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偶記事 - 1

蒼璧的冒險

Floor 1 險象的危機 

 

   在虛無的空白世界,召喚師與神秘的光芒對話,期間受到了龐大存在的干擾,光芒重新閃礫。 

 

 ???:來吧,延續剛才被中斷的史記,那存在於遙古過去與未來緊密連繫的歷史…… 

 

   空白的世界再度注滿顏色,呈現出茂盛綠森之景,一條水龍以山峰作遮掩遠眺森中山坡處的建築物。  

 

 蒼璧:『那裡就是歸者的據地嗎……被拐來的元獸和妖精們想必都被囚在這據地的某處……我一定要救他們出來!』 

 

   蒼璧鼓動體內力量,元素流轉全身,釋放出雲霧,霧息漸漸消散,最後化成年輕俊朗的青年。蒼璧伸展一下手腳,不滿意地皺起眉頭。 

 

 蒼璧:真不習慣這身體,不過這樣就能裝成代偶混進裡面吧。 

 

   蒼璧抖擻精神大步向前,前往歸者的據地。據地的代偶對周遭的一切漠不關心,完全沒理會蒼璧,他順利踏進建築物內,以紅木砌成的廊道互相連貫,做出猶如迷宮的空間。  

   蒼璧一時間不知往哪邊走好,一臉茫然地後退。 

 

蒼璧:『元獸牠們到底在哪裡……』 

 

   砰!蒼璧沒注意到身後有誰前行,硬生生撞上去,對方跌坐在地上。 

 

 歸者:喂!你這代偶在幹什麼!竟敢撞跌恩莉兒大人!看我不好好懲罰你! 


 

Floor 2 意外的重逢

 蒼璧:『她是……來襲擊我們一族的歸者……不……我要忍耐……』  

 

 蒼璧:對、對不起…… 

 

   蒼璧垂首、握緊拳頭壓抑內心的怒意。 

 

 歸者:恩莉兒大人,金固大人的事要緊,你先過去,這傢伙交給我來處理,我會讓他徹\底明白禮教的! 

 

   可是恩莉兒沒有離開,反而饒富興味打量蒼璧,揚起甜蜜的微笑。 

 

 恩莉兒:你隸屬哪一組? 

 

 蒼璧:誒?我、我是……  

 

   初來據地的蒼璧自然不知情,焦急得額角冒出一層薄汗,恩莉兒和歸者眼內的狐疑增加,眼看快要瞞不下去之際,一道清朗的男聲響起。  

 

 ???:他是剛加入物資組的成體代偶,恩莉兒大人。 

 

恩莉兒:南納…… 

 

   一名俊逸的少年出現,恭敬地回答。 

 

 恩莉兒:既然你這樣說那就沒問題,好好指導他吧。 

 

 南納:遵命。

 

   南納彎腰躬身,見身旁的蒼璧仍板直腰幹,伸出右手猛然壓住他的頭,強行要蒼璧躬身,直至恩莉兒和歸者的身影遠去才鬆手。 

 

 南納:呼……真是的,心臟差點嚇到要停下來了。 

 

 蒼璧:……你為什麼要幫我? 

 

 南納:我怎能眼睜睜看著救命恩人被殺? 

 

 蒼璧:救命恩人? 

 

   南納沒好氣地搖頭,不客氣地指著蒼璧鼻尖。 

 

 南納:『真相永遠不會消失,只要你不放棄去追尋一定能找得到。』是誰說的啊? 

 

 蒼璧:呀!我想起來了!你是那個被活管五花大綁動彈不得的貪吃代偶! 


 

Floor 3 過去的孽緣 

   蒼璧想起了和南納初次見面的情景,那時機械城剛封印不久,地面上的活管開始異變。  

 

   那時南納目擊憧憬的歸者恩莉兒殺害同伴馬杜克的畫面,一直虔誠相信的神話被打破,無法接受現實的他失控跑離據地,體力耗盡下爬到樹洞昏睡,直至龐然巨響和猛烈震動把他驚醒。 

 

 南納:『這是——』 

 

   南納撐起身爬出樹洞昂首,發現天空被詭異的色彩所漂染,流動的空氣沉重而詭異。由於專注於周遭的變動,南納疏忽於地面的動靜—— 

 

