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

Story Floor 1 受到熱愛的閣主


這是發生在以諾還沒前往那座高塔前的事情……豔陽高掛於碧天上,陽光投落雪白的大地,但仍驅不走停滯在空氣中的寒冷。觸目的紅龍現於藍天,並逐漸靠近那片被白雪所覆蓋的大陸。

紅龍落在建立於山腰間的宏偉城鎮的城門前,八人自龍身跳落地。這班外形迥然不同的合眾全隸屬於魔法閣「沙蘿耶」。

為完成魔法組織的S級委託以保住魔法閣,閣主以諾帶領一眾閣員來到北域,可是這位年輕的閣主卻在跳下龍身的瞬間,立即跑到樹叢蹲下去——

以諾: 嘔嘔——!

達格: 噗哈哈!你傢伙竟然暈浪,也太遜吧!

看到以諾不適嘔吐的模樣,德魯依一族的達格毫不客氣捧腹大笑。紅龍變回人形走到以諾身旁,可愛的臉蛋盡是憂心。

紅璦: 以諾,你沒事嗎?都是紅璦不好,飛得太急了。

以諾: 不是紅璦的錯,是我太弱了……嗯?茜蘿珊,怎麼了?

茜蘿珊: ……給你的藥,能止暈止嘔……

以諾: 謝謝你。

以諾向妖族茜蘿珊道謝,接過藥一口喝下,剛才還頭暈轉向的腦袋頓時變得澄明起來。紋龍紅璦見以諾恢復正常,立即勾住以諾的手臂,雀躍地呼喊。

紅璦: 以諾沒事,那我們趕緊進去城裡玩——不,去視察!

以諾: 欸!等等……嗯!

紅璦拉著以諾的手臂向前跑,可是有另一道力拉住以諾,剎住他們的動作——魔女英格麗拉住以諾另一隻手臂,咬緊粉潤的嘴唇,似是不悅。坐在英格麗肩上的三尾貓使魔豹豹,像與牠無關般舔起手來。

以諾: 誒?英格麗,你有事找我?

英格麗: 我、我、我當然有事……總之你跟我來!

英格麗想拉走以諾,卻被紅璦阻止。只見嬌小的她踮起雙腳拉回以諾,瞪大圓眸嬌嗔低喊。

紅璦: 紅璦不許!你這可惡的魔女!每次都要妨礙我和以諾在一起,這次我不會認輸!以諾要陪我!

英格麗: 呿!別妄想!你這橫蠻的龍女!

茜蘿珊: ……我也要以諾……

傾霞: 哎呀,你們好像很開心,姊姊也要加入!

以諾被三名女子拉扯,愛鬧的傾霞也撲過去,一把抱住四人。豹豹意識到被壓扁的危機,率先跳出來作壁上觀。

豹豹: 嘖!大家也太沒眼光喵,竟然都看上這一無是處的笨蛋!

哈迪婆婆: 呵呵呵~真青春,假如我年輕三十年也會像她們一樣呢。

米菲波: 婆婆太謙虛了,你仍很有魅力呀~

達格: 我不管誰愛誰,總之快點進城接委託,不然「沙蘿耶」可要倒了!

儘管達格這樣呼喊,但他也不敢介入四名女子中,只能看著以諾被拉扯。無奈的表情填滿以諾的臉上,他只能皺起眉頭在內心呼喊。

以諾: 『有誰能救救我……』

終於花了好些時間,以諾總算安撫四位女士,與同伴們繼續前往北域聯盟的首都國家——瓦爾哈拉國。甫一踏進去,大家便為城內的繁華和熱絡而驚嘆。傾霞忽然驚呼。

傾霞: 嗚哇!那間店的衣服很可愛!超可愛!一定適合紅璦和茜蘿珊!我們過去看!

紅璦: 紅璦不要——

茜蘿珊: 咿呀——

傾霞不容紅璦和茜蘿珊拒絕,便拉著她們直奔服裝店。

哈迪婆婆: 真是活潑的女孩們~我們可不能輸給她們喔~小狗狗!

達格: 放開我!你幹嘛忽然扛起我!

哈迪婆婆: 飛了那麼久太陽都掛頂,大家應該肚子餓了,我和你都不懂交際應酬,所以來陪婆婆去買午餐給大家吃吧~

豹豹: 要買吃的喵?交給我來挑!我鼻子特別靈,一定挑最好吃的煮雞柳給大家!

達格: 我才不要吃雞柳!

就這樣哈迪婆婆便扛著與豹豹抬起槓的達格遠去,一時間本來熱鬧的八位加一隻霎時變得只剩下以諾、英格麗與米菲波三位。

英格麗: 這——太難以置信了,身為閣員竟然拋下閣主跑去逛街!

