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西摩斯篇

十封關卡對白

Stage1: 前往未知的異動之淵
 

Floor1: 昔日的歡樂之地


以諾塔附近出現不明洞口,召喚師和加諾奧斯趕過去一探究竟,期間拯救了被巨獸襲擊的機械族德耳塔和妖精桑拿坦。原來他們亦要前往地底,於是召喚師便與他們同行走進洞口……
桑拿坦:哇呀~這裡和我的妖精之村很不同喔~
召喚師:神魔大陸的地底竟然有著曾經如此繁榮的城鎮……
加諾奧斯:德耳塔,這就是你們機械一族的故鄉奧羅茲城嗎?
德耳塔:在你們人類還沒出現的時候,我們便在這片大陸之下生活。
德耳塔:那時大家在這裡生活得很快樂,看,那邊的鞦韆我經常和其他同伴在一起玩耍……
桑拿坦:你的同伴全都沉睡在這個地底裡嗎?
德耳塔:……我必須要喚醒他們,這是我的使命!
召喚師:『依據虛影世界得到的線索來看,德耳塔的同伴就是沉睡在地底的原生種族,他們掌握了令讓倒流的元素之力重回正軌的關鍵,為了拯救神魔大陸我必須要喚醒他們!』


Floor2: 被破壞的文明


召喚師:鞦韆、花圃和休息用的長椅都有深刻的爪痕,看爪痕的大小似乎是由巨獸所造成。
德耳塔:貝西摩斯,一定是牠做的。
桑拿坦:牠是你們的敵人嗎?
德耳塔:才不是!貝西摩斯是我們機械族的同盟,牠為了守護奧羅茲城、不被歸者侵占而拚命!
召喚師:歸者……是你之前提過那些外來的物種嗎?
德耳塔:那些可怕的存在不顧一切襲擊我們……

 

Floor3: 沾滿鮮血的滑台


加諾奧斯:為甚麼他們要襲擊你們呀?
德耳塔:因為……他們要奪走姆姆。
桑拿坦:我一直找尋的夢幻樂章「姆姆的呢喃」,當中的姆姆就是指那些歸者要奪走的姆姆吧。
德耳塔:姆姆是我們一族……不,是這片大陸的守護者,假如祂不在的話,生命便不會再誕生,力量的循環會中斷。
召喚師:那樣子不就等於摧毀整個神魔世界……
德耳塔:所以我們一族才會不惜一切都要保護姆姆,可是——
加諾奧斯:前面那個滑台有血跡!


Stage2: 屍骨的堆放

Floor1: 機械族的殘肢


召喚師等人來到加諾奧斯所在,見到化成枯骨的獸骸,牠的手中抱著一截斷掉的機械臂。
桑拿坦:這……太慘了吧。
召喚師:看血的痕跡,牠似乎是受了重傷後,用最後一口氣跑來……
桑拿坦:這隻獸族是在保護你們嗎?
德耳塔:為了守護姆姆,不單是我們機械族,獸族、妖精族和龍族都有來幫忙,但牠們當中並不是每位都認同我們……
召喚師:牠們有的支持歸者,所以才發生了這場戰爭……就像神族與魔族的戰爭一樣……


Floor2: 入侵者的屍骸


召喚師:我們走吧,相信前方就是激戰之地。
加諾奧斯:我嗅到了,前面很可怕,空氣中有股讓人不安的氣味……
桑拿坦:我知道那是甚麼的味道……人類蹂躪我們妖精之村時,味道和現在一模一樣,那是屬於死亡的味道。
召喚師:德耳塔,你要不要在這裡等我們——
德耳塔:不,我要去,去見證這一切。
召喚師等人繼續往前行,沿途出現的枯骨和機械殘骸越來越多,有的更堆疊成一坐小山,使氣氛更為怵然。
召喚師:為甚麼大家要互相殺害呢?明明只會製造出悲傷和絕望……
桑拿坦:這就是命運。
桑拿坦拿出樂器唱奏起歌謠,像要憑弔在此地逝去的生命,樂曲幽幽地響起,召喚師他們閉目傾聽著。
召喚師:『這片大陸一直重複這殘忍的命運,我想斬斷這連鎖,讓大家能活在和平的國度。』


