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

Floor 1 歸者蘇因


  突然闖入的黑影——年輕男子抱緊嬰兒一躍來到依貝思面前,扶起她並把嬰兒遞給她。依貝思搶先接過來,隨後語帶猶豫地問。


依貝思: 你……你是誰?


蘇因: 我是歸者長老蘇因,我來是為同伴所為而贖罪。


  明明對方是歸者,但依貝思無法對蘇因產生恨意。他用全身詮釋慈愛,在他的注視下,彷彿所有罪名都會被寬恕,一切的憎恨都會被淨化。


  這時恩莉兒走近,揚起甜美的笑容來到蘇因面前。那模樣和剛才想殺死依貝思的猙獰截然不同。


恩莉兒: 蘇因長老,你怎麼會來這裡呢?


???: 是我們喚他來,我們已把你和夏馬西的所作所為告知長老了。


恩莉兒: 安努……寧胡爾薩格……


  比蘇因還要高上半身的巨大男子安努,扶住虛弱的女歸者寧胡爾薩格走來。惱怒的神色在恩莉兒的臉容閃過,但一瞬即逝,她再度綻放笑顏、湊近蘇因。


恩莉兒: 蘇因長老,請別聽他們迷惑之言,恩莉兒做這些事都是有原因——


  忽然恩莉兒揚手,揮出一抹幽黑的氣息襲向蘇因的臉龐,但有另一道影子闖入,她推開蘇因,並拔劍斬擊那抹氣息。


伊斯塔: 嗯!


蘇因: 伊斯塔!


伊斯塔: 我沒事,只是手臂擦傷了而已。


恩莉兒: 呵,竟然被你避開了呢。


蘇因: ……果然如此,歸者恩莉兒早在很久以前已經死去,被你——諾索斯,自星辰起源中誕生的物種,擁有最原始破壞力量的惡魔所殺死。


恩莉兒: ……嘻嘻嘻,你終於發現了,蘇因,其實我也是不久前才想起那一切,我們惡魔一族與歸者一族最初的戰爭。


蘇因: 是我親手封印你、剝奪你的自由,你有權利憎恨我,但恩莉兒、夏馬西、代偶、還有這片大陸的物種,你為什麼要傷害他們?最初的你懂得愛和守護,何以現在只懂破壞?


恩莉兒: 為什麼……別假惺惺!我的愛、我的靈魂所依都被你們歸者所奪!


  過去的記憶不顧恩莉兒的意願再次鮮明湧現……



Floor 2 惡魔諾索斯


    在根源被眷屬破壞時,其力量的源核被撕破一角,化成幽黑。那抹幽黑與被粉碎的眷屬肉體揉合,以胚胎的姿態誕生,那就是諾索斯。


  即使那幽黑僅是根源極其微小的力量,但諾索斯無法承受,胚胎的軀體反覆被擠破後再生,構成難以名狀的形態。隨後諾索斯與一眾同族被創造之力拒絕,來到無數個光年之外的彼端,著床於荒蕪星體中進行修復的長眠。


  然而,過大的力量使諾索斯比任何同種更早甦醒過來。牠爬出來,本能地對眼前的水母進行擬態,但體內幽黑的力量亂動,形成扭曲的水母身體。


  諾索斯沒有放棄,經歷水母的生與死,擷取優秀的生命排序後,前往另一個星體再次對那裡的生命擬態,但結果還是一樣——無法成形的軀體。


諾索斯: 『為什麼……為什麼我如此醜陋……』


  絕望的諾索斯放棄擬態,任由肉身在宇宙間晃盪,直至一道彩光攫住牠的注意。


諾索斯: 『那是什麼……如此璀璨、如此迷人……』


  諾索斯受到吸引挪動身軀來到那彩光前,並發現那是來自被囚在奇妙容器的胚胎。


諾索斯: 『這是……呀……我的同胞……是我的兄弟……我要救牠……』


  諾索斯用歪斜殘破的雙手破壞容器,但容器如有屏障,被某道力量阻擋著。


諾索斯: 『別阻礙我……給我快點消失!』


  諾索斯的意識被強烈的破壞慾望充斥,與體內的力量共鳴,迸發出輾壓一切的幽黑。咔嚓!容器碎裂,諾索斯連忙掬起裡面的胚胎,小心翼翼地守護著。那胚胎抖動身體,舔舐諾索斯墨綠的肌膚,解構對方的生命排序並進行擬態。


