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代偶規條系列

  「治療藥,有;磨刀石,有;替備用的衣服,有……」代偶雷爾夫正一一盤點放在桌上的物品,不僅數量,他還再三檢查物品是否完好。

  就在他準備進行第三次盤點時,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他,短髮女子靠在牆上,臉帶無奈地說︰「雷爾夫,你怎麼還在房間裡?快到出發的時間了。」

  「史納莎,這是我第一次參戰,必須要確保萬無一失才成。」雷爾夫以異常認真的態度回答,並繼續進行檢查,但另一道倩影走來,拉住他的手。

  「嘻嘻,雷爾夫還是過分謹慎,有我跟著你們,不用這麼擔心。」代偶奧蘿菈笑著說,態度充滿自信和從容。

  「對呀,奧蘿菈可是首批誕生的代偶,有著豐富的戰鬥經驗,有她在你可以放心,而且除了她之外,還有我以及其他代偶。」史納莎搭上奧蘿菈的肩膀,二人相視而笑,可見其相互間的信任。

  「嗯,我明白了。」雷爾夫雖在回答,但明顯不集中,視線遊移至史納莎和奧蘿菈的身後,奧蘿菈她們當然沒錯過他的異狀。

  「不用看了,依貝思沒有跟過來,她說直接在集合點等。」史納莎說。

  「哦,是這樣嗎……呀!」雷爾夫被奧蘿菈狠狠彈了一下額頭,對方吃痛疑惑地回望奧蘿菈。

  「你呀,千萬別在歸者大人們面前露出這種表情,不然又會被抓去囚在指導室重新教育呀。」

  「誒?我露出怎樣的表情?」

  「原來你真的沒自覺嗎……」史納莎受不了撫額長嘆,「就是一副不可自拔的表情。」

  「雷爾夫,儘管身在最高待遇的戰鬥組,但也改變不了我們是代偶這個事實,而身為代偶不可以對代偶擁有超越歸者大人的情感,知道嗎?」奧蘿菈盤起手嚴厲地說。

  雷爾夫黯然點頭,之後跟史納莎和奧蘿菈來到大廳,他們甫一來到,歸者夏馬西隨即出現登至台上,俯視台下聚首的代偶們。

  「寶石妖精拒絕與我簽署和約、加入歸者一族,今天要讓他們見識一下反抗我的下場。」夏馬西眨動雙眸,水靈眼晃動名為「殺意」的火焰,「把他們全部殲滅,這就是今次的任務,明白了嗎?」

  台下代偶們屈手放到胸前、單膝跪下大聲和應,唯獨是史納莎除外,她沒有跪下、帶著疑惑向夏馬西問︰「夏馬西大人,請恕我無禮,寶石妖精雖然不願簽和約,但他們並沒有侵犯的舉動,為何還要攻擊他——」

  水流化成的箭矢掠過史納莎,在她的臉上劃出一道血痕,鮮血滲出。

  「我不記得允許你說話,代偶史納莎。」夏馬西漂亮的臉蛋因怒意而稍微扭曲起來。她全身散發著深沉的怒氣,台下部分代偶們因這怒氣而顫抖不已,有的甚至已經淚流滿臉。

  「可是——」然而史納莎不為所動,想再問下去之際,奧蘿菈卻搶先打斷她的話︰「夏馬西大人說得對,那些妖精不知自己身分低微,妄想與大人平起平坐,實在不可原諒,我們必會給他們永不磨滅的教訓。」

  夏馬西定睛看著垂頭的奧蘿菈和史納莎好一會兒,終於吐出話語︰「出發。」

  語畢便轉身離去。

  『呼……太好了,她們沒事。』跪地俯首的雷爾夫鬆一口氣,緊握的雙手鬆開來。假如夏馬西動手,他本已準備奮身保護她們兩個。

  之後夏馬西率領代偶們前往北方的森林,在寶石妖精聚居地附近停步,夏馬西環視代偶們,張開雙臂說︰「神聖的瑪那呀,請你將力量賜予給我等歸者,讓我等威名能遠播。」

  隨著夏馬西的呼喊,不同色彩的瑪那自空中凝聚,並覆裹在所有代偶身上,雷爾夫當然不例外。

  『體內的力量在膨脹……呀……這就是歸者大人的祝福……』第一次出戰的雷爾夫為這奇妙的感覺而驚嘆。

  然而,他並不知道那不是祝福,夏馬西利用術式增幅他們的力量,而代價則是他們戰鬥組的生命力。

  為了贏得夏馬西的認同和讚賞,獲得力量的代偶們爭相奔去森林,很快森林便被無情的戰火所籠罩,寶石妖精的悲呼響徹不斷,但仍阻止不了慘劇的發生。

  雷爾夫運轉瑪那,火紅的瑪那融入體內,使他整個人呈現璃琉的狀態,他低喝一聲揮出直拳,釋出火球把森林燒炙。抵受不了高溫的寶石妖精跑出來,瞥見雷爾夫的存在,便一臉驚慌轉身逃跑。

