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

Floor 1 脆弱與堅強


依貝思和沙迪目送因其都和蒼璧離開後,嬰兒彷彿感到寂寞似的嚎哭起來。依貝思愣了愣,心裡生出某種直覺,與嬰兒心有靈犀。


依貝思: 沙迪,你可以背向我一下嗎?


沙迪走到稍遠的樹上,但依然全神貫注,警戒著四周防範敵人來襲。依貝思寬衣,哺乳以撫慰嬰兒,嬰兒吸吮到母乳便安靜下來。


從沒有人教導過她能這樣做,但她竟如此自然就懂得滿足嬰兒的需求,或許這就是母親的本能。沒多久,嬰兒在飽腹過後便徐徐睡去。


依貝思: 沙迪,已經可以了。


聽見依貝思的話,沙迪徐徐走來,但在見到沉睡的嬰兒後腳步卻頓住了。


沙迪: ……孩子還好嗎?


依貝思: 嗯,很健康呀,胃口也很好。


沙迪: 那就好。


沙迪溫柔俯視嬰兒,微微勾起嘴角,露出罕有的微笑。依貝思轉動眼珠子,一副精靈古怪的模樣——即使身為母親,依貝思依然保有少女的純真一面。


依貝思: 沙迪這麼喜歡……要不然你也來抱抱看。


依貝思把嬰兒抱到沙迪面前,對方像受驚急急後退,略顯慌張地搖手拒絕。


沙迪: 我……笨拙,怕弄傷孩子。


依貝思: 唉,沙迪還是老樣子,總把自己喜歡的事物當成易碎品,對維蘭瑟也一樣——


沙迪: 不!我沒有覺得維蘭瑟脆弱!


似乎察覺自己過於激動,沙迪尷尬地輕咳一聲,降低聲量澄清。

沙迪: 我只是……覺得我不配站在她身邊,再者對她而言,我只是排解她需要的工具——嗯呀!


依貝思唰地一聲站起來,左手狠狠地捏住沙迪的臉頰,瞪大圓目鼓起雙腮,像在生氣的小倉鼠般恁是可愛。


依貝思: 維蘭瑟明明這麼喜歡你,你竟然說這種話!沙迪你這個大混帳王八蛋悶騷男!



Floor 2 戰鬥組最強


沙迪: 誒?


聽到依貝思的話,沙迪驚訝瞠目,見到他遲鈍的模樣,依貝思也生不了氣,無奈地鬆手。


依貝思: 你真的沒察覺到嗎?


沙迪: 這……怎麼可能?像我這種毫無個性的代偶,維蘭瑟怎麼可能喜歡上呢……


依貝思: 你——哼,果然你們這些男的都一樣,就是愛鑽牛角尖,總之維蘭瑟一定是喜歡沙迪的,否則那時怎麼可能會那樣做!

沙迪: 那時是指什麼時候?


依貝思: 呃……就是那個時候!那個……你和維蘭瑟在……做小孩的時候!


依貝思回想起來頓時覺得羞愧,臉頰泛起紅霞,因為當時尚不懂情事的她天真地向維蘭瑟請教,現在的她已經理解那件事的意味。


被依貝思的害羞所感染,沙迪也覺得不自在起來。


沙迪: 哦,是那個時候……所以到底維蘭瑟做了什麼?


依貝思: 當時整個過程她都用身體擋住我的視線,讓我只能看到她,這強烈的佔有慾不是證明了她喜歡你麼?


沙迪: 維蘭瑟她……我一直以為,想要擁有的只是我。原來我和她都有同樣的想法……但現在知道又如何呢?我連會否再見到她也不知道——


依貝思: 一定能見到!因其都會拯救大家,讓大家能夠自由地活著!


依貝思揚起燦爛的笑容,雙眸搖晃希望的光芒,撼動沙迪的內心,依貝思積極的思想感染著他。


對,儘管依貝思看似柔弱不堪,她卻是戰鬥組最強一員,因為她擁有比誰都更堅定的意志、更積極的思想,在戰況陷入劣勢時仍揚起笑臉為大家打氣,仍不服輸尋找更好的戰略方法。


依貝思: 再次見面的時候,一定要把你的心情告訴她喔~

沙迪: 嗯,我會的。


嬰兒: 嗚哇哇!嗚哇!


依貝思: 哎呀!難道是我們太吵了嗎?


懷中的嬰兒哇哇大哭,依貝思連忙低頭哄撫,因為過於專注嬰兒的關係,而沒察覺到流轉在空氣中的異樣氣息,但沙迪感知得到。擅長潛行伏擊的他捕捉到那詭秘的扭曲。


沙迪: 『依貝思有危險!』



Floor 3 意志的反抗


察覺危機逼近,沙迪立即反應撲過去推開依貝思,同時轉身舉起雙臂防禦襲擊,然而襲來的並不是猛烈的攻擊,而是一道自樹叢中躍現的黑影。


那抹黑影如鬼魅般快速移動,最後噗通一聲跳進於沙迪的影子內。


沙迪: 『那黑影……消失了……這是怎麼回事?』


???: 『就是我的黑影與你的影子融為一體喔~』


沙迪: 『什麼——身體動不了……嗯!』


依貝思: 沙迪!你怎麼了?


