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

代偶規條系列

  一名捧著花束的少女在走廊匆匆行走,來到廊道盡頭的醫療室,房門僅作虛掩。少女艾絲翠小心翼翼推開門,房內最裡面靠窗的病床上躺著一名少女,她正徐徐酣睡。

  艾絲翠躡手躡腳走近病床,但還是驚醒了床上的少女奧蘿菈,她睜開眼見到艾絲翠後,本來警戒的神情放鬆下來,揚起帶點累意笑容說︰「你來了呢,艾絲翠。」

  「奧蘿菈,昨天聽史納莎說你暈倒,真的把我嚇壞了。」

  「抱歉抱歉,最近任務太多自己沒好好休息,一下子累壞了,不過睡了一覺好多了。」奧蘿菈坐直身子率性一笑。

  儘管身為在代偶中地位最高的戰鬥組,亦是年資最高的代偶,她卻一點架子都沒有,親切地與比自己低級的艾絲翠說︰「反倒你,偵察組應該也很忙耶,你這樣跑來看我沒問題嗎?」

  「最近外面的氣氛很緊張,有許多同伴在偵察時被襲擊而死,所以暫緩非緊急性的任務。」艾絲翠扭捏著雙手,輕嘆一聲︰「真希望戰鬥能儘快完結。」

  「……嗯,我也希望。」奧蘿菈頓一頓回答,雙眸的笑意卻消失,換上帶有深意的沉思。

  『但恐怕這願望並不會簡單能實現吧……』

  「誒?奧蘿菈,你手肘上的斑紋是怎麼了?」艾絲翠瞥見奧蘿菈外露出被單的手臂,疑惑地問,更想伸手抓住奧蘿菈的手臂察看,但奧蘿菈先一步提高手。

  「應該是剛才弄髒了,我待會兒再去清洗乾淨便成。」

  奧蘿菈俯首,不著痕跡地瞄向手肘處宛如枯土龜裂的斑紋,在她光滑的皮膚上顯得特別礙眼。

  『對……沒問題的,這只是上次出戰時受的傷而已。』奧蘿菈輕撫傷口自我安慰,但內心深處質疑這個想法。

  艾絲翠沒察覺奧蘿菈的不安,逕自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直到她的出現——歸者夏馬西。
  
  「奧蘿菈,出發,去打倒蝕獸的首領。」

  「夏馬西大人,奧蘿菈身體不適,蝕獸一族凶殘強橫,恐怕她現時不能勝任……」看著臉色蒼白的奧蘿菈,艾絲翠咬牙下了決心,「我願意代她前去執行任務。」

  「你?」夏馬西用不屑的目光盯住艾絲翠,「沒可能,戰鬥組的代偶能與蝕獸對抗也是屈指可數,更枉論是身為偵察組的你,別痴心妄想。」

  「可是——」

  「我去。」奧蘿菈撐起身體,恭敬地垂首說︰「我會完成夏馬西大人的命令。」
 
  「……那就出發。」夏馬西轉身離開,奧蘿菈也下床,搭上艾絲翠肩膀,輕聲說︰「我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吧。」

  在艾絲翠的目送下,奧蘿菈加入了夏馬西的部隊,前往南邊的荒野亦是蝕獸一族的棲息地。
 
  夏馬西來到眾獸中最為壯碩的一隻面前,說︰「蝕王,來進行你最喜歡的殺戮之爭。」

  「好,我們一族只有一個法則,強者為王。」蝕獸挺立,血紅的眼眸盯住夏馬西,「誰來做我對手?」

  奧蘿菈上前,夏馬西事先已經增幅了她的力量,被活化的奧蘿菈全身呈現琉璃體的狀態。

  「呵,還以為會是多厲害的對手,竟是如此孱弱的……嗯!」蝕獸之王見到奧蘿菈徒手砸出來的地陷而閉嘴。

  「這樣我有資格做你的對手吧。」奧蘿菈淡然地說。

  「呵呵呵,好好!看來可以享受一下!小丫頭!別那麼容易死掉!」蝕獸之王咧開血盤大嘴,血眸流轉濃重的殺意,牠肌肉繃緊,比奧蘿菈粗壯三倍的右臂重重擊向地面,一瞬間砸出了比她還要大的坑洞。

  經過雙方初步展示實力的階段後,進入激戰的中章,奧蘿菈和蝕獸之王進行近身肉搏,重拳你來我往。

  在力量上,奧蘿菈於蝕王之下,但夏馬西以術式增幅她的復原力,即使被蝕王不斷重擊,仍能迅速恢復,再憑藉比對方優秀的速度,終於在一記重拳下打倒蝕王。

  「嗚嗯……」雖然獲得勝利,但奧蘿菈仍付出了相應的代價——肋骨斷了三條,右手和左腳骨折。

  然而這些身體上的痛苦並不讓她感到最絕望,最讓她心寒的是夏馬西完全沒有看自己一眼,只顧著向蝕獸一族宣示她的擁有權。

  『呵……所以對他們來說,我們這些代偶只不過是隨時可棄的工具……』奧蘿菈嘲諷地思忖,身體無力支撐正要往前倒下——

  啪!

  有雙手臂接住了她,是同為戰鬥組的同伴史納莎。

  「謝謝你……史納莎……」

  「你還帶傷別說話,趕快回去好好療傷。」史納莎瞄向夏馬西,皺起眉頭不悅地咂舌。

  「不可以喔~史納莎,你這樣做太明顯了,被看到的話又會被針對的。」奧蘿菈拉回史納莎的臉來,但下一刻史納莎瞠大雙目。

  「奧蘿菈,你的臉!」

  「什麼?我的臉怎麼了?」奧蘿菈想伸手觸碰臉頰,卻發現五指竟然消失了!

  不單如此,崩解開始往外蔓延,指尖、腳掌到雙手、雙腳龜裂消彌,尤如油盡燈枯的樹葉般,化成粉塵。

  『呀……想不到會以這種方式死去……』

  奧蘿菈雖然起初會感到驚訝,但很快便釋懷開來,或者她早有心理準備。

  『我無法改變即將死亡的事實,但至少希望能阻止我的兄弟姊妹面臨的悲劇……』

  奧蘿菈靠近史納莎,以崩裂的額頭輕抵史納莎,拼盡所能說︰「不要……相信……歸者……他們……只是……一群騙子……史……納莎……請你們……代我保護……艾絲翠……以及……所有的代偶……」

  奧蘿菈的話說如同她的身體一樣逐漸消彌,最後化成塵土飄散於天空。

  史納莎看著空盪盪的胸懷,淚水失控溢出,心臟疼痛得如被揪緊,她難以忍耐只能奮力嘶喊︰

  「奧蘿菈——!」

  然而她的呼喚已經無法傳遞給奧蘿菈……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