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遙古三族系列

黃昏時分,天空被染成橙黃與豔紫,交融成魔幻的色彩,一藍一紅的紋龍自高山之巔攀飛而上、到達雲霧之中。

紋龍一族以吞食蘊含元素的雲霧而生,在外面看過來經常會見到巨龍在天空飛翔的姿態。

『果然黃昏的雲霧特別甘甜,所以炎蒲才偏愛這時候飛到天上覓食吧……』藍龍水桓看著張嘴大口吞食雲霧的赤龍炎蒲思忖,『但最近的天色很詭異……有種很鬱悶的感覺……』

察覺到水桓異樣的炎蒲來到水桓面前,沉聲問︰「水桓,你怎麼不吃?淨是在發呆。」

「誒?」水桓清醒過來,眨動雙目,「我剛才走了神……」

「最近你經常魂不守舍,是不是身體出了毛病?」炎蒲靠近水桓,以額頭輕抵水桓,關心地問。

「我無礙。」水桓咧嘴笑了笑,「只是這段日子總是心緒不靈……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會發生似的……」

「你的直覺一向很準……難道牠又想鬧出禍來嗎?」炎蒲的瞳孔收縮,眼神變得銳利。

下方傳來激烈的擾攘,似乎發生了什麼爭執。

「嘖!不提也罷,一提起牠就出現了。」炎蒲朝水桓說︰「我們先回去吧。」

水桓順從點頭,跟在炎蒲身後回到紋龍的居住——大地上最高聳的山峰,其中心有支巨大的龍骨插進山峰頂裡,無數岩峰圍骨而起,其中最大塊的岩峰表面上有清澈的流水傾瀉而下,於龍骨四周聚成小湖泊,營造出獨特的氛圍。

此時一藍一金二龍在龍骨前扭成一團,四周的紋龍不想被捲入其中,紛紛避至各岩峰上。

「不要侮辱我的朋友!快收回你剛才說的話!」

「我沒有錯,我可不想被你這個沒有陽守的——」

「住口!黃琮!」炎蒲大喝,「無論誰對誰錯,不該說的事就不能說。」

「……抱歉。」黃琮悻悻然地道歉。

「不用道歉呀,反正我就是你們眼中的異端,就是沒有陽守相伴的紋龍嘛。」蒼璧挖苦回答。

紋龍必會成雙而生,終其一生皆為對方的陽守,唯蒼璧獨自誕生,這是族內從來沒出現過的事,亦因此蒼璧自幼便受到同族特別的對待,有的像水桓般對牠付諸同情、有的像黃琮般對牠諸多偏見。

「夠了。」炎蒲以眼神阻止想發飆的黃琮,再看向蒼璧,沉聲問︰「蒼璧,今次你又怎麼了?」

「我想叫大家去見機械族。」蒼璧臉色一轉,變得十分熱絡,「龐貝他很想和我們結盟,最近那些歸者到處挑起戰火,所以希望我們紋龍一族加入,保護其他種群。」

「哼!為什麼我們得保護其他種群?那些種群是生是死與我們無關!」黃琮嗆聲。

「怎麼可能沒關!假如繼續讓歸者坐大,終有一天會危害到我們的!」蒼璧爭辯,看向炎蒲,「求求你,先見他們一面吧。」

「……我不能代大家決定,這樣吧。」炎蒲昂首向伏臥在各岩峰的紋龍宣告,「有誰贊成蒼璧的提議就飛到龍骨上吧。」

然而沒龍動身,大家都用漠然的眼神看著蒼璧。

『糟了……再這樣下去,大家都不會動……至少先拉攏一個同伴……』蒼璧瞥見在炎蒲身後的水桓,『對了,假如深受歡迎的水桓贊同我,大家或許會改變主意。』

蒼璧飛到水桓身旁,拉著牠的前足,半帶強求的意味說︰「水桓,你之前不是救過機械族嗎?你這麼善良一定會支持的吧。」

「誒?這……」不擅拒絕的水桓感到為難,雖然牠對蒼璧的提議並不抗拒,但也沒熱衷到要改變大家的意願。

可是個性較強的蒼璧沒理會水桓,加強力度拉扯水桓,而沒留神的水桓被這道力拉跌。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蒼璧見狀自知闖禍,連忙道歉,但已經太遲——見到自己的陽守水桓被拉跌,炎蒲臉露怒容。

「蒼璧,雖然結果不如你所願,但也不能如此胡來,我覺得你需要待在龍髓牢中好好冷靜一下。」

「不,炎蒲,剛、剛才只是我——」水桓想為蒼璧求情,但求情話卻被黃琮打斷。

「我贊成。」黃琮等了這機會很久,立即上前架住蒼璧,在炎蒲的協助下送進龍骨內的牢房。

『唉……為什麼會弄成這樣呢……都怪我太優柔寡斷……』水桓只能默默地看著蒼璧被架走。

過了一段日子,在某個烏雲密佈的午後,遠方忽然傳來轟然巨響以及劇烈的搖晃,待震動過去,水桓俯瞰大地,見到機械城所在的地方冒出濃密的煙霧,內心頓時升起不安,周遭的紋龍卻像沒事發生般如常生活。

『這……不對勁……對了!蒼璧!』

水桓想起了被囚在牢中的蒼璧,隨即動身來到龍骨裡,在確認沒有其他紋龍在後潛進去,很快來到盡頭的牢籠,四足被鎖上的蒼璧悶悶不樂地背對著水桓。

「……你來幹嘛?是想嘲笑我嗎?」蒼璧的話帶刺。

「現在不是嘲諷我的時候!」水桓難得地大聲喊,「你的朋友……機械族被襲擊了!」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