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9

在歸者所居住的星體阿卡德裡,數十名小孩聚集在高山頂峰的星見廣場,數名年長歸者忙碌地在小孩間穿插,為他們穿上附加術式的白袍。


「嗚哇哇——!我不要去!我不要迷失在宇宙中呀!」其中一名小孩在年長歸者為他穿戴衣服時,淒厲地哭喊。


年長歸者連忙柔聲安撫︰「放心,只要你乖乖聽老師的話就不會有事喔。」


然而,他的安慰無法平復小孩們不安的心,這也難怪,因為一個月前才發生嚴重的意外,導致三十名小孩迷失於宇宙中。


每當歸者新一代到了指定年齡時,便需要離開星體前往宇宙旅行。


可是小孩們還沒純熟運用瑪那和術式,無法獨自前行,所以必須由長老以及年長歸者帶領,而小孩們也要穿上事前準備的特制服飾以便在宇宙行走。


然而,即使如此也沒能完全免除風險,一個月前因為突發的流星群,使得小孩們脫離長老的掌控,迷失於無垠的宇宙間。


因此一役,有歸者提出取消這個儀式,但最後在長老們的堅持下繼續舉行。雖然加派更多隨行的歸者,但沉重的心情依然在小孩間滋長,除了昂頭仰望天際的男孩蘇因外。他的雙眸搖曳興奮,全身幹勁十足,似乎不像其他小孩般畏懼。


花了比往常要多一倍的時間準備妥當,在長老的揮扙下,一行歸者出發前往宇宙。


天真的小孩們很快被宇宙間的美景所迷倒,帶著既害怕又好奇的心情環視四周,這時為首的長老轉身,揚起慈祥的笑容向小孩們說︰「你們的恐懼是必要,恐懼使你靜謐,靜謐使你思考,思考使你理解,理解使你頓悟。」


對長老的話,小孩們大多露出不解的表情,唯獨蘇因如同恍然大悟,仔細嘴嚼長老的話,並遙望向那深不可測的宇宙彼方。


忽然身下傳來不明的晃動,起初非常微弱,但很快便如小船在暴風般上下急速翻騰。


『是流石群掠過所引起的倒流。』蘇因很快理解到波動的原因,冷靜地佇立,但其他小孩不同,發出尖銳的驚呼。


「大家別害怕!只要待在術式之中就不會有事的!」老師們解釋,但都被小孩的驚呼所蓋住,終於一名小孩無法忍受這可怕的氛圍,竟然跑離術式範圍外!


「哇呀!」他的身體受宇宙牽引眼見要被扯走,一隻手握住他——那是蘇因。他用力把那小孩往內甩,但結果卻代替那小孩被扯往無序的宇宙內。


『太好了,他平安無事。』看到小孩跌入老師懷內,蘇因欣然思忖,閉上眼沉入那未知的世界裡。


雖然蘇因所穿的服飾無法帶他回去,但能維繫他的生命。蘇因在宇宙間浮浮沉沉,穿過星體的土環、掠過殞石的火焰、看過交錯的銀河……


他無法得知逝去多少時間,也不知何時會完結這流浪,積日累久,永恆的寂靜開始籠罩他,他剎那意識到自己再沒有歸途,難以言喻的驚慌以及巨大的恐懼倏地充斥於蘇因體內。


『難道我要永遠地迎接這孤獨、這荒蕪嗎?不……不要……不要呀……』蘇因閉目絕望地痛哭,忽然腦海回想起長老的話語——


「你們的恐懼是必要,恐懼使你靜謐,靜謐使你思考,思考使你理解,理解使你頓悟。」


「恐懼使我靜謐、靜謐使我思考……」蘇因停住哭泣,徐徐張開雙目,然後發現一道微弱的光芒照拂在他前方。他撥動雙手挪動身過去,光芒同時往前。


『來……』訊息在蘇因意識響起,驅使他跟隨光芒而行,來到殘缺的星體上方。


「呀!是同伴!大家快醒醒!」

「太好了!你是來帶我們回去呢!」


『那是……失蹤的小孩們!』蘇因訝異地看著興奮朝他揮手的小孩們,爾後恍然大悟,『是星辰的意志引導我前來,呀……在宇宙的洪流中,我是何等渺小。』


之後,蘇因領導小孩們跟隨光芒所指前進,面對那聖潔的光芒,他沒有懷疑、全盤相信在那光輝所照射的路,成功回到他們的母星。


「蘇因,不單從廣闊無邊的宇宙成功歸來,還拯救無助的孩子們,你太厲害了。」就連大長老都忍不住讚嘆。


「不,我並不強大,強大的是這個宇宙的意志,我只是祂意志的載體,卑微的傳理者。」蘇因的臉容泛起聖潔的光霞,如漫長黑夜出現的晨曦帶來肅然的神聖,他清楚而堅定地說︰「我只是傳遞祂拂照的光芒。」


