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2

萬物根源陷入本能的瘋狂,震動出讓宇宙傾軋的嘶吼,其眷屬以自身制壓並撕咬力量之源核,超然靈魂的衝擊否定眷屬的存在,其肉身粉碎與自根源溢出的力量交集,二元揉合,誕生出嶄新的物種,化胚胎為初形。


帶著強韌生命力的胚胎被創造之力拒絕,穿越光年,來到宇宙的彼端,胚胎們各自墜落至不同的星體,沉沒星體中心,進行自我修復的長眠。


烏素姆便是其中一員,還是胚胎的牠蜷縮起來安祥沉睡,直至靈魂核心傳來空腹感而驚醒。


牠本能地蠕動嘴巴,吞食包裹在牠周遭的泥土,緩慢地細緻地,彷彿要嚐盡每一分的味道般鉅細無遺,在那刻牠靈魂的本質已被呈現出來——品嚐生命味道的美食家。


長眠而帶來的深沉飢渴促使烏素姆大量進食,泥土很快被喫盡,露出通往地面的通道。烏素姆爬出去,見到最初墜落時荒蕪的星體此刻被大量的翠綠覆蓋,茂盛而巨大的植物佔據這星體。


烏素姆爬到植物之上,潛藏在牠體內的生命排序像受到刺激般急劇變動,瞬間烏素姆胚胎的身體變為那植物的模樣。


這就是惡魔在幼兒期所擁有的能力——擬態,透過反覆模仿不同星體上的物種,以其形態經歷生與死,從而選出優秀,淘汰劣等的生命排序。


烏素姆本能地遵從這規律,一次又一次前往不同的星體上進行擬態,獲得大量優秀的生命排序,正當擬態成捕食花的牠開始探究這行為的意義時,那傢伙出現了。


他有著烏素姆從來沒見過的形態——結實的軀體外加修長的四肢及頭顱,及後牠才知道那是叫「人」的形態。


那傢伙乘著由火炎凝聚的蟲子翩然落下,右手一揮,炎蟲襲來,把除了烏素姆以外的捕食花盡數摧毀。


烏素姆首次感受到恐懼,被這莫名的情緒驅使,本能地攻擊那傢伙,但那只是以卵擊石的行為。烏素姆捕食花的形態被完全摧毀,變回胚胎的牠匍匐前進,但仍逃不過那傢伙的抓捕。


「不要恐懼,我的同胞,我叫沃瓦道,與你同源的物種,來自象徵進化的胚胎。」沃瓦道吐出低沉的聲音訴說著,神奇地烏素姆竟能理解首次傾聽的語言,牠因而停止掙扎,以好奇的心情凝望沃瓦道。


他揚起微笑,把烏素姆放到掌心,輕聲呢喃︰「對我進行擬態吧。」


烏素姆擺動軀體,感受體內生命排序的晃動,牠的身體逐漸拉長擴展,最後變成與沃瓦道相似的形態。


「這是……和你不同……」烏素姆疑惑地審視己身,與沃瓦道純然陽性的形態不同,她的形態有著明顯的曲線和柔軟感。


「呵,因為你靈魂的本質接近陰性。」沃瓦道似覺得有趣,輕撫烏素姆的臉頰,他那深邃的雙眸倒影宇宙的光芒,閃爍璀璨,「烏素姆,這是你的名字。」


烏素姆對沃瓦道決定自己的名字沒感到不滿,倒不如說覺得理所當然。她搖動身體,赤紅的花苞自她肩胛間萌芽,迅速成長並艷麗綻放,吐播出橙紅的孢子。


「噢,沃瓦道,為什麼要呼喚我?」烏素姆攀住沃瓦道的身體慵懶地問。


「我需要你的力量,喚醒那始源的存在,為這個世界、為這個宇宙帶來荒蕪吧。」


然而與沃瓦道話語中的惡意相反,他的力量卻有著全然的豐盛以及無窮的創造。烏素姆覺得這矛盾是何其絕妙,因而忍不住咯咯而笑。


沃瓦道沒有生氣,反而加深笑容地回應︰「很可笑,生命就是那麼地殘酷、那麼地絕望,所以和我一起讓絕對公平的死亡降臨在每個生命上。」


之後,烏素姆便與沃瓦道同行,實際上她並不在意沃瓦道的目的,她執著的是她能否得到飽腹。


當然在不久後她知道這問題是何其愚蠢,在沃瓦道的領導下,吞食不同星體上的物種簡直易如反掌,所以烏素姆的需求也進化了。


她不再只是為了飽腹而進食,而是喜好品嚐物種由生存踏入死亡時那份絕望,讓她察覺到這個認知的就是同族拉普拉斯。


那時她正與沃瓦道以及其他同伴吞噬星體的生物,突然拉普拉斯來到,帶著他那不成形的同伴諾索斯。


拉普拉斯以自信和理所當然的態度宣告︰「只要臣服於我,我就能實現你們的渴望。」


『他……太棒了,何等絕妙的存在,當他死亡時會展露怎樣的表情呢……呀~好想品嚐他的絕望~』烏素姆感到喉嚨炙燙,深藏體內那渴望品嚐生命的本能在蠢動,逼得她伸舌輕舔嘴唇以壓制那強欲。


為了滿足強烈的食慾,烏素姆難得積極進攻,與同伴們攻擊拉普拉斯,可是他們的攻擊在拉普拉斯面前全數被消散殆盡,甚至使不上一絲抵抗之力。


拉普拉斯踩住烏素姆,俊美的臉容光耀無瑕,他彎下腰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


『多漂亮的瞳眸,像將生命的精華濃縮似的明亮。』烏素姆沉醉在他攝心動魄的注視中,絲毫不覺被他踩著是一種屈辱,甚至認為自己的敗北能襯托出他的崇高是件光榮的事。


烏素姆兀然感到異常飢餓,撇頭咬住拉普拉斯勾住她下巴的手指,仔細品嚐。


「呵,是個胃口豐盛的傢伙,假如你能把我吃掉就儘管吃吧。」拉普拉斯沒因對方的慾望而畏懼,反而愉悅地笑。


『總有一天我會把你吃掉,由頭到腳,由外到內,不論希望還是絕望,全都一絲不剩吃下去。』烏素姆在內心起誓。

chapter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