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

魔法閣「沙蘿耶」因前閣主塔維爾失蹤,陷入經營困難,幸得塔維爾的兒子以諾繼承魔法閣,才得以延續。


為了盡快填滿停業三個月的損失,隸屬於「沙蘿耶」的魔導士們,在以諾剛上任的首天便帶他前去做委託。一行五人搭乘馬車前往委託人的所在地。


「今次委託是要找出拐帶孩子的凶手並救回所有失蹤孩子,而委託人是領地的公爵。聽聞他為人慷慨,相信只要我們做得好,酬勞一定很不錯,所以大家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米菲波激昂地說。


傾霞瞥見坐在對面的以諾臉露難色,便主動問︰「怎麼了?以諾,你有疑問嗎?」


「呃……你們這樣坐沒問題嗎?」


「當然沒問題,對不對,我親愛的小茜蘿珊。」傾霞抱緊坐在懷內的茜蘿珊,更以臉頰不斷磨蹭茜蘿珊柔軟的臉蛋。


茜蘿珊似乎已經習慣,漂亮的臉蛋不為所動。


「如果覺得不喜歡就出聲,別勉強自己。」以諾關心地問,身為閣主的他不希望魔法閣內出現霸凌事件。


「……沒問題。」茜蘿珊輕聲說,「我不討厭,而且有獎勵。」

「獎勵?」


「哼哼哼,我可是準備了茜蘿珊喜歡的襟章呀~」傾霞拿出一個畫上小貓的襟章。茜蘿珊一見到襟章,雙眸發出喜悅的光芒,點亮那張跨越性別的臉蛋。


『到底茜蘿珊是男還是女……現在問好像有點失禮……』以諾內心糾結。


「喂!我們到了。」把身探出窗口的達格朗聲說。


他們的馬車停在城堡前的廣場,引來民眾圍觀。


當以諾走下馬車時,一對夫婦走近激動地哀求︰「你們是星濟會派來的魔導士,求求你們一定要找回我的兒子!」


彷彿受到呼召般,陸續有更多對夫婦來包圍以諾,苦苦懇求。


「請你們放心,我們一定會找到真凶,救回所有孩子的!」以諾懷著滿腔熱血地握拳,但很快一盤冷水便把他的熱血淋熄。


「元凶已經抓到了。」在裝潢華麗的會客廳,公爵坐在長桌的主席,揚起熱絡的笑容說。


「誒?」以諾愕然,「那孩子呢?他們平安無事嗎?」


「這個……」公爵臉容一變,眼神閃爍,「很遺憾,還沒找到,不過放心,交給我們來辦吧,我們會用盡一切辦法從那妖精口中找出孩子的下落。」


「妖精?」茜蘿珊自以諾身後探頭出來,臉色變得很難看說︰「……我想見那妖精。」


然而公爵像失神一樣久久沒回應,只牢盯住茜蘿珊。


以諾終於忍不住開口︰「公爵?」


「……呀,失禮了。」公爵輕咳一聲,「那妖精很殘暴,怕會傷害到你們,不如你們先休息,我已派人準備好佳餚供各位享用——」


「不必了,我們是星濟會的魔導士,既然接下了委託,自然明白有危險,請公爵不用擔心。」以諾挺起胸膛說。


「……好吧,請隨我來。」


一行人隨公爵來到悶不透風的地下室,在盡頭的牢房停步。牢房裡有一男妖精,其手腳和脖子都被鐵鍊拴住,固定在牆上。


『這也太慘了吧……』即使知道對方是拐帶孩子的凶手,但看到妖精那殘破不堪的模樣,以諾還是忍不住生起同情之心。


「公爵,我看再怎麼嚴刑逼供也沒用,應該要換別的方法才行。」米菲波說。


「難道你想對勸誘他嗎?」公爵像聽到笑話般噗一聲笑出來,「他現在對我們恨之入骨,我不覺得他會乖乖回答。」


「對,他或許不會理睬我和你,但茜蘿珊不同。」米菲波瞥向茜蘿珊。


「我是亞卡斯妖精一族,請讓我來勸勸他。」茜蘿珊小聲懇求。


公爵沉默,正當以諾以為他會拒絕時,他卻揚起笑容,「好,就交給你了,但太多人一起進去,恐怕會增加那妖精的戒備心……能拜託其他人去尋找孩子嗎?」


『公爵怎麼忽然變得這麼積極……算了,救孩子要緊。』以諾雖感到疑惑,但擔心孩子安危便沒再細想。


「嗯,公爵說得對,不能所有人都耗在這裡,我和其他同伴到外面找孩子,不然拖太久發生危險就慘了……」以諾思索了一下,目光落在一個同伴身上,「達格,你應該嗅得出孩子的味道吧?」