『呀……這孩子是與別不同,是被星辰所挑選的存在。』長老內心慨嘆。


年幼的蘇因所做的事蹟讓他備受長老們重視,而他亦不負眾望成為了新一代的領袖,長大成出色的青年並負責驅逐吸食星體生命力的異種惡魔。


首次交戰以歸者勝利終結,當中其中一隻異種受重傷,蘇因帶他回去並交給其他歸者治療,便忙去處理雜務。


「呼……總算做完了。」蘇因卷起最後一份卷軸,扭動繃緊的肩膀思忖,『那異種的治療應該完結了,過去看看情況吧。』


蘇因來到診療室,再次為那異種龐大而難以名狀的軀體驚嘆——由樹木與礦物相融交纏再破壞,繼而分裂的殘破肉身,偶爾會滲出濃稠的漿液,液體散發奇異的味道。


彷彿感受到蘇因的注視般,龐然巨物甦醒過來,起初牠極度戒備,但在蘇因真誠而具感染力的勸說下,很快便放下戒心。


「所以你們一族為了前往誕生之地,而吸食星體力量而獲得能突破障礙的力量嗎?」盤腿坐在枱上的蘇因,以兩指磨蹭下巴思忖。


頃刻他猛然抬頭向諾索斯說︰「或許我們幫上忙。」


「誒?」諾索斯愕然,吞吞吐吐地問︰「你……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當然知道。」蘇因用力點頭,「不過我還沒說完,我們歸者一族願意協助你們回去誕生之地,但前提是你們不可以再吸食殆盡星體的生命力。」


「你們真的做得到嗎?」


「不知道,但我會拼命去做,所以能拜託你去說服你的同伴接受這個方案嗎?」


「我去說服……」諾索斯頹喪地垂下雙肩,「我幫不到你……他們不會聽我說的話。」


「你……不是他們的同伴嗎?」


「除了拉普拉斯之外,他們沒一個把我視為同伴!」諾索斯激動地說︰「因為我太弱……你看我的身體,就是因為我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才會變得這麼醜陋……」


「那我來幫你想辦法。」蘇因看向諾索斯,態度認真且誠懇,「我來幫你找出控制力量、成功化形的方法。」


「你……為什麼要做到這地步?為了一個與你們無關的異種……」


「怎可能無關係呢?我們在同樣的星辰下受到拂照,受到祝福,這便已足夠了。」


蘇因挺立於諾索斯面前,雙手微微攤開、閉上雙目虔誠地禱告,「諾索斯,你是我的兄弟,我盼能守護你,為你打開一扇窗,只要這是你所祈求。」


蘇因的無私撼動諾索斯沉鬱而乾涸的心靈,不,蘇因本身就擁有特殊的魅力,沒有生命不受他所影響。


不久,蘇因因異種再度吸食星體而出發去討伐,異種的數量被想像中少,在蘇因的力量面前,對方只能落荒而逃。


蘇因帶著歸者們回去母星,卻在母星上方見到大地出現不尋常的綠影,內心頓時升起不安。他不理會身後的年輕歸者能否跟上,逕自加快速度降落,還沒落地便因映入眼前的慘狀而驚呆。


作為歸者代表的「時間館」泰半被轟去,只餘基座搖搖欲墜,其他建築物沒比它好上多少,坑坑洞洞滿佈。


然而,最讓蘇因哀絕的是倒臥在地上那一具具已經死絕的同胞屍體。


「嗚嗯……」其中一名混雜在屍體間的歸者呻吟出聲,蘇因立即下來扶起他,焦急地低喊︰「你振作點!我立即為你療傷!」


但那歸者壓住蘇因正要啟動術式的手,緩緩搖頭,「蘇因……快去打倒那怪物……只有你、只有你才做得到……」


語畢,歸者便咽下最後一口氣,抱著屍首的蘇因淚水汨汨而流,每一個死亡都像要在他的心挖出一個傷口般疼痛。


『我還不能停步,我必須要前行,去守護還來得及守護的生命!』蘇因輕輕放下屍體,啟動術式攀升至半空,環視四周,很快便找到歸者口中那個怪物的所在地——星見廣場。


那怪物正以單手捏著一名女歸者,蘇因瞇眼一看。


『伊斯塔!』蘇因凝神啟動術式讓瑪那集中於雙腿之上,在璀璨金光的催使下,蘇因的速度逐漸加快,在快要到達星見廣場前,他拔出腰間的利刀,精準朝怪物握住伊斯塔的手揮去。


怪物的胳臂斷開,蘇因接住落下的伊斯塔、以身體護住她承受高速落地的作用力——


轟隆隆!伴隨巨響也掀起滿天沙塵,一時間視野變得朦朧。


「咳咳咳!」得以重新呼吸的伊斯塔狼狽喘息,蘇因輕拍她的後背安撫,同時警戒地看著前方,以防敵人襲擊,但他沒想到敵人竟然會是「他」。


「諾……索斯……你是諾索斯嗎?」蘇因凝望那被幽黑與墨綠氣息包裹的龐大身影,那外表已不能用詞語來形容,那根本就像將世上所有的惡意、絕望和破壞攪拌而成的異物。


「諾索斯,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傷害我的同胞!」蘇因激動地說︰「我們不是已經約好了——」


「破壞約定的是你們!」諾索斯嘶吼出沙啞如輾過礫石的嗓音,用那陰沉的雙眸盯住蘇因,「是你們欺騙我!傷害我!是你們奪走我的一切!」


諾索斯舉起右手瞄準蘇因,以最深沉的憎恨和憤怒宣告︰「我不單要消滅你們,還要破壞你們歸者的因與果!」


諾索斯的攻擊開啟了蘇因與他的戰鬥,擁有超然力量的二者打了足足三天三夜,整個地方如同廢墟,最後諾索斯敗陣。一是他本身的傷勢還沒復原,二是他還沒習慣控制體內那過於強大的力量。


諾索斯血淋淋的潰爛軀體奄奄僵卧,卻仍散發著無盡的恨意。然而,即使面對如此露骨的恨意,蘇因還是不忍殺他也無法殺他。


最後蘇因與眾多歸者合力,以星辰的術式將諾索斯體內屬於起源的破壞之力抽取出來,並封印起來,而諾索斯本體則囚在歸者地牢深處。


然而,蘇因不知道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

chapter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