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

Floor 1 異常的不祥之力


恩莉兒: 因其都!你……你騙我!……果然你們歸者都一樣……是我大意……是我小看你們的奸狡……但這次我不會輸的……我會讓你們後悔!


在歸者據點的殿堂,恩莉兒朝因其都和蒼璧猙獰嘶喊。她右手握住陷進頸側的小刀,猛力拔出來——


噗嗤!血如泉湧,把恩莉兒的紗衣以及雪白的地毯浸染得墨紅。她艱辛地喘息,應該痛苦不已,但她揚起微笑。


恩莉兒: 別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我!


陰沉而不祥的氣息包圍恩莉兒,明明頸上所受的是致命傷,但她卻依然存活。


蒼璧: 『這傢伙不對勁……她現在鼓動的力量和之前不同……霸道而瘋狂……像要破壞萬物一切的強欲。』


因其都: 『難道是蘇因提過的……不妙!』


可是因其都察覺得太遲,恩莉兒鼓動的力量令元素顫動,如拜伏般凝聚在她身下,轉眼間化成殘破的肢節,重擊因其都所設下的結界。


嘩啦嘩啦!結界如被脆弱的玻璃粉碎破裂,不再受束縛的恩莉兒朝側門逃逸。


因其都: 『她一定去找幫手……不可以讓她逃掉!』


因其都反應迅速追上去,蒼璧見狀仍緊追而上,雙方你追我逐來到殿堂側門的廊道。


稍早,恩莉兒命所有代偶和歸者前去找尋依貝思,所以路途毫無他者,迴盪偌大空間的只有雙方的腳步聲,以及恩莉兒的喘息。


???: 嗚哇哇……


虛弱的嬰兒哭聲兀然躍現,引起雙方的注意力,大家全都轉過頭,看向分歧路口上,抱著嬰兒的依貝思佇立在那方。


然後恩莉兒笑了,像要撕裂臉龐般咧嘴而笑,與過去甜美含蓄的笑容截然不同,帶著讓因其都戰慄的陰森。


恩莉兒: 『呵,看來連命運都眷顧著我,我要你陷入絕望,因其都,這是你們欺騙我的代價!』



Floor 2 解放生命的代價


恩莉兒腳跟一轉改變方向,再度運轉剛才不祥的力量,那帶著詭秘如同肉塊的觸手冒出來,並襲向來不及防備的依貝思——


因其都: 咳咳——!


依貝思: 因、因其都……不……不要呀呀呀——!


為了阻止恩莉兒突襲依貝思,因其都沒有其他選擇,在頃刻間,他只能以自己的性命來交換——因其都的身體被肢節破壞,右半身被削去砸毀,仍能站著根本是個奇跡。


因其都: 『看來我……到此為止呢……但在回歸歷史星河前,我還有約定要完成……』


因其都: 蒼璧!破壞地面!


儘管蒼璧不明白因其都的目的,但依然遵從,因為他相信因其都、相信對方在生命最後的請求。


蒼璧凝聚全身力量,呼出足以撼動大地的龍嘯。嘯息轟向地面,碎裂開來,展露地底一角——那是囚禁南納等代偶的地下室!


因其都: 太好了,沒有猜錯位置……代……不,人類呀,帶著無窮可能性的物種,自未知的恐懼中解放吧。


恩莉兒: 你這傢伙……別妄想得逞!


恩莉兒想攻擊因其都,但有人阻止她——揮動大劍的依貝思!淚水不斷自她眼角滑落,但她依然強忍著悲傷。


依貝思: 我要保護因其都!我不會讓你傷害他!


因其都: 『呀……她到現在還沒改變……一直以來都為了我、想著我……我覺得很幸福……』


生命的力量逐漸溜走,但因其都覺得比任何一刻都滿足,他發動僅餘的力量,拿出剛才撮取恩莉兒的血液,低喃出啟動術式所需要的話語。


瑪那——亦即這個世界的元素感受到他的呼喚,紛紛墜落,構成閃耀柔光的術式,為疲憊的依貝思帶來熟悉的溫暖。


依貝思: 『那是因其都的體溫……讓我依戀不已的溫度……』


在那溫暖的支持下,依貝思戰力提升,相反恩莉兒因負傷的關係,陷入劣勢,終於在一次攻防下被依貝思擊中,甩飛至遠處,倒臥在沙礫中昏了過去。


戰意褪去,依貝思的視線終於能夠重回滿身鮮血的因其都上,難過在一瞬間從心底湧上,她衝上前把因其都擁入懷中。


依貝思: 因其都!