「當然啦,我可是個天才呀,這點小事怎會難到我!」


於是,以諾、米菲波和傾霞跟著化身成狼的達格,追蹤著孩子們的氣味,一路來到城外的森林裡。


「找到了!這裡有小孩子的腳印!」


「以諾,等一下!」


擔心小孩安危的以諾聽不進傾霞的勸告,逕自衝過去,結果踏到腳印的瞬間,一個巨大的漩渦驟然出現,把所有人都捲進去。


「嗯嗯……痛……誒?這裡是哪裡?」以諾發現身處在迷離幻境裡,四周都被濃霧包圍,看不見出口。


「嗯,這應該是妖精設下的幻術吧。」米菲波說。


「哼!什麼幻術,我才不怕,看我的!」達格好勝率先往前跑,身影消失在濃霧中,很快又從後方跑出來。


「怎麼會跑回來?」達格疑惑低問。


「都說是幻術了,你硬碰又有何用呢。」傾霞沒好氣地搖頭,自懷中拿出鈴鐺,自信一笑說︰「就讓你們見識我這個前輩的實力吧。」


傾霞搖鈴,耀金光芒湧現,瞬間籠罩整個幻境。


喀落!恍如蛋殼破裂的聲音響起,逐漸變得頻繁,最後嘩啦一聲,整個幻境都碎開來了,重現剛才森林的光景。


「不愧是傾霞,幻術結界這些全都敵不過你呢。」米菲波讚嘆。


「孩子的氣味在這邊,我們趕快過去。」傾霞還沒回應,急性子的達格便搶先拉著米菲波跑走。


「閣主,我們也走吧……你怎麼了?」


「剛才……對不起——呀!」


傾霞用力彈了以諾的額頭一下說︰「對呀,是你太心急太魯莽,所以才有我們來幫你呀。」


「……謝謝你。」


「好了,快過去吧。」


以諾點頭,與傾霞一起追上達格和米菲波,四人沿氣味來到一棵大樹前。樹頂高聳入雲,樹幹跟一棟房子差不多大。這樹是中空的,還開了一個大樹洞,裡頭有十數名小孩躺在裡面。


以諾衝過去察看:「呼~太好了,只是睡著。」


安下心的以諾揚起一貫邪惡得可怕的笑容,正巧被驚醒的小孩看到,全都被嚇得抱頭痛哭。


「你們不要哭啊,我們不是壞人,是來救你們回城裡的……」以諾這話一出口,孩子們卻叫得更慘烈了,以諾一頭霧水,「這……到底怎麼回事?」


「一定是你長得太過嚇人,不過俗話說,人要衣裝,只要從裝扮上入手,你就能成為人見人愛的萬人迷,來,先戴上這個。」

米菲波拿出一頂黑尖帽,以諾看著帽上的圖案,臉上出現三條線。


「那個,米菲波,帽子上的圖案怎麼好像……一坨……便便……」


「你在說什麼?這是宇宙螺旋,象徵天地萬物生生不息的循環,涵義是非常深遠的!」


「不管再怎麼深遠,看起來還是很像……」


「真過分,這可是我精心設計的,打算當成沙蘿耶的制服耶,我還配合每個人設計不同的圖案。來,達格,這頂是你的,上面畫著象徵古老歷史的狗骨頭——」


「我才不要戴——」


「噗哈哈。」


達格正想除下米菲波硬戴在他頭上的帽子,孩子們的笑聲卻使他停住,剛才的恐懼似乎被掃走,變回孩子所有的童稚臉貌。


米菲波沒有錯過這機會,揚起和善的笑容哄聲問︰「好了,能告訴哥哥,為什麼你們不願意回去城鎮嗎?」


「因、因為公爵會殺了我們呀!」


「對呀,是妖精哥哥救了我們。」


「公爵喜歡漂亮的小孩,捉我們來伺候他!」


「什麼!?」以諾先是驚訝,後是憤怒,用力捶打身旁的樹幹,咬牙切齒地說︰「難怪他千方百計想要耍走我們,是怕被星濟會發現真相而除掉他。」


「既然不想被發現,為什麼要向星濟會提出委託?」達格不明白。


「想必抵不住民眾的請求吧。」傾霞思忖,猶疑地看向以諾問︰「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


「還用問,當然要揭穿公爵的真面目,把妖精救出來!」


「可是……」米菲波難得露出凝重的神色,謹慎地說︰「公爵與星濟會裡數位大魔導士交情甚好,更一直援助星濟會,這樣鬧大,怕會被反咬一身,讓沙蘿耶瓦解。」


「你們怎麼——」


「別胡鬧!達格,魔法閣一切的決定都由閣主所定,而不是身為閣員的我們。」米菲波張開眼,狹長的眼眸內是銳利的警告,達格只得噤聲。


以諾閉目思忖,輕聲訴說︰「星濟會成立的宗旨是希望以魔法和元素維持世界的和平和秩序……所以當我們因公爵的權勢而退縮,那一刻魔法閣沙蘿耶便已經不存在!」


以諾霍然張目,以凌厲的眼神盯住傾霞和米菲波,厲聲說︰「我以魔法閣沙蘿耶閣主宣告,誓必要揭開公爵的真面目,並迎救無辜的妖精!」


以諾語畢,靜默降臨。


「哈哈哈哈哈!」傾霞和米菲波放聲大笑起來。


「你、你們笑什麼啊?」


傾霞擦擦笑出來的眼淚,「恭喜你,以諾,通過測驗了。」


「身為沙蘿耶的閣主,要是沒有高潔的品格跟堅定的意志力可是不行的。」米菲波說。


「果然你們是在假裝,我就覺得奇怪,平時你們就最瞧不起什麼權呀利呀,怎麼突然變了個臉。」達格說。


「呼~好了,花了這麼多時間,我們趕緊帶孩子回去,並救回我們真正的委託者。」傾霞說。


「真正的委託者?」以諾疑惑思索,然後恍然大悟,「難道是……」


「對呀,我們真正的委託者是被公爵抓住的妖精。」米菲波正要說下去,卻瞥見慌張飛過來的小妖精,臉色頓時驟變。


「糟了,茜蘿珊有危險!」

chapter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