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8

在根源被眷屬破壞時,其力量的源核被撕破一角,化成幽黑。那抹幽黑與被粉碎的眷屬肉體揉合,以胚胎的姿態誕生,那就是諾索斯。


即使那幽黑僅是根源極其微小的力量,但諾索斯無法承受,胚胎的軀體反覆被擠破後再生,構成難以名狀的形態。


隨後諾索斯與一眾同族被創造之力拒絕,來到無數個光年之外的彼端,著床於荒蕪星體中進行修復的長眠。


然而,過大的力量使諾索斯比任何同種更早甦醒過來。牠爬出來,本能地對眼前的水母進行擬態,但體內幽黑的力量亂動,形成扭曲的水母身體。


諾索斯沒有放棄,經歷水母的生與死,擷取優秀的生命排序後,前往另一個星體再次對那裡的生命擬態,但結果還是一樣——無法成形的軀體。


『為什麼……為什麼我如此醜陋……』諾索斯凝望倒影在湖面,本來想擬態成人形卻扭曲成怪物的自己,內心哀絕地呢喃。


絕望的牠放棄擬態,任由肉身在宇宙間晃盪,直至一道彩光攫住牠的注意。


『那是什麼……如此璀璨、如此迷人……』諾索斯受到吸引挪動身軀來到那彩光前,並發現那是來自被囚在奇妙容器的胚胎。


『這是……呀……我的同胞……是我的兄弟……我要救牠……』諾索斯用歪斜殘破的雙手破壞容器,但容器如有屏障,被某道力量阻擋著。


『別阻礙我……給我快點消失!』諾索斯的意識被強烈的破壞慾望充斥,與體內的力量共鳴,迸發出輾壓一切的幽黑。


咔嚓!容器碎裂,諾索斯連忙掬起裡面的胚胎,小心翼翼地守護著。那胚胎抖動身體,舔舐諾索斯墨綠的肌膚,解構對方的生命排序並進行擬態。


胚胎急速成長吐出如絲的光芒,覆裹自身化成橢圓的蛹,蛹脈動著生命的節拍,不斷加速,到達極限之際,蛹面出現裂縫。


形狀漂亮的雙手自縫隙探出來,纖指如遠觀的繁星透出柔光,忽明忽暗,把縫口撐大後,一具男體躍出,赤裸的他悠然自得地伸展出修長的四肢,如雪的白染上閃爍著的筋脉,變成光滑無瑕的肌膚,折射出璀璨的光華,昭示其肉體的精緻。


終於那清亮的臉暴露於萬物之中,世界宛若停止流轉,頃刻所有靈動的色彩都集中在那輕靈的面龐上。


「謝謝你救了我,我的兄弟。」男子拉普拉斯笑說,那笑容純潔而無邪。


那純真無垢的笑臉儼然能牽動銀河一事一物,這一切都是因為拉普拉斯,這個完美揉合破壞與創造之力的最高物種。


諾索斯情不自禁地落淚,心靈竟陷入前所未有的安寧,彷彿找到最崇高的信仰。


『呀……多美麗的存在……是我所追求的夢想……』


諾索斯來到拉普拉斯面前,恭敬蹲下來,抬起拉普拉斯的右腳,將凹凸不平的臉容貼上去,虔誠地說︰「能為你奉獻是我的榮幸。」


這就是諾索斯與拉普拉斯的相遇。


之後,他們繼續游走於廣闊的宇宙,並遇上由沃瓦道所領導的同族,相互較勁後,沃瓦道很快臣服於拉普拉斯之下。


在同族中,無法控制自身力量的諾索斯派不上用場,看到其他兄弟都能完美擬態,諾索斯的內心越來越焦躁,終於有一天他無法忍耐,向拉普拉斯提出要離開。


「別離開我,諾索斯。」拉普拉斯擁抱比自己巨大得多的諾索斯,即使對方身體上的稜角割傷他嬌嫩的肌膚也沒有鬆開雙手。


「在你面前我是那個被你拯救的拉普拉斯,弱勢、需要幫助、無可救藥地愚昧的拉普拉斯。」


「不……拉普拉斯怎可能脆弱……你比我強得多呀。」諾索斯推開拉普拉斯,看著他手臂上自己所做成的傷痕,畸形的臉容變得黯淡。


拉普拉斯搖頭,匯集智慧的金眸把諾索斯框住。


「我能觀測整個宇宙,但唯獨你,我無法判斷,諾索斯,你的力量超乎我可觀測的範圍,破壞、破壞、破壞……連破壞本身都要去破壞的你毫無可能性可言,不,正因為毫無可能性才是擁有最大可能性,所以你無法預測。」


拉普拉斯伸手撫上諾索斯的臉龐,用情地訴說︰「所以你是我唯一的弱點呀。」


「可是我……無法幫助你……無法成為與你匹配的存在……呀!」


拉普拉斯氣怒地彈了諾索斯的額頭一下,雙手叉腰鼓氣雙腮,像個小孩般生悶氣,「我不是要你幫我,我是要你陪在我身邊!」


「……只是陪在你身邊就夠嗎?」


「對呀,還是你不想待在我身邊,不想受我所觀測嗎?」


「怎麼可能!」諾索斯激動地反駁,拉普拉斯見狀滿意地點頭,挨進諾索斯的懷裡說︰「那你就不要離開我了。」


諾索斯猶豫一會後伸出大手回抱拉普拉斯,感受自他身上傳來的體溫,意識漸漸散渙,墜入了黑暗的世界。


『只有在你的注視下,我才感到自己的存在、才感到幸福。』諾索斯沉浸在意識的世界裡,直至被強光炫目。


他緩緩張目,與一張陌生的臉龐相對視,對方見到自己清醒似乎鬆了一口氣,稍稍退後。


「我叫蘇因,是歸者的一員。」


「歸者……」 諾索斯回想起來,他與其他同伴去吸食星球的力量,一群自稱歸者的異族前來阻止。雙方打起來,他被同伴拿來做擋箭牌,因而被這名蘇因打至重傷,並帶回歸者的母星。


