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3

Floor 1 蘇因與諾索斯


蘇因: 諾索斯,住手吧,一旦解放破壞的起源的話,連你都會被消滅,宇宙的萬物會陷入失序的螺旋中。


恩莉兒: 這不是正好嗎?讓大家和我一起陪葬,那樣就不會覺得寂寞了。


蘇因: ……這就是你的選擇嗎?諾索斯,我不會妄議、不會批判,我會全盤接受你的一切,並作出屬於我的選擇。


  蘇因靠近南納和蒼璧,雙手搭在他們的肩頭上低聲細語。

蘇因: 我有辦法對付諾索斯,但需要時間準備,能拜託你們幫忙嗎?


  想從擁有起源力量加護的恩莉兒處拖延時間是異常艱難,甚至乎要賭上性命,但蒼璧和南納不以為然。一龍一人交換眼神後,揚起帶著覺悟和釋懷的笑容。


蒼璧: 到了這個時候還用問。


南納: 對呀,犧牲了這麼多同伴後才走到這一步,怎能就這樣放棄!


蘇因: 謝謝你們……


蘇因: 『為崇高的理想、追求更高層次的愛,我們克服求生本能的恐懼,甘願捨棄有形之物,這就是生命的光輝,也是星辰一直謳歌的理想。』


  蘇因抖擻精神,以法杖在手下描繪出複雜的術式,並開始呢喃不明的音節,術式受感喚而脈動光芒,那畫面似曾相識。


恩莉兒: 『是伊斯塔剛才所用的術式……他打算提鍊自己靈魂來做武器!』


恩莉兒: 蘇因!我不會讓你得逞!


  恩莉兒高舉雙手凝聚力量,朝蘇因發動攻擊,這時濃烈的雲霧包圍蘇因,並閃耀出湛藍的光芒,驅散可怕的黑暗。


蒼璧: 有我在,你就別妄想能傷到他!


  蒼璧氣勢磅礡化回龍形,龐大龍身凝聚力量,激活全身鱗片,一層一層化成堅硬的護盾,承受恩莉兒的攻擊。護盾破損,蒼璧立即補上新的,恩莉兒的攻擊無法攻擊蘇因。


恩莉兒: 嘖!麻煩的傢伙!既然遠攻不過,那就近攻吧。


蒼璧: 什麼……嗚哇!這、這是什麼?


  許多由金屬管道扭曲而成的怪物自地面冒出來,並爬向蒼璧龍身,並開始噬咬牠的鱗片。



Floor 2 蒼璧與南納


  咻!咻!咻!槍擊聲接連響起,把攀附在蒼璧身上的怪物射下來——拿槍的南納在另一方高處伏擊。


南納: 別忘記還有我在呀,休想動他們一分!


恩莉兒: ……口氣竟然這麼大,不過是被捏做出來的玩偶,別太囂張!


  恩莉兒低喊同時釋放力量,大地霎時出現大批怪物,朝南納衝去。


蒼璧: 南納!


南納: 別過來!你一過來就中計了,給我好好保護蘇因,我會搞定這些怪物!


  活管怪物的數量不可勝數,南納漸漸應付不下,眼見怪物排山倒海快突破防線,撲向蒼璧。南納焦急得很,想阻止卻力不從心。


  南納瞥向右手肘上那道不祥的裂紋,長久作戰已經耗損了南納不少的力量,剛才與蒼璧一起對抗三位惡魔更是不得不使用術式增幅,結束時便發現這道裂紋。南納知道再使用術式的話,他將會和依貝思同一下場。


南納: 『但是呢,即使失去性命也好,為了保護他們、為了捍衛你們拼命掙扎而取得的戰果,我不得不使用它,對吧,依貝思。』


  南納帶著覺悟閉上雙目,吐出依貝思所教授的奇妙音節,瞬間術式呈現在他的全身,耀脈出炫目的藍光。在那些藍光的拂照下,南納感到體內湧現充沛的力量。


南納: 就算我失去性命也好,我也不會屈服,因為我們是人類,是有思想有意志的生命!


  受到術式增幅力量的南納匯聚元素,釋放出多發強力的元素子彈,把在場所有的怪物悉數擊倒。不過他的攻擊還沒停止,他拋下長槍、用力一躍急衝向恩莉兒,將所有的元素凝聚在拳頭上。


南納: 去死吧!


