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

晴朗午後,紅磚透天厝的會客廳,房間以米白色為主,中間放有檜木長桌以及舖有軟墊的扶手椅。陽光從窗外流入,添了如家的溫暖,這裡就是魔法組織「星濟會」旗下的魔法閣之一「沙蘿耶」。


兩名男子坐在扶手椅上,較年長的有雙親切的瞇瞇眼,嘴角挾著溫和的笑容,看起來很好相處。男子叫米菲波,是沙蘿耶的元老級成員。


「以諾,弄好了。」米菲波為以諾包紮好傷口便笑說。


「謝謝你,米菲波。」以諾穿回衣服,同時滿懷感慨環視四周。


『這裡和小時候沒怎麼變,有媽媽的味道……媽媽,你到底去了哪裡?』


以諾的母親塔維爾為這間魔法閣「沙蘿耶」的閣主,可是某天她忽然失蹤,為保住魔法閣,剛從魔法學校畢業的以諾不得不硬著頭皮繼承。


『媽媽一定有原因才會一聲不響離開,我相信她,在她回來之前我會守住沙蘿耶的!』


喀!忽然有人用力將茶杯放到桌上,驚醒了以諾。


以諾抬頭與一臉猙獰的青年對視。擁有壯碩身體的青年穿上綴滿可愛蕾絲的女僕裝,粗壯的雙腿展露在短裙子下,詭異得讓人無法直視。


「主人!這是你的紅茶!請慢用!」青年達格幾近咆哮地說。


「呃……謝謝……」直到達格離開,以諾湊到米菲波身旁悄聲說,「不管他好嗎?」


「這是對他的懲罰,竟敢襲擊閣主,沒把他趕出去已經很好了。」讓達格穿上女裝的元凶米菲波燦笑著說。


不久前,達格因不滿毫無經驗的以諾空降成為閣主,打算把以諾打跑,結果反被以諾擊倒,也被米菲波發現而受處罰。


「不過說起來,以諾,你長大了不少呢。」米菲波以慈祥的眼神審視以諾。


「嗯,倒是米菲波沒怎麼變,還是和以前一樣……特別。」


米菲波偶爾會來到以諾的家中向塔維爾匯報「沙蘿耶」的事宜,因此以諾小時候便認識他,但他一直搞不懂米菲波的服裝品味。就像今天,米菲波的袍子上居然繡著滿滿的……豬鼻子?


「抱歉,想不到達格這麼衝動,我本來想阻止他的——」


「你只有想吧。」一道清朗的女聲打斷米菲波的話,說話者是名穿著紗裙的東方女子,她的身旁佇立著一名美少……年?


因為對方的美貌跨越了性別,就連以諾也分不清,但他更在意女子的話,便問道︰「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


「他根本故意讓達格來找你麻煩。」女子撥動如雲秀髮說。


「果然被你看穿了,傾霞。」被指證出來的米菲波沒有動搖,反而愉悅地笑了。


「誒?米菲波,你為什麼這樣做?」以諾問。


「雖說你是塔維爾的兒子,但總不能輕易就把沙蘿耶交給剛畢業的年輕人管理,所以便藉達格來試試你的實力,也算是歡迎儀式。你應該不會見怪吧?」


『這還真是有病的歡迎儀式……』以諾暗自慨嘆,同時顫巍巍舉手指著米菲波身後說︰「我是還好,但是他好像有意見……」


「米菲波,你又騙我!」達格氣得青筋暴現,但米菲波似乎不把他的怒氣放在心上,笑著答︰「我沒騙你,只是沒阻止你而已,你應該為自己成功解鎖『攻擊剛上任新閣主』的人生成就而高興喔~」


「你——」


「茜蘿珊。」達格正要發難,米菲波輕喚一聲,「美少年」茜蘿珊迅速來到達格身後挾住他。


「放開我!」達格怕弄傷茜蘿珊,不敢用力掙扎。


「不放。」茜蘿珊似乎也看穿對方心思平靜地回答,並看向米菲波說︰「一切準備好了。」


「太好了,那我們出發。」米菲波搭上以諾的肩膀。


「誒?出發去哪裡?」


「當然去完成委託,我和茜蘿珊剛從星濟會裡接下來。」東方女子答,同時露出想起什麼的表情,笑說︰「對呀,差點忘了介紹,我叫傾霞,抓住達格的叫茜蘿珊,我們都是隸屬沙蘿耶的魔導士,請多多指教喔,新閣主~」


「等等。」以諾被一連串突發的事情弄得頭昏腦脹,舉手重新整理思緒,「所以你們要剛上任還不到半天的菜鳥,帶領你們去處理星濟會的委託。」


「全對,不愧是以諾,真聰敏。」米菲波笑容可掬地向以諾豎起姆指。


「……你不覺得這樣做對我太過分了嗎?」以諾有點欲哭無淚,米菲波湊近以諾,臉上的笑容依舊,卻不知怎地帶著可怕的壓逼感。


「你要知道因為塔維爾不在,我們沙蘿耶被逼停接委託三個月,再這樣下去我們連租金都交不起,所以以諾閣主,麻煩你和我們走一趟了。」


米菲波拿出一大疊欠單,讓以諾無法直視,只能乖乖受他擺佈。


「是……」


於是,以諾人生的第一個委託便即將展開……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