米菲波: 呵呵,這也證明他們很信任閣主。

以諾: 他們還是和平時一樣自由奔放……別管他們了,我們先過去,應該就在前面的廣場……


Story Floor 2 委託的來由


以諾他們來到一幢圓頂的古典院,古舊的牆壁雖然展示時間的洗禮,但依然保持潔淨。大門右扉掛有銀牌,上面刻劃神秘的紋章。

以諾: 是這裡吧,位於北域的星濟會支部。

英格麗: 會徽都掛出來,錯不了,我們進去吧。

相比以諾的畏怯,英格麗落落大方,步履輕盈推開大門。以諾振作起來跟在英格麗身後走進星濟會,米菲波殿後,可是當他腳踏進大門口卻被一隻手擋住。

職員: 等等,這裡禁止魔族進入。

米菲波: ……我從沒聽過星濟會有這種規條。

職員: 我說有便有,快給我滾出去!

星濟會內的其他職員沒有加以阻止,或者說他們似乎認可那行為,見此以諾終於忍不住,衝過去拉開職員的手。

以諾: 你太不講理,他是我的閣員,他絕對有資格進來!

職員: 嘖!竟然讓魔族做閣員,這種魔法閣也有夠墮落!

以諾: 你——

以諾忍不住想破口大罵,英格麗伸手搭上他的肩膀,以眼神制止以諾,昂首踏前直視那位職員。對方似乎感受到她身上傳來的壓迫感,剛才囂張的氣燄稍為收斂起來。

英格麗: 集不同種族的力量,以魔法維持世界的和平和秩序,這是星濟會創立的宗旨,也是旗下每位魔導士承諾遵守的原則,但看來你已徹底忘記。既然如此,你不如乾脆放棄魔導士的身分吧。

職員: ……總部根本不知道我們的困難……你們沒受過魔族襲擊,自然能高舉道德的旗幟!

氣氛僵持不下,打破局面的是當事者米菲波。面對職員的歧視,米菲波沒受影響,維持一貫無害的笑容朝向以諾。

米菲波: 閣主,不要緊,我在外面等。

以諾: 可是——

米菲波: 處理委託為重,而且……我明白他們的心情。

以諾只好讓米菲波離開,到最後能見到星濟會支部長的就只有以諾和英格麗。支部長一來到便向以諾他們躬身。

支部長: 抱歉,剛才我的職員對你們太無禮了。

以諾: 呃……這不是你的錯。

支部長: 不,職員的錯也是我的錯,我懇請你們原諒,他們只是太憤怒……我們北域的子民長期與魔族奮戰,幾乎每個人都有親友被魔族所殺的痛苦回憶,對魔族我們有著無法磨滅的恨……

以諾閉目思索,右手摸上耳垂,這是一直以來他令自己冷靜和安心的習慣動作。似乎從這動作中尋得了勇氣般,以諾張目,以堅定的眼神看向支部長。

以諾: 所以……所以我更加不能讓你們被恨意所支配,因為那樣……實在太悲哀,死去的人祈望的是你們幸福地活著,而非憤怒地憎恨……

支部長: 你……對呢,你說得對……

支部長: 『所以這就是大祭司派他來的原因呢……或許像他這樣的人能夠改變這紛亂的世界吧……』

支部長: 那我們來進入正題吧,關於今次的委託。

英格麗: 是關於構成防護結界的三把神器吧,到底出現了什麼問題?

支部長: 這有點難解釋,你們親眼看一看會比較快。

支部長帶以諾和英格來到偌大的醫療室,大批昏睡的人躺在病床上。英格麗走到其中一人前探測,隨即露出愕然的神色。

英格麗: 他體內的元素都被抽走……

支部長: 對,兩星期前結界忽然消失,而神器附近的住民相繼昏迷。不單如此,就連前去調查神器的魔導士也全數被抽走元素而昏迷。

以諾: 這、這樣不就沒辦法調查嗎?

英格麗: 這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我們魔導士的存在就是將一切化為可能。

支部長: 不愧是克萊米納大魔女的後裔,我期待,不,我懇請你們調查出神器的問題,並且儘快重新架構結界,因為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

以諾: 誒?這是什麼意思?

支部長: 北域是人類與魔族的邊防之界,魔族一直虎視眈眈想要攻破防線,但礙於結界而久攻不下。結界失效一事魔族似察覺到,在三天前派來哨兵來試探。雖然被我們擊退,但恐怕對方已察到結界消失,現正調整兵力準備大舉攻過來。

支部長: 現時北域的魔法閣忙於處理多宗與魔族相關的委託,已沒能力修復結界,才向星濟會總部求助。

以諾: 『北域的結界是媽媽所設計,而大半年前媽媽失蹤,結界便出現問題……這也太巧合了吧……』

英格麗: 所以我們必須在魔族舉兵攻來前,突破那會抽光元素的領域,到達神器所在,找到神器的問題並修復,再重建結界……呵,不愧是S級任務,難度十足呢~

以諾: 呃……你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呢,我可是擔心得胃又隱隱作痛了……

英格麗: 哼、哼……你真的很沒用呀……放心吧,我……一定會保護你……別亂想呀,這是因為你是我的閣主!

英格麗臉頰都紅透了,如果是敏銳的人想必會察覺到她口不對心,但對情感異常遲鈍的以諾沒意會過來,單純以同伴的態度回應。

以諾: 那就交給你了。


Story Floor 3 兵分三路


自星濟會支部長中得知委託的詳情後,以諾和英格麗便離開支部。一推門出去便見到一抹黑影疾奔而來,一溜煙跳到英格麗的肩膀上——是英格麗的使魔豹豹。

豹豹: 主人主人!我挑了你最喜愛的蘋果批喵!