恩莉兒: 嗯嗚!


  恩莉兒沒預計南納會有如此意外的攻擊,沒有防備而讓南納突破防禦。他的拳頭重重擊中她的腹部,令她踉蹌後飛,斷了與孩子體內力量的連結,但恩莉兒也沒手軟,在半空中鼓動力量攻擊南納。


  南納往後飛身,跌到蒼璧身前。蒼璧化回人身扶起南納。


蒼璧: 南納!


南納: 咳咳咳……呼,太好了,這樣她便與那起源的力量分隔開來,不能再喚那些怪物出來……呀,看來我們的約定沒法實現呢。


  南納俯視被裂紋佔據的雙手,帶著些許無奈和失望地微笑,然而蒼璧卻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激動地搖頭,熱淚如斷線的珍珠鍊般不斷落下。


蒼璧: 我不要!為什麼又是這樣……我總是要看著珍視的存在一一離開我……龐貝……巴哈姆特……現在你又……我無法保護你們……都是我——嗯!


  南納用力彈了蒼璧額頭,擺出受不了的表情。


南納: 唉,你怎麼又在鑽牛角尖呢,別把自己逼得這麼緊呀,嗯,雖然現在無法實現那個約定,但我沒打算放棄呀。


蒼璧: ……嗯,我、我也不會放棄,即使現在無法如願,但總有一天,我相信總有一天會實現的。


南納: 嗯,一定會實現的……


  南納高舉拳頭,蒼璧意會過來,粗魯地抹乾眼淚後舉起拳頭——砰!拳頭再次相碰。南納露出滿意的表情,以溫柔的眼神看向蒼璧。


南納: 那……我先走一步啦。


蒼璧: 嗯嗯……嗚嗚……


  終於名為南納的存在消失,化成粉塵飄散於這片大地中,唯有繫在他額前那藍色髮帶鮮明地躺在地上。



Floor 3 獻上靈魂碎片


  蒼璧與南納剛離別不久,一道身影便走來,讓蒼璧不得不拋開那份酸楚迎上去。


恩莉兒: 呵,現在只剩下你……


???: 不,還有我。


  蘇因上前,明亮而澄澈的眼眸內烙印和伊斯塔淬鍊靈魂時一樣的術式,也代表蘇因已成功發動術式。


蒼璧: 蘇因!你已經準備好了嗎?


蘇因: 嗯,多得你們幫我爭取時間。


  蘇因瞥見遺落在地上的藍色髮帶,內心揪緊,但他強逼自己正視前方。他不能沉浸於悲傷和失落中,那樣做等於侮辱為戰勝而死去的同伴。蘇因攤開雙手,金光之火降於其身,火影搖晃,像在道出命運的曲折。


蘇因: 諾索斯,是審判的時候,為你的罪而懺悔吧。


  天地雷動,轟鳴聲此起彼落,蘇因與恩莉兒的戰鬥已經超乎人類所理解的限界。蘇因以靈魂淬鍊而成的金光標槍追擊恩莉兒,恩莉兒擷取吸納而來的起源力量還擊。


  他們的攻擊在天空銘刻多道光痕,也在大地劃下無數道裂縫,其戰鬥永久改變泰倫斯大陸的地勢和結構,奏出了這片大陸戰火與悲劇的首部曲。


  終於在蘇因奮身的一擊下,恩莉兒被擊落至某片大地,撞出一個極深的坑洞。


  蘇因懸浮在半空,手執著靈魂的標槍瞄準恩莉兒,那端莊的臉容上沒有憎恨、沒有憤怒,只有盛大的慈愛。他用力把標槍擲下去,銳利的槍頭貫穿恩莉兒的身體。


蘇因: 諾索斯,我無法填補你內心的傷痛,但我會陪你一起承受,不論是你的愛還是你的恨,我也願意去傾聽。


恩莉兒: ……蘇因,你果然沒變呢,還是和那時一樣無私而偉大,連我這種一無是處的生命都想拯救……


  恩莉兒虛弱地訴說,那對瞳眸和蘇因初遇諾索斯時一樣,盈滿對自身的嫌惡,即使此時的諾索斯擁有當時所祈許的形態,她依然憎恨自身。


恩莉兒: 不過我還是獨自一個便好,我會在絕望的黑暗中繼續憎恨萬物,而你就在光明中為我懺悔吧。


  恩莉兒釋放最後的力量,把蘇因送出深淵。蘇因想掙脫,但靈魂已耗盡的他無力反抗,被送回機械城的入口,那裡有數道身影守候著。


安努: 蘇因!


