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代偶規條系列

長滿芒草的草原,平坦大地舖滿流動虹彩的管道,青年因其都安祥地躺臥在芒草中,微風吹拂把青年的意識帶回去,他還在遙遠故鄉的時光……

那時的他被所有同伴認為愚昧無能而不被重視,但他並沒有感到失望或傷心,更覺得這樣活得自在,因為這樣他就能進行自己感興趣的研究。
  
這天他於沙漠的彼端,檢視在星河搜獲得來的晶石、觀察石內所蘊含的瑪那。

「嗚哇!」一聲嬌呼從因其都身後響起,他轉身回望——一名橙髮的少女摔倒地上。

「……恩莉兒,你是不是要研究一下為什麼每次和我見面都要摔倒。」因其都微微皺起眉頭說,對方沒有惱怒,反而開心地咯咯笑。

「好喔,有結果的話我會說給你知道,不過可能要花上一輩子時間吧。」

因其都和恩莉兒相視而笑,他們之間有第三者無法介入的默契。

「關於重新建構記憶的術式,我還有數個地方沒把握,想你來幫忙看看呀。」恩莉兒拿出畫有術式的卷軸遞給因其都,但他瞄了一眼後便興趣缺缺,視線移回在晶石上,懶洋洋地說︰「你這個天才怎麼會問我這個窩囊廢呀。」

「因其都才不是窩囊廢呀,其實你比我還要厲害得多,不過先要引起你的熱情,凡是你渴望便會傾盡全力去追求。」恩莉兒甜甜微笑看向因其都反問︰「不是嗎?」

因其都想回答卻被鑽入耳內稚嫩的呼喊驚醒︰「嗚哇!」

他從睡夢中甦醒,見到年約八歲的女孩在他面前摔倒,那身影與夢中的恩莉兒重疊。

他正想伸手扶起那女孩時,一名青年走近——是最近受夏馬西所重視的歸者金固。

「抱歉,好像打擾你午睡。」金固雖然在道歉,但帶著玩味的表情讓這道歉變得廉價。不過因其都沒放在心上,他的心思全被眼前的女孩所佔據。

金固對因其都的反應饒富趣味,主動說︰「她叫依貝思,是十四天前製作出來的代偶。」

「……她用的是恩莉兒的生命排序……」

「你……」金固驚訝地挑起眉,隨即釋懷一笑說︰「猜得沒錯,虧你這麼快發現得到,難怪恩莉兒會找你一起來探索起源。」

因其都對金固的讚美視若無睹,蹲下去盯牢依貝思,輕聲卻有著不容拒絕的堅決說︰「金固,我想要她。」

「不行,每個代偶都被記錄在案,被夏馬西知道,我和你都沒命。」

「放心,最後我會還給你,但在這之前讓我負責教育她。」

「……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持,我每七天便會來幫她加速成長,那她就交給你了。」金固揚揚手便離去,臉上掛著狡黠的笑容,像發現了好玩的遊戲般。

