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7

歸者伊斯塔對童年的回憶只有血與淚,以及無止盡的恐懼。


她並非原生歸者,她出生在於充滿苦難的星體——資源的貧瘠、極端的天氣、存活許多具威脅性的物種。她的一族每天就在這嚴苛的環境中掙扎求存,族人的壽命大多不過三十歲。


為延續一族的命脈,幼童自懂得走路時,便不分男女強制接受嚴峻的戰鬥訓練,因受不了訓練而死去的孩子多不勝數,伊斯塔亦有數次瀕臨死亡的邊緣。不過最終在幸運的眷顧下,她一一捱過並且變得更強。


醜陋而卑微地存活,她以為這就是生命,但當看到自天際翩然而來的歸者們,她知道自己錯了。


原來生命可以這麼美麗和高貴。


「來自星辰的同胞,請別懼怕,我等是來自阿卡德星的歸者一族,在不久的將來,你們所在的星體會受殞石的撞擊而滅絕,為守護每一個生命,我等願意協助你們移遷至安全且可居住的星體上生活。」歸者友善宣告。


伊斯塔感到雀躍和興奮,正想邁步走前,但族長以及大人們提起武器,猙獰臉容咆哮︰「你們這些邪惡的妖物,別妖言惑眾!快離開,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


歸者們沒有因對方的敵意而動搖,平靜地說︰「假如你們回心轉意可以到那山丘找我們,我們會在那裡待至明天早上。」


歸者們啟動術式騰飛、瞬眼間躍至那山丘去。


族長和大人們一邊咒罵一邊回去繼續生活,完全無意去找歸者們。伊斯塔失望得快要哭出來,但她不敢違背大人們的意志,只能回到那帶著惡臭的居所。


不過當晚出現了契機,少年歸者蘇因帶著伊斯塔從沒見過的果實和器具而來,他說希望送給原居民以示歸者的誠意,但回應他的卻是滿天襲來的小石子,他只好放低物品離去。


『他額頭在流血!』躲在暗角的伊斯塔擔心蘇因的傷勢,溜到族長房裡拿走珍貴的傷藥,跑到那山丘尋找,在河邊找到正在擦拭污泥的蘇因。


伊斯塔深呼吸、鼓起勇氣跑到蘇因面前,伸手將傷藥遞過去,閉上眼大聲喊︰「給、給你——嗯!」


可是她太心急而咬到舌頭,痛得直流淚水。這時溫暖的氣息吹送,伊斯塔睜眼,蘇因啟動術式,柔和的光芒覆裹她全身,然後神奇地她感到舌頭的痛楚消失。


「治好了。」蘇因溫柔地凝望伊斯塔。她這才發現蘇因額上的傷口已經痊癒,想必忍不住問︰「剛才那是什麼?」


「那是療傷用的術式。」

「術式?就是那個發光的東西嗎?」

「對,除了用來療傷還有許多其他用途,看。」蘇因隨手描繪術式,並凝神啟動,閃光炫目,下一刻光芒射出把河對岸的岩石砸碎。


伊斯塔先是震驚得無言,爾後才徐徐開口問︰「……為什麼你要默默承受我們的攻擊?你應該可以防禦得到啊!」


「嗯,但那樣做會讓你們更加害怕吧。」蘇因雙眸盛滿慈愛和憐憫,在他的注視下,伊斯塔覺得獲得救贖般。


「假如能使你們安寧,我甘願承受痛苦;假如能守護你們,我甘願流灑我的血。」蘇因柔聲說,聲線詮釋包容和寛恕。


對當時只有如何活下去的伊斯塔,蘇因的話尤如炙火中的冷泉、沙漠中的綠洲,帶給她顛覆所有的認知,她不自由主地仰望,渴求傾聽蘇因的話語,然而她的願望卻被不遠處傳來的暴喝所阻斷。


