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

Floor 1 情感的替代品


恩莉兒: 告訴我孩子在哪裡,我可以考慮饒你一命。


  面對逼在眼前的利爪,依貝思平靜如昔,眸光依然清亮,似乎已經看破生死。她以嬌憨的聲線清晰而明確地宣告。


依貝思: 孩子是我和因其都最重要的寶物,即使要了我的命也不會告訴你!


  然而,依貝思的話卻惹得恩莉兒咯咯而笑,那笑聲帶著不屑而嘲諷。恩莉兒用長爪勾起依貝思的臉龐,繼而摸上依貝思與自己眸色相同的右眼,笑意加深。


恩莉兒: 你太天真呢,因其都愛的並不是你而是我,擁有我的生命排序的代偶呀,你只是我的替代品而已。


  依貝思沉默沒回應,恩莉兒認為依貝思在動搖,便繼續遊說。


恩莉兒: 所以把孩子交出來吧,無需為薄情的他獻上性命。


依貝思: ……不。


  終於依貝思回答,她抬起頭,神緒絲毫沒有動搖,她直挺挺看向恩莉兒。


依貝思: 我知道因其都一開始會留下我,是因為我擁有你的生命排序,但那只是契機。之後因其都是真心愛上我,他用生命和靈魂與我相愛……所以我絕對不是你的替代品。


依貝思: 『自從經過那件事後,我更加清楚因其都的心……』



Floor 2 得到寵愛的原因


  裝潢華麗的房間,兩名女子坐在中央的水床上,其中長有尖耳朵的女子把頭貼到短髮少女的腹部,專注閉目細聽,片刻女子抽身坐直,露出複雜的表情,反倒少女握住女子的手興奮地問。


依貝思: 維蘭瑟,怎麼樣?


維蘭瑟: ……我不知道該不該恭喜你……你肚裡有了新生命。


依貝思: 當然值得高興了,嘻嘻~


依貝思: 『這是我和因其都的生命結晶……我要儘快告訴他。』


  依貝思跳下床,與維蘭瑟匆匆揮手道別後,急步走回因其都的房間,正想跑進去卻被房內傳出的男聲止步。


金固: ……因其都,你最近都不讓依貝思出去戰鬥,夏馬西對這很不滿,再這樣下去恐怕她會對你出手呀。


因其都: 夏馬西呢……她總是對所有事都感到不滿,我做什麼她都看不順眼吧。


金固: 我不否定你對夏馬西的評價,但你也做得太明顯,說到底她也不過是個代偶,反正你也是因為她有恩莉兒的生命排序才照顧她,別把事情鬧大呀,我可不想被牽連在內。


因其都: ……知道了,我不會連累你。


  因其都打發金固離開後,正想回睡房休息,卻聽到裡面傳來淒楚的啜泣聲。他內心一緊,急步走進去,見到依貝思縮在門後。


  剛才依貝思聽到金固的聲音,為避嫌而走捷徑直入因其都的睡房,卻想不到會聽到那殘酷的事實。她抬起臉蛋,此時淚流滿面,神態像被遺棄的孩子般無助。


依貝思: 原來……我只是恩莉兒的替代品……你心裡面從來沒有我……!


因其都: 等等!依貝思,你誤——


  可是依貝思沒有聽完因其都的話,便轉身跑開去,因其都只能緊追而上,一起跑離歸者的據地。外面下著滂沱大雨,依貝思徑自跑往森林……



Floor 3 我的心為你而跳動


因其都: 依貝思,別跑!你現在的身體吃不消的!


  然而,滂沱大雨吞噬因其都的呼喊,依貝思無法聽見,或者她也不想去聽。沉浸在絕望和傷痛中的她察覺不到前方山崖因大雨而開始出現異狀。


  轟隆隆!山泥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倒塌滑落,沙塵把依貝思所在的地方淹沒,那道嬌小的身影消失於迷濛中,而因其都只能把那絕望的畫面烙印於視野裡,他每一寸神經都充滿著恐懼。


因其都: 不……不……依貝思!


