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古遺碑 - 3

為了永垂不朽

Floor 1 豐沛的瑪那

   在入雲的高台上,大群歸者圍在兩旁恭迎由夏馬西率領的隊列,她踩著自信的步伐來到高台的盡頭,一族的長老們已經在等待著。 

 

長老:我們的同伴夏馬西即將率領一族的精英,踏上重大的旅程,請為他們祈願,盼他們能平安歸來。 

 

 夏馬西:願瑪那落於我們雙肩,指導回家之路。 

 

 夏馬西:『平安歸來?別開玩笑了,假如無法得到足以讓我刻劃於歷史的成果,我寧願就此亡滅於異地。』 

 

   接受歸者們的祝福後,夏馬西等踏進預先設置好的法陣,穿梭浩瀚的宇宙,來到瑪那記憶所指引的地方——日後被稱為神魔大陸的世界。  

 

 恩莉兒:這裡好漂亮,茂盛的樹林、清澈的汪洋,還有大片沃土,好像在做夢一樣。 

 

 夏馬西:……是瑪那,豐沛的瑪那為這片大地帶來生機。  

 

   恩莉兒被綺麗的景色迷倒,忽略了來自叢林的殺意,靜候獵物的野獸飛快竄出,張牙撲向恩莉兒—— 

 

 夏馬西:恩莉兒!可惡……受死吧! 

 

 野獸:嗚嗯! 

 

   夏馬西揚手瑪那迅即凝聚,化成利箭擊向野獸,僅一箭便擊斃,這讓夏馬西呆然看著雙手。 

 

 夏馬西:『剛才那一擊……威力比之前強上數倍……是因為我身處在這片大地嗎?』 

 

   在夏馬西驚訝於增幅的力量之際,恩莉兒激動地從後抱住她。 

 

 恩莉兒:剛才嚇死我了,謝謝你救了我,夏馬西。 

 

   恩莉兒揚起甜蜜的笑容,那笑容不帶一點惡意,純潔得很,卻讓夏馬西內心更加不是滋味。 

 

 夏馬西:『為什麼她還能笑得這麼燦爛?明明我只把她當成棋子……』 

 

 恩莉兒:果然如此。 

 

 夏馬西:……怎麼了? 

 

 恩莉兒:瑪那果然是我們的起源,不,是萬物的起源,是只要能掌控這力量,我們必能長生不老! 

 

 恩莉兒:呀~讓我們誕生的存在……不覺得這感覺和母親一樣嗎?真想快點見到。 

 

 夏馬西:我也是呀。 

 

 夏馬西:『長生不老……這比起成為歷史更加永垂不朽……成為一個永恆的生命……』 


Floor 2 隱藏於背後的殘忍

 

   夏馬西等歸者們在神魔大陸建立棲所,並四散大陸各處進行調查。這天,夏馬西與恩莉兒,以及數名歸者一起前往森林深處的湖泊。  

 

 恩莉兒:夏馬西,前面應該是花妖們的聖地,之前不是不讓我們進來嗎?現在我們這樣闖進來,會不會惹他們不高興嗎? 

 

 夏馬西:……放心,他們前天已經搬離這聖地,遷移到別的地方,所以你可以盡情勘探。 

 

 恩莉兒:真的嗎?太好了,嘻嘻,這森林比周遭蘊含更濃烈的瑪那,只要解構它們就能找出根源了。 

 

   恩莉兒專心分析這個湖泊的瑪那,夏馬西在旁默默守護,這時一名男歸者悄然接近她,向夏馬西打個眼色,她了然頷首。  

 

 夏馬西:恩莉兒,我有事要處理,你有需要再喚我吧。 

 

 恩莉兒:…… 

 

   然而,恩莉兒沒有回應,因為她的心已經全然投放在堪探上,夏馬西囑咐其他歸者看顧恩莉兒,便跟隨男歸者來到森林另一方石洞前,洞內擠滿被受著各種傷的花妖。 

 

 男歸者:已按你吩咐把湖泊附近的花妖全數抓走,請問要怎麼處理牠們?  

 

 夏馬西:殺掉。 

 

 男歸者:誒? 

 

 夏馬西:全部殺掉。 

 

 男歸者:可是……這違背了我們一族的規條—— 

 

 夏馬西:全部殺掉,不要讓我再說多一遍。 

 

 男歸者:……我明白了。 

 

 夏馬西:『只要能夠得到永恆的生命,我才不會管任何規條!』 


 

Floor 3 與原生種族的爭執

 

 恩莉兒:夏馬西,我找到了!起源的所在!哇呀—— 

 

   夏馬西扶住差點跌倒的恩莉兒,皺起雙眉。 

 

 夏馬西:你到底有多冒失。 

 

 恩莉兒:有夏馬西在不要緊喔,你一定會保護我的。 

 

 夏馬西:……你剛才說找到起源所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恩莉兒:我分析了不同地方的瑪那濃度,找到中心點,造出瑪那的起源一定就在那裡! 

