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

Floor 1 惡魔的目的


  現場的後續處理使蒼璧他們沒法沉浸在傷痛太久。拯救被困的代偶,照料受傷的代偶,埋藏死去的代偶已經把他們忙得暈頭轉向,好不容易安頓妥當後,南納總算能喘口氣,來到新建的石碑群前,木然地環視。


南納: 艾絲翠……依貝思……大家……


蒼璧: 南納,你還好嗎?


  南納轉身,見到抱著嬰兒的蒼璧走過來,以憂心的眼神看著自己。南納搖頭示意沒事,徐徐開口。


南納: 沙迪還好嗎?他受的傷挺重。


蒼璧: 已處理好了,現在應該睡得很沉吧……南納,之後你打算怎麼樣?這裡已經不適合長住,要不然和我一起回去紋龍的居所吧。


南納: 我……


  南納正要回答之際,歸者蘇因走近。蒼璧看過去,眼神與蘇因對上,瞬間強烈的信賴感萌生。


蒼璧: 『呀,我知道了,因為他和龐貝一樣,擁有深愛萬物的眼神。』


  察覺到自己打斷了南納與蒼璧的對話,蘇因臉帶歉意。


蘇因: 抱歉,打擾到你們了,請問誰是南納呢?


南納: ……我就是,不知高貴的歸者大人找我們有什麼貴幹呢?


蒼璧: 南納,別這樣,這不是他的錯,別遷怒他。


蘇因: 不,的確是我們的錯,是我們大意,沒察覺到恩莉兒的真面目,讓她煽動夏馬西,做成一連串慘劇……可是現在並不是自責的時候,因為事情還沒完結。


蒼璧: 你這是什麼意思?


蘇因: 恩莉……不,惡魔諾索斯沒打算放棄,想必她會再次來襲,搶奪你們手上的嬰兒。


南納: 為什麼要這樣做?


蘇因: 因為她要取回嬰兒體內的力量——來自萬物起源的破壞之力,那本應是她的力量,不知為何最後會落在嬰兒體內。


蒼璧: ……取回那力量之後會怎樣?


蘇因: 她要用那力量破壞機械族龐貝的封印,喚醒潛藏在地底破壞的根源,到時恐怕會做成無盡災難……所以懇求你們,請與我們歸者一族合力擊倒諾索斯一眾惡魔。


南納: 我不能幫大家決定……


  蘇因雙手搭在南納肩膀上,揚起帶著鼓勵的微笑。


蘇因: 南納,請不要看低自己,你比你自己想像中受大家的信任,只要是你決定的話,他們樂意傾聽。


  南納以複雜的眼神審視眼前的蘇因,明明對方和那些害死自己同伴的傢伙屬同族,自己卻忍不住想去信任蘇因。


南納: ……我明白了,在擊敗那班傢伙前,我們代偶就暫時和你們聯手。


Floor 2 封印的原因


  南納和蘇因談好代偶與歸者的臨時合作,放鬆下來的南納瞥見蒼璧皺緊眉頭,便疑惑地問。


南納: 蒼璧,怎麼了?一臉苦惱的樣子,你一向不擅長動腦筋,別憋著不說。


蒼璧: 我才不是笨蛋!


南納: 你什麼時候聽到我說你笨蛋,別冤枉我!


蘇因: 呵呵,你們感情真好……如果蒼璧不介意,我願意為你分擔。


蒼璧: ……我想不透,龐貝之前致力勸誘大家去解放潛藏在地底的姆姆,但現在你又說解放地底的力量會引起災難,好像很矛盾……


???: 因為潛藏在地底深處有兩股力量。


  一道男聲介入,蒼璧看過去,然後驚嚇得差點把手中嬰兒掉落,幸而南納反應快,扶住蒼璧的手。蒼璧索性把嬰兒交給南納,然後逐步走近過去,總算消化到眼前的事實。


蒼璧: 薛丁格!


蒼璧: 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沒被關在地底嗎?