草原只餘下因其都和依貝思,依貝思天真地看著與自己對視的因其都,那稚嫩的容顏已有著美人的雛形。

「跟我一起回去,好不好?」因其都撫上依貝思柔嫰的臉頰柔聲問,她好奇地打量著因其都,然後展露純真的笑容點頭說︰「好!」

可是結果卻讓因其都失望,依貝思對術式的理論和運用都遠遠不如恩莉兒,儘管依貝思拼命努力,依然無法滿足到因其都的渴望。

由期望到失望下七天的時間很快過去,金固上門來找因其都,並為依貝思加速成長。

「啊啊啊——」加速成長帶來的痛苦使依貝思嘶喊出淒厲的叫聲,因其都感到煩厭正要轉身離開——

「因……其都……不……不要走……」依貝思虛弱地呢喃,朝因其都伸出手,他腳步頓了一頓,最後還是離開了。

過了不久,金固走出房間,向因其都說︰「已經弄好了,她今晚可能會發燒,你看緊她吧。」

拋下這句話後,金固便離開了。因其都回去,看著被躺在沙發上、滿臉通紅的依貝思,沒說什麼便回自己房間入睡。

然而,正當他快要睡著之際,砰地一聲響驚醒了他,他走出房見到依貝思掉落沙發,痛苦地喘息著。

『……明天把她還給金固吧,我還是一個人比較好。』因其都將依貝思抱回沙發上,內心下了決定。他站起來打算回房,下一刻砰地一聲阻止了他——依貝思再度滑落沙發。

「這……沒辦法了。」因其都懊惱地抓頭,抱起依貝思將她放到自己床上,同時躺下去擋住她滾下床。

「嗯……因、因其都……你在……太好了……」依貝思張目,雙眸因炙熱變得明亮,見到因其都在身旁,開心地甜甜笑起來。

那笑容與恩莉兒有數分相似,也讓因其都內心稍為柔軟,輕聲說︰「你身體不適,快點睡吧。」

突然,依貝思撐起身親吻因其都臉頰,他感到愕然拉開她。

「你……在做什麼?」因其都撫上仍留有炙熱體溫的臉頰。

「因為……因其都好像很寂寞……所以我……嗯呀……」依貝思忽然喘息起來,但她仍努力地說︰「我會努力學習……所以求求你……不要……丟下依貝思……」
  
「……別胡思亂想,我不會丟下你。」因其都無法拒絕依貝思,撇過臉粗聲答。

「太好了……」安下心的依貝思徐徐睡著。

因為答應了依貝思,因其都只得繼續指導她,但那一役的互動讓他的心紊亂。為了一掃這複雜的心思,因其都決定帶依貝思外出散心,並進行首次的實戰練習。

「發動術式,凝聚瑪那,再轉換其形態擊出去。」

「嗯。」依貝思跟從因其都的指令,迅速凝聚翠綠的瑪那,並再其壓縮釋放出去,風刃把數十棵大樹斬斷、應聲倒下,這一幕讓因其都感到驚訝。

『儘管擁有恩莉兒的生命排序,但她和恩莉兒不同,是完全相違的個體,她擁有恩莉兒所缺乏的戰鬥天賦。』

沉浸於驚訝中的因其都疏忽了對周遭的警戒,因而沒發現身後有隻凶獸靠近,正張大口吞下他——

「嗯嗚!」

「可惡!」看到被咬至血流不止的依貝思,因其都感到憤怒,啟動術式凝聚瑪那攻擊凶獸,把牠擊飛至遠方。

「依貝思!」因其都扶起依貝思,並立即以術式進行治療。

「太好了,你平安無事……」依貝思伸手撫上因其都的臉頰,愉悅地笑。

「受傷的是你!痛嗎?」

「痛,但是如果看到你受傷,我這裡會痛,比自己受傷難受很多倍。可以保護到你,我會安心。」 依貝思撫著自己的胸口。

因其都內心感到無名揪痛,禁不住伸手緊握依貝思的手,那份溫暖治癒了依貝思,她撐起身體輕輕吻上因其都的臉頰。

這次吻沒有上次般炙熱,卻更令因其都的內心燒灼起來,那一直殘留在因其都的空缺被填滿,使他沉睡的心開始跳動起來,眼前的景象變得鮮艷奪目。

自那一役後他們的距離逐漸拉近,他把自己所擁有的知識傾囊相授、把最珍貴的寶物分享給她,只要她能幸福快樂,因其都的心也滿足。

『為什麼看著她快樂,我就如此高興,心窩如此溫暖呢?』無法為這份感覺正名的因其都反覆思量,但很快他這快樂的苦惱被金固所打斷。

「嗨~我又來了。」金固一貫輕挑地笑說,遠眺在屋內哼著歌澆花的依貝思,「她挺精神耶,看來今天可以為她加速成長——你擋住我是幹嗎?因其都。」

「金固,請你回去。」

「噯噯噯,怎麼了?」金固上下打量因其都,然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你不捨得她受苦嗎?這可不行呀,你忘了和我的約定嗎?給你玩玩是可以,但最後還是要把她還給我呀。」

「什麼玩——」因其都的話被掌心傳來的暖意打斷——是依貝思,她牽著他的手,朝他揚起甜甜的笑容。

「我不要緊喔~」

「可是你有可能會受傷。」

「嗯,但我也想儘快長大,然後保護因其都。」
  
在依貝思的堅持下,因其都只好放手,讓金固為她加速成長,經過漫長而痛苦的時間,她總算熬過去,成長至十四歲的少女模樣。

本來因其都以為會回復平靜的日子,怎料翌日一早卻見到依貝思趴在桌上痛哭起來,他緊張地走過去問︰「依貝思,你怎麼了?」

「因其都……」依貝思抬起滿臉淚痕的臉蛋,嗚哇一聲撲向因其都懷裡,「嗚嗚……我可能就快要死了。」

「誒?怎麼可能……你哪裡不舒服?」因其都認真地問,但依貝思卻紅起臉來,扭捏了好一會兒,才踮起腳湊到他耳邊輕聲說。

聽到她的答案後,因其都怔一怔,然後輕咳一聲努力搜尋過去的知識。

「那是……代表你身體已經成熟的象徵。」

雖然歸者的身體仍然保有繁殖系統和能力,但經過多次的進化已把大部分的性徵淘汰掉,所以連因其都也不太懂得如何處理,便喚來金固幫忙。

對方派了一位女歸者指導依貝思處理事情,事情解決以後天色已經黑了。

「今天你也累了,早點睡吧。」

「因其都……我還是很怕……今晚可以和你一起睡嗎?」依貝思拉著因其都的衣袖柔聲撒嬌。

他沒好氣地搖頭,揉著她的頭寵溺地說︰「……只有今晚。」

依貝思很快便入睡,呼出平穩的吐息,因其都的意識也漸漸模糊,快要睡著時,依貝思卻翻身鑽進他的懷內。

柔軟的觸感以及香甜的芳香刺激因其都的神經,他感到體內有股莫名的躁動,全身的血脈開始沸騰,即將失控的衝動使他狼狽逃離床舖,跑到浴室以冷水淋身。

『剛才是……情慾……不……怎麼可能!我對依貝思——』

「我對她……我是怎樣看待她呢?」因其都茫然地呢喃。

然而時間依舊無情地流逝,來到依貝思最後一次的成長,之後接踵而至的是代偶的測試。

為了安排代偶的工作,成體代偶必須接受一連串的測試,以確認其能力數值。當中最優秀的代偶,會被挑選成戰鬥隊伍內,獲得最豐富的資源配給。

因其都坐在歸者的席上,看著依貝思運用他所教的方式與不同的代偶戰鬥,當她受傷時,他的心尤如刀割,但他無法阻止,只能默默看著。

最終依貝思以壓倒性的勝利取得成為戰鬥隊伍的資格,結果還沒宣布完因其都便離席,跑到代偶們的備戰室中。

「因其都!」依貝思開心地呼喚,「我戰勝了!這樣就能成為戰士,保護因其都了!」 

依貝思額上的傷口還滲著血,手和腳滿佈瘀傷,但臉上的笑容一如初次見面般天真而無邪。

因其都只有無盡的後悔。

『為什麼我會教她戰鬥?……我明明只想讓她永遠無憂地笑……我只想她一直伴在我身旁……我深深愛著她……』

因其都激動地把依貝思攬入懷內,用力抱緊,頭埋進她散發花香的髮絲裡呢喃︰「我要拯救你……無論用任何手段也好!」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