 

 夏馬西:太好了,事不宜遲,我們明天就出發。 

 

   然而,當夏馬西和恩莉兒來到目的地,卻只見一座機械城矗立,不同種族在該地聚集慶祝。  

 

 恩莉兒:起源……我們的母親就在此城之下……而且這城在壓抑著母親的力量! 

 

 夏馬西:『這些可惡的物種,一定是打算獨佔力量!』 

 

 夏馬西:多醜陋的面貌……就是你們囚禁我們的母親,不可原諒! 

 

 

   夏馬西認為在城外慶祝的種族強佔起源的力量,不顧一切衝下去攻擊,留下恩莉兒在遠方。對方沒預計到這突如其來的攻勢,在場部分物種因而受傷,一時間痛呼哀號響徹祭壇。  

 

   正當夏馬西想使出第二波攻擊時,一道龐影擋在大家面前,運轉元素之力,張開由火元素織成的炎牆保護在場所有種族。 

 

 龐貝:住手! 

 

 夏馬西:你就是他們的領袖嗎? 

 

 龐貝:我們沒有領袖,大家都是平等的。 

 

 夏馬西:哈哈哈,原來是個傻子……我不想浪費時間,你們可以稱呼我為歸者,我們來是要帶母親回去。 

 

 龐貝:母親? 

 

 夏馬西:就是潛伏在這片陸地深處的存在,那裡傳來我們母親的力量。 

 

 龐貝:地底……難道你們指的是姆姆? 

 

 夏馬西:那不是你們的姆姆,而是我們的母親!為了找回母親,我們忍受長久的流離,現在終於找到了。 

 

 夏馬西:這個世界散發的力量和創造我們的力量一模一樣……不會錯的,我們的母親在這大陸的地底裡。 

 

   這時有道黑影衝向夏馬西——那是機械族的貝塔! 

 

 貝塔:你竟敢傷害阿爾法! 

 

 夏馬西:不自量力! 

 

   夏馬西描繪法陣召來洪流衝向貝塔,本來以高速衝去的貝塔無法反應過來,眼見快要撞上之際,一條蒼龍飛躍叼走了貝塔。 

 

 龐貝:謝謝你救了貝塔,蒼璧。 

 

 蒼璧:不客氣,舉手之勞……不過我們要怎麼處置她? 

 

   蒼璧警戒地看向夏馬西,除牠之外的其他物種也敵視她,但夏馬西毫不畏懼,想再次攻擊之際,一道嬌聲喝止。 

 

 恩莉兒:不要! 

 

 夏馬西:『……萬一戰鬥時傷到她時,便失去了重要棋子……今天先撤退。』 

 

 夏馬西:我會再回來,那時我會討回我的母親! 

 

Floor 4 關於人類的起源

 

   自那次對役後,夏馬西調查了那群種族的底細,並打算說服龍獸妖族背叛龐貝,但最終成果不如預期。 

 

 夏馬西:『要戰勝那幫廢鐵的力量還不夠……還欠缺關鍵的數量……』 

 

 夏馬西:……既然我們沒有足夠的勞力挖出母親,那必須要製造工具……製造和我們一樣的工具…… 

 

 寧胡爾薩格:不可以!這樣有違我們—— 

 

 夏馬西:這是我的決定,不要我再說多一遍。 

 

 夏馬西:『只要能取得長生之法,即使違反禁忌,長老也不會怪責的。』 

 

   逼於夏馬西的命令,歸者之一寧胡爾薩格只能聽從,利用禁忌的術式創造出以歸者為藍本的次等生命——被稱為「代偶」的存在,也是人類的先祖。 

 

   那多彩的畫面漸漸褪色,變回那無彩的黑白世界,沒有界限沒有盡頭,召喚師凝望閃爍不斷的星光,眸中盈滿感慨。 

 

 ……所以我們真的是那班歸者所捏造出來……所以我們才是篡奪這片大地的物種……你是想告訴我這件事嗎? 

 

 ???:請別下判斷,這片大地從來不曾屬於任何一個種族,任何生命誕生時都是自由,儘管人類的誕生始於歸者的邪念,但這不代表是個錯誤,因為世界存在著萬千個改變。 

 

 ???:透過思想的碰撞便能改變命運,而牠改變人類命運的存在——蒼璧,身為紋龍一族卻成為異端的牠,也是過去一切的核心之一……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