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3

Story Floor 1 保護不了


???: 這很簡單喔,當然是因為那個魔導式有問題呀。

以諾站起來握住法杖朝向聲音來源,全身戒備地低喝。

以諾: 是誰?別躲躲藏藏!快出來!

???: 嘻嘻~來猜猜我是誰。

以諾: 嗯嗯!

然而,來者沒從前方走來,反而惡作劇似的從後伸手掩住以諾的雙眸,玲瓏的柔軟身體貼到以諾身上。以諾全身一震,隨即猛烈甩開對方,氣息被這意外而弄得紊亂不已。

???: 哎呀,不用這麼緊張,我不會殺你,因為那位「大人」吩咐過我。

以諾: 你……你是魔族!

魔軍首領: 你猜對了,我是魔族,而且是率領魔軍的首領喔

以諾: 這——不可能!這裡有北域士兵守護,並不是你們隨便可以闖進來!

魔軍首領: 怎會沒可能,只要把擋路的都抹殺掉不就行了嗎?

魔軍首領拍拍手,帶著可怕氣息的魔獸走來,牠所行經的路都染上了鮮血——自牠手上提著的頭顱所滴落的,以諾認得出那是聖地附近的居民。

看到這慘狀,即使以諾再難以相信也要面對眼前的事實——於邊境的魔族大軍已經攻陷北域的防守,進攻至各個城鎮。

魔軍首領: 過去,我們魔族各派內鬥而無法全心一意攻擊你們人族,但那位大人來臨了,得到始祖祝福的他很快讓所有魔族拜服其下,我們大軍實力已經不同過去。

以諾: ……既然勝券在握,為什麼你不殺我們?

魔軍首領: 因為我想和你做交易喔~假如你乖乖跟我回去,那我就饒過你的同伴一命,這交易很不錯吧。

以諾: 『她說得沒錯,以眼前的狀況,這交易很划算……』

以諾: 我……

以諾雖內心糾結,但為了大局準備邁步,一道魔法攻以猛烈的氣勢擊襲向魔軍首領。雖然魔獸立即上前抵擋,但依然劃破了魔軍首領的肩頭。

以諾: 英格麗!

英格麗舉起法杖,杖梢仍留有魔法發動後的餘煙,明明受了傷仍強撐起身子,豹豹變回真身作其後盾,瞪視著魔軍首領。不單是他們,其他同伴仍紛紛站起來,擺出作戰的姿勢。

英格麗: 吱吱喳喳說個不停……煩死人啦!你們魔族攻進北域,但不代表你們戰勝!北域的人民才不會輕易屈服,一直奮戰直至最後一兵一卒!我們也不會讓你帶走以諾的!

紅璦: 想不到竟然和臭魔女有相同想法…… 紅璦身為紋龍一族,絕對不會讓你傷害我的同伴、也不會讓你帶走我的以諾!

哈迪婆婆: 呵呵,真是幹勁十足的小姑娘們,婆婆可不能認輸!

達格: 以諾你這大笨蛋,以為犧牲讓我們活命,我們會高興嗎?

米菲波: 以諾,傾霞那邊你放心,茜蘿珊正在為她治療,命一定保得住。

以諾: 大家……

啪啪啪!響亮的掌聲來自魔軍首領的拍掌,匿藏在黑色面紗的姣好臉容揚起甜蜜的笑容,紅潤的嘴唇勾起迷惑人的弧度。

魔軍首領: 呀,多美麗的情感,比任何寶石還要美麗,那麼……就讓我來見證那情感的實力吧。

魔軍首領吹起口哨,大批魔族自四方八面湧來,並襲向以諾一眾。在同伴的支持下,以諾感到力量比任何一刻都充沛。

可是事實永遠殘酷,無論他們的戰鬥力提升了多少倍,人數依然遠少於魔族的數量。魔軍首領察覺紅璦的威脅,讓魔獸纏上她,一直沒機會讓紅璦化龍帶大家逃走。

面對密集不斷的魔軍,以諾等一眾漸露疲態,率先倒下的是被魔族偷襲的米菲波,他撞上樹幹昏倒。

達格: 米菲波!嗯呀——

達格想跑去救米菲波,卻被迎來的魔族捏緊脖子,動彈不得;哈迪婆婆一人獨保護茜蘿珊和傾霞;紅璦則被巨大魔獸壓制住;大量魔族攀上豹豹身上,明顯陷於劣勢,而失去豹豹保護的英格麗坐倒在地上。

魔軍首領走到英格麗面前,以利劍抵住她的脖子。

魔軍首領: 唉,果然美麗的情感總是脆弱得很,但放心吧,我會讓你死得痛快的。

以諾拼命發動魔法消滅擋路的魔族,但還沒走前一步,新的魔族又再湧上來,以諾無法接近英格麗,魔軍首領舉刀朝下一揮。

以諾: 不!求……求你……住手——!

