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3

在浩瀚的宇宙中,一道紫光高速劃過,其行進帶著極端的侵略和壓倒性的破壞,把它行經軌跡上的殞石全數轟碎,那道紫光最後轟然落在一個星群體中,掀起漫天風沙和星塵。


「烏素姆!你這個混帳!婊子!垃圾!給我起來!」那道紫光原來是名極為瘦削的男子惡魔修德。他全身被蠕動的肉蟲所纏糾,偶爾肉蟲的嘴巴會張開,展示那滴著毒液的血盤大口。


修德瘋狂舞動手中的鐵杖,把周遭砸出一個又一個的大坑,轟然巨響不斷,終於逼得一具豐腴肉體自巨大的花苞中爬出來。


「嗯呀~」烏素姆嬌媚地伸了個懶腰,朝臉帶怒容的修德笑問︰「修德,怎麼了?你心情又不好嗎?」


「只顧吃的渣滓!你忘了拉普拉斯要我們去吸食星體嗎?」修德受不了翻白眼,神經質地來回踱步,並陷入自我世界不斷呢喃︰「為什麼我得與你們這班劣等的廢物在一起為什麼為什麼呀呀呀討厭死了討厭死了——」


然而,修德的抱怨戛然而止,因為他的頭被突如襲來的巨型鐵鎚所砸爛。


「吵死了!嘻嘻!」元凶的少年札爾躍到修德面前,捧腹大笑起來。


「修德遜斃了!嘻嘻!」跟隨少年而來的少女羅伊戈幸災樂禍。她依靠在同胚分裂的弟弟札爾旁,指著無頭的修德大聲嘲笑,但兩姊弟忽爾被無頭的修德捏住脖子、高舉至半空。


詭異的窸窣聲自修德的斷頭口響起——血肉激烈躍動,轉眼間重新形成修德的頭顱。


「你們竟敢打爆我的頭我要教訓你們我要把你們的皮全數剥下來把你們的肉逐一割下把你們的血吮光……」


修德越說雙手的力度就越重,被挾住的姊弟發出痛苦的囈語,這時有一隻「手」搭上修德。


那隻「手」以植物的莖幹和生鏽的金屬強行交纏而成,部分莖幹無法承受這扭曲而枯萎,散發死絕的惡臭。不僅是手部,他全身上下都呈現這扭曲異常的狀態,這就是惡魔諾索斯。


與其他同胞相異,他無法完好對物種擬態,潛藏他體內的破壞力量太強烈,而致他每次擬態後都不由自主破壞該物種的生命排序,成為異常的存在。


對此諾索斯感到自卑,每日都在自我否定中渡過,也養成陰沉內斂的獨立個體,現在他也只敢以行為表達不滿,不敢付諸於聲。


「嘖!別用你那死氣沉沉的目光看著我!」修德的怒火不單沒因諾索斯的介入平息,反而讓修德更為憤怒,怒瞪住諾索斯。


就在這劍拔弩張之際,一道嘹亮的腹鳴響起。


「哎呀~我肚餓了~」烏素姆沒理會大家的目光,逕自撫著肚子半闔著眼說︰「修德,去獵食囉~」


「可是那兩個小鬼——」


「他們又不是攻擊你心臟,你也不過痛一下,別這麼計較。」烏素姆伸舌舔唇,「再糾纏下去就來不及在拉普拉斯回來前完成任務喔~」


修德一頓不悅地咂舌,用力甩開兩姊弟逕自離去,烏素姆、諾索斯、札爾和羅伊戈跟隨過去,來到目的地的星體。


烏素姆鼓動力量、肩胛長出巨大花苞,她拔出花苞並植入星體地表。花苞的根部急速成長往星體各處蔓延。


諾索斯、札爾和羅伊戈分別到各處看顧花苞根部的成長,而修德與烏素姆則留在花苞旁守護著。


「呀呀~今次又是沉悶的味道。」烏素姆失望地輕喃。


『這個蠢貨就只顧吃吃吃……嗯?』本在抱怨的修德察覺異常,連忙拉開待在花苞旁的烏素姆。


轟隆一聲!龐大且帶有攻擊性的力量自天空墜落,正中吸食星體力量的花苞,瞬間花苞化成虛無的粉塵,待粉塵褪去時,一群影子仍自半空降落。


「我們是歸者一族,來自宇宙彼端的物種,異種,你們何以吞食星體的生命力?」男子蘇因踏前,向修德提問,語調和表情帶著誠摯和慈愛。


可是他的示好換來的只有修德不可一世的回答︰「呵,那有什麼問題?弱者注定要成為強者的踏腳石,為強者架構前往未來的路。」


「你想說身為強者就能支配弱者的命運嗎?」


「對呀,那是理所當然的真理呀。」


「所以你們是不會停手……」蘇因閉目,凝重神色覆蓋和善的表情,「真遺憾,我多希望你們能放下私欲……為了守護弱者的未來,我們歸者只能與你們為敵。」


蘇因的話成為惡魔與歸者首次大戰的鳴槍聲。


諾索斯、札爾和羅伊戈察覺異狀而來,並加入混戰中。開首雙方保留戰力,互相試探,到中段戰況開始出現傾斜,由蘇因領導的歸者一方佔優,眾多的歸者令惡魔們無法招架,節節敗退。


『為什麼這群混帳這麼厲害?不不不!是因為拉普拉斯和沃瓦道不在,我們才會輸……可惡可惡可惡!』一直應付蘇因的修德清楚明白自己陷入困境,『不,我不要死不要成為弱者……』


這時他瞥見與其他歸者交戰中的諾索斯,然後揚起狡猾的笑容,『對,讓弱者成為強者的踏腳石。』


於是,修德為逃避蘇因的攻勢,便暗自誘導蘇因移向諾索斯的位置,然後在蘇因發動攻擊之際,以諾索斯為擋箭牌承受蘇因的攻擊,同時噴出腐液制衡,總算得以逃脫。


除了修德外,烏素姆、札爾和羅伊戈亦成功逃走,回到他們一族的根據地。


前去尋找其他同伴的拉普拉斯和沃瓦道已經回來,旁邊還佇立一名修德從沒見過白膚紅眸的少年。


「你們怎麼如此狼狽?」拉普拉斯審視渾身血污的修德等一行。修德立即氣忿不平地告訴與歸者戰鬥的事情。


「所以叫歸者的物種打算阻止我們吞食星體力量……」拉普拉斯思忖,頃刻揚起如孩童般天真的微笑,那純淨無瑕的模樣教其他惡魔動容。


「有趣呢,那就來看看他們能不能阻止我們。」拉普拉斯邊說邊環視四周,然後發現找不到他,「諾索斯,他在哪?」


諾索斯在最初便與拉普拉斯結伴,對拉普拉斯來說,諾索斯是個特別的存在。


「他……我不知道。」修德當然不敢說出真相。


「我知道我知道!」札爾踮起腳舉高手雀躍地說︰「諾索斯受了傷被歸者一族帶走了。」


拉普拉斯聽後收回笑容,全身散肅然的殺氣,察覺到他的怒意,沃瓦道上前握住拉普拉斯的手,淡然地說︰「不要緊,我們會把他救出來。」


「你們在開玩笑嗎?」一直旁觀的白膚少年魯利姆開口,雖然微笑著但雙眸盡是不屑與鄙視,「被捉走是他太弱了,為什麼我要去救一個弱者呢?」


「不想去可以不去。」拉普拉斯瞟了魯利姆,那眼神讓對方收斂狂氣,「諾索斯我救定了。」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