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

代偶規條系列

  遙古時代,西之妖精亞卡斯一族棲息於神魔大陸的西邊、一個宛如仙境的花園裡。園裡種滿各種色彩斑斕的花卉和植物,芬芳溢滿於其中。

  一道玲瓏的身影在花園中行走,急步來到花園中心的湖泊,她把手伸進湖裡,湖水染上湛藍的色彩,眨眼間化成水霧在湖上面造出了藍色的階梯,往上延伸連結到建於湖上的皇宮。

  少女維蘭瑟輕盈一躍跳到霧化的梯級,拾級而上,來到流動幻彩的宮殿,推開大門而進,朝端坐在王座的女子低喚︰「母親大人,你喚我來有什麼事?」

  然而回答她的是另一道帶著傲慢的女聲。

  「哦~你就是亞卡斯的下任女王嗎?」長相美麗卻帶刺的女子湊近維蘭瑟,伸手托起維蘭瑟的下巴,逼使她與自己對視,「果然長得美豔奪目。」

  「放手!」維蘭瑟拍開女子的手,以鄙視的眼神回瞪著,「我才不要你這侵略者的讚美!」

  「維蘭瑟!」在王座上的亞卡斯女王低斥,同時轉頭臉帶歉意向女子說︰「抱歉夏馬西,我女兒失禮了。」

  「不要緊,活潑一點倒好,這樣就不怕她會輕易死掉。」夏馬西譏笑一聲續說︰「西之妖精女王,我們明天會照約定來接你的女兒,那我先失陪了。」
  
  夏馬西轉身大步離開,留下維蘭瑟和女王獨處。

  「母親大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維蘭瑟,我決定和歸者聯手,為了展示我們一族的誠意,你會以下任女王的身分暫居於歸者之地。」

  「……所以我被當成人質讓那班歸者所挾持嗎?」維蘭瑟冷哼一聲,她沒有愚笨到看不出雙方的交易真意。

  「放心,他們不會對你動手,你先回去整理行裝,明天一早歸者會來接——」

  「夠了!」維蘭瑟用力揮手,激動地質問︰「母親大人,你打算背叛莎娜大人嗎?失去了莎娜一族的歌聲,我們難以撐過發情期——」

  砰!女王大力搥打,雙手捏緊仍難以壓抑她內心的憤怒、不住顫動。

  「就因為這體質,不得不屈居於他族之下,明明我們有著比任何一族更優秀的才華……」女王霍然抬頭,五色瞳孔流轉光芒,「歸者……那些侵略者雖然狡猾邪惡,但他們擁有龐大的知識,能夠讓我們擺脫這可恨的身體。」

  女王走到維蘭瑟面前,把她攬入懷內輕撫,低喃︰「維蘭瑟,你會明白我的吧。」

  維蘭瑟雖然反對與歸者合作,但對母親的想念戰勝了理智,她回抱女王。

  「嗯,我知道了,我會去歸者那邊。」

  於是,維蘭瑟便作為抵押品移居至歸者所在地裡,即便堅強如她,孤身遠離故鄉來到異族之地難免感到不安,但代偶沙迪的存在撫平了她的寂寥。

  儘管知道對方只是歸者的工具,但他的溫柔、他的話語、他的陪伴都侵蝕著維蘭瑟的防備,終於在發情期出現的那天,那僅餘的界線消失。

  深刻的情感隨著交纏的身體越發濃烈,也讓維蘭瑟忘卻了離鄉的痛苦,然而悲劇總愛在你最幸福的那一刻來訪。

  安靜得詭異的晚上,維蘭瑟憂心地遠眺窗外景色,過去扎根在大地的活管此時全部消失,更讓她感到不安。

  「維蘭瑟,早點休息吧,你這兩天都睡不著,再不睡會弄壞身體。」沙迪柔聲說。

  「唉,即使躺在床上我也無法入睡,總覺得心緒不靈,沙迪,你能不能幫我弄些熱蜜糖水,喝點甜的應該會舒心些。」

  沙迪點頭離開房間,確認沙迪的身影消失後,維蘭瑟打開窗戶,一道黑影隨即躍進,單膝跪在維蘭瑟面前。

  「太好了,維蘭瑟殿下察覺到我發給你的色訊。」

  色訊是亞卡斯一族特有的能力——透過色彩的深淺向同族傳遞訊息的方法。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母親大人和其他同伴會被困在機械城裡面?」維蘭瑟焦急地追問。

  「女王陛下應歸者夏馬西的要求帶著我等戰士,前去機械城打算助歸者奪走姆姆,但聽說機械族的領袖為阻止對方而不惜啟動封印,把整個機械城封住了。」

  「這……怎麼會這樣……」大受打擊的維蘭瑟跌坐在床上,茫然若失。

  「現時倖存的族人都很不安,我覺得殿下應儘快回去最為妥當。」

  「回去?」

  「既然女王陛下和夏馬西已經不在,那殿下也不用遵守約定留在這裡,而且現在失去領袖的歸者也陷入混亂,防守必會鬆懈,正是逃跑的好時機。」

  『我終於可以回去……我應該覺得高興才對……』維蘭瑟抓住胸前的衣服,內心翻起風浪,腦海浮現沙迪的臉容。

  『不,我不可以為了私情而連累一族!』維蘭瑟下了決心,站起來朝同伴伸手,「你說得對,我必須要回去,為了一族的安危。」

  「那我們走吧,趁還沒被發現前……嗯!」同伴打開窗戶正想探身出去,卻被一支火箭貫穿身體!

  「喂!你沒事嗎?」維蘭瑟搖晃同伴,但箭矢精準命中致命傷,一招便使其斃命。

  「幸好我來得及時,不然就被可愛的妖精女王逃跑了。」歸者恩莉兒甜笑著走進房內。

  新仇與舊恨交織,維蘭瑟無法壓抑怒火,鼓動力量,一瞬間整個房間染上了妖豔的湛藍,溫度亦急降至零下。尋常生物在這環境想必會僵硬得動不了,但維蘭瑟則相反,在這環境下,她活動自如。

  她拔出藏在身上的刀,衝向恩莉兒,那攻擊來得過於突然,讓恩莉兒防備不及,臉頰被割傷,血滲出來。
  
  「哎呀~被傷到了,不愧是下任女王,很厲害喔~但是這裡只有你一個而已。」恩莉兒不怒反笑,更伸出舌頭舔起流入嘴邊的血,「圍住她。」

  隨著恩莉兒的低喝,房間的天花板被整個砸爛,五名代偶戰士躍進來,重重包圍維蘭瑟,同時恩莉兒凝聚火元素,壓縮成箭矢瞄準維蘭瑟。
  
  『我躲不過了嗎……母親大人,女兒我就來陪你了。』維蘭瑟閉上雙目迎接死亡,但預期的痛苦落空,取而代之是熟悉的溫暖。

  「沙迪!」

  「快……逃……」沙迪代維蘭瑟承受了攻擊,渾身是被火箭所燒的焦黑,語畢便無力地倒下。

  維蘭瑟連悲傷的時間不允許,因為她一有猶豫便會浪費沙迪所爭取的機會。

  她趁代偶戰士反應不及,轉身衝向窗邊縱身一躍,淚水不斷湧上她的雙眸,自眼角滑落、在空中劃出透明的軌跡……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