以諾: 『為什麼……為什麼我保護不了他們?不要……不要!我不要這樣絕望的結局!』


Story Floor 2 願望的共鳴


???: 『你,想保護他們嗎?』

突然周遭一切像被停頓般凝結,一團迷茫的光團浮現在以諾面前,以呢喃的軟音輕聲問道,以諾不明所以,但還是脫口而出回答。

以諾: 對,我想保護他們,保護我所珍重的人!若要他們受傷,我寧願獨自承受痛苦。

???: 那我們的心情是一樣呢。

那光團暈漾出圈圈的光環,最後化成一名空靈的紫髮少女,她雙手在胸前交握,似在為誰而祈禱般,柔美的臉容揚起如水般的溫柔。

以諾: 大家?

以諾: 靈魂……什麼都好,只要能救他們,我也願意去做!……嗯!胸口好痛!

莫名的紫息自以諾胸口溢出,帶給他如萬刀剮心之痛,面對如此巨大的痛苦,他反射性伸手撫上耳垂,神奇地,那痛苦緩和下來,同時龐大的訊息湧進以諾的腦海內——

奧丁: 我甘願承受一切痛苦,為了北域的和平,為了北域子民的幸福。

費雷: 我向華納之祖起誓,勝利將歸於我族!

史蜜莉: 我要繼續戰鬥!即使我的血液流乾,唯有戰意不滅!

斯露德: 為了父親,為了北域,我定當勇往直前!

凱拉: 我希望我所愛的人,能永遠平安快樂地活著。

以諾: 『我感受得到,大家的思念、堅持、執著……那自遙遠的過去所傳遞而來的願望,想要守護的渴望……來吧,我會一一為你們實現。』

靜止的畫面重新轉動,中心的三把神器受到吸引般震動,並猛然飛去以諾手上,綻放出璀璨而盈滿神力的光芒後,融合成簇新的法杖。

魔軍首領: 『呀,多美麗的光景……這就是他們所尋找的力量嗎?』

英格麗: 『……終於覺醒了嗎?也太遲了吧,這個遲鈍的笨蛋!』

凜烈且鮮明的力量自以諾身上源源不絕溢出,並貫注於法杖內,自法杖流出的力量碎屑足以讓在場的魔族畏懼而瑟縮起來。以諾高舉法杖,幻彩的虹色在雙眸流轉,胸前搖晃紫金的虛炎。

以諾: 我以起源之緣牽宣告,在極北之地的昔日英雄,再次為保護你們的故鄉而降臨吧!

隨著以諾的詠頌,金光銀霞乍現,力量由法杖躍自天際,最後如煙火般綻放,分散成無數道虹火墜落至這片北域每一個角落,虹火燃燒龐大,變化出虛幻的身影——

昔日北域的英雄紛紛現身,他們高舉自身的武器、把正在蹂躪人民的魔族一一擊殺。見到此等奇蹟,北域的士兵士氣頓時急增,戰況迅速扭轉。

魔軍首領: 竟然召喚成千上萬過去的戰士……這力量也太犯規喔,我不玩了。

對方洞悉到敗局已定,果斷地徹退,她來到魔獸身旁坐到牠的巨掌上,操控魔獸拍翼騰飛。

魔軍首領: 這只是開始而已喔,很快那位大人便會親自來臨,他將帶領遠在故星的魔族,到時候我們將會輾壓這片被神所拋棄的土地。

紅璦: 你這囂張的傢伙!紅璦要打倒——

英格麗: 別追了!笨龍!

英格麗喝止紅璦,並來到以諾身旁,握住他的雙手。

英格麗: 夠了,以諾,再這樣消耗元素下去,你會死的。

以諾: ……已經夠了嗎……大家……沒事——嗯!

以諾茫然地問道,繃緊的神經和心靈放鬆下來,同一時間無數的虹彩匯聚,在以諾身前纏繞一圈後,落在以諾的掌心,化成閃耀光芒的卡片。

以諾: 這是……

英格麗: 英靈卡,擷取過去英雄的力量並化成的實體。只要你灌注元素,便能召喚他們來為你戰鬥。這是只有被選中的人才擁有的召喚能力,不過像你剛才發動那種規模非常罕見,那是只有在那個時刻和這片土地才能出現的奇蹟。

以諾: 英格麗,為什麼你會知——嗯嗯!

消耗過多的力量,強烈的暈眩襲向以諾,他無力支撐身體,正要往後倒之際,一對大手接住了以諾。

以諾看向那壯碩的身影,火紅的盔甲佈滿被紅炎炙燒的焦黑,也代表他為保護此地而留下的戰痕。

以諾: 你是……海姆達爾……聖地的守護者……

英格麗: 到事情都解決才出現,算什麼聖地的守護者!

海姆達爾: 抱歉,神器的失控壓制住我的力量,直至剛剛才得以脫險。


Story Floor 3 前往以諾塔


以諾: ……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神器會突然失控?

