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

Floor 1 潛行微伏


男子熟稔地穿過森林、來到建於隱處的建築物,駐守在建築物的兩名代偶見到男子便立正,正要鞠躬之際,男子揚手阻止並開口詢問。


因其都: 恩莉兒在哪裡?


代偶: 思莉兒大人身體不適,現在正於房中休息,需要我通知她嗎?


因其都: 不用了,我回房進行術式的研究,你通知所有代偶不要打擾我。


代偶: 是,遵命。


因其都邁腳向前,沒為意代偶的羽飾輕輕擦到手腕的鐲子——

???: 阿——嚏!


不知打哪傳來的噴嚏聲一瞬間讓氣氛凝固,代偶們露出警戒的神情。


因其都: 『這……再不想辦法恐怕會穿幫……』


因其都: 阿——嚏!阿——嚏!


因其都立即打了數個噴嚏,動作和聲音都極其誇張,像要強調噴嚏是他打的。


因其都: 咳咳……看來最近太費心思去研究,身體似乎受不了……

代偶: 這……請因其都大人多多保重。


在因其都迅速反應下,總算成功蒙混過去,但為免被發現,他急步前行,直至回到房間關上門那一刻才吐出屏住的那口氣。


同一時間一陣雲霧自因其都手鐲冒出,轉眼間手鐲化成人形的男子。


蒼璧: 呼~剛才嚇得我全身鱗片都要豎起來了。


因其都: ……誰叫你這麼沒用……


蒼璧: 誒?你剛才在說什麼?


因其都: ……沒什麼。


蒼璧: 嗯……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解開代偶植入體內的恐懼術式需要恩莉兒的血,要不然我們現在過去拿?


因其都: 不,這樣會打草驚蛇,也不知道南納他們現時怎麼了,先找他們的所在地看看情況再說吧。說起來,你真的有辦法找到他們嗎?


蒼璧: 當然!我就怕會發生這種事,所以之前已經教曉了南納吹龍哨之聲。



Floor 2 約定與你走遍世界


繁星點綴於夜幕上,灑落聖禮般的光芒,照亮在山腰平地上的兩道影子。一道較修長的影子揮動等身長的槍枝,另一道較健壯的身影操縱元素化成風捲,靈巧避過對方的攻擊。


兩者你來我往,攻防交替,與其說他們在戰鬥,倒不如像在進行某種舞蹈,那姿態優美得讓觀者目不轉睛,最後少年以槍枝成功指向健壯青年的額前,這場舞蹈才中止。


蒼璧: 哎呀~又是我輸,南納你果然很強。


南納: 不,論實力的話,蒼璧絕對是我之上,更何況你還沒變成龍形,你輸給我只是因為你太溫柔了。


蒼璧: 誒?


南納: 我們戰鬥組的代偶自誕生以來,便接受擊殺敵人訓練,排除自身的情感,為了戰勝而不惜一切,就連自己的性命都……那時的我覺得理所當然,直到遇上你,我才曉得原來戰鬥並不是一切。


蒼璧: 南納……


南納: 無論如何,我也要用我這雙手去解開對我們的束縛。


蒼璧: ……是明天吧,要拐走那個叫金固的歸者,但作為誘餌的你萬一被發現可會很危險的。


南納: 那也沒辦法吧,除了我之外根本沒其他選擇。


南納的話沒能消除蒼璧的不安,他腦內盡是不好的想像。


蒼璧: 『雖然炎蒲說過絕不能這樣做,但眼下情況不同,總之做了再說,之後炎蒲要打要駡也沒關係!』


蒼璧捏緊拳頭下定了決心後,湊近南納旁邊,單手壓住南納肩膀,然後——


南納: 哇呀——!你你你你、你幹嘛在我耳邊吹氣!


南納整張臉通紅,既羞又惱地瞪住蒼璧,蒼璧卻把食指放到唇邊示意南納噤聲。南納感到疑惑,但仍噤聲靜下來,然後隨即因所感知的事物而震驚。


南納: 這是……什麼聲音?好熟悉……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聽過……


蒼璧: 那是元素的聲音,不是所有物種都能聽得到,剛才我把龍息吹進你耳內,你才能聽到這些聲音。


南納: 這……太神奇了!


蒼璧: 本來這不該傳授給他族,但我怕明天你出什麼意外……現在只要你吹響龍哨,我便能找到你了。


南納: 龍哨?


蒼璧: 對呀,就是這個。


蒼璧吹起哨聲,那聲音既纖細且柔美,像在訴說著世界的記憶般。南納閉目傾聽,哨聲消散才慢慢張目。他昂首看著那滿載星芒的天空,慨嘆起來。


南納: 原來世界還有這麼多我不知道的事……真想親眼去看一遍呢。


蒼璧: 那……等一切都結束之後,我帶你去看吧,變成龍的話去不同地方快很多呀。


南納: 真的嗎?好呀,那旅程中就由我來保護你吧。


蒼璧: 不過要記得帶上足夠的食物才成,不然某個人可會餓肚子。


南納: 你這傢伙!


蒼璧和南納相視而笑,蒼璧伸出右拳朝南納晃晃,對方隨即明瞭他的意思,同時伸出左拳——啪!他們以拳相抵,各自揚起燦爛的笑容。


蒼璧: 等一切結束之後,我們就要一起走遍整個世界!


南納: 約好了,絕不可以反口!



