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7

Floor 1 惡意的屠殺


  被蒼璧抓住的依貝思緊張地問道。


依貝思: 蒼璧,我的孩子怎麼了?


龍蒼璧: 放心,孩子在我下巴的鱗片縫中,我已經壓制住孩子那狂暴的力量。


  依貝思瞥看蒼璧的下巴,見到嬰兒在縫間安然沉睡便舒一口氣,抓住蒼璧的爪子感激地說。


依貝思: 謝謝你,蒼璧,是你救了我的孩子。


龍蒼璧: 這點小事就不用謝了,來,我們儘快過去與南納會……嗯!


龍蒼璧: 『這是什麼……這詭秘的力量……而且還不止一股……太可怕……這力量就像要否定生命般不祥……對了,就像恩莉兒之前身上散發出來的……』


  不單止是蒼璧,所有戰鬥組的成員都感覺得到,那些逼近而來讓他們戰慄的存在。南納壓制想顫抖的衝動,抬頭搜索,很快便見到半空中正在凝聚力量的觸手。


南納: 『那觸手在瞄準……要準備狙擊!』


南納: 艾絲翠!大家!快逃!


艾絲翠: 南納——嗯!


  身受重傷的艾絲翠吃力朝南納伸出手,但下一刻便被觸手擊來的力量所吞噬,綻放出炫目的白光。那些強光覆蓋整個平台的中央部分,隨即肉體燒灼的味道充斥整個空間。


  詭異的白煙昇起,頃刻光芒褪去,裸露的石地被光芒的高溫燒得赤紅,剛才仍存活在這空間十數名代偶和歸者悉數化為灰燼,消失於空氣中,當中包括艾絲翠。


南納: 艾絲翠——!


沙迪: 別衝動!敵人還可能會繼續發動攻勢!


  沙迪拉住想衝過去的南納,同一時間恩莉兒自沙礫中站起來,瞪住半空中降落的女孩和男孩——惡魔羅伊戈以及札爾。

恩莉兒: 羅伊戈,札爾,我可沒叫你們出手。


札爾: 雖然是你喚醒我們、為我們灌注力量,但可沒說過要聽你的話呀。


羅伊戈: 對呀對呀~只是因為目的一致才幫你呀!明明是班作為工具的代偶,卻花了這麼久時間也搞不定,諾索斯和以前一樣那麼遜喔~


  羅伊戈和札爾在恩莉兒上空繞圈子嘲笑著,但他們的笑聲很快被瞄準的狙擊所打斷——那是南納!目擊同伴如螻蟻般被輕易地抹殺,連屍體都不留灰飛煙滅,他憤怒得全身戰慄。


南納: 是你們……殺死了艾絲翠……殺死了我們的同伴!我要為同伴報仇!


羅伊戈: 嗤嗤嗤!憑你一個代偶?真是有夠不自量力——


沙迪: 才不是一個,還有我在。


  沙迪來到南納身旁,並肩對視羅伊戈和札爾——代偶與惡魔的激戰展開!



Floor 2 生與死的激戰


  四道影子在平台左晃右避,進行你來我往的攻擊戰,平台因他們的戰鬥而殘破不堪,地板被掀起、圍牆被砸出或大或小的坑洞,然而兩者的實力相當,一時難分高下。


南納: 『這樣僵持下去,受了傷的沙迪恐怕撐不住,必須製造機會!』


南納: 沙迪!


  南納呼喚沙迪,並以戰鬥組專用的手勢交待戰略,沙迪領悟點頭。


札爾: 你們這些傢伙在做什麼!偷偷摸摸的很討厭呀!


南納: 哼!一開始便用偷襲的傢伙還敢說呢!


札爾: 你——可惡!不過是玩偶還這麼囂張!看招!


  札爾揮動腰間粗壯的觸手,那速度之快讓南納躲避不及,窩進他的腹部將其擊飛至半空。


札爾: 嘻嘻!瞧你那遜樣——嗯!有什麼纏上來!


  趁札爾把注意力放在南納身上時,沙迪鼓動力量,操控依附了元素的鎖鏈攀住札爾。羅伊戈想過去救助,卻被沙迪投擲而來的札爾所阻擋,兩者撞成一團。


沙迪: 南納!趁現在!


  被拋至半空的南納凝神,擺出射擊的姿勢,即使在艱難的情況下,他依然穩住身體精確瞄準,由元素凝聚的子彈貫穿羅伊戈和札爾的頭顱,失去支撐的身體掉落,陷入沉默。


沙迪: 呼……我們……打贏了……南納!


  沙迪起初一臉茫然,但很快眉梢展露喜色,轉身想走向南納,但他喜悅的時間非常短暫。一道黑影如鬼魅來到沙迪身後,揚腿用力旋踢!


南納: 沙迪!


