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2

Floor 1 犧牲的勇氣


  伊斯塔為蘇因療傷,可是剛開始沒多久便見到兩道黑影疾飛而至,重重撞上高聳的金屬扭曲物。蘇因迅即認出黑影分別是蒼璧和南納,之前他們負責應付三位惡魔,好讓蘇因追上伊斯塔。

蘇因: 他們需要幫忙!


  一龍一人被三位惡魔壓住,蘇因不顧自身的傷勢,強撐起身體,可是還沒站穩便因地動天搖的震動而失衡,伊斯塔連忙扶住蘇因。


蘇因: 這是……什麼?


  天色呈現比夜幕還要更深沉的幽黑,不祥的紫色和金色的觸手自機械城入口中心冒出來,不過似乎仍受到牽制,無法如願地活動,只是在地面反覆伸延。


恩莉兒: 呀~偉大的起源,只差一點點就能解放您出來,請您等待我,等待您所孕育的孩子們吧。


  恩莉兒高舉依貝思的孩子,本來被壓制住的幽黑重新擴張,逐漸佔據孩子嬌小的身體,把那嫰白的肌膚填滿不祥的紫黑。


蘇因: 不、不行……再這樣下去,孩子會死掉,體內的力量會被恩莉兒用來粉碎龐貝的封印,喚醒那否定萬物的破壞起源,那樣……這個世界……不,就連宇宙本身都會被摧毀。


蘇因: 我……我不能坐視不理,必須要阻止她!


伊斯塔: 『都是因為我的軟弱,才讓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必須承擔我所犯下的罪。』


  伊斯塔臉上帶著覺悟,她拉住欲離開的蘇因,蘇因轉身回望,見伊斯塔堅定地看向他。


伊斯塔: 蘇因,交給我吧,我會阻止他們。


蘇因: 可是你一個打算怎樣對付……難道你要用那術式嗎!不行!這樣你會——


  伊斯塔把食指放到蘇因唇上,過去被歸者評價「美豔但難以接近」容顏被一種超然的溫柔所柔化,她揚起難得寬容的微笑。


伊斯塔: 難以置信是嗎?之前我還因害怕死亡而做出自私的事情,但現在我能釋然至此,那是因為你,蘇因。從你的話中我得到勇氣,請讓我為你們在黑暗中開啟一扇窗吧。


蘇因: 伊斯塔……願你的名能銘刻於真理中、願你的魂能徜徉於星海中,擺脫因與果的束縛。


  蘇因握住伊斯塔的手,虔誠地吻上她的手背。那一吻帶著蘇因的愛、寛恕以及祈願。


蘇因: 以星辰之理為名。



Floor 2 靈魂的標槍


  站在躍至金屬扭曲物的頂尖的伊斯塔,環視風雲變色和被紫紅霧息籠罩的世界,深重的罪疚感在她心內久久回旋。


伊斯塔: 『不可以再讓他們摧殘這片大地!』


  伊斯塔鼓動力量,與身下事前設置的術式呼應,不斷閃耀光芒,當光芒達至臨界點時,那術式竟然飄浮上來,壓縮至掌心大小,鑽進伊斯塔的雙眸內。


伊斯塔: 嗯嗚嗚……


  伊斯塔感到雙眼傳來強烈的痛楚,雙眸用力閉緊忍耐,終於痛苦稍褪。她張眸,眸子浮現璀璨的術式。她攤開雙手,赤火隨即降於其身,躍動出帶有生命力的旋舞。


  她緩緩吐息,不可思議地,豔紅的氣息自她的嘴裡溢出,轉化成五支標槍,與伊斯塔一起緩緩升至天際。


  伊斯塔手向前一揮,五支標槍驟然轉動,同時瞄準在場五位惡魔——修德、羅伊戈、札爾、烏素姆以及恩莉兒。


伊斯塔: 『我的靈魂呀,請實現我的願望,封印所有惡意和邪惡!』


  伊斯塔啟動禁忌的術式,以靈魂之火淬煉出五支靈槍,並在她的指揮下,射向五位惡魔所在。


修德: 哼!以為這些軟趴趴的槍就能打倒我們——嗯嗯!


  惡魔修德伸手接住那把標槍,可是當他一碰觸到標槍的瞬間,標槍竟然化成半透明的人體抓住修德,那副人體與伊斯塔一模一樣,只見她把修德扯到這片大地的彼方。


半透明靈體: 『與我一起永遠地沉睡在這片大地吧。』


修德: 不……不!不要——放開——嗯!