  『他……已經受了很重的傷,沒有任何攻擊力,就讓他逃吧。』雷爾夫不忍心殺害孱弱的妖精,但現實卻不容許他選擇。

  「追上去。」夏馬西來到,以不可違抗的語氣命令。

  「……我知道了。」雷爾夫動身,身負重傷的妖精們自然逃不過他的追逐,很快被他逼至絕路。

  「求求你……放過我們……」

  「……抱歉……」雷爾夫舉手凝聚瑪那,朝妖精們釋出火球——
  
  沙沙——水被蒸發的聲音響起,同時大量蒸汽爆發,把雷爾夫逼退數步。

  「你是……機械族!」雷爾夫看清擋在妖精們面前的影子,驚訝呼喊。

  「貝塔!你終於來……太好了……嗚嗚……」寶石妖精見到男種機械族貝塔,露出歡顏迎上去。

  雷爾夫見狀連忙喝止︰「別過去!你們被那些機械族唆使了,歸者是為了保護你們才要簽和約——」

  「和約?別笑死我了,每年要獻上千名寶石妖精,讓你們來造武器,這到底是那種和約!」貝塔冷笑一聲打斷雷爾夫的話,「虧你還有臉說出這種話,明明剛才還想殺死他們。」

  「誒?我……我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想這樣做,但歸者大人下了命令才不得不做!」

  「那些歸者下命令你就得聽嗎,你不會去思考嗎!難道他們要你去死,你就去死嗎?」

  「……會,因為我們的命都是歸者所賜予,他們當然有權利主宰。」

  「呀呀~你們這些代偶到底有多笨,我受夠了……阿爾法!」貝塔輕呼,另一名男種機械族從樹叢跳進來,擋在雷爾夫後方。

  「抓住他,我要帶他回機械城好好教育一番!」

  「唉……真麻煩……」阿爾法雖然一臉不情願,但仍擺好架勢準備左右夾擊撲倒雷爾夫。

  可是不速之客自空中突擊,把雷爾夫攔腰帶走,留下愕然相對的貝塔和阿爾法。

  「依貝思!」雷爾夫抬頭望向以瑪那控制風力於空中飛翔的少女代偶依貝思。

  「呼~時間剛剛好!」依貝思甜甜地笑了,「機械族帶援軍來,夏馬西大人要我們撤退,回程見到你被機械族包圍,我可是很焦急,幸好平安沒事。」

  「謝謝你……」雷爾夫心思都被依貝思的笑顏所奪走,內心悸動不已,任由自己享受這幸福的時間。

  然而,幸福永遠都是短暫。

  二人很快回到據地,行走時雷爾夫發現依貝思手臂有道滲著血的傷痕。

  『誒?依貝思受了傷……』雷爾夫內心愧疚,『想必是剛才衝來下來時被樹葉所割傷……都是我的錯……』

  「依貝思,你手臂受了傷,我來——」

  「因其都!」依貝思見到青年歸者因其都的來臨,全副心思已經放在對方身上,無視雷爾夫直跑去因其都,更噗通一聲撲進對方懷裡。

  因其都沒有反感,反而寵溺地輕撫依貝思的頭髮,他們的互動營造了他者無法介入的氣場。

  『在依貝思眼中,我根本可有可無……』

  啪噠!後方傳來異響打斷了雷爾夫的思緒,他回頭一看,見到負傷的史納莎扶住暈過去的奧蘿菈,跌坐在地上。

  「你們怎麼了?」雷爾夫連忙過去幫手扶起她們。

  「為什麼……要挑起這些毫無意義的戰鬥……到底我們為了什麼而不得不以性命去戰鬥……」史納莎呢喃。

  「史納莎……你在說什麼?」

  「……不,雷爾夫,請忘記我剛才說的話,我是太累了……我先帶奧蘿菈去醫務室。」史納莎撐起身托起奧蘿菈越過雷爾夫,雙眸閃爍出銳利的光芒,完全沒有一點累意……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