   陷進地面的活管蠢蠢欲動,並成功掙脫大地的束縛迅速流竄到南納腳下。 

 南納:嗚哇!怎麼活管會自己動起來……嗯嗯……透不過氣……

 

   活管攀上南納的身體並收緊起來,使他無法呼吸。缺氧的南納眼前的景象變得模糊,就在快要失去意識之際,一道猛力衝撞過來,把南納撞飛。  

 

 南納:咳咳……

 

   重獲自由的南納大口大口吸氣,待氣息稍順時回首,卻被矗在眼前的水龍所嚇倒,本能地鼓動瑪那,水色的瑪那在南納面前化成護盾。 

 

 南納:別、別過來! 

 

   南納抽起腰間的武器指著水龍,對方沒有理會他,逕自以龍爪擊毀剛才要攻擊南納的活管。 

 

 蒼璧:你冷靜點,我不會攻擊你……不過以我這個形態似乎不太有說服力……等我一下……嗯,應該是這樣子吧…… 

 

   蒼璧打量南納一會後,龍爪在空中劃了一圈,雲霧冒出包裹龍身,逐漸收縮最後散去——水龍化成仿若南納的青年。

 

 蒼璧:這樣子你應該可以放下心吧。 

 

 南納:哼!我不會被騙的,你們都是那班機械族的爪牙,我不會……嗯? 

 

   南納想發動攻擊,但暈眩襲來,肚子傳來強烈的空腹感,下一刻嘹亮的腹鳴聲響起。 

 

 蒼璧:咳……我去森林找些果實回來吧。 

 

   蒼璧輕咳強忍下笑意,但雙眸出賣了他,這一切都讓南納無地自容、尷尬得滿臉通紅。 


 

Floor 4 團結起來 

   之後蒼璧到森林一轉摘了果實回來,餓壞了的南納衝過去抓起果實大口吃起來。  

 

 南納:嗯、你本質不壞,只是被那班機械族唆使了,他們到處抹黑歸者大人們,為的是想私吞母親大人——咳咳! 

 

   邊吃邊說的南納被果實嗆到,蒼璧湊身輕拍他的背部,南納喘順氣續說︰ 

 

 南納:總之你不要相信他們!他們在說謊! 

 

 蒼璧:是嗎? 

 

   蒼璧以哀傷的神色看著南納,站起來朝他伸出手。 

 

 蒼璧:那你願意跟我一起來嗎?來看清真相。 

 

 南納:『……我想知道我所相信的到底是什麼……』 

 

   之後蒼璧帶了南納前往一個石洞,裡頭住有數十名寶石妖精和花妖,每位妖精身帶殘缺,他們厲聲指控歸者的惡行,南納想反駁,但瞄到腰間鑲有寶石的武器,只能噤聲。  

 

   被衝擊的事實所震撼,南納茫然跟隨蒼璧離開石洞。 

 

 南納:所以……我一直相信的都是假的嗎? 

 

 蒼璧:……我不會強迫你去接受,你要選擇繼續相信也是你的事。不過真相永遠不會消失,只要你不放棄去追尋一定能找得到。 

 

   蒼璧一躍飛至天際,南納看著那自由不受拘束的龍影,垂下的雙手握緊成拳,這便是他們的相遇了。 

 

 南納:自那天以後,我一直在暗中調查歸者所做的事,終於發現到真相。  

 

   南納搭上蒼璧的雙肩,臉孔湊近過去,瞠大雙目認真萬分地宣告︰ 

 

 南納:歸者只是班肆意侵略他族、玩弄生命的大混帳!竟敢愚弄我這麼久,讓我像個傻瓜敬仰他們……我受夠了!你來是要打倒他們吧,我也來幫忙!有什麼需要儘管說! 

 

 蒼璧:……哈哈哈——太、太好笑…… 

 

 南納:喂!不用笑那麼久吧! 

 

 蒼璧:不,我沒惡意的,因為你實在太有趣了…… 

 

   蒼璧拭去因大笑而擠出來的淚水,深吸一口氣,認真地回答︰ 

 

 蒼璧:那我就不客氣,請你幫我找到被囚的元獸所在地! 

 

 南納:嗯……找東西嗎……雖然我不擅長,但我想「她」能幫到你。 

 

 蒼璧:「她」?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