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

以諾塔,矗立於泰倫斯大陸的中心,是戰爭的重心之地。塔內棲息許多魔物,讓眾多登塔者喪命,尋常人對這塔敬而遠之。


此時纖弱的女子塔維爾徐徐走近塔的入口,手上僅握著一支法杖,空靈的臉上有著讓時間停頓的美豔。


「嗚哇!」塔內入口處的魔物見到塔維爾的出現,隨即聚集起來,殺氣騰騰撲擊她。她冷靜沉著,僅伸指一劃,元素的光輝在空中刻下耀軌,釋出強勁的衝擊,把那群魔物悉數擊倒,過程輕而易舉。


塔維爾一邊擊退魔物一邊前進,來到分歧路中心。她止步,從懷內拿出一個布袋,裡面裝有金光的細沙。她用金沙在地上描繪出複雜的陣式,然後立於陣式中心閉目凝神。


「沉浸在元素的靈魂,我以遠古之聲呼喚你們,來臨在起源的彼端。」


璀璨的光輝自陣式綻放,把本來幽暗的塔內照耀得如日昇般明亮。光芒褪去,點點虛芒於空中浮游,彷彿黑夜的星子般迷離。

『他們在哪裡……找到了。』塔維爾在虛芒中搜索,很快便找到了——在前方有五顆虛芒特別明亮。


塔維爾用雙手掬起它們。五顆虛芒各自閃耀五屬元素的色彩,虛芒如同指甲般大,唯獨炎紅的虛芒僅有一半的大小。


「來,與元素相融的靈魂,吞食創造的力量,恢復你們真正的形體吧。」塔維爾低喃,將體內充沛的力量灌於掌心內。


虛芒的色彩逐漸變濃變大,最後飛離塔維爾掌心,在前方化成五具人體。那是受傳頌的五位英雄們——大魔導士莫莉、龍焰劍士肖恩、德魯依鄧肯、伯爵奈寶尼以及死靈術士安多。


「這是……」安多略帶疑惑地審視變得具體的雙手,然後瞄向塔維爾,眨動凝白的雙眸感悟地說︰「是你呼喚我們。」


「嗯,你們的靈魂與元素相融,而讓掌握元素……不,與元素連結的我授予力量,便能讓你們甦醒過——」


「鏘!」


塔維爾的話還沒說完,一把炎劍便揮過來,但劍到一半便被塔維爾釋出的元素護盾擋住。


可是肖恩沒有放棄,執拗用力壓下炎劍,瞪住塔維爾以幾近咆哮的口吻說︰「你這傢伙還敢喚醒我們!」


「肖恩,你冷靜一點。」莫莉拉著肖恩的手臂,但他不為所動,續說︰「怎能夠冷靜!要不是她,我們還有這個世界怎會落得如此慘況!」


「我……什麼也沒做。」塔維爾淡然回答。


「對呀,就是因為你什麼也沒做、什麼也不阻止,任由那班傢伙亂來,世界才變成這樣。」


「對過去的我來說,除了祂之外,任何生命的死亡都是平等,曾與元素相融的你們應該很清楚。」


「你——」塔維爾的回答讓肖恩更加生氣,正想甩開莫莉攻擊之際,奈寶尼上前壓住肖恩的手,肖恩只得壓下怒氣。


「那你現在何以喚醒我們?」奈寶尼問。


「我需要你們的幫忙,請代我引導他們。」


「為什麼是我們?」鄧肯問。


「……只有你們才能避開那存在的監察,透過元素。」


「為什麼你改變主意?你不是不干涉嗎?」莫莉問。


塔維爾沒有回答,平靜的臉上出現波瀾。


莫莉五人互相交換一個眼神,相知的他們無需多話,便已明瞭對方的想法,最後由莫莉開口︰「我們會引導他們,不是因為你的請求,而是我們想守護這片大地。」


塔維爾點頭不多言,轉身離開這座如同巨獸的高塔,太陽已下山,她踏上歸途之路。當回到家時,天色已黑沉,只餘星光拂照。


「嗯……為什麼會有煙?」塔維爾見到屋頂冒出輕煙,代表有誰在屋內生火。她帶著警戒打開大門——


「啪啪!」清脆的響聲伴隨滿天的彩帶,散落塔維爾的身上,也使她呆愣。


「生日快樂!」黑髮少女用力撲進塔維爾懷內,撒嬌似的用頭磨蹭著。


「媽媽,生日快樂。」黑髮少年捧著蛋糕走來,稚氣的臉容上堆滿笑容。


「……以諾、妹妹,你們怎麼會在這裡?你們應該在魔法學院裡。」塔維爾的思緒重新運作起來問道。


「因為今天是媽媽的生日呀,我和哥哥當然要回來為媽媽慶祝,反正學校教的,我和哥哥早就學過啦。」妹妹抬頭狡黠地笑說︰「我們還準備了很多好吃的食物。」


「是『我』準備的。」以諾揶揄,妹妹對以諾扮鬼臉,轉頭問塔維爾︰「媽媽,開不開心?驚不驚喜?」


塔維爾揚起幾可不察的笑容,伸手撫上他們倆各自的耳垂,柔聲說︰「嗯,媽媽很開心,謝謝你們。」


之後,三人圍坐到餐桌邊聊天邊吃東西,雖然大部分都是妹妹在說話,但塔維爾耐心傾聽,不過可能累了,以諾和妹妹吃過飯後很快便睡著。


塔維爾為他們蓋上被子,不知為何身體明明應該很累,但精神得很,一點睡意都沒有。她走到露台,遠眺沉靜的世界,或明或暗的星光像在對她傾訴。


「時機終於到了,停滯的齒輪即將要運轉,這一次,換我來拯救你,在這世上的另一個我……嗯?我在哭嗎?」


淚水自眼角滑落,塔維爾帶著驚訝伸手輕撫被沾濕的臉頰。她看向睡得香甜的以諾和妹妹,露出複雜的神色,低喃︰「……是因為他們嗎……看來我和他們相處得太久,久到讓我忘記自身的意義……」


『或許奇蹟要用無數的不幸來襯托,但我還是無可救藥地祈盼奇蹟的來臨……』

chapter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