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4

Floor 1 再度封印


  時間回到稍早,蒼璧和南納擊退敵人許普諾斯,並與蘇因迎救被拐走的孩子,薛丁格和沙迪等則留下來,照顧受美夢影響的同伴們。擁有豐富知識的薛丁格在歸者據地的醫療室診治受傷的代偶們。


薛丁格: 清理好傷口了,這數天不要——呀!


  尤如大地要裂開般的搖晃傳來,一時間尖叫和驚呼於歸者據地回盪。待震動平息後,薛丁格跑出室外一看,發現世界已經變天——在機械城入口,兩道詭異的赤紅圓影高掛於漆黑如墨的天幕。


薛丁格: 『這是……龐貝的封印裂開了……這樣下去破壞的起源便會甦醒過來……我必須過去阻止!』


  當薛丁格趕到機械城入口時,蘇因和恩莉兒的戰鬥已經結束。趕來的歸者們正拯救蘇因,見已有他者幫忙,薛丁格便快步來到入口中心,只見蒼璧蜷縮龍身護衛一顆龍卵。


薛丁格: 蒼璧!


  可是蒼璧沒有反應,薛丁格內心浮起不祥的預感,他加快腳步來到蒼璧身旁,蹲下去觸碰龍身,卻只傳來冰冷的觸感。他知道蒼璧已經死去,為了拯救龍卵內的孩子,實現與依思貝的承諾。


  薛丁格為蒼璧崇高的意志而動容,卻又悲痛至極,熱淚滑下眼角,輕聲低喃。


薛丁格: 蒼璧……願你能有個美夢……


  然而,腳下的震蕩把薛丁格從哀傷中強行拉回現實,大地再度晃動,位於入口中心的裂縫變得更大,更多的紫霧和金光自裂縫口冒出來,攀升至天際兩道紅影上。


  薛丁格昂首,仰望懸掛在天際的兩道赤紅圓影,那圓影比他在歸者據地時所看到大了一圈,更為怵目驚心。


薛丁格: 『即使失去媒介,起源的力量仍在滲透……所以現在能做的只有重新封印……』


  薛丁格撫上胸口那閃耀虹彩的魂石,本來那是他為拯救龐貝等同伴而傾盡心思鍊造出來,之後能否再做出來還是未知之數,可是——


薛丁格: 原諒我,龐貝……大家……為了守護這片大陸,我必須要使用它。


  薛丁格閉目,讓魂石融入體內,下一刻虹彩自他身上綻放,其光彩覆蓋整片大陸……



Floor 2 紋龍的守護


蘇因: 這裡是……


  蘇因環視四周,發現自己來到空白不分邊界的世界,沒有失去意識前那撕心裂肺的感覺,身體變得輕盈。這時有誰輕拍他的肩膀,他回首見到熟悉的笑顏——紋龍蒼璧,此時他化身成人形。


蘇因: 蒼璧……所以我們都死了嗎?


  蒼璧搖頭指向蘇因後方光芒之處,柔聲地說。


蒼璧: 蘇因,接下來就交給你,請你用我紋龍的力量守護這片大陸……


  蘇因猛然張目,映入眼內是高掛於天際那兩抹不祥的閃紅。

瑪努恩: 你終於醒來了,蘇因。


蘇因: ……你們把靈魂的碎片分給我……


瑪努恩: 對,因為我們需要你。


  蘇因感到雙肩沉重不已,因為世界的存亡落在他身上。他深呼吸挺起胸膛站起來,與瑪努恩一起朝入口中心走去。甫一過去便見到蒼璧的屍首,即使內心知道這事實,蘇因仍忍不住動容,為此深沉哀痛。


薛丁格: 蘇因,你終於來了……


  這時坐在地上的薛丁格向蘇因搭話,薛丁格因利用魂石重新展開封印而耗盡體內大部分的元素,連站著的力氣都沒有,只能虛弱地盤坐在地上。他抬頭看向蘇因輕聲訴說。


薛丁格: ……惡魔強行撐開結界,力量自結界裂縫洩流出來。雖然蒼璧救走作為破壞結界核心的嬰兒,結界裂縫不再擴大,但力量仍從原有的出口滲出來,所以我用魂石再次封印……


蘇因: 可是已洩流出來的力量無法被消除,並對這片大地做出致命性的傷害,現在必須想辦法阻止那些力量蔓延,對吧。


薛丁格: 全中,所以你想到對策吧。


蘇因: ……在這裡設置星靈宮殿,利用星辰的力量鎮壓住那力量。

瑪努恩: 可是要怎樣在那破壞的力量中心建設宮殿?沒有材質可以抵受那力量的強度。


蘇因: 有呀,不就在我們眼前嗎?


