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離鬧市稍遠的小巷中,一座被花園包圍的三層紅磚透天厝坐立其中,有名少年躺在透天厝的屋頂。他叼住一片葉子翹起雙腿,以手指拈起信件在陽光下讀起來。


「致親愛的長兄達格,一切安好嗎?聽聞魔法閣「沙蘿耶」的閣主失蹤,我和父親聽後甚是擔心,如有困難儘管回來,我們德魯依教團絕對會傾力相助。你的愚弟霍格……呸!」


少年達格把口中的葉子吐出來,粗暴地把信揉成一團掉到身後,盤起手一臉不悅。


『什麼傾力相助,那班人根本不會歡迎我!我可是被那老頭拋棄的長子,是他們口中的放逐之子呀!我絕對不會回去……呀!來了!』


達格趴在屋頂,銳利的雙眼遙望路的彼方,同時鼓動力量,一對獸耳隨即長出來,方圓三公里的動靜都逃不過他耳中。


靠近透天厝的是名黑髮青年,他身穿沉實魔導袍,手握法杖,不知是否太緊張還是心不在焉竟然被石頭絆倒,踉蹌數步,幸而來得及穩住身體才沒跌倒。


『這傢伙就是新任閣主以諾呢,看起來超笨……就因為他是前閣主的兒子,便可以不付出任何努力平白繼承沙蘿耶……哼!我才不要被一個剛畢業的小子管,看我把他打跑!』


達格看著以諾,內心升起莫名的憤怒,或許他暗自將對弟弟的不滿投射到以諾身上。達格鼓動力量,與自然共鳴化成狼身,並自屋頂一躍而下,朝以諾呲牙咧嘴,發出威嚇性的低鳴。


「欸欸欸!這、這裡是城鎮,怎麼會有狼?」以諾驚嚇得差點握不緊法杖,那窩囊的模樣讓達格更為焦躁,壓不住衝動張口撲向以諾。


然而,達格最終咬到的是魔法屏障。


儘管處於突發狀態,但以諾憑本能反應,在危急關頭釋放魔法。達格跳後,咧嘴而笑。


「哦~竟然能這麼短時間發動魔法,叫得像個膽小鬼,本事倒挺強的嘛~」


「你、你懂得說話……你不是普通的狼!」以諾驚訝地說。


「哼!你也太遲鈍了,這樣是擔不起魔法閣「沙蘿耶」閣主的職責,識趣就回去學校當個乖寶寶,沙蘿耶由我們來管便成!」


「不。」以諾似乎被惹怒,沉下臉容,聲音變得冰冷,「我不會回去!我要繼承『沙蘿耶』!」


「呵,這麼大口氣,那就看你有沒有命來繼承!」達格再次鼓動力量,但這次不是變身成狼,而是巨鹿,頭頂長出堅硬而尖銳的鹿角。


「這力量……是德魯依,但德魯依只能變一種動物,你怎麼會……」


「當然因為我是個天才!看招吧!」變成巨鹿的達格蹬腿衝前,以凶猛的姿態逼壓以諾。以諾舉起法杖,再次展開防禦——

卡嚓!魔法屏障被達格撞碎。


不單如此,突破屏障的達格用力撞向以諾的腹部,將以諾連人帶杖硬生生撞至小巷廢棄的建築物上,更被達格的鹿角釘牢在破舊的牆身,一時動彈不得。


「咳咳!」以諾受到激烈的衝擊而不斷乾嘔。


「放棄吧,這樣的你即使繼承沙蘿耶,也只會送死。」達格冷漠且殘忍地宣告。


「死……」以諾抬頭,蒼白的臉容揚起魔魅的笑容,邪惡得教達格嚇了一跳。


「在找到她之前,我是不會死的!」以諾鼓動力量,魔杖閃耀出光芒。


達格護住前身,但以諾要攻擊的並不是達格,而是身後的牆身。


牆身倒塌也讓以諾重獲自由,以諾立刻再次施展魔法,凝聚數支火箭,從後攻擊達格。


「嗯嗚!」達格吃痛變回真身無力倒地。


然而,不祥的鈍音響起伴隨不斷掉落的砂石——廢棄的建築物承受不住他們激烈的戰鬥而即將倒塌。


『這樣他會被淹埋!』以諾連忙撐起身走向達格,扶起他往安全的地方跑去。


轟隆隆!以諾和達格剛走出去,建築物隨即崩塌,傳來龐然巨響以及滿天沙塵。


『他……救我……為什麼……明明剛才還和我打起來……』達格忍不住勾起嘴角,『或許他……沒有我想像中差吧……』


忽然黑暗籠罩達格,同時一道男中音響起,「達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呃……這說來話長——」達格唯唯諾諾想轉移話題,但男子米菲波早就看破,捏住達格的耳朵笑說︰「不要緊,我有很多時間來聽你說。」


『這下糟了……』達格暗自哀號。

© 2021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