

 

   蒼璧咧開龍嘴揚起打自內心釋出的笑容。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