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

萬物根源陷入瘋狂,被眷屬破壞,根源濺出的力量與被粉碎的眷屬揉合,誕生無數的胚胎。那些胚胎被創造之力拒絕,各自來到宇宙彼端的星體沉沒。


胚胎之一的沃瓦道最初的感知是「很吵」,豐盛且帶著活力的聲音包圍潛伏在地底的沃瓦道,把牠自安寧的沉睡中驚醒。牠自地底爬行,想消滅那些聲音,可是牠發現牠的力量無法「破壞」,反而使那些聲音變得更響亮。


不單如此,凡是牠經過的路都長出綠意,牠厭棄的聲音更加豐盛,自四方八面籠罩沃瓦道。那一刻牠感到自己像被世界否定般絕望,而更絕望的是脆弱的牠連自我毀滅都做不到。


因為牠擁有力量的本身是全然的豐盛。


為了改變這絕望的困境,沃瓦道順從本能對不同生物進行擬態,擷取優秀的生命排序讓自身進化,逐漸地沃瓦道變得強大。擬態成人體的沃瓦道感應到來自遙遠彼方那密不可分的起源。


『只要喚醒祂,或許我所期盼安寧的荒蕪便能降臨。』


可是一股力量阻礙沃瓦道,為此他需要召集同族,匯集力量抗衡那力場。首先是烏素姆、接著是修德、羅爾戈和札爾。


同族的渴望並不與沃瓦道相同,但沒有拒絕前往起源之地喚醒崇高力量的目的。大家以沃瓦道為中心,聽從他的指示積存力量,直至遇上「他」——與他們同族的拉普拉斯。


「只要臣服於我,我就能實現你們的渴望。」拉普拉斯宣告,那態度如同訴說著事實般理所當然,「只有我有能力帶你們突破力場,解放彼方孕育我們的起源。」


「混帳!竟敢如此囂張狂妄!我要把你的舌頭切下來,好讓你不再能說大話!」修德憤怒地咆哮,帶著敵意衝向拉普拉斯,但他的攻擊全數被消除。


之後烏素姆、羅爾戈和札爾也加入戰鬥中,但在拉普拉斯面前,他們的力量全然失效。


觀測,解構,抵消,再生,這就是拉普拉斯的力量。


即使沃瓦道也沒有例外,拉普拉斯輕輕一蹬,輕盈如飄雪落到他面前,皓白的膚色把他的金眸襯托得璀璨,也把沃瓦道鎖進光芒之中。


拉普拉斯勾起嘴角揚起天真而純潔的笑容,握起沃瓦道的雙手,瞬即那長久縈繞沃瓦道的生命之音靜止下來,得到渴望的安寧。這使沃瓦道無法壓抑內心的翻騰,滑下炙燙的淚水,在那一刻他的心便被拉普拉斯擄獲。


之後他們的勢力被改寫,以拉普拉斯為首、沃瓦道為副,在拉普拉斯的指令下,他們轉而改為吸食星體的生命力而變強。


可是變強令到圍繞沃瓦道的生命之音越頻繁越響亮,逼使他陷入痛苦之中。


「可憐的沃瓦道。」拉普拉斯抱住沃瓦道,讓他的頭靠到自己的左胸前,同時運轉力量抵消沃瓦道的力量。


噗通!噗通!


在沃瓦道的耳邊只餘拉普拉斯的心跳聲,本來繃緊的靈魂得以休息,他放鬆靠在拉普拉斯懷裡,隨即感到一陣震動——拉普拉斯在笑。


「沃瓦道,你真的很有趣,你迷醉破壞、享受死寂,追求負意義的你卻擁有正意義的力量。」拉普拉斯輕撫沃瓦道的臉龐,湊到沃瓦道耳邊低喃︰「何等諷刺、何等絕望。」


「你說得沒錯,我嚮往虛無、祈求荒蕪,但我的力量是全然的真實以及豐盛的創造。」在拉普拉斯的沙啞的嗓音下,沃瓦道覺得自己無所遁形,他如溺水者尋求救贖邊攀附著。


「拉普拉斯,你是我所描繪的願景,掌控真理,把世界囚禁的終結者。你會帶領我們前往那安靜的空白裡,請你實現我的渴望。」


「沃瓦道,放心吧,只要得到那力量,我就能成為零。」


「零?」


「一旦個體進行觀測便會產生干涉,為得到全知,我需要化為零,化為無法辨識的個體。」拉普拉斯收起笑容,臉容載起那超然的智慧,「成為零的存在,才能觀測全個界度,才能實現你們的渴望。」


可是沃瓦道很快知道那只是個謊言,拉普拉斯只想實現那唯一的依絆諾索斯的渴望。


諾索斯在最初時便已跟隨拉普拉斯。對拉普拉斯來說,諾索斯是特別的。不單是存在本身,就連力量也一樣,諾索斯擁有來自起源的破壞力量,那力量之大連拉普拉斯都無法觀測諾索斯。


