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

代偶規條系列

  被森林包圍的建築物,一名少女艾絲翠在門口佇立等待,不時抬頭遙望遠方,卻又失望回頭。

  『奧蘿菈她們這麼久還沒回來……難道……』艾絲翠像要否定負面想法而用力搖頭,『不!奧蘿菈是戰鬥組經驗最豐富的代偶,怎可能會輸!』

  這時森林入口處傳來樹葉的磨擦聲,艾絲翠轉頭見到了大群身影回來,為首是不沾一點塵埃和污穢的高傲女子,也是所有代偶的支配者——歸者夏馬西。

  在她身後是數十名戰鬥組的代偶,和夏馬西的乾淨相反,每位代偶都掛彩,衣服或多或少都有破爛。

  艾絲翠急切在代偶群中搜索奧蘿菈的身影,卻怎樣也找不到,不過她見到另一道熟悉的身影——代偶史納莎。

  艾絲翠衝過去抓住史納莎的手臂,抬頭問︰「史納莎,你在就好了,奧蘿菈呢?」

  然而史納莎卻沒有回答,本來疲憊的臉容添上了悲痛的陰霾,艾絲翠隱約察覺到不對勁,但她拒絕去相信,勉強揚起笑臉問︰「噯,史納莎,不要捉弄我了,快答我吧……對了,一定是她又跑了別處閒逛了吧。」

  史納莎三番四次想開口回答,聲音卻像被沙子塞住般發不出來。

  艾絲翠絕望似的搖晃史納莎的雙臂,哽咽地擠出聲音︰「求求你,說奧蘿菈沒事吧……」

  「對不起……艾絲翠……奧蘿菈她……已經死了……」終於史納莎擠出了聲音來。

  「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艾絲翠徹底崩潰,神經質地吶喊,「她可是最強的代偶!怎可能會死掉……我要見她!」

  「她……奧蘿菈……她戰鬥結束後便全身龜裂,化成塵土消失……什麼也沒留下……」

  「你在胡說什麼……奧蘿菈不單死掉,還連屍首都沒有直接消失……這根本不可能……嗚!」艾絲翠身體開始意識到事實,雙眼湧上淚水滑落臉頰,身體無力地癱軟,不停地顫抖著。

  史納莎見狀也難以自持,不斷抽泣,上前抱住壓抑不住痛哭的艾絲翠,「我也無法相信,但奧蘿菈確確實實在我手中枯朽消失,我甚麼也做不到!」

  「不要呀!不要呀!我連她最後一面也見不到!」艾絲翠拼命搖頭,史納莎的話語打破了她最後的防線,她只能放聲痛哭起來,直到她心身再無法負荷,哭昏過去。

  醒來之時發現自己身處在醫務室,雖然悲傷和哀痛依舊存在,但她終於明白到奧蘿菈的死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奧蘿菈……雖然她的屍首不在,但至少可以拿回她的遺物吧。』

  艾絲翠下床走出醫務室,詢問在走廊上負責日常事務的雜役組代偶,得知奧蘿菈的所有品被送到三樓的第十號倉庫裡。

  「八、九、十……這就是第十號倉庫呢。」艾絲翠走進倉庫,木架上擺放了許多不同的物品,但她一眼便找到了目標——奧蘿菈的拳套。

  她拿起拳套放到胸前,熟悉的清香躍進鼻腔內,過去的回憶在腦海浮現,使艾絲翠鼻酸,哽咽呢喃︰「奧蘿菈……」

  「夏馬西,你可不可以珍惜一點地用呢?我可是很困擾呀。」一把男聲自外面傳來。

  『這聲音……是金固大人?』艾絲翠好奇地走到門前探頭觀察,『夏馬西大人也在……怪了,他們在倉庫裡做什麼呢?』

  「哼,別裝了,你不是很樂在其中嗎?」夏馬西盤起手揚揚下巴,「不要浪費時間,快把他搬上去吧。」

  男歸者金固誇張地嘆氣,把地上以白布裹住的長條物扛到肩上抬到樓上,然後又很快下來離開。

  艾絲翠被好奇心征服來到四樓。四周漆黑一片,四樓被木條完全密閉,僅以樓下傳來的光源照明。不過身為偵察組的艾絲翠訓練有素,很快雙目便習慣了黑暗,看見地面上堆放著許多具以白布裹住的物件。

  『這是什麼……』艾絲翠掀開腳下物件的白布,然後被嚇得整個人跌坐在地上,『是代偶……而且全身都出現龜裂的紋路……所以這裡全是代偶嗎……』

「呼呼……」那些不能辨認的驅體竟發出了虛微的呼吸聲。

『這些代偶還有一絲生氣!嗯!有腳步聲!』

  這時下方傳來腳步聲,艾絲翠連忙躲起來。

  「夏馬西!等等!」一把女聲叫停腳步聲的主人。

  「恩莉兒,你怎麼來到這裡……一定是金固那傢伙告訴你呢。」

  「那些生命衰竭的代偶都放在這裡只能等死,實在太可憐了。求求你,不要再用術式增幅代偶的力量了。」

  「怎麼可能,不這樣做他們只不過是堆沒用的廢物。」

  「但那力量可是用他們的生命來換取!」恩莉兒低喊,「以他們肉體,最多只能承受二十五次到五十次的力量增幅,一旦超出限界,他們的肉體便會無法負荷而龜裂崩解!」

  『什麼!所以奧蘿菈是因為這樣而死嗎……可惡!可惡!』艾絲翠內心蓬地燒起萬丈怒火,但她不能發聲,因為萬一被發現,夏馬西絕對不會留艾絲翠活命。

  『我不能死的……我還要活著把這個消息通知史納莎!』艾絲翠用力咬住手腕以阻止自己發出聲音,力度之大甚至在手腕處留下血痕。

  「……你一定長期在研究太累了,否則怎會為了那些毫無價值的代偶,而質疑身為探索隊領袖的決定呢,對吧,恩莉兒?」夏馬西警告,冰冷的語調滲著絕對的怒意。

  「……欸……我應該累了……」

  「那我送你回房吧,你好好冷靜一下吧。」夏馬西語氣和緩下來,她們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也讓一直繃緊的艾絲翠放鬆下來。

  『呼……太好了,趁現在離開吧。』艾絲翠迅捷地竄下樓,跑進倉庫裡,由於放下了戒心,所以她沒有察覺到遠去的恩莉兒撇過臉,朝她揚起詭魅的笑容……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