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回

遙古三族系列

幻銀幼沙覆於廣袤大地,閃耀金光的螺旋大樓「時間館」坐落於大地中心。群眾聚集於館內的玻璃棺旁。

棺內有名老者躺臥在內,蒼白的臉龐不見有生命的氣息。群眾陸續將白花放到老者身上,哭泣聲不斷,哀傷和悲絕縈繞於時間館裡。

年幼的夏馬西被這畫面所撼動,瞠大雙目環視四周。

『大家都在為長老而哭……』

這時,一富有魅力的青年走到高台上,群眾抬首心懷敬重傾聽。

「我們是記載宇宙的歷史和真相的記錄者,當中長老的貢獻眾多,他的研究讓一族得到了全新的變革。是他引領我們向前,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他的話語和指導,來吧,讓我們一起歌頌長老。」

青年率先領唱,群眾隨之跟隨。在悠揚的多重和聲共奏中,時間館的地面顯現出巨大法陣,現出陣陣光芒。神奇地,老者的身體逐漸枯朽化成星沙、轉化成閃亮的文字,融入時間館的牆壁上。

「關於他的一切將會烙印於時間館的記憶紗幕上,永遠留在我們一族的靈魂裡。」青年帶著哀傷地訴說,亦用這句話結束儀式。

群眾相繼離去,但唯獨夏馬西留在時間館裡,昂首仰望閃耀金光的記憶紗幕。

『我也想和長老一樣,讓大家永遠記著我。希望關於我的事物能永遠刻劃在時間的洪流中。』小小的夏馬西默默地握緊雙拳,『我要成為大家所敬仰、永垂不朽的歷史!』

之後,夏馬西積極學習,希望能找到足以讓她留名於史的研究,可是直至她長大了仍得不到滿意的結果——

刷——!

枱上各種書藉和器物全數被夏馬西掃落地上,房間變得杯盤狼藉,她氣沖沖地跑出房外,咬著指甲神經質地說︰「可惡!這種東西拿出來只會丟臉!我一定要找到更有代表性的……」

這時她瞥見不遠處有名女子站在高台上。女子似乎專注於其他事物中,沒注意到身後是凌空的台緣——
  
「哇呀——!」女子果真踩空,自高台往下掉,可能過於驚慌,她只能發出尖叫。

「嘖!」夏馬西拿出法杖在空中描繪陣式,瑪那凝聚成水流接住掉下來的女子。

「呼……嚇死我了。」水流送女子至地面後消失,她撫著胸口呼息,動作舉止帶著天真,有種莫名討喜的親切感,與高傲冷漠的夏馬西截然不同。

「你到底在幹什麼?竟然絲毫沒注意四周,掉下去時又沒立即施術法,要不是我出手,你現在已經死掉、化成沙塵了!」夏馬西雙手盤胸瞪視女子。

對方沒被夏馬西的怒氣所嚇倒,反而開心地笑起來,那笑容之璀璨把周遭點亮起來,「謝謝你救了我,我叫恩莉兒。」

「……夏馬西。」即使冷漠如夏馬西,也很難板著臉指責笑容可掬的恩莉兒。

「作為答謝,我將這個送給你。」恩莉兒從懷內拿出一個棕色的橢圓物,遞給夏馬西。

「這是……很久以前我們一族用來維生而食用的麵包。」夏馬西瞇著眼審視。

「對呀對呀,是我親手做的,很好吃喔。」

恩莉兒甜笑推薦,夏馬西卻推開恩莉兒的手,皺起眉頭說︰「我們已經不需要靠進食這種低等的方法來維生,只要描繪術式就能從大氣間擷取瑪那,便能取得身體所需的力量。」

「我知道喔。」恩莉兒收回麵包,笑容中帶著些許的滄桑,「可是有時候我會想,用遠離自然的方式生活,是否也讓我們遺忘了重要的事。」

「哼,追求革新和進化是生物的本能,是你太天真——」夏馬西的話被高台上的異響打斷——像某種生物咆哮和嘶喊的聲音。

『這……很難受……這是什麼聲音……有種難以名狀的壓迫感……精神好像都要被輾碎般……』夏馬西痛苦地摀住雙耳。

「糟了!差點忘了法陣還在啟動。」恩莉兒合攏食指和中指,將二指貼到嘴邊低喃出夏馬西聽不懂的語言,但她感受到那語言飽含超乎理解的威嚴和力量。
  
隨著恩莉兒的語音,巨大的法陣籠罩高台,那些使夏馬西痛苦的聲音便戛然而止。

夏馬西鬆開雙手,疑惑地問︰「這是怎麼回事?你到底幹了什麼?」

「嗯,很難用說話來解釋。」恩莉兒想了想,朝夏馬西伸出手,毫無防備地說︰「不如你跟我來看吧。」

在好奇心驅使下,夏馬西跟著恩莉兒登上高台,台底浮現樣式複雜的法陣,法陣內有五色的光霧在上方游走。

「這是……瑪那?不……怎麼可能的!要聚集如此大量的瑪那,過去就連長老也做不到!」

「其實我也失敗了很多次,但今次總算成功了。」恩莉兒輕敲額頭不好意思地說,可是她的話依然無法讓夏馬西釋懷。

『明明我們年紀相若,但為什麼……』夏馬西一時間難以接受,用複雜的表情看著恩莉兒問︰「……你搜集這麼大量的瑪那有什麼打算?」

「我呢,打算解構瑪那所盛載的記憶。」

「……什麼?瑪那不就是一種力量嗎?怎麼可能會有記憶?」

「不是喔,瑪那並不是我們想像中般只是單純的力量,它隱含著許多我們不知道的記憶,其實我小時候便有個想法……」恩莉兒走到法陣前,舞動法杖,五色光霧像受到吸引般游走到她的身上,最後在她的掌心凝聚成七彩的石頭。

「我們一族只專注於研究其他世界的事,但從來沒去理解自身的存在,不覺得這很奇怪嗎?我覺得理解我們的起源才算是真正見證歷史。」恩莉兒雀躍地說,沒發現夏馬西的雙眸閃過一抹詭異的光芒。

「……你還沒和長老他們匯報吧。」夏馬西問。

「還沒喔,因為現在還沒有很實質的證據。」

夏馬西忽然握住恩莉兒雙手,殷切地說︰「那……能不能讓我加入呢?我對你的研究很感興趣。」

「真的嗎?你也認同我的研究嗎?」恩莉兒興奮地回握夏馬西的手,激動地說︰「當然可以喔,歡迎你加入!」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