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1

Floor 1 迎救嬰兒


南納: 大家都醒過來……呀!沙迪在哪裡?他朝我們招手,蒼璧,我們過去吧。


  蒼璧聽南納指示,降落至沙迪面前,他的臉上仍殘留睡意以及疑惑。


沙迪: 南納,蒼璧,發生什麼事?我嗅到一陣香氣之後便睡著了。


南納: 是這樣的……


  南納和蒼璧向沙迪解釋事情來由,沙迪的臉色一點點變得凝重。


沙迪: 竟然發生這種事……現在首要是救回嬰兒。


南納: 但我們不知道嬰兒在哪裡……


蒼璧: 在這裡想也沒用,我先化成龍身在附近找找——


???: 不用了,我知道嬰兒所在。


  蘇因走來,端正的容顏添上疲憊,似乎還沒從夢境中完全恢復過來。


蘇因: 之前我擔心嬰兒安危,已在其身上施加術式,我能藉此追蹤其行蹤。


南納: 那事不宜遲了,沙迪,大家就交給你來照顧,蒼璧,蘇因,我們趕快出發!


  天空龍影騰飛,龍身上有兩名男子,白髮男子指向北方那片被大量金屬管道佔據的大地。那些管道被鐵锈所侵蝕,帶著死寂與腐敗的味道。


蘇因: 就在那裡,嬰兒正朝那金屬管道的大地走去。


蒼璧: 那裡……本來是機械城的入口……現在卻……


南納: 蒼璧,你還好嗎?


蒼璧: 沒事沒事,我們趕快過去,一定要救回依貝思的孩子!


  蒼璧提速,眨眼間便飛近入口處,蘇因見到下方有道熟悉的身形——歸者伊斯塔。


蘇因: 就在那裡。


蒼璧: 好,讓我——嗯嗯!


  蒼璧正要飛過去卻被由後方而來的攻擊擊中,失去平衡往下滑落至地,南納和蘇因因衝力而被甩落地。


羅伊戈: 哈哈哈!太好了!我擊中了!


札爾: 什麼!才不是你呀,是我擊中的!


修德: 吵死了!你們給我閉嘴!


  之前來襲的三位惡魔出現,團團包圍蒼璧、南納和蘇因。

南納: 『嘖!被包圍了,這樣下去救不了嬰兒……要先下手為強!』


  南納舉起長槍,瞄準機械城入口的方向射擊,在那方向的修德機敏地躲開,亦因此出現了包圍的缺口。


南納: 蘇因!快過去!


蘇因: ……你們小心。


  蘇因從南納製造的缺口中跑出去,追趕伊斯塔。



Floor 2 外來者伊斯塔


蘇因: 伊斯塔!快醒過來!


  蘇因一邊追上去一邊大聲呼喊,但伊斯塔沒有回應,逕自往前走。


蘇因: 『沒辦法,雖然可能有點粗暴,但先擋住她的去路。』


  蘇因發動術式,元素在他指尖凝聚,並朝伊斯塔的前方一揚。那方向的岩石被斬開並傾瀉下來,正巧擋住伊斯塔的前路。蘇因同時以術式增強體能,讓速度爆發,迅馳如風下成功繞到伊斯塔面前。


  蘇因抓住伊斯塔雙肩,發動術式解除她的夢境——


蘇因: 『誒?術式沒反應……這是……難道……』


蘇因: 伊斯塔……你根本沒被囚在夢境裡……


  伊斯塔沉默不語,美豔的臉蛋不帶一絲表情,雙眸清明,凝眸注視蘇因。蘇因卻沒法從她眼內裡得到任何訊息,所以他開口。


蘇因: 告訴我,伊斯塔,為什麼要這樣做?你一定有你的理由,我相信你,所以告訴我吧。


  蘇因臉上沒有猜疑和憤怒,那是全盤的信任,然而就是這份無私的信任沉甸甸的壓住伊斯塔的心。本來不帶情緒的她臉上頓添回幾分神色,那是對違背他者祈願的羞愧感,以及被逼得無處可逃的慍怒。


伊斯塔: ……你不會明白的,你永遠不明白!