「伊斯塔!快給我出來!我知道你跑了過來的!竟敢偷走一族珍貴的傷藥!你可知道族長現在有多憤怒!你乖乖出來我還可以代你求情。」


『是媽媽……不,我不要回去!回去只是繼續活得醜陋而痛苦……我討厭那種生活!』伊斯塔怕得直縮起來,腦海浮現一個想法。


她雙手抓緊蘇因的手臂,以決斷的心說︰「求求你,帶我走……帶我離開這裡。」


蘇因回握伊斯塔顫抖的雙手,以堅定的嗓音回答︰「不用恐懼,我等歸者肩負傳頌星辰之理的責任,你所祈求,我必會給予。」


蘇因帶伊斯塔回到歸者所在地,一起等待至翌日天明,結果伊斯塔的族人沒有來到,領隊的歸者以沉重的心情宣告回母星。


在歸者的術式下,伊斯塔平安離開,並且在宇宙間目擊殞星撞向故鄉星體的瞬間,那時所綻放的光輝直到長大了伊斯塔依然無法忘記,那是美麗得教觀者落淚的光芒。


因為伊斯塔孤獨一個,所以歸者沒有讓她到別的星體生活,而是收留她成為歸者一員,她被安排於蘇因所在的教育所中學習。為急起直追,伊斯塔付出很大的努力,從其優秀的成績來看足以證明她的付出。


對於她這個外來者,同齡的歸者們親切對待,但在原星體習得求生本能的伊斯塔知道那只是表面的虛像,在笑容的背後是無形的隔膜,只有當她與蘇因在一起時,大家的目光才真正看著自己、真正把她放在眼內。


『假如蘇因不在,我什麼也不是,只有在蘇因的光芒下,大家才會把我視為一份子。』不知不覺間,這個想法深深植入在伊斯塔的意識裡,她所有的行動都為了成就蘇因。


在這種扭曲的價值觀下,伊斯塔成長為出色的歸者,優秀的蘇因亦被視為年輕一派的領導者。他們被長老挑中,負責處理吸食星體生命的異種一事。在蘇因的帶領下,他們在第一次與異種的戰鬥中獲得勝利,異種們落荒而逃。


然而這還沒完結,異種再次蠢動,為了守護星體的生命,蘇因要前去迎救。在觀星台上,他接過伊斯塔遞來的法杖,用力搭上她的肩膀。


「在我離開的期間,大家就交給你來守護了,伊斯塔。」

「嗯,放心交給我吧。」


伊斯塔與一族年輕歸者目送蘇因離開,當蘇因身影遠去,伊斯塔轉身想向年輕歸者們說話,卻發現他們全都沒有看向自己,彷彿她並不存在般。那份難堪的感覺讓伊斯塔放棄講話,逃也似的回到房裡。


『果然失去了蘇因的話,我就成為不了歸者的一員……』躺在床上的伊斯塔痛苦地思忖並徐徐入睡,直至外面傳來響亮的嘈雜聲。


『這是戰鬥的聲音!』熟悉戰鬥的伊斯塔一聽便知聲音的來歷,她拿起掛在牆上的武器跑到外面,見到在半空中歸者們正包圍一名嬉笑著的異種男子。


伊斯塔正要過去迎戰之際,兩名歸者卻以高速墜落在她身旁,他們全身遍體鱗傷,痛苦呻吟。那異種男子更朝伊斯塔揚起笑容,似是在挑釁她。


『那傢伙……很可怕……我感受得到……和過去瀕死的經驗一樣……』伊斯塔全身被恐懼所支配,無法止息地顫抖。


『不……我要逃……我要逃……』她回想起那不堪回首的過去,如那時一樣拔腿往室內逃。


「我要怎麼辦?要和那傢伙打嗎……不,我打不過……一定會死的……但這樣下去無法遵守與蘇因的約定……可惡!」


「可憐的生命,或許我能幫你一把。」一道男聲自她身後響起,伊斯塔立即轉身戒備——開聲的是擁有異形的男子,豐盛的氣息與他眼內的絕望互相矛盾,讓伊斯塔覺得詭異。


「別緊張,我沒有敵意……嗯,也不能這樣說,因為是我把拉普拉斯……呀,就是在外面那傢伙,是我引他過來的。」異種男子沃瓦道一臉輕鬆地說,那態度彷彿與伊斯塔聊著天氣般。


「對了,我來幫你打敗那傢伙吧。」


「……為什麼?他不是你的同伴嗎?」


「因為我想成為他的第一。」沃瓦道笑說,「就像你想真正成為這個物種的一份子般。」


「你!你在胡說什麼!」伊斯塔因被說中而惱羞成怒、激動地反駁,持著武器的手用力地握了握。


「我沒有胡說呀,你比我更清楚,而且你沒有其他選擇吧,一是接受敗北,一是來賭賭看我有沒有說謊。」


伊斯塔驀然咬了一下嘴唇,因為事情如沃瓦道所說一樣,她根本沒得選擇。


「……告訴我,要怎麼做。」


一切都是為了讓她繼續成為憧憬的歸者……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