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

魔法閣「沙蘿耶」因前閣主塔維爾失蹤,陷入經營困難,幸得塔維爾的兒子以諾繼承魔法閣才得以延續。


為了盡快填滿停業三個月的損失,隸屬於「沙蘿耶」的魔導士們,在以諾剛上任的首天便帶他前去調查孩子被拐的委託。


雖然中途出現些許波折,但以諾和他的同伴們也成功解決委託。一行人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魔法閣。


「累死了!我要趕快進去洗澡,然後大吃一頓!」青年達格用最快速度衝進屋內,當他察覺屋內有別的味道時已經來不及了。


「你終於回來啦,我的小狗狗!」早就等得不耐煩的哈迪婆婆用強而有力的臂膀將他緊緊抱住。


哈迪婆婆滿頭白髮,有一副飽經風霜的蒼老外表,但她雙臂的肌肉卻比許多年輕男人更結實。這記強大的擒抱技把達格箍在自己懷裡,勒得他差點窒息,只能不停掙扎。


「呃,哈迪婆婆,你回來啦?」瞇瞇眼的男子米菲波向來冷靜,但此時的他臉上也忍不住冒出冷汗,小心地迎向她,「你不是去東方遊歷嗎?」


哈迪婆婆放開快要斷氣的達格,「一聽到塔維爾失蹤還有什麼心情遊歷,所以我就立刻趕回來了。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算了,先不提這個。」


她張開雙臂,又一把抱住米菲波。「好久不見了,米菲波。你氣色不錯,可是怎麼衣服品味越來越差?」


米菲波被哈迪婆婆的怪力勒得咳了幾聲,沒時間反駁她的批評。哈迪婆婆放開他,又轉向傾霞和茜蘿珊。


「我可愛的女孩們,快過來啊!」


「婆婆!我好想你!」


茜蘿珊撲進她懷裡,然後是傾霞。哈迪婆婆對她們同樣熱情,手勁卻溫柔多了。


「咳咳!」達格終於復活了。「哈迪婆婆,你回來當然是好事,但是打招呼的時候可不可以斯文一點啊?勒得我骨頭快斷了。」


「你在說什麼啊?我早知道我們達格外表粗魯,內心比誰都需要母愛,所以還刻意給你一樣像春風般溫柔的擁抱呢,你居然嫌棄我?」


「我才不需要母愛!」達格跳腳,「而且你哪叫春風?根本就是超級暴風!」


哈迪婆婆眉頭一皺,把雙手指節扳得格格直響。


「哦,你有什麼不滿嗎?那婆婆就讓你體會一下像龍捲風一樣旋轉的滋味吧?」


「不用,不用了!」達格嚇得抱頭鼠竄。


米菲波開口拯救他。


「婆婆,我相信達格已經深刻體會你的愛心了,就放他一馬吧。對了,我來幫你介紹,這位是以諾,塔維爾的兒子,也是我們沙蘿耶的新任閣主。他剛剛完成首次委託,表現得很好哦。」


接觸到哈迪婆婆犀利的視線,以諾緊張得掛上邪惡得讓小孩哭的笑容,「請、請多指教。」


哈迪婆婆收起笑容,上下審視以諾一番,差點讓以諾以為要被殺之際,她卻揚起無比慈祥的笑容,伸出大手輕揉以諾的頭。


「多多指教,閣主小子,我期待你的成長。」哈迪婆婆柔聲地說,「好,今次婆婆請客,你們去挑間好點的餐廳吧!」


眾人歡呼,達格擁著以諾往前走,哈迪婆婆遙看著以諾那仍帶稚氣的臉容,以深思的表情思索。


『塔維爾,你的兒子太年輕太青澀,現在的他不能承受你給予的試煉呀……』

chapter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