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5

銀沙舖滿大地,與高掛在天際的銀河互相輝映,照亮萬千生命。在銀光中心有一金華,那是歸者一族的聖地「時間館」。


男子安沙爾乘銀沙橫越大地,速度之快足以劃破空氣,理應顛簸難受,但安沙爾不為其苦反而樂在其中,不消一刻便由彼端到達「時間館」。


安沙爾昂首闊步,走進「時間館」,搭上守衛歸者的肩膀,雀躍地問︰「蘇因在哪裡?」


「蘇因在中央室……等等!他正在和長老——」


守衛歸者還沒說完,安沙爾便轉身直往中央室跑去,守衛歸者攔都攔不住,只能看著他用力推開大門,興沖沖地闖進去。


中央室裡所有歸者都因安沙爾的出現而呆住,但他不為所動。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他者的目光無法動搖安沙爾的意志。


「蘇因!我剛剛領悟到新的攻擊術式,來和我試試看!」


坐在長桌末席的青年蘇因發出無聲的嘆息,站起來看向安沙爾,溫和地勸告︰「安沙爾,我要和長老處理頻繁有星體枯萎的事,待處理完後再和你試,好嗎?」


「星體枯萎?」安沙爾皺起眉頭思索,「就是有異種吸食星體生命力那件事呢,但那與我們歸者有什麼關係?別管這等閒事,留時間來研究多些術式不是更好嗎?」


砰地一聲!席中女子忽然用力拍枱站起來,美眸睨視安沙爾,勾起豔紅的嘴唇冷冷地說︰「別管這等閒事?我們歸者身為優秀的物種,自然要肩負更多的責任,得知異種吸食其他星體的生命力當然得阻止,不然歸者所自傲的榮耀會毀諸一旦!」


「哈哈哈!」像聽到有趣的笑話般,安沙爾捧腹大笑,片刻才止住。在眾歸者的注視下,他堂然回應,「伊斯塔,少用些漂亮的藉口吧,什麼歸者的榮耀,你根本不關心,你在意的只有蘇因的榮耀。」


「什、什麼!我、我才——」伊斯塔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美眸瞟向蘇因,承認否認都不討好。


「夠了。」終於蘇因再度開口,像受不了似的右手撫上額角,「安沙爾,你不想多管閒事那也罷了,但我想管,這樣你可以出去吧。」


『可是我真的很想讓蘇因見識下我的新術式……呀!』


「我想到好主意。」安沙爾敲一敲掌心,「我也一起去,到時候來比比誰擊倒最多異種!」


「安沙爾!我們不是去玩!如果你以這種態度的話——」


「長老,我也可以去吧。」安沙爾無視伊斯塔,直接問一直沉默的長老,對方沉吟半响終說︰「蘇因,帶他去。」


「我明白了。」蘇因順從回應,反之伊斯塔卻一副不甘心的模樣,但無法反駁長老而只能隱忍。


於是,安沙爾便與蘇因、伊斯塔一起前往被異種吸食生命力的星體。


安沙爾從星體上方見到巨大的異種花苞,內心頓時一癢。


「就是那花苞在吸食星體的力量。」伊斯塔在蘇因旁小聲說。


「那先消滅它吧。」蘇因凝聚瑪那準備攻勢,但安沙爾搭上蘇因的肩膀,「蘇因,交給我來做。」


蘇因思索一會後點頭,讓開位置給安沙爾。


『這是試新術式的好機會!』安沙爾難掩興奮之色,啟動新術式,瑪那急速凝聚化成兩道光盾。他交叉雙手,讓光盾重疊,輝煌展炫。


即使和安沙爾有一段距離的蘇因和伊斯塔都感受到力量的波動。

安沙爾瞄準扎根地面的花苞,吐出神聖的音韻,輝煌震盪大地,瞬間便把那花苞摧毀。


「果然是個厲害的術式呢。」蘇因搭上安沙爾的肩膀、揚起讚賞的微笑,「好了,我們下去吧,來和那些異種進行交涉。」


可是蘇因的交涉在異種的狂妄下失敗,雙方正式開戰。


「嗯哼~你就是剛才弄毀我花苞的傢伙呢。」異種女性烏素姆坐在巨大植物上,擋在安沙爾前路,拋下挑釁的話語。


好勝的安沙爾欣然接受,用姆指撇一下鼻頭,笑說︰「呵,原來是你做出那怪東西,不過謝謝你讓我來練練新術式。」


「哦~好大的口氣呢,那這樣如何呢?」烏素姆揚手,數個碩大的花苞隨即冒出並包圍安沙爾。


安沙爾凝神集中,啟動術式讓瑪那做成數道護盾——咔嚓數聲,護盾悉數被毀,不單如此,安沙爾還感受到空氣中傳來的殺意,身體率先反應過來往後來了數個空翻,避過揮擊而來帶刺的藤蔓。


然而,烏素姆沒有停止進攻,連綿不斷、舖天蓋地,當然安沙爾也不是只呆著被打,一看到有空隙便進行反擊,但烏素姆一一避過。


局勢一時僵住,直到遠方傳來淒厲的慘叫。


『蘇因已經打敗了敵人嗎……我不能輸給他!』看到蘇因的勝利,安沙爾內心焦急起來,像想要贏到比賽的小孩般不顧一切。

安沙爾鼓動全身的力量,同時發動多個術式,嘗試把烏素姆以及她的花苞們困住。


「受死吧!」在他的呼喝下,帶有殺意的瑪那激射,把術式包圍的空間炸至體無完膚,那裡只餘花苞的殘渣懸浮著。


「成功——嗯呀!」安沙爾俯視看著貫穿自己腹部的手,同時噴出一口鮮紅。


「哎呀~幸好我溜得快~你們歸者下手真狠喔~」烏素姆貼到他耳邊嬌笑著低喃,「你只顧追逐光芒,而無視佇立在眼前的對手,也太失禮了吧,就我來給你教訓!」


正當烏素姆想給安沙爾最後一擊時,一道黑影以極速俯衝而來,她察覺到危機,為求保命只得拔起手,躍飛而去。


「安沙爾!」最後映入安沙爾眼內的是蘇因焦慮的表情……


幸得蘇因的迎救,安沙爾平安無事,傷口經過術式的治療、加上他本身優秀的體能,傷口很快痊癒。


然而,精神所受的衝擊並沒那麼容易治好,戰敗的屈辱和被烏素姆看穿的羞恥折磨著安沙爾的心靈,他很想擺脫這些如同罪烙的記憶,為此他埋頭苦幹去練習。


終於在不久後,機會來了。


那群異種為了拯救被抓走的同伴而來到歸者的星體,得知消息後的安沙爾展露出久違的笑容呢喃︰「我來討回之前的債了。」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