因其都: 呀……依貝思……你常常都說……要保護我,這次換我……去保護你,你和孩子都沒事……就太好了……咳咳!


依貝思: 對,換你去保護我們,以後也由你來保護我們,所以你沒事的!


因其都: 我本來……不知道甚麼是感情……是你改變了我,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中……


依貝思: 不要睡著,我不准你出現了後離開,求求你,不要離開我……嗚……


因其都: 不要傷心……我犯了罪……沒有阻止夏馬西和恩莉兒的惡行……這是我應得的……這樣就好了,只要你們能夠活得自由……


依貝思: 我的自由裡也要有你啊,我還有很多話還沒跟你說……不!不要!


因其都全身驟寒,聲音越來越微弱。依貝思本來緊緊掐住他的手,但那回握著的力度減弱,看著因其都的眼睛盡力逡巡過她的臉頰後慢慢閉合,終於最後一絲生氣也消散。


依貝思: 因其都——!


在她出生不久,因其都就在了,她的整個人生所有的事與因其都有關,那是如呼吸一樣理所當然的,所以她無法想像沒有了他的世界是怎樣,就像是此刻沒法再呼吸下去的感覺嗎?


失去了最後希冀的她渾身痙攣,身上所有傷痛都及不上那股如利刃般穿透胸肋的心痛錐心刻骨。像感受到母親的哀痛,在她懷中的嬰兒也啼哭起來……



Floor 3 我們所養大的怪物


因其都啟動術式,術式產生的光芒拂照地下室的所有代偶,解開囚禁他們至永絕黑暗的恐懼,坐在角落的男代偶也徐徐醒來……


南納: 嗯嗯……


蒼璧: 南納!你終於醒過來!


蒼璧不想打擾依貝思與因其都最後的話別,便索性潛到地下室察看被囚代偶的狀況。


南納: 蒼璧!你怎麼會來到這裡?其他代偶呢?他們沒事嗎——


蒼璧: 等等!你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我可答不了耶。


南納: 呀……對不起。


蒼璧: 不要緊,我和歸者因其都一起來的,他剛才成功解開了你們植入體內的恐懼術式——呀!


他們的對話被突如其來的劇烈震動所打斷,碎石自天花掉落,地面龜裂出大量的裂紋。


蒼璧: 一定是剛才我打碎地面時破壞了這裡的結構,這裡很危險!先叫大家逃出去再說!


在蒼璧和南納的呼喊下,代偶們在崩落的沙礫間逃出據點,並朝外面世界進發,當中包括抱著孩子的依貝思以及負傷的沙迪。


嬰兒: 嗯嗚嗚……


依貝思: 不用怕,媽媽一定會保護你的。


蒼璧: 是孩子在撒嬌嗎?我最擅長哄孩子,交給我來……誒?這……這是怎麼回事?


依貝思的孩子被黑霧氤氳遮掩著,雖然尚有呼吸起伏,但全身似是被虛空的黑暗吞併中,寸寸深入其中。目擊的蒼璧和南納無不驚呼,只有知道因由的沙迪黯然沉默。


南納: 這孩子……被不明的力量所侵蝕,這樣下去會沒命的!


依貝思: 不,我一定會拯救我的孩子,賭上我的命也要救回我和因其都的孩子。


蒼璧: 『有什麼辦法能保護孩子……保護……紋龍之力……說不定可以……』


蒼璧: 依貝思,我或許有方法,但不能保證成功,你願意賭嗎?