  伊斯塔猛然推開蘇因,同時發動術式在蘇因身旁設下結界囚住他,然後抱住嬰兒朝機械城入口跑去,腦內不能自控地提醒自己的過去……


  伊斯塔並非原生歸者,她出生在於充滿苦難的星體——資源的貧瘠、極端的天氣、存活許多具威脅性的物種。她的一族每天就在這嚴苛的環境中掙扎求存,族人的壽命大多不過三十歲。


  為延續一族的命脈,幼童自懂得走路時,便不分男女強制接受嚴峻的戰鬥訓練,因受不了訓練而死去的孩子多不勝數,伊斯塔亦有數次瀕臨死亡的邊緣。不過最終在幸運的眷顧下,她一一捱過並且變得更強。


  醜陋而卑微地存活,她以為這就是生命,但當看到自天際翩然而來的歸者們,她知道自己錯了。在她遇上蘇因以及一眾歸者後才明白,原來生命可以這麼美麗和高貴。


年幼的伊斯塔: 求求你,帶我走……帶我離開這裡。


年幼的蘇因: 不用恐懼,我等歸者肩負傳頌星辰之理的責任,你所祈求,我必會給予。


  為了變成那美麗的物種,年幼的伊斯塔背棄自己的家族和星體,跟隨蘇因來到歸者的母星成為他們一員。然而,即使伊斯塔多麼努力,她仍然感受不到歸屬感。


伊斯塔: 『假如蘇因不在,我什麼也不是,只有在蘇因的光芒下,大家才會把我視為一份子。』


  不知不覺間,這個想法深深植入在伊斯塔的意識裡,她所有的行動都為了成就蘇因,也為了成就蘇因眼中的伊斯塔——善良、堅強、公正、會為大我犧牲小我、偉大的伊斯塔。


  然而,真正的她卻非如此……



Floor 3 謊言與謊言


  伊斯塔掙開蘇因,朝機械城的入口跑去,很快來到中心位置,她昂首大喊。


伊斯塔: 恩莉兒!我把孩子帶來了!


恩莉兒: 太好了~謝謝你,那請你把孩子交給我吧。


  恩莉兒自暗處走來,她揚起甜蜜的笑容柔聲說,一副親切可人的模樣,但伊斯塔沒有放下警戒,抱緊嬰兒輕聲問。


伊斯塔: 藥……先把解藥給我。


恩莉兒: 這可不行喔~你拿到解藥就會跑走呀,那不如這樣吧,我們一手交藥一手交孩子吧。


伊斯塔: 『這傢伙一定有陰謀……痛!』


  蝕心的痛楚自腐化的胸口傳來,像在提醒她時間無多。身中劇毒,命在旦夕——這就是伊斯塔背叛蘇因的原因。


  之前伊斯塔為蘇因擋住恩莉兒的攻擊,起初只是微不足道的傷口,可是很快傷口出現腐化,即使她用了術式壓制依然無法治好。正當她感到恐懼之際,恩莉兒出現並提出了交易——用孩子交換解藥。


  為了存活下去,她無法拒絕恩莉兒的誘惑,就像當年惡魔沃瓦道般,伊斯塔無法克服自小便植入在腦內的求生本能。

伊斯塔: ……好。


  伊斯塔邁開腳步,全神貫注防備恩莉兒,可是卻不知自己已被設計,突然兩道藤蔓突破地面襲向伊斯塔抱著孩子的手,她吃痛鬆開來——


恩莉兒: 嘻嘻,我接住了。


伊斯塔: 可惡!你——騙我!


  伊斯塔想攻擊恩莉兒,但卻被多條自突破地面的藤蔓綁住——那是惡魔烏素姆所做的攻擊。


恩莉兒: 那又如何?你有甚麼資格跟我談信用?你不單欺騙我、詆毀我、還殺死我的拉普拉斯!


  恩莉兒的臉容扭曲,恨意在她的眼眸裡環繞不息,過去使她痛苦不堪的記憶再度湧現……


  與歸者戰鬥中受傷的諾索斯,被蘇因帶回去治療,從昏睡中甦醒過來,他緩緩張目,與一張陌生的臉龐相對視,對方見到自己清醒似乎鬆了一口氣,稍稍退後。


蘇因: 我叫蘇因,是歸者的一員。


諾索斯: 歸者……你們想對我怎麼樣!


蘇因: 你別亂動,雖然我們已為你療傷,但你的傷勢太重,宜靜養。我不會傷害你,我來是為了傾聽,傾聽你們的渴望。


  起初諾索斯拒絕回應,但在蘇因的努力下,諾索斯很快打開了心扉,與蘇因傾訴他們一族的目的以及自己的心結。


  蘇因承諾會尋找方法助諾索斯化成完整的人形,那時的他對此充滿祈盼,所以當伊斯塔來找諾索斯時,他完全沒有對她懷有戒心。


伊斯塔: 諾索斯,你的同伴來接你,我帶你過去吧。


諾索斯: 『一定是拉普拉斯……只有他才會來救我。』


諾索斯: ……蘇因呢?