  修德拼命掙扎,但那靈體的力量比想像中強大,修德最終被扯進大地下,被強制封住力量、墜進永遠的沉睡中。


  同樣地,其他惡魔並不知曉標槍乃伊斯塔的靈魂碎片而成,低估了標槍的威力。


  羅伊戈和札爾一同以觸手制止襲來的標槍,標槍卻唰地破開觸手,並化成了半透明的伊斯塔,牢牢拴住羅伊戈和札爾的觸手,連同本體拖行至大地的深溝之中。


  另一邊的烏素姆仰脖吸氣,張嘴吞下標槍,如常蠕動嘴巴,下一秒卻全身痙攣。隨後身體被拽到地上,她並不知體內的標槍已化成透明體的伊斯塔,在她體內捆住她的內臟,再破肚而出將其封印到地底裡去。



Floor 3 抵擋與反擊


恩莉兒: 『別妄想能阻止我!』


  在短暫的時間,伊斯塔成功把惡魔封印於大地裡,除了她——潛藏在恩莉兒體內的諾索斯。她察覺標槍的詭異,立即抱住孩子,借孩子體內的力量把標槍反彈開去,那支標槍彈至遠方的森林,插進在大地上。


伊斯塔: 『呀……失敗了……明明只差一點點……』


  耗盡靈魂的力量,伊斯塔連支撐身體的力量都殆盡了,無力自半空墜落……


  蘇因跛著腳趕到伊斯塔的身下,接住她虛弱的身體。此時伊斯塔的雙眸已經看不見任何事物,黯然的雙眼中卻仍含著欣慰。


  以往她總是在蘇因的身邊細致地觀察著他的臉,原來當一天她再看不見那心念著的輪廓,她還是能憑著氣息辨認到他。


伊斯塔: 蘇因……是蘇因呢……對不起……我沒能阻止她……抱歉……


蘇因: 不……已經……已經足夠了……


  蘇因落淚,淚水掉落在伊斯塔臉上,傳給她溫柔的熱度。伊斯塔伸手摸索,終於撫上了蘇因的臉龐,無法視物的她帶著眷戀地觸摸他的五官。


伊斯塔: 恩莉兒……惡魔諾索斯……是我喚醒這頭怪物,是我的謊言奪走他的希望……是我的罪……


蘇因: 是我們的罪……伊斯塔,放心吧,星辰之理會眷顧宇宙的萬物。祂毫不吝嗇分享愛與真理……祂會為我們帶來希望的。


伊斯塔: 謝謝你,蘇因,我會在星辰中看守你,祈求你得到永福……


  伊斯塔微笑,即使她雙眸失去生命的光彩,那抹笑容依然祥和,像沉入美好的夢境中安寧……



Floor 4 與破壞融合


蒼璧: 蘇因!


  龍影自遠處飛旋而至,抵地時雲霧縈繞,隨即龍身化人,與本攀附在龍身的南納雙雙來到蘇因身旁。


南納: 剛才那標槍很厲害……誒?她……


  南納見到蘇因懷內的伊斯塔,從她蒼白的臉形以及沒有起伏的身體,知道她的生命已經消逝。


蒼璧: 我……很抱歉……


蘇因: 不用道歉也不需要道歉,這是伊斯塔所做的選擇。我為她的勇氣和愛而感到光榮,在星辰之理下,我們總有一天會重逢。


???: 不用擔心,你們很快便會相見了。


蒼璧: 大家小心!


  蒼璧機敏地將蘇因和南納護在身後,舉起右手恢復龍形,鼓動紋龍的力量,元素融進鱗內化成堅硬的龍盾。然而襲來的攻擊比想像中具侵蝕性,雖然能成功抵消攻擊,但龍盾亦被貫穿。


蒼璧: 『竟然一下便擊穿我的防禦……』


恩莉兒: 還以為這一擊便能打倒你們,果然紋龍的力量太礙事。


蒼璧: 恩莉兒……她的力量比之前強大得多……而且還在不斷增強!


蘇因: 『不斷增強……難道她已經……』


  轟隆隆!驚雷乍響,炫目的雷電劃破漆黑的天空,也讓蘇因看清天空的景象——自機械城入口延伸出來的紫霧與金光在空中頂峰交纏,揉合成兩個巨大的紅影,高掛於黑幕。


  紅影之下是圈圈紫霧,與懸浮在空中的孩子相連,彷彿在吸收著孩子體內的力量,而恩莉兒則佇立在孩子的下方,承受原始力量的恩澤。


恩莉兒: 呀~太棒了~這就是我們母親的力量嗎?只不過是如沙漠中數粒沙子的分量,便有著如此龐大、如此毀天滅地的強度。


蘇因: 『果然……龐貝的封印開始崩潰,再這樣下去,萬物破壞之源就會甦醒,必須在事情一發不可收拾前阻止她!』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