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

Floor 1 反覆的陣痛


因其都: 依貝思,別怕,我在這。


依貝思: 痛……好痛……嗯!


在幽靜的湖泊旁,依貝思左手緊緊攥住大地,指腹握得發白,右手撫著腹部痛呼,全身因連綿不斷的陣痛而冒出冷汗。因其都撫上其腹,欲給她精神上的支持。而在旁的蒼璧看著自己都覺得難受,終於忍不住開口。


蒼璧: 因其都,她好像很痛苦,這樣沒事嗎?


因其都: ……她陣痛的間隔越來越短,根據之前看過的文獻,應該要準備生產!


蒼璧: 生產?你是說她肚內的生命要出來嗎?那……要怎麼做?我們又要做什麼?


因其都: 我……不清楚,我們一族已很久沒用自然方法進行繁殖……對了,你們紋龍知識廣博,應該知道做法吧。


蒼璧: 別胡說!我們紋龍自龍卵誕生的,怎麼可能知道!


因其都: 呿!真沒用……


蒼璧: 嗯?你剛才在說什麼?


因其都: ……沒什麼。


蒼璧: 唉,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這下要怎麼辦才好?


在蒼璧和因其都束手無策之際,自陣痛中清醒過來的依貝思抓住因其都的手,氣若浮絲地低喃。:


依貝思: 抱我……抱我進湖裡……


因其都: 湖?我想起來,書中提過水中的吸力有助生產……蒼璧,過來幫我把依貝思抱進去。


蒼璧: 誒?哦、哦……



Floor 2 在祝福中誕生


因其都與蒼璧合力把依貝思抱進湖裡不久,陣痛再次襲來,這次的波動更為激烈。依貝思痛呼,仍帶有稚氣的臉龐蒼白如紙,但她依然咬緊牙關忍耐,終於撐過多番疼痛的煎熬——


???: 嗚哇、嗚哇哇~


嬰兒嘹亮的哭聲響徹整個湖泊,為這片即將陷入混沌和災難的土地帶來朝氣。因其都小心翼翼地抱起脆弱的小生命,感受來自那柔軟小巧的身體傳來的溫熱。


因其都:『這是……我和依貝思所孕育的生命……延續過去與未來的奇蹟……』


這個感悟撼動因其都本來平靜的情感波瀾,此時難以形容的情感如巨浪翻騰,化成炙熱的淚水湧上因其都眼眶。這是自懂事以來因其都久違的眼淚,啪塔啪塔地滑落,無法止息,如同他胸懷的感動。


依貝思:因其都,怎麼了?是哪裡受傷嗎?


依貝思緊張地撐起身關切因其都,但還沒弄清楚因由便被因其都抱入懷裡。


因其都:謝、謝你,依貝思,謝謝你……嗚……


依貝思:嘻嘻,因其都好奇怪呢,明明要道謝的是依貝思喔……嗚……


依貝思說著說著也忍不住熱淚盈眶,緊緊回抱著因其都放聲大哭。儘管已為人母,但依貝思依然天真單純,稚嫩的她要獨自面對恩莉兒以及歸者們,想必承受巨大的壓力。


蒼璧:『他們就像紋龍的陽守般互相守護、相知……』


在旁看著因其都一家人的互動,蒼璧無法不想起自身的缺陷,但此時的他已不再為這缺陷而感到絕望,因為有不同的存在填滿了那個空洞。


蒼璧:『龐貝……巴哈姆特……我不會辜負你們,我要打倒那些歸者,拯救南納和所有物種,讓和平再次降臨這片大陸!』



Floor 3 被填滿的空洞


蒼璧: 因其都,我們——


因其都: 不用說,我明白。


因其都安頓好依貝思,把嬰兒放到她身旁,自己坐到她後方,右手溫柔地輕撫她的頭髮,臉容卻異常凝重。不用蒼璧提醒,因其都十分清楚,反抗恩莉兒的南納等代偶現時的處境非常危險……


因其都: 『我們應該儘快回去拯救南納他們,但是……依貝思……』


像感受到因其都的猶豫,依貝思握住因其都的手,揚起柔美的笑容。


依貝思: 因其都,不用擔心我,請你去救南納他們吧,因為他們挺身而出,我們的孩子才能平安誕生。


因其都: 可是你身體還很虛弱,萬一我們離開後,你遇到歸者或野獸,根本無法反擊。


蒼璧: 『因其都說得對,那些歸者還在搜索著依貝思,一旦找到了恐怕會被抓住,假如有誰能代替我們守護她……呀!』


蒼璧: 我想到了!