  啪噠!因其都無力支撐、雙膝跪在地上,雙手垂在兩旁,像有誰抽走了他的靈魂只留下軀殼。突然一道身影自右方的地坑爬上來——那是本應被淹埋的依貝思!


依貝思: 咳咳……


因其都: 依…貝…思……


依貝思: 『是肚內的孩子救了我……』


  剛才依貝思忽然感到腹痛難耐,腳步因而踉蹌絆倒,滑進右方深陷的地坑裡,正巧避過山泥傾瀉的危機。


因其都: 太好了……你沒事……


  因其都猛地跑過去,把依貝思緊陷進懷內,她欲想掙開,但他不容許似的把她抱得更緊,用力之深連手指都握得泛白,一秒也不願再鬆開。


依貝思: 是因為恩莉兒,所以你才這麼緊張嗎?


因其都: 傻瓜!我只緊張你一個!要怎樣做你才會明白我的心呢?


依貝思: 『心嗎……』


  依貝思停止掙扎,在因其都懷內的她稍為冷靜下來,聽到因其都的胸膛傳來劇烈的跳聲,那竟是他的心跳聲,她從沒聽過它跳得得如此急速。亦在此刻,她才察覺到因其都全身都在顫抖。


依貝思: 『他在害怕……過去他都很冷靜,從沒像現在那樣不安……因其都是在乎我的嗎?』


依貝思: ……所以你在乎我嗎……因其都,依貝思很笨,假如你不說清楚,我真的不會明白啊!


因其都: 依貝思,我愛你,我從來沒有愛過任何人,直至遇上你。


  因其都捧住依貝思雙頰吻住她,熱烈地深刻地,像要融進對方身體般執拗地覆上其嘴唇。一次接一次,恍如要窒息似的,依貝思感受到因其都濃烈得要融化般的情感,把她之前的疑問、不安、傷痛都拭去。


  直至大雨停下來,因其都的心情也平復,他稍微退開來,紫眸被氳氤的情慾薰染得深沉,鎖住依貝思的神志。


因其都: 依貝思,我只對你這樣做,也只有你才能挑起我的情感、讓我心動,這一切只有你。我的心跳也只因你而加速,這樣你還不足夠嗎?


依貝思: 可是你對恩莉兒……


因其都: 不是你們所想的,我……只是覺得她很可憐……



Floor 4 被說中的羞愧


  依貝思從過去的回憶醒過來,回到被恩莉兒挾持住的現實。依貝思挺起胸膛,毫無畏懼地說。


依貝思: 因其都並不愛你,他之所以會在意你,只是覺得你太可憐。


恩莉兒: 我……可憐?呵呵呵,說謊也編個好一點吧。


依貝思: 我沒說謊,因其都察覺到,你一直在演戲、在說謊、在偽裝,甚至連自己都要欺騙。真正的你總是在憎恨和憤怒……


恩莉兒: 我……呵,我當然恨了,你們這班代偶竟然不聽話、反抗我們——


依貝思: 別再說謊了。


恩莉兒: 你在說什麼?


依貝思: 自從因其都說過那番話後,我一直都在觀察你,你最憎恨的不是我們,而是你自己。


  依貝思的話刺中了恩莉兒的痛處,本來秀麗甜美的容顏扭曲至猙獰。


恩莉兒: 不……不是這樣……我沒有錯……傷害拉普拉斯不是我……你……你這可恨的代偶……我要讓你閉嘴!


  強烈的殺意自恩莉兒體內迸裂,使她忘卻要拷問出嬰兒所在,她高舉利爪正要往下揮——蓬蓬!勁風吹來,把恩莉兒和依貝思吹起,同時一道龐影靈巧旋至,把依貝思抓住。


依貝思: 這……蒼璧!


龍蒼璧: 呼~剛巧趕得上!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