  胚胎急速成長吐出如絲的光芒,覆裹自身化成橢圓的蛹,蛹脈動著生命的節拍,不斷加速,到達極限之際,蛹面出現裂縫。


  形狀漂亮的雙手自縫隙探出來,纖指如遠觀的繁星透出柔光,忽明忽暗,把縫口撐大後,一具男體躍出,赤裸的他悠然自得地伸展出修長的四肢,如雪的白染上閃爍著的筋脉,變成光滑無瑕的肌膚,折射出璀璨的光華,昭示其肉體的精緻。


  終於那清亮的臉暴露於萬物之中,世界宛若停止流轉,頃刻所有靈動的色彩都集中在那輕靈的面龐上。


拉普拉斯: 謝謝你救了我,我的兄弟。


  男子拉普拉斯笑說,那笑容純潔而無邪。那純真無垢的笑臉儼然能牽動銀河一事一物,這一切都是因為拉普拉斯,這個完美揉合破壞與創造之力的最高物種。諾索斯情不自禁地落淚,心靈竟陷入前所未有的安寧,彷彿找到最崇高的信仰。


諾索斯: 『呀……多美麗的存在……是我所追求的夢想……』


  諾索斯來到拉普拉斯面前,恭敬蹲下來,抬起拉普拉斯的右腳,將凹凸不平的臉容貼上去,虔誠地說道。


諾索斯: 能為你奉獻是我的榮幸。


  這就是諾索斯與拉普拉斯的相遇。之後諾索斯被歸者捉回母星,拉普拉斯前去拯救,但歸者設局殺害拉普拉斯,令拉普拉斯以為諾索斯與歸者聯手……



Floor 3 停止的戰戈


拉普拉斯: 為了那個渴望,你不惜背叛我……


諾索斯: 我沒有!


拉普拉斯: 不用否定呀,那不是錯誤,只是你作出生命的選擇,我不會憎恨不會批判……以往我無法觀測你,此刻起我永遠不會再去觀測你……


諾索斯: 不!你聽我說!不是這樣的!


拉普拉斯: 諾索斯,永別了……


諾索斯: 求求你……不要……拉普拉斯……不要捨棄我……


  拉普拉斯咽下最後一口氣,諾索斯因而崩潰虐殺歸者,最後被歸途回家的蘇因擊敗並封印。


  恩莉兒承受不住過去痛苦的記憶,猛然睜開雙目,眸光中是純粹且濃烈的憎恨。


恩莉兒: 你們不單殺死了拉普拉斯,更徹底撕斷我和他的羈絆,即使殺死你們也不足以彌補我的恨意!


蘇因: ……即使我願以我一命來贖罪,你也不願收手嗎?


恩莉兒: 廢話!我要摧毀你們所有的歷史、所有的因與果,分毫不剩!


  蘇因因苦澀的哀傷而落下眼淚,任誰看見他都無法質疑他的感情,他確實打從心底憐憫、同情恩莉兒,其情感真實而誠摯,就像他切身體會到對方的情感。


蘇因: ……諾索斯,你已經被仇恨所蒙蔽,無法去愛的你只會活得痛不欲生,更會將災難禍及無辜的生命,我們必須阻止。


  蘇因舉起法杖,一柱璀璨的金光射至天際,隨即大群黑影自天空降臨——那是蘇因所統領的歸者們。他們在戰場的平台各處落地,並加入代偶的一方,頓時局勢呈大幅度的轉變。


恩莉兒: ……可惡!你又來阻止我……這次我不會輸的!


