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

遙古三族系列

鉛灰色的天空宛如巨大的鐵塊橫亙於大地之上,造成讓人窒息的氣氛,紫雷在鉛雲閃爍,像昭示即將有巨變降臨。

然而,紋龍一族無視這不安的訊息,一族的身影頻繁穿梭山峰之顛與懸浮於天際的未完之城。

不久前因機械族與歸者的戰爭,令佈滿大地的活管產生異變,化成異物襲擊牠們。在大家同心合力抵擋下,一族總算暫時平安無事,但為避過日後的戰亂,一族決定在天空建城移遷進去,徹底與外界隔絕。

期間雖然元獸派來使者前來提出請求,望能與紋龍一族合力驅趕歸者,但赤璋等斷然拒絕,一族齊心合力建造新的居所。

「今次就到此為止吧,天城建造的進度比我們預計中來得快,不用這麼趕急。」紋龍之一赤璋將口中的浮石篏在缺口後,朝身旁的黃龍說。

可是黃龍黃琮卻沉下龍顏,帶著莫名的焦慮,「我還想繼續,我恨不得能快一分與那些麻煩的歸者什麼的撇清關係!」

「這……你別太逞強。」身為黃琮的陽守赤璋深明對方性子之倔,也沒打算說服對方,拋下黃琮躍回紋龍原本的居所——位於高山之巔的岩地。

『嗯?那是什麼?』赤璋瞥見崎嶇不平的崖璧有什麼在動,內心警戒起來,『難道是上次襲來的活管……過去探一探。』

赤璋在繞著崖璧飛行,靠著岩壁的遮擋接近異樣之處,當目及所處,龍軀一震——大批歸者以及他們所造出來的代偶們聚集於山徑之上。

『他們……打算襲擊我們一族!要儘快通知大家!』赤璋很快便猜到對方的目的,轉身想悄然回去,卻被一名懸浮在法陣的女子所阻擋。

「哎呀,竟然躲在這裡偷窺,實在太頑皮了吧。」女子恩莉兒笑著說,但右手抽出一把刀刃呈血紅的劍。

「……帶著上千過萬族人來襲的你,沒資格說這話吧。」赤璋警戒地審視恩莉兒,拼命尋找機會逃走,可是牠的企圖很快被識破。

「別妄想逃跑。」恩莉兒舉起手中劍,秀麗的臉容上浮現殺意,但赤璋不以為意。

『我們紋龍一族以元素護身,能擋一切攻擊,才不怕她!』赤璋鼓動元素,全身的鱗片染上炙熱的紅,化成堅硬的鱗甲覆在其身上。

「有本事就把我攔下來吧!」赤璋拍翼朝恩莉兒衝去。

恩莉兒呢喃,數個法陣在血劍附近浮現,像點燃紅燭的火光般照亮劍刃的色澤,剎那間刃身化成旺盛的火焰綻放。

赤璋毫不畏懼朝火焰縱身飛躍,紅鱗甲碰上火劍刃,火花自碰觸處四濺,經過一陣抵磨後,火焰勝利。

鱗甲無法承受高熱融化開來,劍刃沒入甲內,直劈向赤璋肉身,烙上深刻的傷口。

「呀呀——!」赤璋喊出淒厲的慘叫,受重傷的身體往下跌落,卡在某個岩縫間,牠瞠大雙目,一臉難以置信地呢喃︰「為、為什麼能破解我們的防禦……」

「你知道元獸嗎?」恩莉兒來到倒地的赤璋面前,像愛撫情人般柔情似水的輕掃著赤紅的劍刃。

「元獸……就是住在礦山盆地的那群野獸……」

「對對,就是牠們,告訴你呢,牠們的血液能分解瑪那……呀,就是你們稱為元素的力量,而這把劍就是用牠們的血來做,為了讓血保持活化,我可是花了好一段日子才研究到方法來。」

「分解元素……所以剛才我的防禦才會被瓦解……咳咳……」赤璋受傷勢反饋咯血。

「這樣你就能死得瞑目吧。」恩莉兒再度運轉力量,喚來活化元獸之血的法陣,劍刃再度燃燒,她握劍指向赤璋,用來直刺——

轟地一聲,雷霆打落,正巧落在恩莉兒與赤璋之間,恩莉兒因此一役而鬆開手,血劍掉落,同時一道黑影迅捷如霧般鑽來,更把受傷的赤璋叼起帶走,攀飛至高處。

「黃琮……你來了……」赤璋看向迎救牠的黃琮。

「嗯,不單是我,大家都來了,你放心吧。」黃琮難得溫柔安撫,身為赤璋陽守的牠很快感知到赤璋遇危,連忙喚伴來救。

紋龍一族盤踞於山巔各處,瞪視著山下聚焦的歸者一眾,雙方勢力互相對峙。此時渾身紅炎的紋龍上前,俯瞰下方的恩莉兒,氣勢如虹。

「我們又見面了。」恩莉兒朝紅龍炎蒲伸出手,眼神柔情似水,若不是剛才一役,誰會猜到她的來意,「我來打破你們最強之盾的稱號喔。」

「外來的異種歸者,我等一族本無意干涉你等的所作所為,可是你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釁我族,現在更傷害我族同胞……」炎蒲鼓動力量,元素融於鱗內,化成強大的盔甲。

其他紋龍見狀,紛紛跟隨鼓動力量,濃厚的戰意縈迴於這片大地。

炎蒲瞇起龍眸,以銳利的眼神盯牢恩莉兒,吐出龍息說︰「我們將會要你們付出代價!」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