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3

Floor 1 野心與支配


在因其都與蒼璧回到歸者據點不久,操控沙迪的魯利姆亦回來了。他憑恩莉兒給予的印記通過守衛的把關。本來想去找恩莉兒,但在途中見到獨自行動的撒達後便停住沙迪的腳。


魯利姆: 『那傢伙……手上捧著封印分靈的容器……嘰嘰嘰……』


魯利姆自沙迪的影子上冒出來,雙手攀上如同木偶的沙迪,揚起魔魅且帶著狂慾的笑容。


魯利姆: 『沒有結界擋住、恩莉兒不在……這是難得的好機會,質主的力量,就讓我收下來吧。』


微弱的腳步聲傳入撒達的耳裡,她隨即警覺地轉身——


魯利姆: 是我呀,你親愛的哥哥,別瞪著我吧。


撒達: 別裝了,我很清楚你的本性,沒事我要走,她還等著我把質主的分靈帶過去。


魯利姆沒有開口阻止,因為他知道撒達不會聽他的話,所以他用別的方法——右手捏了懷裡嬰兒一把。嬰兒吃痛放聲大哭,也令撒達停下腳步轉身走近魯利姆,俯視他懷內的嬰兒。


撒達: 這是什麼?


魯利姆: 是代偶交媾後誕下的生命,我看著覺得蠻有趣便抓回來打發時間,你有興趣的話我可以分一條腿給你呀~


撒達: 哼,我對髒東西沒興趣。


嬰兒的哭聲蓋住了周遭的聲響,也讓撒達無法察覺到身後逼近的危機,但魯利姆察覺到,所以他沉下神色發出警告。


魯利姆: 撒達!小心後面!


Floor 2 命運匯集


聽到魯利姆的呼喊,撒達迅捷側身避過襲來的彎刃,她瞥向後方,見到襲擊自己的元凶——標註上號碼的代偶。


撒達: 『劣等的生物竟敢反抗!就讓死亡來終結你吧。』


撒達鼓動力量,大量的蟲子冒出來攀爬至代偶身體,使他無法動彈,撒達用力踢向代偶腹部,對方被擊飛撞至柱身,砸出一個洞後滑落,一動也不動。


敵人倒下讓撒達繃緊的神經放鬆下來,她沒防備轉身回去——刷!肉體被貫穿的聲音劃破了安靜。撒達看著魯利姆刺穿自己心臟的右手,確切感受到依附於心臟遠古惡魔的源核——胚胎被貫穿。她臉容扭曲瞪住對方。


撒達: 魯……利姆……你!


魯利姆: 哥哥的戲演得不錯吧,呀呀~這樣我就能得到質主的力量了。


撒達: 即、即使我死了……我也不會讓你得到質主的力量!


撒達運轉體內最後的力量,把盛載分靈的容器捏破,被血染的右手握住分靈,並將它塞進魯利姆手中的嬰兒上!爆風震開,嬰兒滑落,但落地前被一股紫霧托起安全著地。


???: 哇哇呀——!


體內突然湧進龐大的力量,嬰兒無法承受放聲啼哭。魯利姆預料不到這突如其來的展開,驚訝得瞠目,下一刻深邃憤怒湧上胸懷,嬉皮笑臉不再,只餘殺戮的猙獰。


魯利姆: 撒達你這混帳……到死都還要違逆我嗎?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魯利姆瘋狂大喊同時鼓動體內的力量,地面的黑影激烈震動,最後化成無數枝尖刺唰地一聲刺進撒達身上,潔淨的地板被撒達的血噴灑得豔紅。


撒達: 嘻嘻……你永遠……都不會得到祂的眷寵……永遠也不!


語畢,撒達便化成塵粒消散,但她的話語像詛咒般纏繞上魯利姆。他難以壓抑奔騰的思緒和狂亂,雙手用力挖抓臉龐,在白晢的肌膚上留下多道血痕,但這仍無法止息他的憤恨。


魯利姆: 可惡可惡可惡!我要得到質主的力量!我要支配這至高無上的力量!


魯利姆瞥向仍嚎哭不已的嬰兒,其身體染上極黑的色彩,但那極黑中流轉如星星的芒光。看著那神聖的虛空,魯利姆兀然揚起笑臉。


魯利姆: 對了……只要把這傢伙吞下去就成……吞下去,連同體內的質主一起化成我身體的一部分……


然而在魯利姆的手碰到嬰兒前,一把金屬巨劍自遠方擲來,俐落地切去魯利姆的右腕。


魯利姆: 嗚哇!是誰……是誰?


???: 我不會讓你傷害我的孩子!



Floor 3 對原則的堅持


魯利姆: 為什麼你還活著……那傢伙不是殺了你嗎?


