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

代偶規條系列

  在遙古的時代、於日後被稱為「神魔大陸」的土地上,機械族與名為「歸者」的外來者發生戰爭,為了與機械族抗衡,歸者創造了以自身為藍本的劣化品「代偶」。

  擁有戰鬥天分的代偶會被歸納為戰鬥組,完成不同的戰鬥任務,而代偶少女依貝思就是隸屬戰鬥組。

  今天她奉命討伐違抗歸者的寶石妖精,但機械族前來救援,局勢迅速轉壞,代偶們被迫撤退。依貝思在撤退期間為拯救同伴而受傷,幸而最終還是平安回到據地。

  與同伴交談的依貝思瞥見一名青年靠近,她整張臉變亮起來,開心地低呼︰「因其都!」

  依貝思轉身噗通一聲撲進對方懷裡,歸者因其都寵溺地輕撫依貝思的頭髮,但很快臉色一怔,推開懷內的依貝思,退後一步拉開雙方的距離。

  『又是這樣……』依貝思失落地垂頭。

  依貝思雖然身為代偶,但與一般代偶不同,她八歲時便被因其都收留,由他親自教育。因為備受溺愛,養成了依貝思單純天真的性格。

  察覺到她的不快,因其都焦急起來,在瞄到她手臂上的傷口後,煩躁感一下子便湧上來。他身子飛快,不發一言便抬手把依貝思橫抱起來,大步走到醫療室去。

  依貝思緊貼在他的胸前,感受他傳遞的溫暖,頓覺全身酥麻,不禁脫口而出說:「受傷也是不錯的事。」

  因其都微微蹙起眉道:「怎麼說出這種傻話?進去吧。」

  這時他們已到達醫療室,因其都放她下來便離去了。依貝思再次有被拒絕的感覺,接受治療她恍神,腦海裡盡是因其都的事情:「因其都在避開我……為什麼?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傷口並不嚴重,很快便處理好,她踏出醫務室、漫無目的地蹓躂。
  
  「嗯?怎麼好像有痛呼聲……在那邊。」依貝思豎起耳朵傾聽,並朝聲源方向走去,來到一間華麗的房間外面。

  「這是……衣服?」她一臉疑惑撿起被丟在門外的女性衣服,並驚覺房門沒鎖上,露出一條縫隙,痛呼的喘息不斷自門內傳出。

  依貝思好奇湊近一看,隨即被裡面的畫面所震撼——男代偶正壓在女妖精身上不斷律動,而讓依貝思驚訝的是雙方都赤條條。

  『他們到底在做什麼……好像很痛苦,但又很享受……』依貝思看著房內男女的互動,臉色逐漸變得潮紅,氣息加重起來。

  『嗯?怎麼身體好像變得熱熱的……』

  依貝思感到熱流不住自下身湧上來,帶著莫名的快感和喜悅。純潔的她無法承受這超載的感官,雙腿竟不由自主放軟下來,發出了異響,驚動房內沉淪慾望的男女。

  女妖精推開男代偶,絲毫沒有遮掩,赤裸裸地走到門前,彎腰以食指抬起依貝思的下巴,只見依貝思本來澄澈的雙眸被情慾薰染得氤氳迷離。

  「哎呀~這可愛的小代偶似乎很熱愛我們的表演呢,沙迪。」女妖精維蘭瑟妖媚地一笑,朝床上的男代偶沙迪說。

  沙迪穿戴妥當走到維蘭瑟,恭敬地說︰「她是因其都大人寵愛的代偶依貝思,維蘭瑟大人。」

  「嗯~那些高傲的歸者竟然寵愛代偶……真稀奇啦~」

  依貝思聽不懂維蘭瑟的嘲諷,誠懇地問︰「你們剛才做的是什麼?」

  維蘭瑟一怔,隨後揚起興味的笑容,「我們在製造生命喔~」

  「製造生命?那不是歸者大人才能做到的事嗎?」

  「不是喔,這是所有生物都能得到的事,而且做這種事很舒服快樂喔~」

  「真的嗎?」依貝思天真地反問︰「那我能和因其都做嗎?他會覺得舒服快樂嗎?」

  「當然會喔~」

  「那你可以教我嗎?」依貝思握住維蘭瑟的雙手,熱切地請求,維蘭瑟湊近依貝思,輕輕咬上依貝思的嘴唇。

  「見你這麼有誠意,我就來給你上一課吧。」

  「維蘭瑟大人!」這時在旁的沙迪終於忍不住低喊,「這樣做……實在太不恰當。」

  「哼!從你把我壓倒時已經不恰當!」維蘭瑟瞪住沙迪,「這是命令,明白嗎?」

  「……是,遵命。」沙迪只能無奈躬身聽令。

  於是,維蘭瑟牽著依貝思的手進房間,這次維蘭瑟特地關上門,把之後發生的旖旎都密封起來……

❉❉❉

  深夜,寂靜無聲,因其都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房間,俊顏愁眉苦臉。

  『夏馬西一意孤行,戰況越來越白熱化,恐怕依貝思的出戰頻率只會越來越高……要在她出事前必須想辦法阻止……』

  因其都脫下衣服上床睡覺,卻發現床上有股溫暖的氣息,五感隨即繃緊,一個翻身把橫亙在床上的黑影壓住。

  「呀!」黑影吃痛發出驚呼。

  因其都認出這把聲,連忙鬆開手,「依貝思,你怎麼來了!」

  「我來找因其都做舒服快樂的事喔~」依貝思倚進因其都懷裡,柔軟的觸感告訴他依貝思此刻全身赤裸。

  柔滑的肌膚磨擦著因其都堅硬的肌理,讓他差點不能自拔,幸而理性提醒著他。他用力推開依貝思,難得惡狠狠地罵起來︰「你在胡鬧什麼!」

  依貝思從沒被因其都如此嚴厲責斥,無奈與失望、以及自責使她崩潰,淚水如斷線的珍珠不斷落下。

  「嗚嗚……對不起……因其都……我以為這樣做你會高興……嗚嗚……我錯了……你不要丟下我……」依貝思宛如小孩放聲大哭,因其都錯愕,心痛地將她攬進懷內,像以前一樣溫柔地輕拍著她的背。

  「唉,你這個傻瓜,我什麼時候說過要丟下你呢?」

  「可是……因其都以前都會抱我、親我的,最近卻一直避開我……我很寂寞呀……」依貝思愛嬌地以頭擦著因其都的胸膛、深深吸進他的氣息。

  「那是……因為你長大了,我不能再這樣碰觸你。」

  「為什麼?被因其都碰觸的時候,我覺得很舒服喔~因其都沒有這種感覺嗎?」依貝思雙眸盈滿情慾的悸動,反復吐播炙熱的香息,再把臉湊近,親暱地以鼻尖輕碰因其都的鼻尖。

  「出去吧……我們不能……做這些事……」因其都嘗試掙扎把依貝思推開,但反抗脆弱得可笑,他忍得快窒息了。

  「我不明白,明明是舒服快樂的事,為甚麼不能做?這樣我們就能變得和以前一樣親密。」依貝思順勢把因其都捉著她的手放到自己的柔軟之處,擊毀因其都堅守的理智,他終於抵不住把嘴覆上依貝思的嫩唇。

  失去枷鎖束縛的因其都被舖天蓋地的情感所顛覆,過去長期壓抑的反撲力化成了催化劑,把潛藏在因其都的慾望挑撥出來,並在這一晚旺盛地燃燒……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