  恩莉兒凝聚力量,但突然晃了晃身,要抖擻全身之力才能攻擊蘇因,接連的戰鬥已消耗她不少力量,所以其攻擊輕易被蘇因擋住。被憎恨支配的恩莉兒沒打算收手,欲逞強再度攻擊,可是途中被數道蔓藤纏住。


恩莉兒: 烏素姆!放開我!


  見到大群歸者加入戰事,蔓藤的主人惡魔烏素姆見形勢不妙,便立即抽身逃走,其他惡魔也仿傚,跑離戰場中心。烏素姆操控花苞生成蔓藤抓住恩莉兒,並把恩莉兒提至半空。


烏素姆: 可以呀,不過傷重的你會被那個歸者撂倒,然後永遠不能抹殺那班歸者、不能實現你的願望,你想嗎?


恩莉兒: ……呿!走吧。


  於是恩莉兒以及一眾惡魔撤離戰場,伊斯塔輕聲問。


伊斯塔: 要去追嗎?


蘇因: 傷者眾多,先治療傷者要緊——


???: 依貝思!


  驚恐的呼喊自後方傳來,蘇因看過去,見到依貝思倒在一男子懷內,全身出現可怕的裂紋!



Floor 4 道別


  蘇因及他旗下的歸者前來支援,惡魔烏素姆因而撤退,蒼璧沒打算追上去,因為他見到抱著嬰兒的依貝思腳步不穩,連忙飛過去。在快要接近時變成人身,剛剛接住倒下的依貝思。


  然而,當他看清依貝思的狀況時忍不住發出驚呼。


蒼璧: 依貝思!這、這、你身上的裂紋是怎麼回事?


  這時歸者蘇因來到,連忙蹲下去察看依貝思,但越看蘇因的眉頭皺得越緊。


蘇因: ……她用了術式來增幅戰鬥力,但會消耗其生命力,而這些裂紋就是生命力耗盡的結果——


蒼璧: 你能治好她嗎?


蘇因: 抱歉……


  南納和沙迪趕到來,蘇因退下來讓他們話別。


依貝思: 欸嘿嘿,我好像努力過了頭——


南納: 別強顏歡笑了!都是我,是我剛才沒打倒恩莉兒——


  南納懊悔自責,雙手自虐似的捏得發白。依貝思見狀伸手覆在上面,純真的臉龐掛著一抹溫柔的微笑。


依貝思: 不,這不是南納的錯,本來我就活得不久,對吧,沙迪。


沙迪: ……嗯。


  與惡魔魯利姆戰鬥後,沙迪已發現依貝思身上出現裂紋。


依貝思: 而且我覺得很幸福呀,能保護到我的孩子,所以別哭得這麼慘喔,南納~


  此時依貝思的雙腳開始化成塵土,南納的淚水亦汩汩而流。

依貝思: 嘻嘻~平時南納這麼成熟,一點沒有弟弟的感覺,在這時候才愛撒嬌……蒼璧,要麻煩你好好照顧他喔,還有沙迪,記得要和維蘭瑟和好喔……欸?


  依貝思說著說著,淚水不知不覺落下。


依貝思: 怎麼連我也在掉眼淚呢……


蒼璧: 依貝思……


依貝思: ……嗚嗚,我不捨得……我想看著我的孩子成長、想幫孩子打扮、想和孩子說因其都的事……


  依貝思劇烈地喘息,身體的溫度驟降,她用力抱緊嬰兒,感受小小的身軀傳來的溫柔,淚水流得更急,但她無法阻止消散的身體。


依貝思: 蒼璧、南納、沙迪,我的孩子就交給你們了。


蒼璧: ……放心,我們一定會照顧好你的孩子。


  最後的最後依貝思把孩子交給蒼璧,握住孩子的小手們,柔聲說道。


依貝思: 即使我化成塵土,我也永遠愛著你們。


  她的語音一落,孩子失去包裹雙手那一點點餘溫,小手指合攏像要抓住些甚麼,卻甚麼都沒有抓到。


  雖然看著自己母親殘餘的身體化成塵土飛散於空氣中,但年幼的孩子固然不懂這意味恆久的別離,但似是感受到世界不再一樣,孩子悲鳴的哭泣聲響徹整個地方……

chapte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