「你們想對我怎麼樣!」


「你別亂動,雖然我們已為你療傷,但你的傷勢太重,宜靜養。」蘇因沉聲勸阻,「我不會傷害你,我來是為了傾聽,傾聽你們的渴望。」


起初諾索斯拒絕回應,但在蘇因的努力下,諾索斯很快打開了心扉,與蘇因傾訴他們一族的目的以及自己的心結。


『不,這不僅僅是他的努力,是因為他本身。蘇因和拉普拉斯一樣,擁有牽動生命的魅力,我也無法例外受到影響。』


蘇因承諾會尋找方法助諾索斯化成完整的人形,那時的他對此充滿祈盼,所以當伊斯塔來找諾索斯時,他完全沒有對她懷有戒心。


「諾索斯,你的同伴來接你,我帶你過去吧。」女歸者伊斯塔來到諾索斯面前說。


『一定是拉普拉斯……』諾索斯思忖,『只有他才會來救我。』


「……蘇因呢?」


「我們先過去,他稍後會趕來。」伊斯塔眼神閃爍莫名的光芒,但天真的諾索斯沒有起疑,順從地跟隨伊斯塔。


忽然她剎停轉身,「對了,蘇因說為幫助你穩定形態,需要你身體一部分。」


「沒問題。」諾索斯舉手把手肘突起的尖刺掰斷交給伊斯塔,她盯著那沾有濁綠液體的節肢,皺起眉頭,但最後還是接過去。


「那我們繼續走吧,就在這樓梯的盡頭。」


可能急於想見拉普拉斯,諾索斯搶先伊斯塔跑到樓梯盡頭,迎面是個廣闊的平台,位於山頂之巔,把周遭一覽無遺。


「諾索斯!」在半空的拉普拉斯瞥見諾索斯的身影,忘形俯衝而下,亦因為諾索斯這個異物的存在,使能觀測萬物的拉普拉斯無法預計接下來的展開——


四把鋒利劍刃自驟然閃耀的術式冒出,精準地貫穿拉普拉斯的手掌以及腳掌,一時間拉普拉斯的行動力被截斷,但這還沒結束,一道黑影自諾索斯身後飛躍,直衝向拉普拉斯的面前,抽出綠色的節肢——


刷!伴隨著百骸劇痛,拉普拉斯亦看清那道身影,近在眼前的伊斯塔手持銳利的綠色節肢,準確地刺穿拉普拉斯的心臟——那是遠古惡魔的致命傷、其生命核心胚胎的寄生處,只有同族的他們才會知曉的弱點。


這個歸者怎會知道?


伊斯塔微偏著頭停在拉普拉斯的耳畔,擱下一句話後便迅速逃逸。


拉普拉斯聽到伊斯塔的話後驚訝瞠目,下一刻卻哈哈地笑開來,看向呆愣的諾索斯,那讓諾索斯沉醉的金眸不再展現光芒,而是深沉的絕望,本來漸無血色的臉瞬成死灰。


「為了那個渴望,你不惜背叛我……」拉普拉斯的聲音從來沒試過如此縹緲。


「我沒有!」諾索斯思緒一片混亂,他憂懼著拉普拉斯的逝去,又欲解釋一切並非拉普拉斯所想,一時惶然無措令他當下只能吐出短短一句。


「不用否定呀,那不是錯誤,只是你作出生命的選擇,我不會憎恨不會批判……」拉普拉斯白晢的臉越見青白,他勾起嘴角,「以往我無法觀測你,此刻起我永遠不會再去觀測你……」


「不!你聽我說!不是這樣的!」諾索斯瘋狂地大喊,他能盛載拉普拉斯對他的一切情緒,甚至憎恨,但拉普拉斯決定不再觀測他,即是對他不再抱有任何情感。對他來說愛的反面從不是憎恨,拉普拉斯的漠視,足以毀了他。


諾索斯的世界倏然崩塌,他踉蹌跑來扶起重傷的拉普拉斯,但已經太遲了,拉普拉斯身上的生命氣息所餘無幾,他閉上雙眸微笑地訴說︰「諾索斯,永別了……」


「求求你……不要……拉普拉斯……不要捨棄我……」


然而,無論諾索斯如何呼喊,拉普拉斯已不再張目,回應他的只有一片的死寂。


「可恨的歸者……是你們的錯……是你們殺死了拉普拉斯……是你們撕斷我和他的羈絆……我恨……」


深不可測的幽黑包裹諾索斯,改變他那殘破的肉體,進化成強大的存在。


過去的諾索斯渴望存在,及後與拉普拉斯相遇後更祈求能守護對方,這意識與他內在那強大的破壞力量產生矛盾,致使他無法掌控力量。


可是此刻失去了拉普拉斯的諾索斯不再期盼守護,純粹追求破壞的他與體內的力量共鳴,激發出足以破壞因果的威力。


諾索斯放下拉普拉斯,腦內只浮現一個想法。


『我要破壞,把屬於歸者的因與果全數破壞!』

chapter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