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遙古三族系列

古龍創造神魔大陸後因某些原因而消失,其殘餘的豐沛元素滋潤大地,讓萬物叢生,亦吸引了外族來訪……

在蔥綠如茵的遼闊草原,無數被稱為「活管」的金屬管道覆蓋於大地之下,虹彩光霞在管內流轉,展現著蓬勃的生命力。

青年馬杜克在草原中行走,到各處搜集植物和石頭等各種各樣的東西,忽然他被樹上的某物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鷹的屍體……把它帶回去應該有助她的研究,但它卡在樹上……就來試試看吧。』

馬杜克攤開雙手平靜吐息,赤紅光霧隨即在他的掌心凝聚。他低喃出一串連音,耀出柔光的法陣在掌手浮現,把那些赤霧轉化成火焰擲向樹上。

啪!

樹椏被火焰燒盡,失去支撐的屍首掉落地,馬杜克過去撿起它放進隨身的袋子裡,內心思忖︰『果然這世界太不可思議,四周充滿豐沛的瑪那,假如能夠取得這力量,或許就能實現我們一族追求的永生之法。』

馬杜克朝草原的另一方走去,來到一座宏偉的建築物,穿過層層的迴廊,來到深處樓底高的房間,想進去時卻因腳下的雜物而止住腳步。

『唉……恩莉兒的壞習慣還是沒改。』馬杜克小心翼翼地避過滿地的書本和器具,來到角落的長桌前,有名女子趴在桌上呼呼熟睡。

這時馬杜克不小心踢到亂疊的書堆,書哇咧哇咧地掉落,聲響吵聲了趴睡的恩莉兒。

她嚶嚀一聲揉著惺忪睡眼,「馬杜克,你回來了呢,東西都搜集好了嗎?」

「搜集好了。」馬杜克把袋子放到桌上,同時伸手摸上恩莉兒的額頭,感到異常的高溫,擔憂說︰「恩莉兒,我不是叫你休息嗎?你怎麼趁我離開跑去研究瑪那?」

「可是……她想儘快得到更多瑪那的事。」

「又是她……」一向溫厚的馬杜克罕有地露出嫌惡的神色,「為什麼你還要聽她說?要不是她搶先向長老發表你們的研究成果,她又怎能會成這次行動的領袖!」

「你對我很不滿呢。」忽然一道清冷的女聲插進他們的對話,豔麗的女子夏馬西走進房內,昂首抬頭睨視馬杜克,「既然你對我有意見,那就直接和我說,不要在這裡胡言亂語來迷惑恩莉兒。」

「你誤會了!馬杜克沒有——」恩莉兒緊張地想解譯,但馬杜克伸手擋住她,不卑不亢地迎向夏馬西說︰「既然如此,那就不客氣了。」

馬杜克頓一頓說︰「你太自把自為了,無視恩莉兒的身體狀況,還要她徹夜研究,不單如此,還肆意破壞、殺害這裡的原生種族!」 

「那是為了儘快找到瑪那的真相、為了解構我們起源的歷史,然後尋求進化的方向。」

「那只是你的藉口!我們歸者是追求世界的歷史,不該破壞和傷害這裡的原有平衡和規律!像你這種不懂尊重的行為,根本不配作為我們歸者一員,也不配在歷史上留下痕跡!」

「你——可惡!」

馬杜克的話刺進了夏馬西的要處,她在空中繪出法陣,藍色的瑪那很快便集結起來,並化成無數把水劍襲向他。馬杜克沒預料到夏馬西會怒羞成惱,沒來得及防備——

水劍撞上炎盾,被其熱力蒸發,化成虛無。

「恩莉兒!」馬杜克扶住要倒地恩莉兒,她為保護馬杜克而強行喚來瑪那、做出炎盾,這一役衝擊她本來已經孱弱的身體,但她還是撐起來,揚起討好的笑容,氣若游絲說︰「不要吵架,好不好?」

『我討厭不和諧,大家和睦相處就最好。』對負面感情有潔癖的恩莉兒內心想。

「……哼,念在你為他求情。」夏馬西拂袖而去,留下馬杜克和恩莉兒。

「她太過分了!再這樣放任不管,她只會更加得寸進尺,越發不可收拾。」馬杜克咬牙忿忿不平,恩莉兒撫上他的胸口輕聲說︰「我明白你的感受,但我不希望破壞大家的關係,我會和她談的。」

「可是……」

「交給我來辦吧,好不好?」恩莉兒半帶撒嬌的口吻懇求道,馬杜克無奈嘆息,緩緩點頭。

然而,恩莉兒的勸說並沒有成功阻止夏馬西的行為,更使事情惡化起來。

夏馬西到處殺害神魔大陸上的生命,更逼使同伴製造出勞動用的代偶——以自身一族為藍本而做出來的劣等生命體,也是日後神魔大陸人族的祖先。

各種各樣超乎歸者一族規範的行為令到更多的同伴為之不恥,當中以馬杜克為首。他積極連繫反方有志的同伴,打算在研究檢討日前推翻夏馬西。

意料之外的是他的計劃被夏馬西所識破,對方竟然率先領著同胞以及代偶,大舉進攻機械城。為了阻止悲劇發生,馬杜克決定和同伴趕去機械城阻止她。

「馬杜克,我也一起去。」恩莉兒臉帶哀慟,「或許我能再勸勸夏馬西。」

「不,沒可能的,她由始至終眼內只有自己,又怎會聽你的話。」馬杜克握住恩莉兒的雙肩,「你還沒康復,而且你不是最討厭看到紛爭嗎?事情就交給我來辦,你就能在這裡休息吧。」

「這……」恩莉兒流露出複雜的神色,像是感到疲累而垂首,輕聲說︰「好吧。」

馬杜克在恩莉兒的目送下離開,然而她想不到這將會是永遠的別離……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