神農: 這……他的靈魂要枯竭,這樣下去他會死的。


安沙爾: 蘇因不能死!死了的話還有誰帶領我們!


瑪努恩: ……用我們的靈魂,只要我們每個獻出自身靈魂的一部分,或許能救回蘇因。


寧胡薩格爾: 嗯,無論如何也要救回蘇因。


  為拯救蘇因,眾歸者們獻上自身的靈魂碎片,以修補蘇因缺失的靈魂……



Floor 4 保護與約誓


  蒼璧無法介入蘇因與恩莉兒的戰鬥,但他還有一個使命——拯救依貝思的孩子。蒼璧化回龍身飛向孩子所在——被起源的力量籠罩而懸浮在機械城入口處。


  蒼璧把龍爪伸進那龐大力量的對流中——沙沙!


蒼璧: 痛!


  龍爪沐浴在起源的力量下,迅即被侵蝕。不單肉身,連精神也受盡煎熬。


蒼璧: 『我……我不可以放棄……我要遵守和他們的約定……我要拯救孩子!』


  經歷無數的生與死,蒼璧的心靈已經成長,不再被輕易摧毀,所以牠成功突破力量的屏障,把孩子救出來。


  可是這過程磨盡蒼璧的身與心,牠無力飛翔,只能往下墜落,但此刻蒼璧依然竭力護住孩子,把其緊納入懷內。


  砰哋一聲!蒼璧重重墜落地下,掀起一陣飛沙走礫。待沙塵散去,蒼璧撐起身化回人身抱起那嬌小的孩子。


嬰兒: 嗚……嗚……


蒼璧: 孩子……還活著……可是氣息很微弱,那力量的殘渣正在侵蝕孩子……


  蒼璧審視孩子,那曾經被他以紋龍之力壓制的幽黑重新佔據孩子的身體,還比之前來得嚴重。此刻孩子除臉部以外都被染黑,更被大量不明的紫霧所纏繞。


蒼璧: 『要壓制那力量恐怕會用上比之前更多的龍血……呀呀~結果我也沒資格指責依貝思和南納他們呢。』


  蒼璧聳聳肩揚起釋懷的笑容,把手放到孩子上方,以龍爪割開血脈,龍血傾灑,和上次一樣那股力量受到壓制,幽黑漸漸自孩子身體淡去。


  時間漸漸流逝,龍血在孩子身下造出了血窪。失血過多讓蒼璧無法支撐,暈眩下只能跌坐在地上,但他依然拼命舉起手,讓血灑落在孩子胸口。


  終於漆黑被壓抑回孩子的胸口,但神奇地當漆黑縮回胸口印記的瞬間,雲霧冒出來縈繞在孩子身體,慢慢化成薄膜包裹著孩子。


蒼璧: 這是……呀,為了保護孩子、為了修復孩子殘破的靈魂而化成龍卵嗎?


蒼璧: 『這就是世界的真理吧,我們用生命滋潤大地,而這片大地將會孕育我們的下一代,世界就是這樣循環著……』


蒼璧: 對吧,南納……


  血色盡失的蒼璧疲憊地閉上雙目,力量耗盡的他無法維持人形,變回龍身。感到寒冷的蒼璧蜷縮身體,意識慢慢淡去……


龐貝: 蒼璧、蒼璧。


蒼璧: 誒?龐貝……你不是已經……


南納: 唉,你又睡昏頭了嗎?


蒼璧: 南納!還有依貝思……


依貝思: 嘻嘻,蒼璧還沒睡醒呢~不過不要緊,聽到莎娜唱的歌之後就會醒過來~


蒼璧: 『呀……這是夢……所以我已經……』


南納: 喂!你別呆在這裡,快來呀!


蒼璧: 哦!等我!


  蒼璧站起來滿懷喜悅跑向南納、龐貝等的所在……


  現實中,一道身影來到蒼璧前面蹲下去,輕撫變得冰冷的龍身,眼角滑落熱淚。


???: 蒼璧……願你能有個美夢……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