沙迪全身僵硬、臉容猙獰,令旁觀的依貝思憂心想走過去,沙迪卻踉蹌退後,蠕動嘴巴吐出窒礙的警告。


沙迪: 別……管我……快逃!


依貝思: 誒?


???: 噯噯噯,真令我驚訝,想不到你竟能抗衡我的控制。


元凶——遠古惡魔一員的魯利姆自沙迪影子冒出半身,白晢的雙手攀爬沙迪身體,沙迪無法反抗,只能任由對方觸碰。


魯利姆: 只不過是被製造出來的工具,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烈的意志?呀~真有意思,來看看我的力量強還是你的意志堅定吧。


魯利姆鼓動力量,地面的影子如被灌注生命般撐起來,慢慢吞蝕沙迪。


依貝思: 沙迪!


沙迪: 逃……依貝思……快逃!


依貝思: 可是——


沙迪: 別管我!帶著孩子快逃!


在沙迪的催促下,依貝思終於轉身抱著嬰兒往森林方向逃,可是生產後的疲憊消耗依貝思的體力,她的速度越來越慢。


依貝思: 『這樣下去對方一定會追上來……』


依貝思看著懷內的嬰兒,嬰兒哭累了正酣睡,看著那平和的睡臉,依貝思溫柔地笑了。


依貝思: 『至少要保護孩子……那黑影的目標是我,所以只要以我作誘餌……』


依貝思把嬰兒放到隱蔽的樹洞、留下記號後,毅然轉身朝樹林的盡頭跑去。當她來到面海的崖邊時,被魯利姆控制的沙迪出現了。


依貝思: 沙迪!快醒過來!


沙迪: ……


魯利姆: 沒用的,他已經被我的影子全都吞進去了,來,為我殺死她吧。


Floor 4 被帶走的新生命


隨著魯利姆的指示,沙迪揮動覆蓋暗元素的彎刃,鋒利的刀刃如靈動的長蛇襲向依貝思。依貝思彎腰避過,但下一波的攻擊接踵而來,使她無法喘息。


依貝思: 嗯呀!


鏗鏘一聲!依貝思拔出護身用的短刃擋住沙迪的彎刃,但還沒恢復的身體使她無法穩住下盤,狼狽跌坐崖邊,海邊吹送的強風把依貝思的短髮吹打得凌亂。


魯利姆: 嘻嘻~來給她最後一擊吧,我的新玩偶。


沙迪如扯線的木偶來到依貝思面前,提起彎刃,正要刺向依貝思——


沙迪: 『不、不可以!我……和他們約好……要去保護他們……即使用上我的生命!』


沙迪彎身貼近依貝思,同時將手上彎刃刺進依貝思胸前,下一刻鮮血噴濺,沙迪繼續施力,把依貝思整個人推出懸崖——


依貝思: 這……


沙迪: 活……活下去……


沙迪用力一推,依貝思被推出崖邊,她嬌小的身子直往下跌,沒入翻騰的巨浪裡。


魯利姆: 這樣就完成那傢伙交待的事……而且今次還有格外收獲,竟然找到這特別的玩偶,不愧是戰鬥組的代偶,實力比起之前操控的代偶厲害得多,只要好好利用的話……


魯利姆滿意地微笑,並操控沙迪回去歸者的據點,然而期間卻因某聲音而止住。


???: 嗚哇嗚哇!


魯利姆: 是什麼聲音?


嘹亮的啼哭引來魯利姆的關注,他控制沙迪尋找聲音的來源,很快便找到了——躺在樹洞裡的嬰兒。


魯利姆: 這是……代偶交媾以後所產生的生命……


魯利姆: 『這東西挺有趣……脆弱得不堪一擊,卻還是為求生而嚎哭……反正那傢伙只叫我殺死那個代偶,就讓這東西來做我的玩具吧。』


然而,心情愉悅的魯利姆斷然不知道,他以為已經殺死的代偶依貝思卻仍然在生。


依貝思: 咳咳——!


墜落海浪中的依貝思拚命游,終於遊至崖下的淺灘,保住一命。她拚命地喘氣,看著完好無缺的胸前。


依貝思: 『是沙迪救了我……』


那時候沙迪在最後關頭,借位把彎刃刺進自己的手臂,讓魯利姆以為沙迪成功刺殺依貝思。依貝思爬起來,晃悠欲倒地奔跑。


依貝思: 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候,我要儘快找到因其都和蒼璧,讓他們去救沙迪!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