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

代偶規條系列

  「好,第八千二百九十九號,成功。」

  這是代偶南納獲得生命後第一句聽到的話,之後他與數名被成功製造出來的代偶一起在某個小房間生活,除了早上例行的散步外,他們全部都不得離開房間。

  雖然覺得沉悶,但南納他們仍聽命,乖乖地待在房間裡,直到某天黃昏——

  「哼哼~」輕柔的歌聲從房間外面傳來,聲量極其細微,但是還是被南納捕足得到。

  『這是……歌聲……是誰在哼歌?』年幼的南納感到好奇,四處張望搜尋歌聲所在,忘形中竟走出房間,來到走廊上。哼著歌的倩影沒察覺到南納的出現,與他相撞——

  「嗚哇!」嬌呼聲響起,引來廊道上的男代偶注意,對方連忙跑來、扶起跌坐在地上的女子。

  「恩莉兒大人,你沒事嗎?」

  「嗯,我沒事喔~」恩莉兒借力站起來,甜甜一笑帶著嬌憨說︰「我習慣跌倒,所以知道怎樣不會受傷喔。」

  「誒?那就好了。」男代偶別過臉,粗暴拉起南納惡狠狠地說,「南納,你竟然擅自離開房間,必須要接受懲罰——恩莉兒大人?」

  「他還是個小孩,這次看在我的份上就此算了。」

  恩莉兒將南納護在身後,雖然臉上笑意盈盈,但語氣卻有著不容拒絕的威嚴,男代偶嚇得噤聲,頻頻點頭。

  「下次不可以亂跑喔~」恩莉兒蹲下去,雙手拉起南納的小手,溫柔地笑說。

  南納還沒反應過來,茫茫然點頭,看著恩莉兒翩然而去,只記得對方有股很好聞味的味道。

  『她是歸者大人,是我們必須要服從的存在……』

  那一刻,在南納的心裡歸者成為了不可動搖的信仰,不容任何他者誹污歸者的神聖。他懷著對歸者的敬仰努力學習,撐過加速成長的難關,成為代偶的成熟體,並獲得加入戰鬥組的資格。

  那時的南納以為這份信仰會持續到生命終結為止,然而真相無法被扭曲,只會恆久存在……

  「弄好了!」南納高舉花了七天才做好的花圈,雀躍地說︰「收到這個花圈,恩莉兒大人應該會稍為開心一點吧。」

  在夏馬西的指揮下,歸者與代偶與這片土地的原生種族戰鬥逐漸白熱化。隨著傷亡者增加,愛笑的恩莉兒愁眉苦臉,為此南納打算送禮物哄她開心。

  「既然完成了就趕緊送給她。」性急的南納匆匆離開房間走向恩莉兒所在,卻被廊道間的誹議所打斷。

  「到底這場戰爭要到什麼時候才完結呢?」短髮的女代偶憂心地說。

  「唉,誰曉得,我聽說過機械族曾派使者來求和,但被夏馬西大人趕回去……歸者大人當然不想停戰,因為去戰鬥的都不是他們,而是我們這些被造出來的代偶,之前奧蘿菈就是因為消耗過度而死——」