  南納見狀連爬帶跑地衝向沙迪墜落的方向,以自身接住他,但那旋踢的力量之大仍使南納撞上石造圍欄,背部感到強烈的痛楚。剛才襲擊沙迪的瘦削男子——惡魔修德走到雙子的無頭身體前。


修德: 嘖!你們這兩個死小鬼還要在地上躺多久給我立即起來,不然我把你們斬成碎件!


  神奇地,札爾和羅伊戈的斷口開始蠕動,眨眼間頭顱再生。

南納: 這是……怎麼回事?明明已經打中了要害……這要怎麼贏……


  沙迪握住南納抖動的手,眼神的決意穩定了南納不安的心。

沙迪: 他們一定有弱點,別放棄!


南納: ……嗯,不可以放棄,放棄的話怎對得住死去的同伴們!



Floor 3 不懷好意的接近


  時間回溯至稍早前,羅伊戈和札爾施放出壓倒性的攻勢。

蒼璧: 南納!沙迪!……我要過去幫忙!


依貝思: 嗯,也帶我過去!


  蒼璧點頭,以爪抓住抱抱嬰兒的依貝思,飛至半空卻被一道巨大黑影撞倒,因這意外的衝力,蒼璧鬆開了爪子。


蒼璧: 依貝思!


  蒼璧想追上去,但數道黑影迅速包圍了牠。一名體形豐滿的女子自其中一道黑影——巨大的赤紅花蕾間爬出來,饒富興味地凝望蒼璧,伸舌舔動嘴唇。


烏素姆: 嗯~你看來很好吃呢。


  自天空墜落的依貝思一手抱緊嬰兒,一手抽起長劍同時鼓動體內的元素,在快要墜地之際朝地面用力揮擊——霍霍!擊出的衝力抵消了部分的下墜力,但殘餘的衝力仍讓依貝思鬆開了抓住嬰兒的手。


  嬰兒向前滾動直到抵至牆邊才止住,嬰兒因痛楚嚎啕大哭,引來「她」的注意。


恩莉兒: 呀~太好了,終於回到我的身邊,來自起源的破壞力量。


  恩莉兒一步一步走過去,忽然劃破空氣的勁度襲來,她本能地往後一躍,下一刻長劍插中她本應行經之路。一道嬌小的身影跑來,擋在嬰兒面前挺起那纖細的肩膀。


依貝思: 別想碰我的孩子一分!



Floor 4 母親的強大


  南納和沙迪與惡魔羅伊戈、札爾以及修德交戰;蒼璧被惡魔烏素姆纏上;殘存的歸者和代偶不是逃跑,就是忙著照顧受傷的同伴,全都沒心思關注在十字平台盡頭的依貝思和恩莉兒。


恩莉兒: 依貝思,別逞強了,你明明連站都站不穩,乖乖讓開的話,我可以免你一死,反正孩子你還能再生,但命就只有一條喔~


依貝思: ……你果然很可憐呢,在你心中沒有可以守護的事物……不,你曾經擁有但被你親手摧毀,所以你才這麼憎恨自己——


恩莉兒: 閉嘴!既然你那麼想死,我就成全你!我會給你最痛苦的死亡!


  恩莉兒拭去臉上的笑容,展露潛藏在其中的冷酷、漠然以及濃烈的憎恨,縈繞在她身上的元素被扭曲沾污,化成不祥的力量,並朝依貝思發動攻勢……


依貝思: 『她的力量太厲害,這樣下去我會輸的……對不起呢,因其都,雖然你說過不可以用,但為了保護我們的孩子,我必須要違背我們承諾……』


  依貝思朝下方用力一斬,地面龜裂,站在上方的恩莉兒往下掉,趁這段空隙,依貝思吐出奇妙的音節,元素依附在她身上,暈出璀璨的光芒。恩莉兒從下陷跳回地面,看到依貝思的模樣露出驚訝的表情。


恩莉兒: 『這是增幅的術式,為什麼她會知道……是因其都,是那可恨的歸者教她的。』


恩莉兒: 沒用的,即使你透支了生命增強力量也打不倒我。


依貝思: 不試過又怎會知道,依貝思呢,一直都被因其都說很難纏呀!


  依貝思提起武器衝向恩莉兒,與她展開激烈的戰鬥,然而結果正如恩莉兒所說,依貝思漸漸落入下風,不單是她一個,南納和沙迪、蒼璧都陷入苦戰。


  最終依貝思被恩莉兒擊倒,躺臥在地上的她只能眼睜睜看著恩莉兒走近嬰兒所在。


依貝思: 『有誰……能拯救我的孩子、拯救大家呀……』


  聖潔的光芒回應了依貝思,一道高大的身影自天空轟然落在嬰兒面前,激起沙塵石礫,一時間視野變模糊,也讓恩莉兒止住腳步。那道黑影抱起嬰兒以慈愛的眼神俯視懷內的嬰兒,手撫上嬰兒胸前的幽黑。


???: 可憐的小生命,剛誕生便承受重擔……這一切都是我的罪,請讓我來為所有的悲劇落幕吧。

chapter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