依貝思看著嬰兒,正拼命呼吸,像為了活下去要努力著。


依貝思: ……蒼璧,我相信你。


依貝思將孩子交給蒼璧,蒼璧把孩子安放在石頭上,便把手懸在孩子胸口上方,然後霍地一聲以龍爪割開手腕,龍血滴答滴答灑落在孩子胸口,暈眩出幽暗的光芒。


南納: 你在做什麼!


蒼璧: 我等紋龍一族以守護之力為優,以龍血灑於傷口說不定能見效。


南納: 可是你這樣失血……


蒼璧: 不過是一點血,沒大礙的。


蒼璧: 『求求你……一定要有效,要拯救這孩子……』


可能命運傾聽到他的祈禱,嬰兒的身體閃爍出柔和的光芒,本來往外蔓延的黑暗止住,更漸漸往內收縮!


依貝思: 太……太好了……



Floor 4 以諾破世


蒼璧的紋龍之血有效壓制嬰兒體內的力量,可是命運沒放過他們,一個惡夢剛完結另一個惡夢又出現。


恩莉兒: 依貝思,我親愛的代偶,你聽到我的聲音嗎?


南納: 這聲音……是恩莉兒!


沙迪: ……她用術式把聲音傳過來。


蒼璧: 那歸者……明明接連受了這麼重的傷,怎麼還沒死!


恩莉兒: 依貝思,你的小寶貝拿走了我重要的東西,不知你能不能交回給我呢?不交給我也沒關係,我會拿你們的兄弟姊妹打發時間,來,和他們打聲招呼吧。


艾絲翠: 不、不要回來……我沒事……呀——!


恩莉兒: 真是個壞孩子,今次就拿掉你的左眼作懲罰吧,之後要再拿哪個部分呢,就要看你兄弟姊妹的表現喔~


聲音戛然而止,讓人窒息的沉默壓在南納等人身上,直至她開口。


依貝思: ……回去吧。


依貝思: 『因其都用生命解放我們,我不能讓他的心血白費……我要拯救所有的同伴。』


南納: 嗯,那是我們的責任,是我們把這頭怪物養大。


沙迪: 對,不能對艾絲翠見死不救。


依貝思: 蒼璧,孩子拜託你了。


蒼璧: 放心交給我,我會帶著活蹦亂跳的孩子來找你們的!


依貝思揚起微笑,然後與南納等一眾代偶轉身回去那曾經囚禁他們的歸者據點,而留下來的蒼璧續以血治嬰兒。


蒼璧: 嗯……頭好暈,果然還是失血過多……不不不,只差一點點,我要努力。


終於在蒼璧的堅持下,那不祥的漆黑被壓制成功,不再於嬰兒體內蔓延。


蒼璧: 這……成功了!嬰兒現在沒事,先追上南納他們要緊!


蒼璧變回龍身,把嬰兒放到安全的位置後騰飛於天際,晃動間能看見安睡的嬰兒胸口上有個漆黑的星形印記……


召喚師: 那嬰兒身上的印記和我胸前的一模一樣……嗯……有什麼湧進我腦海裡……


召喚師的腦海此刻掠過許多人物和畫面,像雲煙似的,最後定格在一對年輕男女身上。


???: 你們的前路或許充滿苦難,但請別絕望,我的孩子,以諾,我會永遠守護你們……


???: ……我的小以諾,就算世界被摧毀也好,媽媽也最最最最愛你們喔~


年輕的母親笑得開懷,把臉湊過來孩子氣地與嬰兒磨蹭一番,那伴隨香氣的暖意宛如真實般重現於召喚師面前。剎那間他知道那是潛藏在靈魂深處的記憶、那是他剛誕生時的記憶。


強烈的喜悅與悲傷揉合,化成感慨的淚水自召喚師的眼角落下,他抬頭看起那聖潔的光芒,茫然地呢喃。


召喚師: 我……我就是那個嬰兒,我是歸者因其都和代偶依貝思的孩子……


???: 你終於想起來了,以諾。


以諾: 那是遙古時代的事情,怎麼會這樣,為甚麼我現在會在這……


???: 你是被命運挑中的孩子,也是拯救這世界的奇蹟……過去的命運還沒完結,來見證這旅程的終幕吧……

chapter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