  「你們在這裡胡說什麼?」南納一臉惱怒地質問。

  「南、南納。」女代偶們惶恐地躬身。儘管同為代偶,但戰鬥組的地位高於一眾代偶。

  「我們的生命是歸者大人所給予,即使為他們而死也是理所當然,而奧蘿菈之所以死是她太無能而已。」南納矋視女代偶們,「別再讓我聽到你們造謠,不要忘記史納莎的後果!」

  女代偶們畏怯道歉轉身跑走,這一役讓南納本來的好心情都打沉了,正要打道回府之際,卻見到熟悉的身影掠過。

  『那是……恩莉兒大人……表情這麼凝重,難道發生了什麼事?』南納擔憂地思忖,『不能讓大人一個行動,我也跟過去。』

  於是,南納便跟在恩莉兒身後來到一處山坡處,那裡有名男歸者,對方見到恩莉兒隨即迎上去,親暱地撥動她的髮絲。

  『原來是馬杜克大人嗎……那應該不要緊吧——誒?』南納正想回去時卻被映入眼內的一幕嚇得掉下了花圈——恩莉兒以利刃刺進馬杜克的身上,純真的臉孔此刻猙獰凶狠。

  『不……這不可能……這不是我認識的恩莉兒大人……』無法接受事實的南納轉身奔跑,連方向都沒辨明,只是拼命跑逃離那撼動他信仰的畫面。

  終於南納體力耗盡,意識模糊下爬到某個樹洞中蜷縮而昏睡過去,直至龐然巨響和猛烈震動把他驚醒。

  『這是——』南納撐起身爬出樹洞昂首,發現天空被詭異的色彩所漂染,流動的空氣沉重而詭異。

  由於太專注於周遭的變動,南納疏忽於地面的動靜——陷進地面的活管蠢蠢欲動,並成功掙脫大地的束縛迅速流竄到南納腳下。

  「嗚哇!」南納俯首,看著那像要吞噬自己的金屬管道,「怎麼活管會自己動起來……嗯嗯……透不過氣……」

  活管攀上南納的身體並收緊起來,使他無法呼吸。缺氧的南納眼前的景象變得模糊,就在快要失去意識之際,一道猛力衝撞過來,把南納撞飛。

  「咳咳……」重獲自由的南納大口大口吸氣,待氣息稍順時回首,卻被矗在眼前的水龍所嚇倒,本能地鼓動瑪那。水色的瑪那在南納面前化成護盾。

  「別、別過來!」南納抽起腰間的武器指著水龍,對方沒有理會他,逕自以龍爪擊毀剛才要攻擊南納的活管。

  「這樣應該安全了。」水龍蒼璧撇頭看向南納,「你冷靜點,我不會攻擊你……不過以我這個形態似乎不太有說服力……等我一下……嗯,應該是這樣子吧……」

  蒼璧打量南納一會後,龍爪在空中劃了一圈,雲霧冒出包裹龍身,逐漸收縮最後散去——水龍化成仿若南納的青年。

  「這樣子你應該可以放下心吧。」

  「哼!我不會被騙的,你們都是那班機械族的爪牙,我不會……嗯?」南納想發動攻擊,但暈眩襲來,肚子傳來強烈的空腹感,下一刻嘹亮的腹鳴聲響起。

  「咳……我去森林找些果實回來吧。」蒼璧輕咳強忍下笑意,但雙眸出賣了他,這一切都讓南納無地自容、尷尬得滿臉通紅。

  之後蒼璧到森林一轉摘了果實回來,餓壞了的南納衝過去抓起果實大口吃起來。

  「嗯、你本質不壞,只是被那班機械族唆使了,他們到處抹黑歸者大人們,為的是想私吞母親大人——咳咳!」邊吃邊說的南納被果實嗆到,蒼璧湊身輕拍他的背部。

  南納喘順氣續說︰「總之你不要相信他們!他們在說謊!」

  「是嗎?」蒼璧以哀傷的神色看著南納,站起來朝他伸出手,「那你願意跟我一起來嗎?來看清真相。」

  南納先是遲疑,但腦海掠過恩莉兒猙獰的表情。

  『……我想知道我所相信的到底是什麼……』南納握住蒼璧的手,對方變回龍身,載南納到一處枯林、被凋零的樹椏所遮掩的石洞裡,那裡有數十名寶石妖精和花妖聚居。

  「蒼璧!你來了!」一位斷了手臂的寶石妖精雀躍的迎上,但見到南納隨即畏怯縮埋首於蒼璧的龍身後,「……他是誰?」

  「放心,他是我的朋友,不會傷害你們的。」

  「可是他和那些傢伙很像……」寶石妖精依然警戒地審視南納。

  「那些傢伙是誰?」雖然南納心中有數,但執拗地問道。

  「當然是那些自稱歸者的外來者!」寶石妖精激動地說︰「他們忽然闖進來,把我們一族同伴的手腳折斷、殺害,為的只是製造他們想要的武器!」

  「不……怎麼……」南納反駁的話頓住,瞄向藏在腰間的武器,上面鑲有璀璨的寶石,像在諷刺他的堅持般。

  「不單這樣,為了要完成他們的研究,還把我們一族自森林趕走、更打算殺掉我們,要不是龐貝來救……」一位花妖也上前說道,他們表情認真、絕不像在說謊,讓南納語窒。

  之後,蒼璧與妖精們寒喧一會後,便離開石洞。

  「所以……我一直相信的都是假的嗎?」南納看著龍身的蒼璧茫然地問。

  「……我不會強迫你去接受,你要選擇繼續相信也是你的事。」蒼璧拍打龍翼,準備騰飛至天際,「不過真相永遠不會消失,只要你不放棄去追尋一定能找得到。」

  蒼璧一躍飛至天際,南納看著那自由不受拘束的龍影,垂下的雙手握緊成拳。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