依貝思: 是沙迪保護了我。


依貝思: 『還有他……歸者金固……』


時間回溯至依貝思被沙迪擊落崖下大海,她游回岸上之後。依貝思第一時間回去放置嬰兒的樹洞,但樹洞一片空蕩蕩。


依貝思: 不在……為什麼不在?難道被野獸……不!可能、可能是我記錯了,我再找——


???: 你不用再找了,你的嬰兒被帶走了。


依貝思: 你是……歸者金固……是你帶走我的孩子嗎?


金固: 不是我做的,是襲擊你和沙迪的那傢伙做。


依貝思: 『他為什麼要抓走我的孩子……不管了!我要儘快趕過去,救回我的孩子!』


依貝思轉身正要離開之際,金固卻拉住了她,依貝思轉身並用小刀抵向金固的頸邊。


依貝思: 你想做什麼?


金固: 噯噯噯,冷靜一點,我可是想給你一點幫助。


依貝思盯住金固好一會兒,才慢慢鬆開手。金固從腰間的布袋掏出數塊金屬,捧在雙手裡。


金固: 好了,來看看我做的奇蹟吧。


金固呢喃出神奇的話語,瑪那在他雙手上凝聚,閃耀出璀璨的光芒,下一刻金固手上的金屬化成了鋒利的巨劍。


金固: 來,這是你慣用的武器,應該對你很有幫助吧。


依貝思: 你……為什麼要幫我?


金固: 因為我討厭恩莉兒。


依貝思: 誒?她不是你的同伴嗎?


金固: 那對我沒關係,我喜歡精彩的遊戲,所以最討厭想勝出遊戲,卻打從一開始便沒下場參與的傢伙,那實在太無趣了。


金固把依貝思的武器遞過去,揚起玩味的笑容,彷彿一切在他眼中都不過是令遊戲變得好玩的棋子。


金固: 所以我來幫你,讓你能把她也拉進遊戲內,這樣遊戲才能更加精彩。


儘管依貝思不認同金固的話,但眼下她沒有其他選擇。她接下武器以及金固的布袋後,便急不及待趕路。


依貝思: 『求求你,一定要趕上!』



Floor 4 別少看我們


過去的回憶消散,回到此刻劍拔弩張的對峙。


魯利姆: 沙迪保護你……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他明明已經被我支配住!


依貝思: 別少看我們!我們才不會屈服!


魯利姆: 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我一定要撕裂你的嘴巴!


魯利姆與依貝思展開激戰,你來我往,周遭的牆壁出現多個坑洞,碎石橫飛,塵土飛揚,戰鬥很快分出了優劣。


依貝思身上的傷口越漸越多,加上生產後的勞損還沒恢復,臉上漸露疲態,揮劍的力量亦減弱不少,魯利姆覺察到依貝思的弱點,加重密度攻擊,終於——


依貝思: 嗯呀——!


魯利姆: 呼……你挺頑強呢,但也到此為止了。


???: 對,不過要終結的是你。


一道男聲響起,伴隨男聲的是金屬聲碰撞的鈍音,依附了元素的鎖鏈悄然綁住了魯利姆的四肢。:


依貝思: 沙迪!你還活著!


魯利姆: 『嘖!剛才撒達的攻擊解除了我對他的控制。』


儘管沙迪還活著,但此刻的模樣離死亡差不了多少——右臂左腳骨折、肋骨也斷了數根,左眼被割破,鮮血流滿臉,他仍能動得了恐怕是靠意志所支撐。


魯利姆: 混帳混帳混帳!你們只不過是工具、只不過是卑劣低等的生物,我才不會輸給你們!


沙迪: 我、我們不是工具!


依貝思: 對呀……我們……是人類!是這個世界孕育、能夠親手開創未來的原生物種!


依貝思勉力站起來,同時鼓動力量舉起大劍。刷!大劍刺進魯利姆的左胸。依貝思並不知道遠古惡魔的弱點在心臟,但戰鬥的本能使她察覺到——魯利姆一直下意識護住左胸的心臟位置。


魯利姆: 不……不可能……我怎麼會——


魯利姆的話還沒說完,他的身體已經化成灰塵,隨風而散去。


依貝思: 『孩子!』


依貝思焦急地一跛一跛地走到躺臥在地面的嬰兒前,卻因眼前所見而震驚——嬰兒的身體被陷進胸前黑塊所吞蝕,那虛無的漆黑由胸口往外延伸,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依貝思: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孩子……


沙迪: 『不單是身體變黑,氣息變得這麼微弱……』


依貝思: 不……我要想辦法救我的孩子……對了!因其都!因其都一定有辦法!我要去找他!


依貝思抱起嬰兒打算行動之際,沙迪瞥見她的手腕,雙目瞠大,臉色慘白地連忙抓住她。依貝思回望,霾影掠過她的眼睛,她了然地微笑。


依貝思: 嗯,我知道,沒關係的,現在最要緊是救回我的孩子。


沙迪只能黯然鬆開手,看著那道嬌小卻又無比堅定的身影,沙迪只覺眼眶一熱。


沙迪: 『命運呀,為何你要對我們如此殘忍?』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