薛丁格: ……唉,這就是你見到我的第一個反應,我有點受傷了……


蒼璧: 不,我不是……我、我、我只是太高興了……


薛丁格: 我當然明白了,剛才只是鬧著你玩而已,別這麼認真呀。夏馬西攻進機械城時,我已出發前往歸者據地準備勸和,所以才避過這劫。


蘇因: 這位是……機械族的薛丁格嗎?


薛丁格: 對呀,你怎麼知道我呢?


蘇因: 寧胡薩格爾向我提過你,你是機械族的智者,一直積極向夏馬西尋求和平共處的方法。


薛丁格: 才沒那麼偉大,我只是聽龐貝的話而已。


蘇因: 那……能請你解釋剛才那話嗎?地底深處有兩股力量是什麼意思?


薛丁格: 就是字面的意思,在我誕生時便察覺到地底潛藏兩股相對的力量,當中光明的力量姆姆創造我們機械族,同時祂亦壓制在更深處的幽暗力量,亦是蘇因口中的破壞力量。


薛丁格: 可是那幽暗的力量逐漸強大,更開始反制姆姆,姆姆變得不穩定,所以龐貝才希望釋放姆姆,以遠離那幽暗之力。


蘇因: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夏馬西來奪取姆姆,不正合你們的意思嗎?


  薛丁格搖頭,冷凝臉色。


薛丁格: 假如姆姆完全脫離那幽暗之力,那可怕的力量便會甦醒,這樣世界的真理將會被顛覆,無窮的災難將會摧毀所有生命,所以姆姆不能離開這片大陸。


薛丁格: 夏馬西入侵機械城刺激幽暗之力,也惡化姆姆的狀況,所以龐貝為拯救更多的生命才逼不得已,將姆姆強行封印至地底,讓一族的意識守護姆姆,協助姆姆壓住那欲甦醒的破壞力量。


  薛丁格的話讓空氣一時沉靜,真相的龐大讓在場的各位思緒翻騰,當中蘇因更滿懷感概。


蘇因: 『機械族龐貝……何等偉大,背負如此沉重的包袱,換成是我,我能做得到嗎?為拯救萬物而犧牲一族……』


蒼璧: 唉,薛丁格還是和以前沒變,盡是說些複雜難明的話,我都聽不太懂呀,總之就是不能讓那班惡魔喚醒破壞的力量就行吧。

南納: ……蒼璧,你真的沒救了。


蒼璧: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薛丁格: 呀哈哈,不,蒼璧說得對,現在別想那麼多,別讓那班傢伙得逞便成。


蘇因: 對呢,不過也不用著急,我已在這附近設下結界,只要待在結界裡就會安全,先好好休養身體再說吧,伊斯塔。


  蘇因輕喚佇立在不遠處的女歸者,但對方似乎若有所思,聽不見蘇因的話。蘇因走過去輕拍她的肩膀,她才醒過來,抖擻精神問道。


伊斯塔: 怎麼了?蘇因。


蘇因: 麻煩你帶大家去休息了。


伊斯塔: 明白,請大家隨我來吧。



Floor 3 異族間的誓約


  接下來的兩星期,在蘇因的結界下,受傷的代偶和歸者都安然休養。一直忙碌處理各事而數天無眠的蘇因,也在這晚得到了難得的空暇。


  持續繃緊的情緒令蘇因無法入睡,索性到外面散步,他來到高處,環視四周,入目的都是破爛與頹垣,讓他回憶起惡魔來襲歸者母星阿卡德後的慘狀。


蘇因: 『到底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那時我和他明明約好了……』


  蘇因思緒往過去跳躍,回到與惡魔諾索斯首次的對話時……


       那時一眾惡魔吞食星體的生命力而被歸者阻止,歸者捉住惡魔諾索斯並帶回到歸者的母星。


  蘇因來到診療室,再次為那異種龐大而難以名狀的軀體驚嘆——由樹木與礦物相融交纏再破壞,繼而分裂的殘破肉身,偶爾會滲出濃稠的漿液,液體散發奇異的味道。


  彷彿感受到蘇因的注視般,龐然巨物甦醒過來,起初牠極度戒備,但在蘇因真誠而具感染力的勸說下,很快便放下戒心。


蘇因: 所以你們一族為了前往誕生之地,而吸食星體力量而獲得能突破障礙的力量嗎?