之後蒼璧拋下一句「很快回來」便鑽進樹林裡,因為變成龍身會惹來注目,所以蒼璧只以人形行動,而不明蒼璧目的的因其都只好等待。


在等待期間,因其都照料依貝思,同時為嬰兒洗淨身體,但全身神經仍保持警戒,所以當樹林沙沙作響一刻,他立即挺身擋在依貝思面前,更準備攻擊——


???: 等、等等!是我,蒼璧,不要攻擊呀!


因其都: ……你旁邊的那位是誰?


蒼璧正要回答,但依貝思卻搶先一步,她瞠大雙目,震驚地低呼。


依貝思: 沙迪!但你……不是已經……


沙迪: 南納救了我,我一直潛伏在外面調查歸者的底細。


依貝思: 太好了!假如維蘭瑟知道你還在生,一定很高興!


沙迪: 『但我還有機會見她嗎……現在不是想這個時候。』


沙迪以略帶敵意的眼神盯著身為歸者的因其都,同時沉聲問道。


沙迪: 蒼璧,我一直聯絡不到南納他們,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



Floor 4 營救計劃


蒼璧將南納等反抗恩莉兒一事告知沙迪。對方聽後沉下臉龐,因為沙迪比任何一位代偶更清楚恩莉兒的殘忍。


沙迪: 南納他們很危險,得儘快救他們出來。


蒼璧: 嗯,我和因其都也是這樣想,但他很擔心依貝思和小嬰兒,所以才找你來保護他們。


沙迪: ……但你們打算怎麼救南納他們?只要有那個恐懼術式存在,我們便無法逃過那傢伙的束縛。


因其都: 我有辦法解開那個術式。


蒼璧: 真的嗎?可是叫金固的歸者說那術式已被恩莉兒修正了,連他都解不開……


因其都: 即使夏馬西及恩莉兒做了修正,術式的基礎不會改變,而那個基礎是我創構的——嗯!


依貝思: 因其——嗯!


蒼璧: 依貝思你別亂動!


沙迪無法壓下內心的憤怒,衝過去扯起因其都衣領,因怒意而變得粗重的氣息直襲因其都。


沙迪: 為什麼你要創構這種惡劣的術式?是要彰顯你們歸者有多麼優秀嗎!結果你還是和其他歸者一樣,視我們代偶為工具吧!


因其都: ……你說得沒錯,一開始我也和其他歸者把你們視作工具,但是現在已經不同了,我比誰都更明白,你們是擁有思考和靈魂的物種,是我們歸者的過去——被稱為人類的物種。


因其都毫不畏懼迎上沙迪的怒視,晶瑩的紫眸明亮而淨潔,坦蕩蕩的態度動搖沙迪。沙迪鬆開因其都,茫然地呢喃。


沙迪: ……人類……對呀,我們不是可以被替代的玩偶,而是獨一無二的人類。


因其都: 我們對你們所做的事,即使如何道歉也不值得被原諒,但至少這次讓我幫忙,我要解放你們所有人!


沙迪: ……我能相信你嗎?相信身為歸者的你……


蒼璧: 當然可以!


沙迪: 蒼璧……


蒼璧: 每個生命都會以某種形式互相連繫,即使是不同種族,我們都活在這個循環裡,所以去相信吧!去相信我們之間的連繫吧!


蒼璧: 『就像我相信龐貝一樣!』


沙迪: ……相信……依貝思他們就交給我,我會以生命去保護他們,所以南納他們……拜託你了。


因其都: 嗯。


儘管因其都只是簡單應了一聲,但那回應卻蘊含他堅定的決心。蒼璧和因其都很快便整理好行裝,準備出發。


依貝思: 來,與爸爸說再見吧。


嬰兒只是靜靜地凝視著因其都,宛若把因其都的輪廓刻到內心最深處。因其都抬起手指劃過嬰兒的臉,再輕吻嬰兒的小手,與蒼璧轉身離去。那時的因其都沒想到那是他最後一次握住那對小手……

chapter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