伊斯塔: 我們先過去,他稍後會趕來。


  伊斯塔眼神閃爍莫名的光芒,但天真的諾索斯沒有起疑,順從地跟隨伊斯塔。忽然她剎停轉身。


伊斯塔: 對了,蘇因說為幫助你穩定形態,需要你身體一部分。


諾索斯: 沒問題。


  諾索斯舉手把手肘突起的尖刺掰斷交給伊斯塔,她盯著那沾有濁綠液體的節肢,皺起眉頭,但最後還是接過去。


伊斯塔: 那我們繼續走吧,就在這樓梯的盡頭。


  可能急於想見拉普拉斯,諾索斯搶先伊斯塔跑到樓梯盡頭,迎面是個廣闊的平台,位於山頂之巔,把周遭一覽無遺。


拉普拉斯: 諾索斯!


  在半空的拉普拉斯瞥見諾索斯的身影,忘形俯衝而下,亦因為諾索斯這個異物的存在,使能觀測萬物的拉普拉斯無法預計接下來的展開——


  四把鋒利劍刃自驟然閃耀的術式冒出,精準地貫穿拉普拉斯的手掌以及腳掌,一時間拉普拉斯的行動力被截斷,但這還沒結束,一道黑影自諾索斯身後飛躍,直衝向拉普拉斯的面前,抽出綠色的節肢——


  伊斯塔手持銳利的綠色節肢,準確地刺穿拉普拉斯的心臟,成功殺死拉普拉斯。諾索斯,亦即是現在的恩莉兒被伊斯塔徹徹底底地欺騙了。



Floor 4 我與你同在


恩莉兒: 是你……殺死我的夢想、我的信仰……


  過去一幕幕掠過,恩莉兒剎那間收斂臉上所有表情,以最漠然的神情直視伊斯塔。恩莉兒等了這一天很久很久,她要親手殺了伊斯塔,那怕只能解去她心中一絲的恨,恩莉兒要把接下來發生的事牢牢記著。


恩莉兒: 去死吧。


  恩莉兒鼓動力量,火元素化成三道火箭,襲向無法動彈的伊斯塔,可是一道黑影闖來,用身體擋住火箭。三支箭矢分別貫穿黑影左腿,右肩和左掌心,鮮血濺開來,落到伊斯塔的臉上,使她發出驚呼!


伊斯塔: 蘇因!


  負傷的蘇因沒有停住動作,吐出多個神奇的音韻,發動了結界,保護自己以及伊斯塔,在結界內,束縛住伊斯塔的藤蔓被消毀。


烏素姆: 呀啦,這下子麻煩了,破解結界可會花很多時間喔,諾索斯,我們要怎麼辦?


恩莉兒: ……我們要做的事重要多了,反正他們活不長。


烏素姆: 對呢,特別是那個女的,中了你的毒,恐怕撐不過今天。


  恩莉兒和烏素姆離開,留下伊斯塔和蘇因。伊斯塔見蘇因喀血,慌忙為他療傷。


蘇因: 所以為了解開身上的毒,你帶走了孩子嗎?


伊斯塔: ……為求自己活命,我不理他者的死活,是不是令你很失望?


  蘇因搖頭,伸手撫上伊斯塔的臉頰。


蘇因: 怎麼會呢……對死亡的恐懼乃是每個生命的本能,沒察覺到你的不安,是我的錯,讓你承受不必要的重擔,是我的罪。


伊斯塔: 不,不是的,那絕不是蘇因的錯,身為歸者,應該擁有為萬物而犧牲的大愛,為了存活而背叛你的我根本不配成為歸者……一直以來沒有你,我什麼也不是。


蘇因: 伊斯塔,你是你,別被名字所束縛,也不需要為恐懼死亡的自己而羞愧,這是理所當然。我們都是星辰的使者,在傳播信念時會被罪惡所誘,但伊斯塔,我希望你記得。


蘇因: 我永遠不會捨棄你,即使你我身心消亡,我也會與你同在,我會在星辰之理中俯瞰你、照拂你的前路,使你不再孤單,亦無需恐懼。


伊斯塔: 蘇因……


  蘇因的話語使伊斯塔哽咽,冰冷的身體獲得力量,沉重的雙肩變得輕鬆,多年積累在她內心的罪疚感都因蘇因而得到淨化……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