英格麗: 謝謝你喔,豹豹。

哈迪婆婆: 呵呵,時間剛剛好,果然我預計得沒錯。

達格: 什麼預計得沒錯,根本沒預過,害我還得捧著這麼大堆東西在跑……

哈迪婆婆: 嗯?小狗狗你在說什麼?

達格: ……什麼都沒有呀!

哈迪婆婆: 還以為你感受不到婆婆的愛,想給你一個深情擁抱……對了其他人呢?

以諾: 米菲波應該在附近……呀!找到了,我去叫他過來。

以諾左右顧盼,很快找到米菲波,他就在不遠處的大樹下。以諾大步走過去,正想開口叫喚卻戛然止住——米菲波用以諾從沒見過的表情凝望他高舉的金色吊墜。一股難以言喻的氛圍縈繞在米菲波身上,讓以諾不敢打擾。

米菲波: 嗯?是以諾呀,委託那邊已經好了嗎?

米菲波察覺到以諾的出現,揚起往常那無害的笑容。

以諾: ……對,已取得所需情報,哈迪婆婆他們也回來了。

米菲波: 那我們也回去吧。

可是他們還沒走過去,便聽到英格麗的聲音,只見她雙手盤胸,怒色躍現於臉上,但依然無損她的容顏,反而有另一種美態。

英格麗: 傾霞那班傢伙怎麼還沒回來,我們是來工作而不是來玩的!以諾、米菲波你們留在這裡等,我們去找她們。

達格: 誒?我才剛回來——你怎麼又扛起我!

哈迪婆婆: 因為你太遲鈍。

以諾還沒來得及反應,英格麗等一眾便遠去,獨留下以諾和米菲波,靜默一會後米菲波忽然笑起來。

米菲波: 呵呵呵,大小姐真是的,連關心人的方法都這麼彆扭。

以諾: 誒?……難道她想讓我和你獨處才帶其他人離開?

米菲波: 對呀,她怕剛才一役我會傷心,才刻意留下你和我,好讓你來安慰我吧,但我根本沒放在心頭。

以諾: ……真的嗎?假如沒放在心頭,又為什麼要拿出那條項鍊?你心情不好時,總是在看著項鍊的項墜。

米菲波: 閣主,這種時候你總是特別敏銳……我是有點在意,但不是你想的那種,只是有點感慨而已,別擔心。

以諾: 嗯……假如真有問題,一定要和我說,即使多不濟也好,我可是你們的閣主呀。

米菲波: 你怎麼會不濟呢?塔維爾離開後,你的努力有目共睹,也是因為你在,「沙蘿耶」才能維持下去,所以不要對自己太苛刻呀。

以諾與米菲波相視而笑,沉重的氣氛一掃而空,等待英格麗回來時,他們有一搭沒一搭閒聊著。

以諾: ……那條項鍊是情人送的嗎?

米菲波: 你怎麼會這樣想?

以諾: 因為……你用很憐愛的眼神看著吊墜……就像看著易碎品般……

米菲波: ……不是你所想的,不過確實是個對我很重要的存在所送的。

以諾: 那是——

紅璦: 找到以諾了!

正當以諾想追問之際,嬌小的身影撲過來,從後抱住以諾。以諾撇頭,見到英格麗帶著其他閣員緩緩走來。

茜蘿珊: ……我們回來了,閣主。

傾霞: 太棒了,我內心的可愛之魂已滿足~

達格: 怎麼我們的魔法閣盡是些古怪的魔導士!

以諾: 呃……這也算一種特色吧……既然人齊了,那我先講解一下今次委託的內容……

以諾向閣員說明委託,大家聽過後臉色變得凝重,開始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亦激起了他們身為魔導士的責任感。

哈迪婆婆: 原來是這樣,想不到塔維爾所設的結界竟然出了問題……事態看來挺危急,必須要分頭行事。

傾霞: 三把神器,即是說要分成三組呢。

紅璦: 那我要和以諾——

英格麗: 我已經分配好,哈迪婆婆、達格和米菲波一組留在這裡調查戰鎚妙爾尼爾;傾霞、茜蘿珊和紅璦去弗爾克范格國調查勝利之劍;我、豹豹和以諾則前往聖地阿斯嘉特查提爾的巨斧。

紅璦: 為什麼是由你這可惡的魔女來決定?

英格麗: 憑我是這個閣裡最強的魔導士。

紅璦: 你——

傾霞: 這分配我覺得挺好,雖然暫時不知道神器的問題,但最壞打算應該是與神器打一場吧,而只有紋龍的防禦力能抵禦勝利之劍的攻勢,擅長結界幻術的我和治療的茜蘿珊則負責支援……這不是絕佳的安排嗎?

哈迪婆婆: 紅璦,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呀。

紅璦: ……紅璦知道了……

於是,以諾一行便分成三組在嚴冬的北域展開探索……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