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遙古三族系列

浩瀚的宇宙一隅,無數殞石交集而成的星球,石與石之間以多條虹色鎖鏈連結起來,形成尤如囚牢的空間。

一團難以名狀之物在這牢籠星球的中心脈動。異物漆黑如墨、深邃沒有終結,像凝視著彼方的虛無和永遠的混沌般。

異物徐徐朝外伸延,但隨即被虹鏈所阻止,像待宰的畜生般五花大綁。然後異物收縮,似乎被虹鏈吸取了力量般萎縮起來。

『我的質主,萬物的起源,世界的主宰,神我的中心,請讓我俯臥在您枕下,沐浴於你的威嚴、感受您的恩寵……』異物以詭異的語言反覆唸頌,軀體再次膨脹起來,但又受虹鏈所束。

異物重覆這舉動直至無數的星球誕生與毀滅,依然沒有放棄,終於牠所等待的契機來臨。

劃破時空的震動從遙遠的彼方傳來,使整個宇宙一時失色,脆弱還沒成形的星體全數龜裂粉碎,而纏繞在星體的虹鏈開始變得黯淡無光。

『力量……封印的力量減弱了……』異物墨黑的軀體反射出亮光,並開始呢喃著詭秘的音韻,身體遽然脹大,轉眼間觸及虹鏈。虹鏈如以往般收緊,但敵不過異物的力量,崩出裂痕,最後更全部粉碎。  

『呀……我自由了……質主……我的主……』異物劇烈脈動,漆黑的「肢體」像受吸引般朝某方延伸,彷似黑暗追求著光芒般。

異物無法壓抑內心的渴望,於宇宙遊走、朝光芒走去,然而越接近光芒,那些曾經束縛異物的力量越來越強大,那份力量不斷削減異物的軀體,但牠沒有放棄,終於見到目的地——一個美麗的星球,亦是日後被稱為「神魔大陸」的命運之地。

此時異物已經被消磨得僅只有人類巴掌的大小,但牠還是決定躍進這片大地內,龐然的痛楚排山倒海湧來。這片大陸的力量正徹底拒絕牠,但牠拼命抵抗,在快要被消滅前牠成功抵達地面——被大量怪異金屬管道佔據的大地。

『呀……質主……我感受到祂的存在……但有力量束縛著祂……我要解放祂……但我力量不夠……』僅餘指甲般大小的異物思忖。

牠忽然聽到不遠處傳來女聲呼喊︰「可是……他們還在下面!我還不能拋下他們不理!」

異物匍匐過去,見到女子與身型魁梧的男子爭持著,他們全都沒為意異物的存在,因為牠渺小得無法察覺。牠爬到女子的身上,伸出纖細的肢節、探進女子體內。

『這生物……呵呵……太不可思議了,既天真卻又邪惡、既善良卻又殘忍、既真實卻又虛假……還有她的這份絕望……這份憎恨……太美味了……』

異物囫圇吞棗吃掉女子的負面情感,身體稍稍恢復過來。

『寄生在她身上……恢復力量……』異物躲在女子的耳後,跟隨她而行動。

之後女子忙於進行研究,但進度並不理想,不單如此,她的越來越多伙伴受傷,種種一切讓女子誕生更多的絕望和憎恨,異物對此感到欣喜,因為這代表牠有更多的糧食,牠的力量恢復得比想像中快。

『不夠……我必須要吞食更多絕望和憎恨……這樣才能解放質主……我的起源……我們的起源……』

異物不滿意只吸食女子的情感,所以在女子絕望痛哭的這一夜,牠行動了,異物現身於女子面前,黝黑的軀體吐出斷斷續續的聲音︰「我……能實現……你的願望……」

「你……是誰?」

「我是誰?」女子的問題讓異物茫然,牠一直只憑著本能行動,一直追求質主,從沒有探求這一切的本質。

「我叫恩莉兒,你的名字呢?」恩莉兒輕聲問。

面對如此詭譎的異物,她沒有害怕,反而異常冷靜地接近對方。

『名字……描述個體……我……』

「撒達。」異物回答,牠的身體隨即劇烈扭曲,詭異地增生收縮,最後竟變成一個和恩莉兒相似的女性,感覺卻截然不同——撒達眉梢間透著難以名狀的陰霾,讓人五感混亂。

「我有辦法實現你的願望。」撒達伸手撫上恩莉兒的臉頰,黑如死亡的雙眸對上恩莉兒清澈的瞳眸,輕聲說︰「只要你化成惡魔。」

撒達吐出帶著詛咒的芳香,迷惑恩莉兒的意志。

不想再被絕望折騰的恩莉兒揚起微笑,那微笑像得到全世界幸福般甜蜜,她舉手覆在撒達的手上︰「假如能逃離這份絕望,我願意。」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