Floor 3 無論如何


在因其都的房內,蒼璧道出過去與南納的回憶,因其都聽過後盤起手思索。


因其都: 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南納吹出歸者和代偶聽不到的龍哨,你就知道他的所在地。


蒼璧: 對呀,事不宜遲,待我先吹起龍哨,南納聽到之後一定會回應我的。


蒼璧深吸一口氣,吹出龍哨,可是過了好一會依然沒得到回應,隨著時間的流逝,蒼璧的臉色越發凝重,終於因其都看不過去開口。


因其都: 住手吧,恐怕他已經——


蒼璧: 不!不可能!


蒼璧: 『我們還沒實現那約定,南納不會有事的!』


蒼璧繼續吹起龍哨,或許他的拼命打動了命運,終於他聽到了回應,微弱得幾不可聞的龍哨。龍哨似是南納費盡全身力氣吹出,顫抖著,且極輕。


蒼璧: 有了!有回應了!


因其都: 在哪裡?


蒼璧指示因其都龍哨的方向,有數次哨聲幾近死絕,但蒼璧沒有放棄,持續吹起龍哨,也因為他的堅持,他們終於來到了歸者據地的地底,一個連因其都都不知道的密室。


因其都擊倒守衛的代偶,化成因其都手鐲的蒼璧隨即變回人形、打開門衝進去。


蒼璧: 艾絲翠!南納!


可是回應蒼璧的只有死寂,在地下室內數十名的代偶對蒼璧和因其都的出現絲毫沒有反應,如同虛脫般盤坐在地上,口呆目瞪看向前方。


蒼璧: 『這到底是……南納!』


蒼璧慌張回盼,目光穿越整個地下室找到了位於角落的南納,他連忙走過去。南納的目光一片朦朧,全身放軟倚在牆邊。蒼璧抓住南納晃動,但依然無法搖醒對方。


因其都: ……恐怕恩莉兒加強恐懼術式的效果,讓他們陷入永不完結的恐懼之中……


蒼璧: 怎麼可以……這太殘忍了!


忽然微弱的哨聲躍進蒼璧的耳內,那是南納吹奏的,他將所有的力氣咽入喉中,吹出來。


蒼璧: 『即使被奪去了意志,你也沒忘記了我們的約定……』


蒼璧: 放心吧,南納,我一定會解開你們的束縛!



Floor 4 被制伏的陰謀


在粉飾得明亮的殿堂,堂內空無一人,除了一名粉髮女子。她坐在堂中央的王座上,嬌媚地撓起長腿,秀麗的臉龐挾著甜蜜的笑容。


然而,這抹笑容卻隱含不祥的魔性,不,更準確來說是應該是長年積累的憎恨。不久,褐膚男子拖著一名黑髮男子走進殿堂內,停在堂中央。


恩莉兒: 哎呀~因其都,你回來了呢,聽聞你好像有收穫。


因其都: 對,我抓住了之前鬧事的紋龍。


因其都粗暴將黑髮男子甩到地上,對方發出一聲痛呼。


恩莉兒: 不愧是因其都,果然沒讓我失望。


因其都: 我已經封住這紋龍的力量,他無法變回龍身,恩莉兒,你討厭他們一族吧,我特地把他活捉回來,好讓你來給他最後一擊。


恩莉兒: 嘻嘻~太好了,我正想來試試這把以元獸之血新製的武器。


恩莉兒自王座站起來,緩緩走下台階朝因其都走去。


因其都: 『差一點點……只差一點點……』


可是恩莉兒的步伐在台階下便停下來,看著因其都微側起頭來。


恩莉兒: 對呢,我差點忘了問你,因其都,我記得你挺中意一個叫依貝思的代偶。


因其都: 嗯……她怎麼了?


恩莉兒: 沒什麼,我討厭她,打算殺了她,你會不會不捨得呀?


因其都: 不捨……怎麼可能,正因為中意,所以我更加無法原諒……恩莉兒,你應該知道我最憎恨什麼吧?


恩莉兒: ……愚眛無知。


因其都: 呵,果然還是你最了解我,依貝思身為工具,只要乖乖受我寵愛便可,可惜她卻作出愚蠢的選擇——她背叛了我。


因其都: 唉,是我一時昏頭,以為她能理解我等歸者的超然,結果卻帶著這骯髒的紋龍來……嘖!真礙眼!


因其都睥睨躺在地上的蒼璧,拔出腰間配刀洩恨般刺進蒼璧的肩頭,血花四濺,把雪白的地毯染得澄紅。


蒼璧: 嗯呀!


恩莉兒: 哎呀,不要殺了他,我還要拿來試刀喔~


恩莉兒放下戒心,重新邁步走到蒼璧面前,卻感到頸側兀然傳來一陣劇痛——蒼璧抽出本來刺在肩頭的刀,並反手迅速刺向恩莉兒。


恩莉兒: 嗯嗚……你……


蒼璧: 為你所做的付上代價吧!因其都,動手!


蒼璧運轉元素,雲霧溢出覆蓋其身,轉瞬間變回龍身飛離原地,同一時間因其都呢喃,吐出神奇的語言,隨即瑪那凝聚並在恩莉兒四周形成結界,將她囚住!


恩莉兒: 因其都!你……你騙我!……果然你們歸者都一樣……是我大意……是我小看你們的奸狡……但這次我不會輸的……我會讓你們後悔!

chapter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