  薛丁格和瑪努恩順著蘇因的眼神看去,入目的是蒼璧的屍首。蘇因蹲下去伸手輕撫蒼璧的龍身。


蘇因: 蒼璧,這就是你最後的祈願呢,為了這片大地、為了萬物,你不惜獻上靈魂以及肉身……無論如何,我會繼承你們的意志,守護這片大地、守護宇宙的萬物……


  之後,蘇因與一眾歸者們合力,以蒼璧的龍骨為核心在天際建造星靈宮殿,並將不祥的力量鎖進結界內,可是那力量實際過於強大,使這片大陸面臨異常的生態。


  不單這片大陸受到影響,在宇宙不同的星體都因這異動而出現變異,為了維護這些星體的生命,蘇因重啟看守者的系統,讓通過試煉的歸者成為看守者,到各星體看顧萬物。



Floor 3 遲來的告白


  兩抹閃紅高掛在白晝的天空,帶給大地炙熱的天氣。一名男子不畏高溫,揹著包袱攀越嶺峰,終於來到高山之下,那裡一隻金光巨龍守候著。當牠看到男子來到便飛過去迎接。


黃琮: 你就是沙迪嗎?炎蒲已在山頂上等你。


沙迪: 我是,麻煩你帶我過去。


  黃琮讓沙迪攀上龍背,擺尾一躍朝山頂飛翔而去,眨眼間便來到紋龍的棲息地龍髓之骨前。紅龍自龍骨飛下來,向沙迪點頭示意。沙迪把背後的包袱攤開,展露裡面的龍卵,嬰兒在裡面沉睡著。


  就連最年長的炎蒲見到此龍卵都感到訝異,無言好一會才開口。


炎蒲: 這就是蒼璧捨命所救的嬰兒呢……交給我們看顧吧,只要將龍卵放進龍髓之骨,吸取自然之力,終有一天會破卵而出。


沙迪: 謝謝你……能把這個也一併放進去嗎?


  沙迪拿出一條藍色的髮帶,交給炎蒲。


炎蒲: 這是……


沙迪: 是我同伴的東西,他和蒼璧很要好……


炎蒲: 我明白了,水桓,麻煩你把這些放進龍骨裡。

  一條藍龍飛來,拿走沙迪手上的物品,飛到龍髓之骨中。


炎蒲: 你有何打算?現在這片大陸出現異變,你們一族留在地上恐怕會活得很艱難,要不要搬到我們這裡?


  經過這場戰役以及蒼璧的犧牲,紋龍一族深切反省過去對他族漠不關心的態度,開始嘗試關切這個世界。


沙迪: 不,即使多麼困難也好,我們打算用自己的手去開闢未來,就像過去的同伴一樣……


炎蒲: 是嗎……那祝願你好運。



Floor 4 開闢的未來


  之後沙迪回到同伴的身邊,有同伴決定去別的地方冒險,有同伴留下來與沙迪建立居所,一步一步開展未來。本來沙迪以為自己能看到這片大陸恢復生機的一刻,可是身為戰鬥組的他本就注定比常人短命。


  虛弱的沙迪躺在床上閉目養神,直到微弱的響聲傳來,他緩緩張目撇臉看向右方,見到一名豔麗的女妖精佇立在床邊,她右手拉著一名男孩。


沙迪: 是你呀……


維蘭瑟: ……為什麼你不來找我?


沙迪: 我……沒資格去找你……同伴為了讓我們存活下去而犧牲……怎可能只有我得到幸福呢……


維蘭瑟: ……唉,你還是那麼笨……


沙迪: 對不起……維蘭瑟……我愛你……


維蘭瑟: ……笨蛋……你這話說得太遲……我也愛你……


  沙迪勾起嘴角微笑,維蘭瑟握住沙迪的手流下淚水……

以諾: 這就是我們人族的起源嗎……可是我們的世界並沒有異變呀。


???: 那是因為人族的覺醒以及歸者蘇因的努力,不久後便成功消除縈繞在大地失序的力量。


???: 本來蘇因和薛丁格協議合力,以不破壞封印下解放被囚在機械城的物種為目的,創建了羅夢園,並策劃以諾塔建成的計劃,可是這一切都被外來神族所強奪和破壞。


以諾: 外來神族……是指卡俄斯和宙斯嗎?


???: 對,我的孩子……你已經得知世界的歷史,現在就由你親手去開創新的未來,就像過去的他們一樣……


  雙親的離去、蒼壁和南納等為守護他和世界而犧牲,見証一切的以諾心情沉重,似有千言萬語藏於心內,卻無法排遣。他陷入前所未有的錐心之痛,一寸、一寸地撕裂著他的心房。


  雖從未與他們對話,但是他們所做的,以諾永不會忘懷。他把手置於胸膛上默默起誓。


以諾: 『爸爸、媽媽、大家,我會連同你們的份,竭力守護這個世界。』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