Floor3: 捍衛機城的獸族


???:吼咕~
加諾奧斯:哇呀!誰在咆哮?
德耳塔:是貝西摩斯的叫聲!
貝西摩斯:可……惡……的……入……侵……者……殺……
召喚師:小心!
桑拿坦:我無法用元素之力,有誰封印著我的力量!
德耳塔:是莎娜!她曾經教貝西摩斯和巴哈姆特封印的魔法。
德耳塔:恐怕獸族、妖族和龍族會受到魔法影響而無法連結元素之力。
召喚師:所以我才喚不到某些英靈,這也是魔法的影響嗎?
貝西摩斯:吼呀——!
德耳塔:貝西摩斯!是我,德耳塔!快點清醒過來!
貝西摩斯:我……恨……殺……不……要——!
巨獸因德耳塔的呼喚而動搖,鼓動全身的力量發出絕望的呼喊,那絕望的氣息籠罩召喚師等人,召喚師感到意識變得模糊……

Stage3: 戰慄的咆哮


Floor1: 無法回頭之路

兩隻巨獸在繁花盛開的草原對峙著。
席茲:貝西摩斯,夠了,他們要打要殺就讓他們去吧,不要管那些傢伙!
貝西摩斯:席茲,我不能不去,這是我對龐貝的承諾。
召喚師:誒?我們明明在奧羅茲城裡,怎麼會來到這裡?
加諾奧斯:這裡不是真實,而是過去的回憶,我們來到貝西摩斯的意識。
桑拿坦:那隻獸不就是剛才襲擊我們的那隻嗎?
德耳塔:那是席茲,牠小時候是被貝西摩斯所救,並由貝西摩斯養育成長,與貝西摩斯有著相當深厚的關係。


Floor2: 守護姆姆的意志


貝西摩斯:龐貝!我來了,我來幫你們!一定不能讓那班傢伙搶走姆姆。
龐貝:謝謝你,貝西摩斯……怎麼不見席茲?
貝西摩斯:牠……牠留守在屬地保護幼獸,呵,你放心,我帶了其他同伴來,一定把那班傢伙打個落花流水!
龐貝:席茲……牠果然不認同我的做法……或許牠是對的,是我太天真了,妄想與歸者和平共處。
貝西摩斯:我不認為你的想法有錯,但你選擇的路非常艱難,在成功實現之前,你會不斷失去重要之物……
召喚師:『龐貝……德耳塔說過他就是第一位機械族,原來他有著這樣的堅持……』


Floor3: 開展的攻防戰


貝西摩斯:別妄想越過我的防線!來,我們的同伴!把這班狂妄的掠奪者殺盡!
眾獸:吼——!
貝西摩斯:哼!不外如是的傢伙,想要命的就趕快挾緊尾巴逃跑!
歸者:呵,果然愚昧的野獸,對付你們根本不需要我們親自出手!來吧。

Stage4: 扭曲的殺意


Floor1: 拒絕所有的外來者

貝西摩斯:你竟然投歸這班傢伙……是瘋了嗎?他們只是把你們當成工具而已。
獸族:總比龐貝那種偽善的嘴臉來得要好,甚麼和平共處、一視同仁,呸,我討厭這種溫吞的東西。
獸族:貝西摩斯,痛快的殺戮才是我們一族追求的目標!身為獸族之王的你應該要展現你的強大!
貝西摩斯:別開玩笑,我已經不是過去只懂殺戮的瘋獸,是龐貝教曉我一切!
被殺意淹沒的理智
獸族:你只是暫時壓制那欲望,但放心吧,我會讓你重新記起來的!
召喚師:『這是……年幼的獸族!難道——』
召喚師:住手!不要這樣做!
加諾奧斯:你這樣做沒用的,這是過去的回憶,即使再努力也挽回不到這慘劇。
獸族與其同伴拿起一隻隻幼獸,在貝西摩斯面前殘忍地殺害牠們!
貝西摩斯:你……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呀——吼吼——!