  盤腿坐在枱上的蘇因,以兩指磨蹭下巴思忖,頃刻他猛然抬頭向諾索斯說道。


蘇因: 或許我們幫上忙。


諾索斯: 誒?……你……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蘇因: 當然知道。不過我還沒說完,我們歸者一族願意協助你們回去誕生之地,但前提是你們不可以再吸食殆盡星體的生命力。


諾索斯: 你們真的做得到嗎?


蘇因: 不知道,但我會拼命去做,所以能拜託你去說服你的同伴接受這個方案嗎?


諾索斯: 我去說服……我幫不到你……他們不會聽我說的話。


蘇因: 你……不是他們的同伴嗎?


諾索斯: 除了拉普拉斯之外,他們沒一個把我視為同伴!因為我太弱……你看我的身體,就是因為我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才會變得這麼醜陋……


蘇因: 那我來幫你想辦法。我來幫你找出控制力量、成功化形的方法。


諾索斯: 你……為什麼要做到這地步?為了一個與你們無關的異種……


蘇因: 怎可能無關係呢?我們在同樣的星辰下受到拂照,受到祝福,這便已足夠了。諾索斯,你是我的兄弟,我盼能守護你,為你打開一扇窗,只要這是你所期求。


  蘇因的無私撼動諾索斯沉鬱而乾涸的心靈,不,蘇因本身就擁有特殊的魅力,沒有生命不受他所影響。然而,當蘇因因任務離開再回到母星時,只見滿地瘡痍、歸者屍體遍地。


  而造成這一切的元凶就是諾索斯,為阻止悲劇,蘇因與諾索斯大戰,最後蘇因打敗諾索斯並將他封印。



Floor 4 突破結界的美夢


蘇因: 宇宙的星辰,萬物的真理,請告訴我,我該如何前行才能阻止諾索斯、才能阻止他邁向毀滅……嗯?星辰在閃礫……祂在警告我……


  夜幕上的星辰反覆閃耀,蘇因感應到危機發動術式,為自身加護。下一刻濃烈的香氣吐播,籠罩整個歸者據地。蘇因自高樓窗台俯瞰,下方的代偶和歸者們聞香後紛紛倒下。


  蘇因連忙走下去,來到倒下的代偶和歸者們身旁察看。


蘇因: 呼……太好了,大家都無大礙,只是睡了而已……嗯?有股腐敗的氣息……


  蘇因順著力量的方向轉頭,見到一道人影緩緩走來——是抱著嬰兒的女歸者伊斯塔。


蘇因: 伊斯塔,你沒事就太好——嗯!


  蘇因放下警戒走過去,卻怎料對方忽然猛地挨近,同時發動術式,以近距離攻擊蘇因之前所做的加護。咔嚓!蘇因的術式被破解,空氣中醉人香氣灌進他的鼻腔內,迷濛他的意志。


蘇因: 『她……一定被夢境控制住……他們用夢境來避過我設下的結界……』


蘇因: 伊斯塔……醒……嗯!


蘇因伸手想發動術式喚醒伊斯塔,但睡意比他想像中霸道,很快便把他的意識蠶食。他無力倒下,在朦朧中看著伊斯塔抱住嬰兒遠去……


這一切落入許普諾斯的眼內,但他不動聲色,只是沉靜凝望,觀賞整個據地被迷濛的紫息覆蓋,如被永遠的黑夜寄生。


許普諾斯: 睡吧,在夢中被那虛幻的美好所束縛,永遠沉溺於美夢。

chapter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