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

遙古三族系列

遙遠的時代,在日後被稱為神魔世界的大地上,有許多不同的生物棲息於其中。當中元獸一族居住在偌大的礦山盆地,雖然曾與附近種族有過爭執戰事,但在機械族龐貝的協調下,總算能和平共處。

可是來自外界的歸者出現打破這平衡,他們步步進逼各族,不久前更入侵機械城,致使機械城出現異狀——本應是通往地底的入口被強大的封印封住。

隨著機械城被封印,殘留在大地的活管產生異變,紛紛化成凶暴的異物;而歸者的餘黨因為失去了同伴而變得瘋狂,四處狩獵這片大陸的種族。

元獸一族史賓賽有見歸者的進攻越發激進,便向長老提出要與紋龍一族合作,並動身出發前去紋龍居住的高山之巔。在這段時間,有不少他族的倖存者為求自保紛紛逃至元獸的居所。

「喝點水吧。」

在礦山的洞內,元獸維洛妮卡叼著盛有清水的木盆,遞給受傷的妖精和獸族,然後把鐵礦咬碎、餵給年幼的元獸們,忙得不可開交。

『假如史賓賽在就好了,牠應該差不多要回來了。』維洛妮卡思忖。

轟隆隆!巨大的聲響自礦洞中心傳來,並蔓延到維洛妮卡身處的洞口。無數的碎石自頂層不斷跌落,地面劇烈晃動。

「這裡快要倒塌!大家趕快跟著我跑!」維洛妮卡朝洞內的幼獸和傷者喊道,同時拔腿向出口奔去。

咔咧咔咧!

當維洛妮卡他們逃到外面不久,礦洞全然倒塌,一時間整個盆地充斥灰色的塵土。目擊自己的家一瞬被毀,維洛妮卡胸腔積累怒火以及無盡的哀傷。

「呀——!」後方傳來驚呼聲,維洛妮卡回頭,見到男子正抓住一隻年幼元獸。

「哦,果然和恩莉兒所說一樣,守在洞口前就能有收穫。」男子亦是歸者一員,掏出利刃朝元獸身上一劃,血液流下,落地之時化成晶石。

「嗚嗚……痛……好痛呀!」幼獸淒慘地哀鳴,但男子不為所動,更露出驚喜之色說︰「你們的血真的會變成晶石,太不可思議了!」

「你這混帳,快放開牠!」維洛妮卡怒吼,後腳一蹬撲向男子,卻被一道光盾所擋——男子施法陣所喚來。

維洛妮卡不死心,再次蓄力衝撞,但仍然無法撞破。

男子見狀得意地笑了︰「呵,想搶回同伴那就來呀,不過首先你要能突破這道由瑪那所做的防盾。」

「……哼!這種弱到不成的防盾,我就破給你看!」維洛妮卡舉起利爪在胸前割出八道血痕,紫色的血液外濺,在空中織出綺麗的光彩,化成盔甲覆在維洛妮卡身上。

牠全身肌肉抽緊,沉下矯健的身軀,將重心放到雙腿之上,然後身影遽然消失——

嚓地一聲,光盾粉碎,男子被維洛妮卡撞飛陷進樹幹內,手上的幼獸拋高,維洛妮卡頭一昂叼住,把牠安全放到地上。牠立即衝進維洛妮卡的懷內放聲痛哭,其他幼獸都衝過去。

「嗚嗚……維洛妮卡……好可怕喔……」

「乖乖,不怕不怕,有我在。」

這時盆地的另一邊傳來異響。

『一定是其他同伴在戰鬥,我要過去幫忙!』維洛妮卡將幼獸和其他種族的倖存者安置妥當後,便趕忙飛馳去戰地,但一切已經太遲——

礦山盆地的入口被歸者以及其侍從代偶們佔據,十數隻元獸被法陣驅束、無法動彈,維洛妮卡不敢輕舉妄動屏息躲在樹林處。

這時一名女子走到其中一隻被挾的元獸前,拿到以寶石做的利刃在元獸臂上劃出一道傷口,鮮血傾瀉,在碰到地面前化成晶石。

女子恩莉兒兩指捻起晶石,放到陽光下觀看,揚起陶醉的微笑說︰「呀~真漂亮~而且這不單漂亮,還擁有溶解瑪那的力量,只要好好利用就能打倒那些『最強之盾』呢。」

看到這畫面,維洛妮卡的怒火燒盡理智︰『可惡!這班該死的傢伙,竟敢折磨我的同族!我不會放過你!』

牠正想衝出去之際,身後有誰咬住牠的脖子,強行把牠扯回去。維洛妮卡轉身想反擊卻見到對方的面目後僵住。
  
「史賽賓!」


「噓!」史賽賓示意維洛妮卡放輕聲量,維洛妮卡會意點頭,靠近史賽賓小聲說︰「太好了,你回來了,我們一起去救同伴吧。」

史賽賓卻冷凝臉色搖頭︰「不,對方勢眾,這邊則只有我們能戰鬥,而且我剛剛發現洞裡尚有大量受傷同伴,我們優先要做的是拯救牠們。」

「但是……」維洛妮卡明白史賽賓是正確的,但內心感到難受,「難道要眼睜睜看著牠們被抓走嗎!」

「對……我們只能就這樣看著牠們被抓走,你覺得我不痛嗎!我不怕死,但現在貿然衝出去只會全數被捉,保護不到任何同伴,屆時等候著大家的是墓地。」

「史賽賓……」

「不要祈望奇蹟般的勝利會隨時降臨。」史賽賓看向維洛妮卡的雙眸中,「但只要我們不放棄,勝利總有一天會來到。」

維洛妮卡點頭,跟隨史賽賓離開,臨走前牠回望,在內心起誓,『我一定會救你們出來的!』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