Floor2: 本能支配的野獸


獸族:就是這樣!呀哈哈——貝西摩斯,果然只有殺戮和鮮血適合你!
貝西摩斯:閉嘴!給我閉嘴!
貝西摩斯:殺……殺光!只有殺光那些歸者,我們就能回到那天,大家一起開心聽著莎娜的歌……我要祭上歸者的鮮血!

Stage5: 被囚禁的殺獸


Floor1: 生與殺的迴轉

貝西摩斯:哧哧……我不能倒下……殺掉……
獸族同伴:貝西摩斯,我已經沒救了,吃下我吧,這樣你就能恢復力量,殺光那些歸者!
貝西摩斯:嗚嗚……
桑拿坦:太可怕了,牠竟然真的吃下同伴,牠一定是瘋了!
德耳塔:不是這樣!貝西摩斯很溫柔,只是因為一時激動而失去理智,一切都是逼於無奈!
情感被時間所磨滅
貝西摩斯:呀……終於殺光那些入侵者……大家,我們勝利了!誒?怎麼沒反應?大家在哪裡?
貝西摩斯:一定是跑了出去,我要去找牠們,席茲一定也很擔心我……
貝西摩斯:我找不到出口……呀……原來我沒有勝利,大家都死了,所以害得龐貝不得不實行那個計畫……


Floor2: 遵守約定的心志


貝西摩斯:好累……好寂寞……這裡是哪裡?
貝西摩斯:『有甚麼靠近……是敵人……殺!』
???~這是……怪物呀!
貝西摩斯:殺……殺……全部殺掉……保護龐貝……
召喚師等人的意識在此時重回現實。
德耳塔:貝西摩斯,即使理智被漫長的時間消磨,依然要遵守和龐貝的約定……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們——
桑拿坦:你在說甚麼!錯的根本不是你們,是那班突然襲擊過來的歸者呀!要是我在那裡一定把他們砸得滿頭是包!
貝西摩斯:吼呀——!
召喚師:現在別管歸者甚麼的,先喚醒貝西摩斯的意志!英靈們,出來吧!


Floor3: 智獸真正的自我


貝西摩斯:吼——!你們這班入侵者,別妄想可以搶走姆姆!
加諾奧斯:牠竟然會吸走龍刻的力量!假如被牠吸走所有力量,我們便無法打倒牠,所以要小心行事!
打敗貝西摩斯後……
貝西摩斯:謝謝你喚醒我,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來吧,偉大的召喚師,請你解放他們吧,我的眷屬會輔助你前進……
這時附近傳來一記巨響,紛沓的腳步聲載著讓人戰慄的不安,很快來到召喚師面前——是神族的士兵!他們追著召喚師的步伐而來到地底!
召喚師:竟然追到這裡來……我不會束手就擒的,英靈——誒?貝西摩斯,你怎麼擋在我們面前?
貝西摩斯:我要遵守與龐貝的約定,不容任何危害姆姆的存在進來,既弱小又強大的人呀,我相信在你身上的可能性,請你和德耳塔一起前往龐貝沉睡的地方。
德耳塔:貝西摩斯……很感謝你……
貝西摩斯:走吧!
在貝西摩斯的吆喝下,召喚師一行重新邁開腳步,貝西摩斯看著遠去的身影,雙眸閃爍著光芒。
貝西摩斯:『龐貝,這就是你教給我,除了殺戮和傷害以外的事情……』
神族士兵~這是……怪物!大家給我上!
貝西摩斯:哼,不自量力的傢伙!我是絕不會讓任何汙衊的存在弄髒這裡的!

© 2020 MAD HEAD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Download_iTunes.png
Download_GooglePlay.png
Download_APK.png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