個性軟弱的諾索斯無法掌握那力量,而導致他一直無法成形,以扭曲、帶有缺陷的形態存活,而這一點讓諾索斯感到自卑,徹底地嫌惡自身。


『呵,他那一點和我很相像呢。』沃瓦道帶著嘲弄地思忖,但雙眸盛載的是深沉的妒嫉。


因為他知道拉普拉斯把諾索斯放在首位,為了實現諾索斯渴望——得到完好的形態而不惜成為零。


『一旦他成為零,便無法實現我的渴望、無法為我帶來宇宙的荒蕪……不!不可以這樣!』


終於沃瓦道的機會出現了,當諾索斯被歸者抓走後,沃瓦道立即想到了——一個能取代諾索斯成為拉普拉斯第一的計劃。


拉普拉斯如沃瓦道所想要前去拯救諾索斯,沃瓦道一如既往順從執行拉普拉斯的指示,化為胚胎依附在歸者伊斯塔身上,隨她來到歸者所居住的星體阿卡德後,呼喚拉普拉斯。


面對拉普拉斯壓倒性的力量,伊斯塔束手無策,就在這時沃瓦道出現,向她提出交易——沃瓦道利用她誣衊諾索斯背叛,從而殺死拉普拉斯。


計劃如沃瓦道預期般順利進行,儘管在看到伊斯塔拿諾索斯的身體節肢刺進拉普拉斯時,沃瓦道差一點要出手阻止,但他用全身力量壓下去。


直到伊斯塔得手逃逸之後,沃瓦道才動身追上去,並擋在她的前方。伊斯塔全身警戒擺出防備的姿態。


「……你想怎樣?我已經按你所說去做。」


「對喔,你做得很好很完美。」沃瓦道溫柔莞爾,全身釋放飽含生命力的霞光,一瞬間繽紛的多彩填滿他們之間,鮮艷的花卉盛開吐播濃烈的香氣,讓伊斯塔炫目,也忽略了從後攀上來的蔥綠。


「嗯!」直至下身傳來緊繃的束縛感,伊斯塔才發現雙腳被植物的藤蔓緊綁住。「你這是什麼意思?」


「但是你還是傷害了拉普拉斯,即使那是我指使的,我也無法不憤怒。」


「呵,即使你憎恨我也殺不死我。」聰慧如伊斯塔當然察覺到沃瓦道力量的本質,囂張地仰頭嘲諷,但沃瓦道沒有生氣,反而認同地點頭。


「對呀,我殺不死你,但他做得到。」沃瓦道遙看不斷傳來轟然巨響的遠方,那邊全身投入破壞的諾索斯屠殺歸者,即使相隔遙遠,但伊斯塔仍感受到傳來龐大的力量。


「為了讓他能儘快把你殺死,我只能把你困住。」沃瓦道語畢便拋下呼喊的伊斯塔前往中間的塔頂,也是拉普拉斯屍首所在之地。


拉普拉斯沐浴在血窪中,臉容安祥而聖潔,就連可怕的死亡他都能演繹得美麗。


沃瓦道攔腰抱起拉普拉斯,如抱著易碎品般小心翼翼護在懷內,然後一躍攀升至宇宙,穿梭星體間,終於來到隱匿在銀河末端的星體。


沃瓦道放下來拉普拉斯,身下鉛灰的大地因沃瓦道的力量而變得盎然,彩花爭妍綻放,一剎那便造出華麗的花園。


「拉普拉斯,我會拯救你,以我的生命。」沃瓦道用雙手挖開左胸,露出脈動的心臟以及寄生在上面、代表他們一族本體的胚胎。


「我無法自戕,因為自身的力量阻止我,但我能為創造而傾盡生命。」


鮮血自沃瓦道身下傾瀉,如瀑般流涎,形成赤紅的湖泊,妖魅的炎團燃起,照亮沃瓦道和拉普拉斯。


「多可笑,連自身的死亡都充滿矛盾,拉普拉斯,是你的話一定又會笑話我吧。」


沃瓦道像聽到拉普拉斯的笑聲般,也揚起微笑,這次不再帶著絕望和傷痛,而是安寧的釋懷。


「讓萬物憐愛的拉普拉斯,睡吧,在夢中觀測世界,當你再次甦醒時,世界將會為你而傾轉。」


沃瓦道湊近閉目的拉普拉斯,本來想親吻他,但他收回那慾望,以長睫碰觸拉普拉斯柔軟的臉頰,印上他帶著矛盾的蝶吻。


「然後為我獻上宇宙的荒蕪吧。」


沃瓦道語畢,捏碎自身的胚胎,流出濃稠汁液滴落拉普拉斯左胸的胚胎之上,綺麗的流光在堆疊,化成剔透的羽翼覆蓋著拉普拉斯。


啪!沃瓦道爆開來,炸開的血和肉滲進星體之中,不單使它富饒、被鮮綠覆蓋,更孕育靈長的生命,日後被稱為「源魔」的魔族,並與甦醒過來的拉普拉斯締結新的故事……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