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6

在歸者所居住的星體、位置沙漠中心的「時間館」裡,兩名年輕男子在寬闊的廊道奔跑,其腳步聲產生的回音在廊道內迴盪。


「跑快點!不然會來不及的。」年輕歸者路西法不耐煩地催促。


「都怪路西法,就是因為你太專注研習術式,才忘了月會的時間。」另一名年輕歸者米迦勒邊跑邊抱怨。


「怎麼怪我啦,你自己不也樂在其中。」路西法不滿地瞪了米迦勒一眼,但腳步沒有減慢,終於他們來到一扇華麗門扉前,未踏進去已感覺到肅穆的氣氛。


他們同時深呼吸以平順氣息,小心翼翼推開大門——低醇沉穩的男嗓音傳來,語聲似能瞬間繞著聽者的耳朵。


「……有專門吸食星體生命力的異種出現,在首次接觸中,我們成功制止他們的惡行、拯救了脆弱的星體……」


原本悄無聲息的殿堂掀起一片熱烈的掌聲,米迦勒和路西法跟隨鼓掌,也是心悅誠服。


『太好了,還趕得上蘇因的演說。』米迦勒鬆了口氣,遙望台上那凜然的青年蘇因,亦是下任歸者長老的候選者。


「不過我等不能掉以輕心,作為優秀生命體的我等,必須負上責任維持宇宙的秩序,所以——」蘇因頓一頓環視台下一張張年輕的臉貌,以內斂但堅定語氣說,「我和長老們打算設立名為『看守者』的守護制度,挑選年輕有實力的歸者負責看守不同的星體,以防被異種所侵蝕。」


掌聲再次如潮,蘇因待聲音褪去後再次開口,時機拿捏得非常準確,讓眾歸者集中於他每一句話。


「可是我等並沒打算放棄溝通,與萬物共容是我們一族的意向,也是星辰的真理——」


然而,蘇因的演說被突如其來的歸者打斷,他走到蘇因身邊悄聲說了數句,只見蘇因面色沉下來,以凝重的神色宣告︰「有個不幸的消息,異種正侵食星體,我將帶領同伴去討伐。」


因此月會比預定時間提早結束,米迦勒和路西法跟隨大眾步出禮堂,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被抓住——是滿臉怒容的長老。


「路西法!米迦勒!又是你們兩個闖的禍!」


「哈?我們什麼也沒做呀!你別冤枉我們!」路西法忿忿不平反駁,但長老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啞口無言。


「冤枉?你們在聲之森啟動轉化術式,我沒說錯吧。」


「對呀,但離開時米迦勒已經消除那術式了。」


「誒?不是路西法你去解開嗎?」米迦勒愕然地反問,然後他們瞬間知道長老盛怒的原因。


「終於知道我沒有冤枉你們呢,聲之森被你地弄得一團糟了。」


「抱歉……」


「哼,嘴裡說抱歉是沒用,用身體來作補償吧!」長老雙手分別搭在他們的肩膀上,揚起比怒容更可怕的笑臉。


於是,米迦勒和路西法便被長老帶去聲之森,修復被破壞的地方,花了一整天才完成,累透的他們躺臥在青蔥的草地休息,米迦勒忽然有感而發。


「路西法,我想成為看守者,像蘇因一樣守護萬物、守護生命的平等。」


「這不是挺好嗎。」路西法坐直起來,年輕的臉容意氣風發,有著初生之犢的不屈,「我贊成設立看守者的制度,唯有實力者才能掌控權力、展現歸者的榮耀!」


「權力什麼的我不太清楚,但大家一起努力保護弱者,我覺得是件好事。」


「哼!什麼大家……全都是蘇因獨自在撐!」路西法忿忿不平,「給我走著瞧,我不單要成為看守者,還要成為看守者的第一!」


「呵呵。」看到路西法義憤填膺,米迦勒忍不住笑開來,「路西法還是和以前一樣那麼崇拜蘇因,你恨不得能儘快在他身邊幫忙吧。」


「才不是!」路西法似乎被說中,臉頰微微紅起來反駁,更霍然站起身朝西邊走去。


「我、我去西邊巡視看有沒有還沒修復的地方,你也不要偷懶快去檢查,不然長老發現有遺留就又要嘮叨!」


「是是是。」米迦勒笑著回應後也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後朝東邊走去。巡視很快便完結,米迦勒回到剛才休息的草地卻不見路西法的踪影。


『怪了,平時路西法總是比我早到的……』忽然天空傳來低沉的轟隆聲,米迦勒抬頭發現蔚藍的天空此刻被烏雲覆蓋,炫目的閃電劃破雲層,也劃破米迦勒的安寧。


『……去找路西法吧。』


米迦勒動身朝西邊走去,並發現了他不想見到的結果——全身負傷的路西法吊掛在樹上!