海姆達爾: 這要由數十年前的過去說起……弗爾克范格國女王史蜜莉,以及瓦爾哈拉國的國王摩迪和曼尼為擊退魔族而來聖地取得神器,惜神器對凡人身體來說是個負荷,繼承者注定命短。

海姆達爾: 先逝的是女王史蜜莉,她臨死前將勝利之劍以及王國托付給兩位國王,鍾情女王的他們終生不娶,由世襲制度改革為賢士繼承,並積極尋找下任神器繼承人,可是久覓未尋。

海姆達爾: 就在我和國王們苦惱之際,她來了。

以諾: 是媽媽……是塔維爾,對吧。

海姆達爾: 沒錯,她以魔法組織「星濟會」之名來訪,提出利用三神器在北域設立大型結界,以阻擋魔族的入侵。起初我們半信半疑,但在她積極的說服下加上魔族越發猖狂的攻勢,我們允諾了,而結界亦成功阻擋魔族,為北域帶來數十年的安寧。

英格麗: 那不是很好嗎?這和神器失控有什麼關係?

海姆達爾搖頭,露出複雜的表情,徐徐地訴說。

海姆達爾: 她並不是為保護北域而設下結界,而是用三神器來儲存元素,直到時機來到,從而實現她的目的。

以諾: 為什麼……為什麼媽媽要這樣做?還早在數十年前便行動……

米菲波: 一定是魂石……她打算用神器內那龐大的力量來激活它,以解開那遙古的封印,到達起源之始。

以諾: 但那不過是傳說來的!媽媽真的為那無稽的神話而妄顧無辜人民的性命嗎……

海姆達爾: 我不知道那傳說,但塔維爾不久前來了,她抽取三把神器所有力量,我想阻止她但反被她封印起來。為填補損失,神器失控而強行奪取周遭萬物的元素,也讓棲息在此地的亡靈瘋狂。

傾霞: 這樣就說得通了,為什麼剛才重設結界時會被反噬……結界魔導式本身不需要那三把神器……

以諾: 傾霞,你身體沒事嗎?

傾霞: 有可愛的茜蘿珊為我治療,即使死掉也立即復活呀……實在對不起,閣主,這次的意外全是我的疏忽,我太過相信前閣主,沒去研究便直接使用那魔導式,是我的錯。

以諾: 這……怎麼會是傾霞的錯?是我讓你去做的,是我的錯。

傾霞: 才不是閣主的錯,是我——

英格麗: 你們有完沒完了!這是我們魔法閣「沙蘿耶」所有成員接下的委託,有錯就是所有人有錯,好,反省完畢,來想想怎樣做吧。

以諾和傾霞先是呆愣,隨即噗嗤一聲哈哈大笑,英格麗不明所以,臉帶慍色瞪住以諾。

英格麗: 你、你們在笑什麼!太失禮了吧!

英格麗: 誒?你你你、怎麼忽然這樣!

傾霞: 哎呀,英格麗的臉都紅透了,結界交給我來辦,這次我會親自設計魔導式,不會有任何差錯——

海姆達爾: 沒用的,即使再次重建結界,也無法像過去抵擋魔族的來襲。

以諾: 誒!為什麼?

海姆達爾: 我感覺到世界的元素正在急劇減少,即使重建了也很脆弱,面對魔族的大軍恐怕撐不了多久。

以諾: ……還有什麼方法?北域是人類與魔族的戰線,一旦被攻陷,恐怕將會是人間的地獄!

力量覺醒時,以諾得以回顧英靈的記憶,像有移情作用一樣,他對北域多了一種微妙的羈絆。

海姆達爾: ……到以諾塔吧,打開通往神界的道路,請求神族的幫助。

以諾: ……以諾塔……那座傳說中能通往神界的高塔……我接下你的委託,待大家復原後,我們會立即前往以諾塔!

這時有誰拉著以諾的衣袖——是紅璦,她抬起那小巧的臉蛋,紅瞳裡藏著憂心地問。

紅璦: 以諾,這樣好嗎?你不是想去找你媽媽嗎?

以諾: ……不想,我不想找……為了實現目的,連累無辜的人,還讓你們受傷,那種傢伙、那種傢伙根本不是我的媽——

哈迪婆婆: 以諾!

以諾: ……

哈迪婆婆: 不要因一時的意氣而說出讓你後悔的話。

以諾: 我知道……可是我不明白……媽媽那麼溫柔、那麼親切、是我和妹妹最愛的母親,但一夕之間發生的事全都顛覆我的認知……哈迪婆婆,到底我該相信什麼?

以諾激動得哽咽,這大半年他擔起魔法閣閣主一職,一路上跌跌撞撞,承受巨大的壓力,為的只求留住這與母親的唯一連繫,可是幾經辛苦換回來的是如同背叛的結果,他難以接受。

哈迪婆婆: 以諾,我最愛的兒子,即使那美好的日常將永不復返,你仍然想知道所有真相,那麼就來以諾塔,來這座與你同名的高塔,一切的答案就在裡面。

以諾: 誒?

哈迪婆婆: 這是塔維爾最後托付給我的話,但當時你經驗不足,所以我沒有把話傳給你。不過經過這大半年的歷練,你成長為出色的魔導士,我決定把話傳給你,讓你來選擇。

以諾: 我……我要去以諾塔……不單是為了尋找媽媽,也是為了拯救這片受戰火波及的大地!

於是,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數月後以諾與同伴準備妥當,前往以諾塔,可惜甫一進塔便因意外與同伴們分散,並在機緣巧合之下,遇到失去記憶的加諾奧斯,踏上登塔的旅程……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