「路西法!」


米迦勒想去救路西法,但一道黑影阻擋了他——笑得像個小孩的魔性青年拉普拉斯。米迦勒驀然睜大了眼,不僅是驚訝於異族的出現,而是拉普拉斯全身透出一種不應存在於世的無瑕。


「哎呀,果然來了~實在太好,我正好迷了路,能向你問路嗎?」拉普拉斯的聲音極輕,像是羽毛劃過皮膚之感。


「……是你把路西法弄成這樣嗎?」米迦勒從愣然中回過神後垂頭、看不清其表情,但從繃緊的身體、銳利的語氣來看,無疑處於盛怒之中。


然而,拉普拉斯像不察覺似的背起手,逗趣地側起身,由下往上瞅住米迦勒,金光眼眸笑得彎了起來。


「對呀~都是他不好,我想問路,他卻二話不說攻擊我,那我只能教訓壞孩子。」拉普拉斯站直身子看向路西法,帶著惡意和挑釁笑說︰「你看,我很親切呀,還沒殺死他喔~」


「……你這嘔心的異種!」米迦勒拔劍大喝,同時運轉體內力量啟動術式,大量的瑪那在其長劍凝聚,朝拉普拉斯揮去。


對方既沒有迴避亦沒有拿武器反擊,反而徒手抓住米迦勒的長劍,神奇地,劍上的瑪那像被抹去般消失,米迦勒感到劍的重量變輕,彷彿只是握住有著劍形狀的空殼。


「哦~那傢伙把所有力量都用來加強攻擊強度,而你分了一半力量維持劍的堅固度,不過這並不重要,因為呢……」拉普拉斯閉目逕自分析,驀然開眼,盈在眼眶的是冰冷的殺意,「你和那傢伙一樣壞,所以要教訓!」


拉普拉斯抽出材質不明的武器,凝神鼓動力量,瑪那依附在武器表面,那情形和米迦勒如出一轍!


對方的攻擊瞄準了米迦勒的盲點,正中他的要害,他整個人被擊飛重重撞向巨石,衝力還把岩石表面砸出個大洞來。


米迦勒全身浴血,氣息如游絲,疼痛無處不在,他只能躺在洞來呻吟。


「哎呀~下手太重了,看來沒辦法從他口中問路,那只好叫醒那傢伙吧。」拉普拉斯懊惱地抓抓後腦,來到路西法面前粗暴地扯起對方衣領。


這一切都落在動彈不得的米迦勒的眼裡,他張嘴想阻止,但傷勢讓他發不出聲來。


『不要……我是守護萬物的歸者……對,即使粉身碎骨,我也要守護我的好友!』


每動一分像有小刀往內臟捅般疼痛,但米迦勒仍不顧一切地挪動右手,在長劍上面以血描繪術式,拼盡了最後一分力啟動術式。


長劍受瑪那所操控,以凌厲的氣勢衝前——刷!拉普拉斯以兩指挾住長劍,停住了劍的去勢。


「這樣傷不了……誒?」拉普拉斯感到臉上有傳來一陣溫熱,伸手一摸只見指頭染上鮮紅——長劍在他右頰上劃了一個半指長的傷口。


拉普拉斯沉默不語好一會,當米迦勒以為命喪於此時,對方終於動了。


「太棒了!你實在太厲害了!」拉普拉斯興奮地大喊,「我明明已經分析過你的構成,理應不可能做出剛才那種攻擊,但你對同伴的感情超越了我的計算……呀,多美好的可能性。」


「好,我決定了,我不殺你們。」拉普拉斯用力點頭,鬆開路西法,來到米迦勒面前說︰「你要好好鍛鍊,變得更強大,然後讓我見識一下超越規律的可能性吧。」


拉普拉斯留下這句話便揚長而去。


『他……這異種和我想像中不一樣……難道我選錯了……不應攻擊而是溝通……』米迦勒看著猶如小孩的拉普拉斯,內心出現迷茫,對自身以及對他族。


然而,現實沒法讓他再度選擇,只有迎接即將到來的命運……

chapter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